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男主的白月光黑化了[快穿]在线阅读 - 第47章 第三个世界(8)

第47章 第三个世界(8)

        他记得,上次大小姐执笔写字的时候,手指还是纤细修长的。

        一阵寒风袭来,眼前那红肿的十指在冷风中颤了缠,卷曲了一下。

        安瑭就把稻草全铺到了乔念的身下,又用被子将乔念裹得严严实实的为乔念御寒,可对乔念的情况并没有改善。

        乔念手脚的冻疮更严重,还开始痒了。

        她想去挠,可挠起来又疼又痒的。

        官差押着两人继续开始了路程。

        官差怕乔念那娇滴滴的身体再病了更麻烦,往囚车里扑了厚厚的稻草,还放了床棉被。

        只是随着地区还有时间的推移,这些对于乔念来说已经不够御寒了,每每寒风吹过,乔念就觉得自己的皮肤被刀子刮过一遍似的,手脚就算用被子捂着不见风也捂不热,再加上腕间铁链的冰冷,更是让皮肤刺骨的疼。

        安瑭也不让她挠,时刻盯着她提醒她。

        “大小姐的手这么好看,如果挠裂开了,以后会留疤的。”

        乔念看了看自己满手的冻疮,有些心塞的张开的五指,不敢再挠。

        不过,看着自己被冻肿的手,乔念也已经很心塞了,她将手举到安瑭面前,有些好笑道:“已经不好看了,成萝卜了。”

        安瑭看着乔念被冻到红肿的手,愣了愣。

        乔念的话让安瑭有一瞬间的恍惚,总感觉,脑袋里一瞬间浮现过什么,可又让人抓不住。

        他摇了摇头。

        乔念顺口就道:“以后有机会,我亲手编一个赠你。”

        “好。”安瑭点头,将红绳这件事记在心上。

        许是因为之前吃了安瑭给的丹药,次日乔念的身体就好得差不多了。

        但是乔念也是能扛的,她硬是咬唇一言不发的忍着,没抱怨一句,最后还是因为手脚长了冻疮,才被安瑭发现了她的不适。

        安瑭心疼得不行,更多的是自责没有早点发现乔念的异常,他去问官差要冻疮药,官差却只冰冷的回了句“生冻疮又不会死”。

        安瑭不自觉的抬手,想要将乔念的双手捧在手心里呵护起来。

        却在触碰到乔念的手时猛的清醒过来。

        且不说身份,男女这种举止……不合于礼。

        安瑭垂下头,不敢和乔念对视,他道:“安瑭为大小姐暖手。”

        的确,被那片温暖包裹的手,瞬间不在颤了。

        乔念咬了咬唇,道:“谢谢。”

        安瑭看到乔念没有拒绝,握着乔念的手这才放松了一些。

        也不知道是紧张害羞还是缘故是什么,两人的手没握一会儿,就渗起了汗。

        见乔念的手终于暖和起来了,安瑭松了一口气,他松开手,将手心往衣服上蹭了蹭,然后愣了愣,这才后知后觉的有些脸红。

        垂目见,安瑭看见了乔念在被中蜷缩着的腿,他道:“安瑭再为小姐暖暖脚。”

        乔念顿了顿,垂下头,将脸埋在手中里,做出一副害羞的神情,低低的“嗯”了一声。

        安瑭将被子打开一角,跪坐着,将乔念的腿拉过来,揣在自己的肚子上温暖着。

        这样的动作光看只是看着就让人很暖心,乔念偷偷抿嘴笑了笑,将手伸向安瑭,道:“手还冷。”

        安瑭抬手将乔念的手握住,俯下身朝乔念的手心里哈着暖气,看着乔念的五指,他低低的叹息了一声,道:“小姐早该告诉我的…小姐就当,只是拿了个物件暖手,安瑭不会对任何人说起这一路发生的一切的。”

        乔念轻轻握了握安瑭的手,咬了咬唇,道:“你不是物件,你是安瑭,你对我的好,我会记得的。”

        安瑭深深看了乔念一眼,道:“安瑭只是一个奴才……”所以,她被他这样触碰,不会因为他低贱的身份觉得恶心丢人吗?

        安瑭不禁想起幼年在宫里时,他那些身份高贵血统纯正的兄弟姐妹们说他的话。

        他们说他脏,说他低贱,还说看他一下都嫌恶心…呵。

        耳边,女人轻轻的声音传来。

        “安瑭,乔府只剩下我们两了,在我心里,你是我今后唯一能相互依靠扶持的亲人。”

        安瑭猛的抬头看向乔念,喉间有些更咽,他道:“小姐…”

        乔念道:“不要再我小姐了,咱们是亲人,以后,你同我兄长一样,喊我念念吧。”

        亲人……

        安瑭对这个词最不陌生,因为他光兄弟姐妹就有十几个,可他又对这个词最陌生,因为他们兄弟姐妹虽身上有血缘关系,可心与心之间却冷漠得犹如仇人。

        母亲生下他后就离世了,父亲更是未曾正眼看过他一眼,他从未想过,生命还会在出现个相互扶持的亲人。

        安瑭攥了攥手心,垂下头,道:“安瑭不敢。”

        乔念握紧安瑭的手,语气真挚道:“安瑭,我请求你照顾我,可以吗?”

