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男主的白月光黑化了[快穿]在线阅读 - 第42章 第三个世界(3)

第42章 第三个世界(3)

        女人说这话时语调不高,却透着一股坚持与决心,让听得的人也不由自主的跟着的相信她的话。

        安瑭也被女人的话语吸引了,他悄悄抬起头,看到的却是女人在微微发颤的双腿。

        虽说马夫已经勒住了的马缰,但马并非是静止不动的,马车会随着马身体的晃动也左右晃动,女人身形瘦弱,稳稳的站在上面的确有些吃力。

        所以为什么不下车?

        安瑭愣神间,就看到乔念微微垂下头,和他对上视线。

        她朝他浅浅一笑。

        一旁的青蓝连忙过来,举起手去扶乔念,她焦急道:“大小姐,您快回马车里面去,这马车停不稳,您站在这里,仔细摔了。”

        乔念点头,躬身走进车厢。

        安瑭听见她进去之前,对身边的丫鬟吩咐了一声,“下次出行带个马凳,不要这么作践人。”

        “大小姐,你也太心善了,连一个粗使奴才您都这么爱惜。”那丫鬟嘟囔了一句,喊道,“回府。”

        马车缓缓动了起来。

        “谢谢大小姐,谢谢大小姐!”大片大片的流民跪了下来朝乔念缓缓离开的马车磕头,高呼着各种道谢的语句和词汇。

        “那个谁,还傻跪着干嘛呢?护卫跟随大小姐回府,仆从过来帮忙。”安瑭听见身后有人叫唤道。

        安瑭应了声“是”,站起身,又多看了乔念离开的马车一眼。

        刚刚不下车,竟是为了不辱他吗?相府大小姐的确如夫子所说,是个心善之人,夫子说,若入了相府,可寻合适时机攀附相府大小姐。

        安瑭手上劳作着,心中一个念头滑过。

        *

        自从乔念那日去了城外露了一面后,“相府千金容颜胜天仙,心肠似菩萨”的传言就在京城里被传扬开了,乔念一时成了上至权贵下至平民口中热议的人物。

        清晨,乔念去这具身体的母亲,也就是大夫人那请安时,还得了一份夸奖。

        回院子的路上,青蓝道:“大小姐,您说那些难民都被拒在城门外一月有余了,官府怎么还不开城门让那些流民入京呀?难不成,真要您这么一直救济着?”

        乔念回忆着这个世界故事线,道:“就快了。”

        原故事线中,皇位的争夺最终以四皇子杀了年迈的老皇帝和太子等一众兄弟为结束,四皇子登上皇位的方式太过血腥,让民间百姓谈者色变。

        四皇子为了拉拢民心,坐上皇位的第一件事就是安置城外的流民。

        第二道旨意则是抄家丞相府。

        这小妮子现在念着什么时候流民进城,却不知道,流民进城的那一天,就是整个丞相府所有人的死期。

        “咦——”青蓝忽然出声,将乔念的思绪拉回。

        乔念回神,偏头去看的青蓝,她问:“怎么了?”

        青蓝指了指不远处的前方,压低声音道:“小姐你看,那是之前偷乖乖吃食的奴隶。”

        乔念顺着青蓝手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了安瑭,他手边摆着木桶和抹布,应该是准备要擦桃嫣居门口的石板地,可他却没有干活,而是跪坐在地上,手指在地上写写画画的。

        青蓝挽挽袖子,义愤填膺道:“这件贱奴,之前偷东西就算了,现在居然还在偷懒,看我怎么收拾他去。”

        乔念连忙拉住青蓝,她道:“噤声,你随我去看看,他在干什么。”

        青蓝点头,随乔念轻轻向那边走去。

        安瑭仍然痴迷的在地上写写画画,似乎根本没有注意到乔念和青蓝的靠近。

        乔念一步步靠近,刚想要躬身去看安瑭写的什么字,就见安瑭像是感觉到了什么似的,扭头回身看来。

        见到忽然出现的乔念,他先是一惊,随后喊了小心,向前一扑,将手垫在了乔念的抬脚踩下的地板。

        乔念没料到他会突然做出这样的动作,所以那一脚踩得并不轻。

        “唔——”安瑭疼得蹙眉闷哼了一声。

        乔念连忙收回踩在安瑭手背上的脚,她问:“你这是做什么?”

        安瑭收回手,端正跪好,先是规矩的向乔念磕了一个头行礼,随后才回话道:“大小姐,前几日下了雨,这块石板的缝隙里生了青苔,奴怕您踩上滑倒。”

        乔念听闻,低头向下看,果然看到了缝隙里暗绿色的青苔。

        乔念点头,眸中的神色微微变了变,她又看向被安瑭侧身挡住的那块地板,问:“你刚刚在做什么?”

