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男主的白月光黑化了[快穿]在线阅读 - 第50章 第三个世界(11)

第50章 第三个世界(11)

        他将热水倒进澡盆里,兑了个合适的温度,怕乔念觉得水温不适,他又在水桶外面摆了热水和冷水,可即使做到这步,他仍不放心,他道:“你手上有伤,洗澡的时候会不方便,你注意一些,不要急,小心别把自己伤到了,我就在门口为你守着,你慢慢洗,碰到麻烦了就喊我。”

        乔念点头,将安瑭的话复述了一遍,安瑭这才走出去,可走出去时,他脸上的表情仍是写满了担忧。

        流放的日子里,她连热的吃食都很少能吃到,更何况这种飘着鲜美味道的肉汤了。

        安瑭盛了一勺,细心的试过温度之后才将汤送到乔念唇边。

        乔念低头吃下,安瑭又盛起一勺,乔念这次却将勺子推到了安瑭的唇边,她道:“你也吃。”

        乔念这也才反应过来自己动作的不妥,她收的手,垂下头,有些脸红。

        她磕磕巴巴的解释道:“我没别的意思,我就是…就是想帮你看一下伤口。”

        安瑭勾唇笑笑,道:“别担心,我没觉得身上有哪里疼,你饿了吧?先吃,不然我带回来的汤都要凉了。”

        安瑭道:“我吃了回来的,你多吃点。”

        他说着不容质疑的将汤又喂进了乔念嘴里。

        乔念猜想安瑭应该是没吃的,毕竟安瑭这么在意她,怎么可能自己在外面吃完了才回来,安瑭说这话多半是想哄着她先吃,怕她饿。

        乔念为了让安瑭也能快点吃到,便吃得极快,然后特意剩下一半给安瑭吃。

        两人吃完饭后,安瑭又去为乔念烧热水洗澡。

        安瑭停住手上的动作,他顿了顿,道:“我这里伤了吗?”

        乔念点头道:“被磨蹭掉了一块皮。”

        安瑭抬手摸了摸,道:“我第一次做农活,有些手生,估计做活的时候不小心蹭的,不碍事。”

        乔念却有些担心,她抬手去扯安瑭的衣领,道:“快让我看看还有没有别的地方也伤到了。”

        “念念……”安瑭似乎是有些被乔念的动作给惊到了,他愣愣的抬头看着乔念。

        他说着,抬手从一旁的桌上将那碗汤端过来。

        乔念嗅了嗅,眼睛睁大了几分。

        乔念解着衣带,向木桶那边走去。

        这一路上,条件实在艰苦,每次清洗都只能草草擦一下,她自己都嫌弃自己,终于能好好洗个澡。

        乔念跨进木桶中,心情大好。

        之前安瑭对她的好感度被她零零散散刷上90%后,他对她的好感值似乎已经进入了一个稳定阶段,一直停在90%,已经好一阵子没有动过了。

        乔念咬唇,想了想,手中攥着擦洗的布巾,她皱眉,低低的惊叫了一声。

        果不其然,站在门外时刻关注着里面动向的男人瞬间一脸紧张的推开门帘,看进来。

        乔念做出一副后知后觉的样子,偏头看向他,双手捂胸,惊叫出声。

        “你……”

        安瑭连忙捂住眼睛转身。

        乔念也转身,她咬唇,低低道:“你…你怎么进来了…”

        安瑭磕磕巴巴解释道:“我听见你在叫,还以为你出了什么事儿。”

        乔念道:“我没事,就是拧毛巾的时候太用力了,扯到了手上的伤口,你…你快出去吧,不要再跑进来了。”

        安瑭本来是要出去了,反而停下了脚步。

        “念念,你手受伤了,需要人照顾,不然我放心不下…”他说着顿了顿,接着道,“只有我能照顾你。”

        “你……”女人语气犹豫,像是既说不出答应的话又说不出拒绝的话。

        安瑭道:“安瑭会负责的,念念…我们是夫妻。”