        安瑭咬唇,顿了好一会儿才抬头看向乔念,他咬唇,像是用许下诺言般的口吻,道:“是…”那声念念,却只敢在心里叫。

        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有一种好像等那声念念等了几世似的,所有有些舍不得就这么叫出口。

        夜幕降临。

        从前,那一床被子都是两个人一起盖的,但两人都会尽量在中间留出距离,今夜,安瑭怕乔念再冻着的缘故,用床被子将乔念捂得严严实实的。

        乔念却又执意再将被子向安瑭那边递去,她道:“你要是病了,我怎么办?”

        安瑭再次耐心帮乔念盖好,道:“我不会病。”

        “那我也心疼。”乔念说着再次将被子推开,安瑭抿唇,耐心的又帮她盖好。

        乔念严重怀疑两人再这么推让下去,可以磨一晚上,她抿了抿唇,道:“我后背有风。”

        “我……”安瑭想说帮她档,可是,挡后背的风,两个人岂不是要抱在一起了的。

        安瑭没再说话,沉默的帮乔念调整了一下被子,可却在动作间被乔念抓住了袖口。

        “你帮我挡风好不好?”乔念道。

        安瑭垂下眼帘,道:“不合于礼。”

        乔念道:“只是帮我挡风而已,你白天不是说过的吗?”

        安瑭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抬手,轻轻将乔念揽入怀里。

        乔念一直觉得安瑭看起来身形挺瘦弱的,但是被安瑭抱在怀里的时,他却真的将能吹到她的风都挡得严严实实的。

        也许是因为温暖,也许是因为安瑭给了她安全感,那夜是乔念在流放的路上,第一次睡得那么沉。

        但是尽管之后安瑭都尽最大的能力来照顾乔念,乔念娇弱的身体还是受不了那风吹日晒的颠簸日子,安瑭能很明显的感觉到,他怀中的女子越来越轻,面色越来越憔悴。

        再后来,她至连坐着都费劲了,气息也变得越来越轻,夜里睡觉的时候,他甚至都不敢松开她的手,他入睡变得困难,就算睡着了,也一夜会惊醒两三次,每次惊醒,都是他梦见她连轻轻的呼吸都没了。

        不过好在,赶在最冷的下雪前,他们终于到了边疆。

        “喂,把你家主子带下来,跟着这位管爷去登记。”那两个负责押送他们的人对他们喊道。

        安瑭站起身,本是想直接将乔念横抱起来的,但是乔念却摆了摆手拒绝了。

        乔念扶着栏杆站起,低声道:“我自己走。”

        安瑭是知道乔念的要强和倔强的,一路过来,不管她再难受,也不曾向他喊过痛,所以此刻她坚持要走,安瑭也没有多劝,只是尽全力去扶住她,做她的支撑。

        两人下了囚车,乔念缓缓向那新官差行了一礼,喊道:“大人。”

        那新官差看到手带重枷的乔念,神色微微有些惊讶,他向押送乔念他们来的那两人道:“怎么是个女人带重枷?这是犯了什么事?”

        那两人向乔念摇了摇头,做出了一副“不可说”的表情。

        那新官差瞬间反应了过来,神色更惊了,躬着腰看向乔念,目光里还带上了几分打量,一会儿后,他也发现了自己的失态,他干咳两声挺直脊背,扬起下巴,摆出一副官架子,对乔念道:“发配我们辽峡边塞的犯人,不管从前是什么身份,来了这里就都是下人,时刻都要记住你的新身份,可不要得罪什么不该得罪的人。”

        “是,多谢大人教导。”乔念应着,再行一礼。

        那官差见乔念态度不错,满意的点了点头,道:“行了,跟我来吧,我带你去登记。”

        乔念点头,安瑭扶着乔念跟上那人脚步。

        三人在一排排相似的营帐中绕来绕去好一段路才在其中一个营帐前停下。

        “进来吧。”官差说着,率先拉开帘子走了进去,他喊道,“黄柳,我给你带新人来了。”

        里面那人放下手中的纸笔,有些新奇的向这边看来,他道:“哟,咱们这穷乡僻壤,可是很久没来新人了,快给我看看来的是什么人。”

        安瑭搀着乔念走进去,乔念朝那被称作黄柳的人躬身行了个礼,道:“拜见大人。”

        黄柳大失所望,止不住的摆头,他对先前那个进来的官差抱怨道:“吴三,这上面是怎么回事,咱们本来就又穷又缺人手,可他们要么不调人来,要么送一个这种女娃娃来。”

        那被喊作吴三的官差朝乔念后面的安瑭道:“这后面不是有一个男的吗?”

        黄柳面色更嫌弃了,他道:“虽是男的,可身板子这么薄,肯定也干不了什么重活儿。”

        吴三道:“你快别左一句右一句的了,赶紧给他们登记了,我带人去干活去。”

        黄柳又嘟囔了几句,这才坐下来拿起笔,他打开一个册子,将笔酬墨,道:“名字。”

        “乔念。”

        “安瑭。”

        “你二人的关系?”

        乔念和安瑭对视了一眼,乔念道:“是亲人。”

        那黄柳抹了抹自己的胡子,追问道:“你二人是哪种亲人?若是兄妹,就男的去男帐子,女的去女帐子,若是夫妻,就单独一间小账子。”

        这问题,让乔念和安瑭两人愣住了。

        可乔念指尖的冰凉却让他不忍心放开手,他顿了顿,大手将乔念的小手包裹住。

        乔念看向安瑭的神色微微有些惊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