书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男主的白月光黑化了[快穿]在线阅读 - 第55章 第三个世界(16)

第55章 第三个世界(16)

        “怕我出事?”乔念冷冷道:“你是怕我出去跟田震大哥说出你是楚慎之,他会撤了你的兵权吧?”

        安瑭看着乔念那双充斥着的怀疑和仇恨的双眼,在乔念面前缓缓跪下,左手举至额前,道:“大小姐,安瑭发誓,以后不再碰兵权,此生不再出阳原城。”

        他怕,再靠近她,她会更讨厌他,他只得小心翼翼的哄道:“念念别哭,是我的错,你打我骂我好了,别哭…”

        “你闭嘴!”乔念冷着脸道,“你辱了我爹娘给我的名字,你不配这么喊我。”

        他不配……

        他…无话可辨。

        乔念板着脸撇过头,不想去看安瑭那副可怜的样子,她擦着眼角溢出来的眼泪。

        这是安瑭的记忆里,第一看到乔念哭。

        安瑭被这话伤得向后踉跄了两步,因扶到身后的墙才勉强站稳,他颤着唇,勉强道:“好…我不喊了。”

        没料到这人被她这么说都一句不还口,乔念想要继续发作恶化两人的关系都没有由头,她咬了咬唇,直接略过他向外走。

        安瑭连忙上前来拦住她,他不敢再去碰她,只能用身体将门堵住,他问:“念…你去哪儿?”

        乔念看着他,道:“关你什么事。”

        安瑭抿了抿唇,声音放得更柔和更轻了,他道:“不出去好不好?你在气头上,我怕你出事。”

        安瑭因为乔念的质问,停住了想要靠近乔念的脚步。

        “在京城,你利用相府为你庇得平安,在这里,你利用我和田震大哥的关系为你自己谋得权益,最可笑的是,我爹娘,我哥,我相府上下一百多口人,是你的亲哥哥下令斩首的,而我居然还和你结为了夫妻?”乔念说着,冷笑出声,眼泪也流了出来。

        “念念…”安瑭他白着一张脸,语气中带了几分企求的语调道,“念念…你别这么说念念…我受不住…”

        这一条条罪名扣在安瑭头上,安瑭情绪近乎崩溃,他想要解释,却又无法解释,当初,他的确是抱有目的进入相府接近她的,他也的确因为她在田震那即快速获得到了信任和权利。

        下令杀了她家人的,也的确是跟他有着血缘关系的皇兄。

        他说要呵着护着的人,居然因为他哭了。

        安瑭想要去抱住她,哄她,为她擦眼泪,可是对上那双对他满是厌恶的眸子时,他不敢靠近她分毫。

        乔念听了这话,眉头忍不住紧皱,对眼下的情况有些头疼。

        安瑭夺位,兵权和影门缺一不可,这一想,还的确是不能让田震在这种时机知道安瑭的身世的这回事。

        乔念想了想,面上神色一转,露出一种心疼却又不舍的神情,她蹲下身扶起安瑭,放缓语气道:“安瑭,你别这样,我心疼。”

        乔念剩下的三字尚未说完,就被安瑭情绪激动的打断,他道:“念念,你别说这样的话,你怎么对我我都受得住,就是…你别走。”他说这话的时候,甚至红了眼眶,抓着乔念的手更用力了。

        乔念心中微微有些动摇,可她理智很快就战胜了那一点点的心软,她对安瑭道:“放手吧。”

        乔念边说着,边挣扎着想要避开安瑭的手。

        安瑭似是察觉到了她去意已决,他摇着头,上前来,想要抱住她。

        她对五五五道:“让安瑭现在昏迷。”

        五五五应了一声。

        眼前刚有动作的男人面色更加白了几分,再然后,他身形晃了晃,还未来得及抱住她,就向后倒去。

        乔念急忙上前接住他,将他扶回了卧房的床上,便开始收拾行李。

        只要钱带够,必要带的东西非常少,乔念换了套轻便的衣服,将收拾好的包袱背上预备离开。

        五五五问:“宿主,你真的就准备这么离开吗?”

