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真是一个大好人啊在线阅读 - 第26章 打人就打脸

第26章 打人就打脸

        大好人随机挑战系统:奖励已发放。

        “获得技能兔起鹘落七日。”

        吴楚看着高台底下的百姓议论纷纷,更是不在乎。

        既然驴城民风淳朴,那就按照民风淳朴的规矩办!

        想要打败土匪恶霸,就得自己先学会土匪恶霸的套路,让他们无所遁形。

        “呵。”

        姜绮鹤暗暗摇头。

        她就不该对吴楚有什么太大的期望。

        果然进了驴城,或者说到了有人烟的地方,就开始得意忘形。

        仗势欺人的活,他吴楚可是能家里手。

        难不成这般快,就忘了他自己被刺杀的事情了?

        姜绮鹤坐在马车上,听到了这些百姓的议论,下注赌新任知县几天死。

        她有些感慨,那小阁老倒是有些鬼才的样子。

        至少驴城此地已经烂透了。

        那再送来一个京都五大恶人之首来此地当知县,又能坏到哪里去?

        毕竟皇帝得了好处,小阁老也得了好处。

        还惩治了调戏九公主的吴楚,维护了皇家威严的名声。

        甚至还有机会派人来杀掉吴楚,然后他想法子与自己的妹妹有婚姻之名。

        一举数得。

        姜绮鹤继续看着吴楚,倒是要瞧瞧,他当这个知县,到底还能玩出什么花来。

        “少爷做的对,别人的看法都是狗屁!”

        现场只有书童华点,感觉少爷的猖狂劲头又回来了三分。

        吴楚确保所有人都听清楚,这才不紧不慢的道:

        “我话讲完,你们谁赞成,谁反对?”

        周家公子见竟然无人敢应声,便嬉笑道:“我反对。”

        身边几人顿时伸出大拇指,表示佩服。

        周家公子颇为得意的向着四周拱拱手。

        吴楚瞥了他一眼,兔起鹘落。

        从高台落下,站在他身前,瞪了他一眼。

        周家少爷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直接跪了下去。

        等他诧异的抬起头。

        啪。

        吴楚又是一巴掌打过去。

        鲜红的五指印,在他脸上显现出来。

        夭寿了。

        知县大人竟然亲自下场打人啦!

        这种事。

        自从大武朝立国以来,都没有出现过。

        今日竟然得以在驴城首次出现,实在是让人不理解。

        但不重要,重要的是驴城百姓都看到了乐子。

        当官的不是最为重视自己的名声的吗?

        如此行径与街头的流氓有什么区别!

        “少爷,打的好。”书童华点在远处大叫。

        名声是个什么个玩意?

        自家少爷可从来不在乎自己的名声有多差!

        放眼整个天下,还有比自家少爷名声还臭的人吗?

        魔宗的自然是不被算做人的。

        女捕快姜绮鹤微微眨了眨眼睛,吴楚他的动作,竟如同兔起鹘落一般干净利索。

        她与吴楚接触的越多,发现吴楚还真不是一个优点全无的浪荡子。

        “哥哥他好厉害呀。”小胖丫吴妙妙攥着小拳头打气。

        姜绮鹤瞥了小胖丫一眼,摸了摸她小脸蛋没言语。

        吴楚环视周边的人,低头道:“你算什么东西,也敢出声反对本知县?”

        周家公子再次抬起头,然后啪。

        肉与肉的清脆碰撞声,再次在人群中响起。

        两道五指山,印在他的左右脸上。

        吴楚低头问他:“本官今天上任第一天,咱俩还能不能友好交流?”

        周家公子:???

        你打了我两巴掌,然后施法让我跪在地上,还问我能不能和你友好交流?

        这是什么他娘的狗屁道理!

        吴楚高声问道:“还有谁反对?”

        这下子鸦雀无声。

        因为身旁的人都被吴楚的咆哮声,给震得嗡嗡的。

        “吴大人他好大的官威啊!”

        吴楚很满意眼前的效果,兔起鹘落之间,又回到了高台之上。

        “少爷,快起来吧。”

        等到吴楚走了,周家仆人才小声提醒。

        周家少爷欲哭无泪:“我没法起来。”

        “周少,如何这般惧怕他?”

        一旁的纨绔子弟小声道:“一个将死之人,有什么可怕的。”

        “就是,别看他现在笑的猖狂,不出七日,就得死。”

        “放屁,不出三日。”

        “什么啊,我看他怎么也得坚持半个月。”

        “呸,月余。”

        男人之间一旦有了奇怪的胜负欲,这场面一时间都没法结束。

        “我说了,我没法站起来。”

        周家少爷哭丧着脸,制止因为吴楚几日死起争论的狐朋狗友。

        不是他不想起来,是没法子起来。

        有不信邪的仆人加几个恶少,想要七手八脚的把他弄起来。

        可周家少爷的胳膊都要被扯断了,疼的脸色通红,没法子起来。

        双腿好像是与大地连在一起似的。

        以至于让人忽视了周家少爷脸上的五指山。

        围观群众他们不会知道两个带痕迹的大逼兜子,对于一个富家少爷有多大伤害。

        他们只会记得周家少爷直接给新任知县大人跪在地上认错,旁人拽他,他都起不来。

        足可以见识到新任知县大人,是如何的擅长讲道理。

        以至于让纨绔子弟痛哭流涕,表示要洗心革面,一定要做个好人之类的传言。

        街道上一小片发生了混乱,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并不影响全局。

        吴楚这才接着说道:“我听闻驴城的知县,乃是朝廷最为紧缺的位置,所以我就来了。

        万万没想到,还没到驴城,就碰到劫道的。”

        劫道的?

        在百姓看来,这在驴城也太正常了!

        只要你没有打着驴城几大家族的印记,什么麻匪恶霸甚至海盗都能给你劫了。

        “土匪恶霸是任何时候都要剿的。”吴楚痛心疾首的吼道:

        “你们想想,你带着你夫人,出了城,吃着蜜枣,还唱着歌,突然就被土匪给劫了。

        所以,没有土匪的日子,才是好日子!

        带上来。”

        姜绮鹤微微一愣,什么叫带着夫人,我可是你的大姨子!

        尽管现在还是名义上的大姨子。

        仆人华点也有点懵逼。

        明明是我和少爷在马车里吃着枣,怎么就成他和夫人了?

        难不成少爷的命是夫人救的!

        华点眼睛一亮,仿佛知道了什么不可说的秘密。

        姜绮鹤让开身形,自是有捕快进入车厢,把五具尸体抬了出来,挂在高台之上。

        吴楚指着这几个人道:“这就是敢劫我道的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