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男主的白月光黑化了[快穿]在线阅读 - 第38章 大小姐和小哭包(番外1)

第38章 大小姐和小哭包(番外1)

        你知道,害死人是什么滋味吗?

        你知道,害死你最爱的人是什么滋味吗?

        十二岁的舒绕知道。

        乔念出车祸的那年,他被所有人喊作杀人凶手,受人唾弃,被赶出徐家。

        他知道自己罪无可恕。

        徐子耀那天只是送姐姐去机场的,姐姐没骗他,是他多疑,是他去贪心不该拥有的,是他害死了姐姐。

        他在乔家门口跪了一天,想着,再见姐姐一面就去死,去陪姐姐,可直到跪倒晕倒乔家没让他进门。

        不知道是谁对着他说了句晦气,他被人架着胳膊从乔家门口拉走。

        昏昏迷迷中,他听到那两个拖走他的人说姐姐没死。

        姐姐还活着,就是不知道还能活多久,还能不能醒过来。

        没关系,活着就好。

        姐姐活着,他就活着,姐姐要是死了,他也就跟着死。

        姐姐去哪儿,他都要跟着。

        年仅12岁,被徐家丢弃了的舒绕在社会夹缝中艰难的生存着,他什么样的苦都能吃,什么样的苦都吃过,只为了活着。

        后来,也不知道是他那样浑浑噩噩的活着的第几年后,他从小道消息那里听说,乔家那位一直没醒的大小姐又病危了。

        他想去见姐姐,可乔家别墅已经没人住了,他偷偷去找徐子耀,却被徐子耀揍了一顿。

        他见不到姐姐。

        那个时候,舒绕才意识到,光活着是不够的,因为这样活着,他连见姐姐一面都做不到,根本就不算是陪伴。

        后来,为了再见到乔念,舒绕一步一步的向上爬,几乎到了不择手段的地步。

        离开乔念的第六年,他终于到了一个能和乔家实力平起平坐的地步,他威胁乔家,再一次见到了姐姐。

        见到姐姐的那天,他单膝跪在她的手边,对她道:“我不想你弟弟了,我要当你的爱人。”

        “以后,我叫你念念好不好?”

        念念不忘的念念。

        从那之后,他每三个月见一次姐姐,再之后,他每一个见一次姐姐,再之后,他吞并了原本徐家的势力,乔家只能仰着他的鼻息生存。

        姐姐归他了。

        他亲力亲为照顾姐姐的一切。

        全华国的人都知道,那个让人闻风丧胆的商界“活阎王”心是硬的,唯一那一点点柔软的地方,全都用来护着乔家那个昏迷了十年都没醒过来的大小姐去了。

        *

        乔家别墅。

        主宅第二层最右边的那一间的窗户开着,那间是乔念的房间。

        初夏,带着微微的暖意的风向房间内吹去。

        那间房不算很大,透过窗户往里看,就能看到躺在床上的少女,还有摆在床边的各种医用仪器。

        因为昏迷的原因,少女的成长很缓慢,身体瘦瘦小小的,但面色却白里透红,能看出她被人很上心的照顾着。

        自从舒绕接手照顾乔念之后,乔念就被接回了这里,因为医生说,在熟悉的地方,更能刺激乔念醒过来。

        人总是贪心的,得到了这个就又想要那个。

        从前,舒绕想着和乔念在一起就好了,现在,舒绕又想着,乔念要是能醒过来就好了。

        “嘎吱——”乔念的房间门被小心的推开,舒绕走了进来。

        舒绕的样子和以前没发生多大变化,可气质却变了很多,从前,他阴郁,自卑,怕见光,就连笑都只敢低着头笑,可现在的他敢穿亮眼的白色衣服了,身姿挺拔了,就连笑,也变得格外爽朗了。

        是的,爽朗的笑。

        其实他也很不习惯那样的笑,可他总想着,要是有一天她醒来了,可能会因为这个这个笑多喜欢他一点,因为,徐子耀就是这么笑的,她从前就喜欢跟徐子耀玩。

        舒绕不是空手进来的,他的手里好端着一个小蛋糕,蛋糕上面插满了小蜡烛,仔细数,是二十三根。

        他走到床边,将蛋糕放到一旁的桌子上。

        “念念,我生日,起来陪我过生日好不好?”舒绕边说着,边将躺在床上的乔念扶起,在乔念的身后细心的垫了好多个柔软的靠枕后,他帮乔念摆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坐好,然后侧过身去点燃蛋糕上的蜡烛。