        就这么让男主晕倒然后离开,男主醒来后会发疯的吧……

        乔念道:“当然不是。”

        她边说着,边走回书房,取了笔墨在纸上写道“我想回家看看,勿念,希望你过得好,让我安心”。

        五五五问:“咦?宿主,你为什么要留下这样一张字条?”

        乔念道:“我要告诉他我在哪儿,这样他醒了才有一个具体的方向来追我。”

        五五五惊呆了,它睁大眼睛,道:“原来宿主你今天闹这一出是为了引主角回京城呀?”

        “嗯。”乔念应着,将那张写好的字条拿起,走回卧房,将字条塞进安瑭的手心里。

        乔念问五五五道:“他要多久才能醒?”

        五五五微笑装逼道:“五五五是一个功能非常完善的系统,昏睡时间支持宿主定时的哟~”

        乔念看了眼窗外黑乎乎的天,计算了一下她行动的时速,对五五五道:“那就三天后吧。”

        “……是。”五五五应道。

        乔念最后看了躺在床上的安瑭一眼,转身离开,在脚步将要踏出房门前,却听到躺在床上睡得混沉的那人在低低的呢喃着“念念…”。

        五五五犹豫了一下,道:“大佬,主角似乎能察觉到你要离开了,正在激烈的跟系统的昏睡程序对抗,你真的要离开三天之后才让他醒吗?”

        乔念十分肯定道:“是的,三天,能保证他追我的路上能找到我的踪迹,却又追不上我。”这个时间很稳妥。

        乔念说完,任由身后那人在那叫喊她的名字,毫不犹豫的踏步走出房门。

        五五五不禁回想起了自己以前带的那些宿主任务失败的原因,几乎每一个都是在任务过程中爱上了男主,然后现在的这位大佬,却居然一点都不心软动心。

        五五五轻轻叹了口气,嘟囔道:“大佬很厉害,但是感觉主角好可怜啊。”

        乔念轻笑,道:“他有什么好可怜的,我这么对他,可是为了让他的登上这个世界最高统治者的位子,他日后有得福享。”

        五五五语塞,感觉乔念这话听起来好像很有道理的样子,可又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乔念没再理五五五,一路上避着院子里的下人,牵了匹马,踏上了回京城的路。

        ……

        乔念走得潇洒,去不知道的这边的安瑭在梦里喊她,喊道嗓子喑哑,泪水打湿枕巾。

        一直到天蒙蒙亮,昏迷中的安瑭情绪才稳定下来。

        他梦到乔念走了,他一直跟在她身后喊她的名字,一直喊,一直喊,她终于回了头原谅了他,他们一起回了家,那边新屋子盖好了,他和乔念一起搬了进去,乔念怀孕了,怀了他们的孩子,时间过得很快,又一年春天,乔念生产了。

        她很疼,他一直陪在她身边拉着她的手,终于,孩子出生了,稳婆欢喜的告诉他,乔念生了对龙凤胎,一个男孩一个女孩,都非常健康,他刚偏头准备去看孩子,眼前就突然暗了下来,他眼前的画面变成的自己的床顶,他好像正躺在了床上。

        耳边,忽然响起了一阵聒噪。

        “将军,将军!人醒了!”

        “太好了。”田震欣喜的脸出现在他的视线里,田震道,“妹夫,你可算醒过来了。”

        安瑭此刻神志还在恍惚间没反应过来,明明刚刚还在看孩子,怎么一转眼,面前的人就变成了田震。

        安瑭张口,问:“念念呢?”

        开口时,他被自己说话的声音吓了一跳,他的嗓子疼得厉害,发出的声音刺刺拉拉的。

        田震道:“你歇歇,先别说话,你昏迷这几天一直在喊念念,把嗓子都喊哑了。”

        昏迷几天?安瑭的有些疑惑,同时,心里浮出了一种不安的预感。

        田震说着,从一旁的下人那里接过来一杯水递给安瑭。

        安瑭坐起,接过水急匆匆的喝了一口,出声道:“念念呢?”