        安瑭的面色微红,他有些窘迫的向后让了让,露出被他挡住的地方,那块石板上,是用水痕写的一个个“安”字。

        “这又是?”乔念问。

        安瑭咬了咬唇,垂下头,回答道:“奴…奴在练习大小姐为奴赐的名字,奴不识字,这个安字是同寝的李乐教奴的,但是李乐也识字不多,他只会写安字。”

        乔念看着那写歪歪扭扭的安字因水的蒸发变淡,她又问:“为什么想要练习自己的名字。”

        这个问题安瑭似乎没想过似的,他愣了愣,呆呆道:“因为,是大小姐为奴赐的名字。”

        两人一问一答间,一道声音响了起来。

        “安瑭,铲青苔的铲子拿来了…”来人在看到乔念后,立马收了声,跪下朝乔念磕头,道,“给大小姐请安。”

        乔念想了想,道:“都起来吧,安瑭跟我来书房,我教你写‘瑭’字。”她说着,往院子里走去。

        “是。”安瑭应道,站起身,跟随在乔念身后一起离开。

        那同样跪着的奴才有些惊讶的看向安瑭,一个桃嫣居的粗使奴才居然有幸被大小姐亲自教导写字,这命也太好了吧。

        书房内。

        乔念走到书桌前坐下,安瑭则一进屋就规矩的跪下了。

        乔念指了指另一边空着的位置,对安瑭道:“你来磨墨。”

        “是。”安瑭应着,走过去,他有些拘谨,死死低着头,磨墨的动作也很拘束。

        乔念拿起笔沾了墨水,对安瑭道:“我只写一遍,你记牢。”

        “是。”安瑭应着,微微将头抬起来了些许,看向乔念笔下纸张。

        “横,竖,横…”乔念运笔,在纸上缓缓写了起来,边写,还边念着笔画方便安瑭记忆。

        “瑭”这个字的结构,对于没习过字的人来说的确复杂了写,安瑭边看边记着,人也不自觉向乔念的方向靠了靠。

        乔念写完,侧头去看安瑭,问:“记住了吗?”

        安瑭一惊,这个距离,他脸乔念的睫毛都能一根一根看清,他有些慌乱的向后退了一步,低下头,道:“记住了。”

        说这话时,他的气息有些乱。

        乔念站起身,让出位子,她道:“你来拿笔试试。”

        安瑭连忙又向后退了一步,他道:“安瑭不敢。”

        乔念问:“没记住?”

        “记住了。”安瑭连忙抬起头看向乔念,认真道。

        乔念道:“记住了就写给我看看。”

        安瑭推托不了,这才小心的坐在乔念的凳子上,他背挺得笔直,拿笔的手却止不住发颤,写出来的字虽形也是那个形,可也是扭曲的。

        他写的“瑭”字和乔念写的“瑭”字对比在一起实在是强烈,他也因为自己的字太丑红了耳朵,拿笔的手不自觉的张开去挡自己的字。

        乔念轻轻笑了笑,道:“无事,第一次能写成这个样子已经很不错了,后面多写几遍就好了。”

        乔念想了想,又道:“我下午要去母亲那边,你要想接着练,可以接着在这里练字。”

        安瑭的神情惊喜了起来,他起身,跪在乔念脚边,朝乔念重重磕了个头,道:“谢大小姐恩典。”

        安瑭很聪明,也挺刻苦的,次日乔念再来书房的时候,看到书桌的角落处上摆着一张纸,纸上方方正正的写满了瑭字,并且从第一个字到最后一个字之间,能很明显的看出安瑭的进步。

        是下了功夫的。

        乔念认真看下来,想了想,对一旁的青蓝道:“安瑭呢?让他过来伺候。”

        “是,奴婢这就叫人唤。”青蓝应着,走出书房,叫一旁候着的小厮去叫安瑭。

        安瑭此刻正在桃嫣居的小厨房里烧热水,听到门外有人唤他去书房伺候小姐,他连忙站起身,可在出厨房门的时候,他却又顿住了。

        他转过身去拿起火炉上的水壶,伸出右手,毫不留情的将热水倒在了自己的手腕出。

        滚烫的水将他的皮肤烫得通红,还起了几个水泡,安瑭的手都控制不住发颤了,面上却依旧面无表情。

        他放下水壶,用袖子将伤口掩好,这才再走出小厨房向书房那边走去。

        安瑭去得很快,进了书房,他规矩的给乔念磕了个头请安。

        一旁的青蓝出声提醒道:“小姐,安瑭来了。”

        乔念收回打量安瑭书写的那张纸的目光,看向安瑭,道:“桃嫣居没有这么多规矩,你请安不用次次都跪,为我倒杯茶过来吧,我为你讲讲你昨日写的字。”

        “是。”安瑭应着,起身倒了一杯水,双手举着,低低的躬着腰,将茶水奉在乔念抬手就能拿到的位置。

        “你看,你昨日写这个瑭字的进步虽然很大了,但是笔画还是发抖,我猜想是你拿笔的姿势不对,你……”

        “啪嚓——”

        乔念边说着边去接那茶水,却没想到她还没拿稳安瑭就先松了手,那杯茶就那么被摔得粉碎。

        “呀,小姐你没事吧!”青兰惊道,连忙上前过来。

        乔念摇头,道:“没事,茶水不烫,而且只泼到了我的裙摆上。”

        青兰这才松了一口气,她连忙拿帕子为乔念擦掉黏在衣服茶叶,边擦着,她边瞪向安瑭,道:“你这个没用的蠢奴才,居然连杯茶水都端不稳。”

        “小姐恕罪。”安瑭一脸慌张的对乔念重重磕了三个头,也抬手去为乔念抚裙摆处的茶叶。

        抬手间,他手腕处的伤口露了出来,乔念蹙眉,蹲下身去拉他的手。

        ※※※※※※※※※※※※※※※※※※※※

        还有一更…要明天补了,大家早点睡~~

        抱歉昂tvt,我接着写,尽快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