        点了好一会儿,才将那么多蜡烛点亮,他拉着乔念的手轻轻拍手,哼唱起了生日歌。

        他松开乔念的手,道:“我要许愿了。”

        说着,他闭上眼睛,双手在胸前合十,闭起眼睛,十分庄重虔诚的开始许起生日愿望。

        其实想这种生日愿望,稍微大一点的小孩子都不会再信了,可舒绕却偏偏信,不仅信这个,他还迷上求神拜佛那一套。

        曾经,听说南方那边有座寺庙的佛特别灵,只要十步一跪,爬上九百九十九层阶梯向山顶的佛祖许愿,就可以实现愿望。

        这个年代了,很少有人信佛,大家都觉得是假的,所以试的人很少,可舒绕就去试了,还试了不止一次,每一次,他许下的消息都是希望乔念醒来,可乔念还是没有醒。

        这一次,他许下的生日愿望,依旧是希望乔念醒来。

        认真在心里许下心愿之后,舒绕睁开眼睛,吹熄蜡烛,他偏头,抱有期待的看向乔念那边。

        少女的眼睛依旧紧紧闭着。

        她依旧没醒。

        他已经这样失望过无数次了,可每一次,心都会疼。

        舒绕俯身,闭上眼睛去吻乔念的唇。

        她因为常年吃药的缘故,唇也涩涩的,可他很喜欢。

        每次,感受到她的味道,她的温度,她的心跳和呼吸时,他都很安心。

        常常失落,却仍然不肯放弃希望。

        只要她还活着,对他来说就是有希望。

        忽的,他感觉自己的眼睛好像被什么东西轻轻扫过,痒痒的。

        舒绕睁开眼睛,对上一双清透水灵的眸子。

        舒绕一怔,明明这样的场景他幻想过无数次,他想过要怎么对她笑,他想过要对他说什么,可当真的面临这一刻的时候,他的脑子只有一片空白,再有就是,害怕。

        害怕她会因为第一眼看到的是他,面上露出厌恶,不喜,或愤怒。

        毕竟…是他把她害成这个样子的。

        事实上,一睁开眼就看到成年版的舒绕,还在亲她,害怕的人乔念。

        她呆呆的扫视了一圈周遭,然后看着舒绕的脸,开始梳理剧情。

        都怪那个王八蛋,把她丢过来的那么突然,她都还一点准备都没做。

        “你…醒了?”舒绕的声音微微颤抖,包含着隐忍不住的激动。

        他抬手,轻轻将乔念抱在怀里,喊了声“念念”。

        这道“念念”明明在她昏迷的时候,他喊过很多遍,可是还没有一次有过这样的心情。

        紧张中带着一丝丝窃喜。

        舒绕没有跟人告过白,但他想,跟人告白时的心情因该也差不多是这样了吧。

        然而乔念只是呆呆的看着他,不做反应,但这些对于等待了这么久还是一点希望都没有看到的舒绕来说,已经足够欣喜若狂了。

        两人就这么抱了一会儿,舒绕的心情才平复了一些,他在乔念床边坐下,轻声问道:“念念,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乔念呆呆的点了点头,道:“哭包。”

        她十年没有开口说话了,再说话,声调还是带着童声的稚嫩感。

        舒绕失笑。

        是了,小时候他最喜欢在她面前哭了,可不就是哭包。

        还能记得她就好。

        舒绕又问:“那你知道,发生了什么吗?”

        乔念瘪嘴,呆呆的摇了摇头。

        舒绕用出他早就想好的理由,他道:“你生病了,睡了很长的一个觉,现在终于醒过来了。”

        乔念呆呆点头。

        舒绕问:“你身体有哪里不舒服吗?”

        乔念摇头。

        舒绕抿唇,又问:“那你记得你今年几岁吗?”

        乔念皱眉想了好一会儿,然后询问般的看向舒绕,问:“十三?”

        舒绕点头。

        记忆停留在十三岁这个结果,已经是在他的预估里最好的结果了。

        舒绕打电话去联系医生了,乔念就坐在床上继续发呆。

        没错,她决定装傻。

        在这个所有任务都达标的世界,乔念能想出的最容易的度过八个月时间的方式,就是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傻子了。

        ※※※※※※※※※※※※※※※※※※※※

        非常感谢次次的两个地雷。

        晚安各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