        田震的面色不好了起来,他道:“你问我,我还想问你呢,你是不是跟念念吵架了?念念怎么不见了?这三天都没回来了。”

        “没回来?”安瑭的面色一下白了下去,端着茶水的手像是一下被抽走了力气似的,瘫软了下去,茶水泼在了棉被上,茶盏也滚落到了地上。

        不经意间,他的手碰到了一张纸片折叠起来的小方块。

        他愣了愣,瞬间反应过来了是什么,他颤着手打开纸条,看到上面的字,心里凉到了谷底。

        “是梦…原来是梦…”安瑭失魂落魄的喃喃道。

        梦境和现实的差距让他的心脏猛的抽疼了起来,他死死的咬着唇,捂着自己胸口处挣扎的要从床上起来。

        田震将他按下去,示意一旁的丫鬟上前来收拾,他道:“你三天没吃没喝,这才醒又折腾什么呢?快,告诉我你跟念念怎么了?”

        安瑭道:“念念走了,回京城了,我要去找她。”

        田震皱眉,道:“你什么意思?念念怎么会突然回京城?”

        安瑭张了张口,想要说出原委,脑子却一瞬间清醒了过来了,如果他告诉了田震,田震肯定会扣着他,不让他去找乔念。

        安瑭抿了抿唇,收敛起复杂的情绪,他道:“我和念念闹了矛盾。”

        “念念性子温和,你这是招了她什么才能把她气成这个样子?”田震语气里带上了不满。

        安瑭垂着头,不说话,心中的自责感更重了。

        田震看安瑭也挺不好受的,他叹了口气,也没再继续说安瑭,毕竟,小两口哪有不吵架的。

        他道:“你不用担心,念念肯定没有出城,这城门都是有士兵把守的,阳原城没人不认识我田震的妹妹,念念如果出城,士兵是一定回来向我禀报的。”

        安瑭却摇头,驻定道:“念念很聪明,骗过士兵出城的方法对她来说太多了…我昏迷了三天,也就说她走了三天…”

        安瑭粗略在心里计算了一下路程,道:“不行,我得立刻去找念念,她已经离这里很远了,万一出了意外怎么办。”

        安瑭的话让田震的心里也急了起来。

        可看着眼前安瑭那副站都站不起来的样子,他只得道:“你先歇着,我让派个小队悄悄去找。”

        安瑭却倔强道:“不行,我得去找,我不放心。”

        田震本就脾气不好,因为心里担心乔念已经让他还烦躁了,安瑭还这么让他不省心,他直接就吼了出来,他道:“你这个样子怎么找人,骑在马上都估计得被马颠下来。”

        田震吼完,对一旁的下人道:“把药端过来。”

        “是。”

        下人低低应了一声,将药呈给安瑭,能让乔念叫苦半天的药,被安瑭眼睛都不眨的就给吞了下去,只是因为他喝得太急了,重重的咳嗽起来。

        田震见安瑭这幅自我折磨的样子,也心软了,他道:“你先吃饭,歇一歇,再收拾点行李去找她,她都已经走三天了,你急这么一时半会儿也没用,身体状态不好反而拖延时间,我让小队现在立刻出发。”

        安瑭惨白着脸,点了点头。

        田震又是重重叹了口气,皱着眉离开。

        安瑭草草吃过饭后终于恢复了力气,他开始收拾行李,同样的,他也没带多少东西,只把银子和干粮多带了一些,再然后去了书房。

        书房并无人来过,三日前的残局白摆在那,门口草丛里的那块金色腰牌,墙壁上挂得歪歪扭扭的画,还有地板上被摔坏的木盒和一张从那张小木盒里掉出来的小纸片。

        那张乔念甚至懒得看的小纸片,被安瑭十分珍视的拾了起来,他将那张纸片小心打开,里面只写了四个字。

        “安瑭”

        “安瑭”