        乔念咬了咬唇,犹犹豫豫的说了句:“好。”

        乔念话音落下,系统的提示音就响了起来。

        “恭喜,主角对宿主好感度增加5%,当前主角对宿主好感度95%。”

        乔念勾了勾唇。

        这边的安瑭眸色亮了亮,他转身,却低着头,没有乱看,给予乔念最大的尊重。

        他为乔念清洗着,可那表情却比乔念还要紧张,拿着毛巾的手甚至在发抖,乔念本心里还真有几分尴尬的,被他那反应逗得只想偷乐了。

        两人之间捅破这层尴尬后,之后的相处就更加亲密了。

        乔念对于安瑭现在在干什么知道的不是很清楚,但是她也猜到安瑭不仅仅只是真的天天去种田做活那么简单,不然,安瑭是怎么做到在这种物资贫瘠的地方让她顿顿有肉吃的。

        不过既然安瑭不想让她知道,乔念也就没有多问,反正主角现在的状态在剧情正轨里,她没必要操这份心,坐等主角强大起来跟着主角去造反就够了。

        然而乔念却不知道因为她对安瑭的影响,安瑭的心态也发生了改变,比如,现在安瑭的心里压根就没有想过强大起来带兵造反这回事,他最近跟武陆几人混得不错。

        武陆是一个小队的队长,与边塞各个小队长之间都混得很开,他跟着武陆混,手里也有了些许权利,那些权利足够他和乔念在这个贫穷的边关不受欺负,还能不饿肚子,他现在每天心里想的事都是今天要为乔念做些什么好吃的。

        这天下午,安瑭又在为乔念煲汤时候,守财凑了过来,笑嘻嘻道:“安瑭,又在给你家娘子煲汤呢?真香!”

        安瑭拿扇子将想凑上前闻闻的守财的脑袋挡住,他问:“什么事?”

        守财嘴巴的笑扯得更大了,他道:“安瑭,难怪武陆老夸你聪明,我也这么觉得,你看,我都没开口呢你就知道我是找你有事了。”

        “快说。”安瑭面无表情道,继续给煲着汤的炉子扇着风。

        守财挠了挠头,问道:“你知道田震大将军吗?”

        安瑭垂眸看着炉火,面色不大,原本在打扇子扇炉火的动作却顿住了。

        守财也没等安瑭回答,就自顾自的接着说道:“上次大将军来的时候,我嘴欠,把他给惹毛了,他罚我戴了十五天重枷呢,我差点就这么去了半条命,昨天他来咱们关口了,他上次说以后见我一次就整治我一次,我昨天一直躲在帐子里都不敢露脸,结果武陆和他们那几个混蛋整我,非要我去拿酒给他们喝,放酒的帐子就在大将军歇息的帐子的对面,我要是去了又被大将军抓住了,我又得去半条命,你快帮帮我吧。”

        安瑭垂着头,没说话,守财以为安瑭是不愿意,一把扑到了安瑭的身上,道:“安瑭兄,你最仗义了,就帮帮我吧,我昨日在林中发现一个鸟窝,明日我掏些鸟蛋给你,你煮了给你家娘子吃,给她补补身体。”

        安瑭不喜人触碰,当即嫌弃的推开推开守财站起。

        他道:“我去。”

        他本就是伺候军爷的下人,就算他跟他们关系再好,他也断没有人家叫他做事他不去干的道理。

        他刚刚犹豫,是因为他在想田震大将军的事。

        离开京城前,夫子为他指过一条路,在边关爬上上位者的位子,带兵回京。

        田震总管理边疆的这十余个边塞,他要想上位,是必须要去跟田震打交道的。

        辽峡这边偏远,田震不常来这儿,这次机会,他不因该放弃的,可…他却心里有些不愿去。

        不愿拿心爱的女人去当和人交往的筹码,更多的,是因为他安于眼下的现状,不愿改变现状。

        他觉得能这么安安稳稳的和乔念厮守到老挺好的。

        安瑭抿唇,攥了攥手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