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真是一个大好人啊在线阅读 - 第30章 从今往后,驴城我说了算

第30章 从今往后,驴城我说了算

        知县需要定期点卯,要是无故缺席或者没有来报道,便会被开革出衙门。

        十房花名册摆在吴楚的桌子上,分为阴阳两个册子,共计十二本。

        阳册子上的便官府承认的正式工,如十房的典吏等正式工在一个本上。

        余下的一本便是差役的花名册。

        余下的经书等就是临时工,在官方的正式记录层面是不存在的。

        典吏的活全都被下面的经书给做了,就是典型的典吏只管收钱,办事的都是临时工。

        尤其是这种经书,全都是属于无偿为国家服劳役的。

        可现在大武朝说不好听点是和胥吏共治天下。

        王主薄十分贴心的告诉吴楚这些阴阳花名册的道道,并且把刑房的花名册放在了第一位。

        “吴大人,今日县衙许多差役在外,怕是不能及时赶回来。”

        “不用,我今天就要看看这十房的人有多少。”

        吴楚也没有多加言语,看着总体人数,有些诧异,光是这十房书吏,就有小三百人。

        衙门当真能养如此多的人?

        吴楚并不介意被主薄当一回枪,毕竟能主动靠过来的人,不能打消了人家的积极性。

        “刑房的人都给本官站在前面来。”

        乌拉拉。

        听到新任知县大人的话。

        刑房的三十一人都站在了大堂之上,为首的典吏林森身上裹好了纱布,应该是服用过丹药,此时面色如常。

        大武朝行礼几乎不用下跪,结果林森在大庭广众给吴楚跪下,这么多年养成的恶名,怕是破了。

        刑房大老爷林森从心里就晓得,吴楚这是要弄自己立威。

        大不了开革出去,可是他想开革我,不是那么容易的。

        况且现在连甄县丞都没有给出自己下一步的动作,此时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受着。

        毕竟方才在城门口,吴楚瞪了自己一眼,就给他跪下了。

        此事让林森极为忌惮。

        不愧是华太师的外甥,背后有高人支撑着他。

        话又说回来,他夫人长得可真带劲!

        等老子摸清楚了底细,非得好好收拾收拾你媳妇。

        “林森。”

        “属下在。”

        刑房典吏林森出列行礼,被吴楚突然打断了思绪。

        吴楚走了下来,一手拿着花名册,一手猛地的杵了他肩膀子一拳。

        林森乃是七品的境界,对于吴楚的友情破颜拳并没有什么反应。

        他不懂吴楚的这番用意,秉承着多说多错,少说少错的忠告,便没言语。

        然后只是表现的颇为痛苦,让吴楚觉得自己是个重伤之人。

        其余人也搞不懂吴楚的这个动作,是透露出敲打还是鼓励的意思。

        便是林森的大徒弟刘文,看着新来的知县大人单独拎出来刑房的人,今后刑房怕是要变天了。

        刘文被吴楚猛地杵了一下,直接倒在了地上。

        然后大堂之上,便上演了一番假摔的动作,书吏们无不赞扬知县大人好拳法。

        友情破颜拳的使出,大多数人都感到了疼痛,只是夸张的表演,把这份疼痛扩大了许多倍。

        吴楚攥了攥拳头,大抵是没有一拳超人的实力的。

        “本官是有容人之量的。”

        “多谢大人。”林森松了口气。

        “从今日起,这刑房典吏的职位暂由刘文担任。”吴楚指了指一旁的刘文。

        刘文满脸的震惊之色。

        毕竟如今官场都是拿银子当官,他们这些小小的书吏,想要晋升,几乎没有多少空间。

        更何可林森他一直把控着驴城县衙刑房典吏的位置,即使五年之期到任,也不会被更换。

        “怎么,刘文,你不愿意?”

        听到吴楚的问话,刘文当即站出来高声道:“属下谨遵大人安排。”

        “吴大人,此事怕是不妥,林典吏他经验丰富。”

        作为管理十房典吏的典史钱旺站出来维护一下,毕竟刑房的外快收入可是大头。

        “这么说,本官没有任免典吏的权利?”吴楚放下手中的花名册看着典史钱旺。

        “回大人的话,除了县丞与主薄,余人皆是受大人的安排。”

        王主薄没等典史回答,便直接进行了解释。

        咱们三个是七八九品官,剩下的都是吏。

        吏可不算官,甚至连八品九品都不算官。

        七品知县乃是大武朝庞大官僚体系当中,最低的正印官。

        “不知林典吏他犯了什么错?”

        甄县丞不想自己,在县衙内的人手无缘无故少了一个。

        如此一连串的针对性打击,让甄昊再想,这是华太师的意思,还是吴楚他就是想要胡作非为呢?

        “他没犯错啊。”

        “那大人为何还要革了他的职?”

        众人皆是不解,唯有林森自己心里清楚。

        从来都是自己打击报复别人,今日不曾想栽在了吴楚的手上,打击报复来的如此之快。

        根本就不不与你讲什么官场礼仪。

        “甄县丞把心放在肚子里,林森的猪脑我另有他用。”吴楚指了指林森笑道:

        “我看他接人待物有一套,礼房人手不够,想要把他调到礼房当个书吏,协助孙岳。”

        礼房典吏孙岳急忙站出来:“吴大人,属下礼房目前不缺人。”

        啪。

        吴楚拍了一下惊堂木:“我说你那缺人就缺人,孙岳,你有意见啊?”

        “小人不敢。”

        吴楚抽出打人的一张判死刑令的红色令签,在手里拍着:

        “你们谁还有意见,都可以说说,本官不是独断专行之人。”

        “大人,我对礼房不是很熟悉。”

        林森想了想,还想给自己争取一下,至少留在刑房当个书吏,他还是说了算的。

        “不会可以学啊,这么大的人,谁都是从不会开始的,对不对?”

        吴楚像个无耻老板一样,给林森做出职业规划。

        刑房典吏林森一口气憋在胸中,自己怎么就这般嘴贱,得罪了新来的知县?

        这一下子就给自己穿了小鞋。

        “还有没有人有意见?”

        典史钱旺瞥了一眼县主薄王新,见他什么话也不说。

        他又看了看甄县丞,发现他也不说话。

        由此便明白过来了,新来的知县大人不好惹,或者说有让他们忌惮的地方。

        “行了,既然大家都没意见,这件事就这般定了。”吴楚站起身来:

        “从今往后,驴城我说了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