        一行字迹娟秀,一行歪歪扭扭。

        那是她最初在丞相府教他写名字时留下的那张纸。

        当时他只是随手保留了下来,可后来爱上他之后,这两行“安瑭”就成了他那段珍贵回忆的见证。

        他和她的开始,就是源于“安瑭”二字。

        安瑭将那张纸又放进一个精致的盒子,并把盒子小心的放在自己包裹最里面,然后背着包裹驾着马匹踏上了追逐乔念的路。

        在出阳原城的时候,安瑭将那块刻着“慎之”的腰牌毫不留念的丢进了阳原城外的护城河。

        慎之已被丢弃,他贴身放着的只有安瑭了。

        从此以后,也都只有安瑭了。

        那一路,安瑭追乔念追得辛苦,三天的路程几乎是一座城池的距离,追上去并不容易。

        他日夜兼程,有一次的确追上了,可她去故意避着,使了小心思将他骗过去,连夜逃离了。

        从那次以后,他不敢她追得太近了,连夜赶路太危险辛苦,他怕她出事。

        她既然知道他在跟着,那么等两人都到了京城,她怎么样都会见上他一面。

        而那次对于乔念来说,却是乔念故意为之的。

        她实在没想到安瑭为了找她那么不要命,她还得提前到京城帮安瑭下套,为了逼安瑭慢下来,她只得做出一副很辛苦的样子,然后趁安瑭慢下来之后日夜兼程向京城赶去。

        待她到京城的时候,她粗略的计算了,找安瑭的速度,起码十天后才能到,她终于放下了心来,花钱找了间最大的客栈住下歇息。

        泡了个澡,洗净一身尘土后,乔念换了套干净的衣服,伸着懒腰下楼吃饭,此时太阳高照,正是饭点,这间客栈里客人不少。

        乔念身着一身男装,十分自然的在最热闹的地方找了个空位坐下。

        她叫来小二点了几份吃食后,磕着瓜子侧耳去听大家讲话。

        “你们听说了吗?春风楼这几天日日死姑娘。”一人大声道。

        “啧?真的假的?”有人质疑道。

        “当然是真的,我在赌坊里当伙计,听那些个家里是当官的公子哥们说的。”那人道。

        “那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几人问道。

        那人压低了几分声音,道:“这事说起来可就复杂了,一个不小心,是要被抹脖子的,我只能告诉你们,这件事背后的名堂特别大,这几天死的还都是有头有脸的头牌姑娘。”

        “到底是什么名堂啊?说得这么唬人。”

        “对啊,头牌姑娘姑娘相继死了,怎么京城里还一点风声都没传起来呢?”

        “你快再往下说说。”

        众人被勾起了好奇心,一个个催促道。

        那个最开始说话的人却故意不说话了,在那左一句右一句说些其他的故意吊人胃口,享受着被大家注视的感觉。

        一道嘲讽的笑声却突然响起,一人道:“大家别听他瞎忽悠,喏,春风楼那妈妈正一脸春风得意的,带着几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去对面的霓裳布庄买衣服呢,若是春风楼真接二连三的死姑娘,那春风楼的妈妈怎么可能这么开心。”

        众人纷纷探头向窗外看去,乔念也抬眼看过去了眼,楼下,霓裳布庄门口,的确一个稍年长些的妇女带着几个年轻漂亮的姑娘走了进去。

        看到的人纷纷道“忽悠人,大家别理他。”

        那人被气得面红耳赤,他撸了撸袖子,站上饭桌,道:“我才没有忽悠人,那弄死那些姑娘的可是大人物,有钱赔得起春风楼的妈妈,春风楼的妈妈自然高兴,再者说,若是能有个争气的攀上高枝,她不也跟着鸡犬升天了。”

        众人瞬间就又被那那人吸引走了注意力。

        “那大人物到底是谁啊?”

        “就是,天子脚下,谁敢这么放肆?”

        大家又讨论了起来。

        可这次,无论众人怎么激怒那人,那人也不敢再往下说了。

        乔念垂头,勾了勾唇,端着刚上来的菜去到了僻静的地方吃。

        能这么胡作非为,又让人连提都不敢提的,除了那个暴虐的皇上还能有谁。

        乔念的主动触碰让安瑭的眸子亮了亮,安瑭更用力的回握住乔念的手,可却没想到乔念接下来说出的话更加残忍。

        乔念道:“一路流放,若是没有你照顾我,我可能早就死,所以这件事我不会告诉田震大哥,就当是我还你的了,我们无法改变自己身上的血脉,这注定了我们两个不能再一起,我们还是……”分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