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真是一个大好人啊在线阅读 - 第24章 知县大人要训话

第24章 知县大人要训话

        县丞甄昊他怎么也没想到吴楚连问都不问,上来就给他一巴掌。

        像这种事,按照惯例,自是可以推脱出去,然后人家根本就不听你解释。

        不愧是京都来的恶少浪荡子。

        县丞甄昊眼中的怒色一闪而过,很快就恢复了平静。

        吴楚只觉得心情舒畅,方才在城门口被堵回去的责问,一下子就发泄出来了。

        差点忘了老本行,跟他讲什么道理啊,巴掌就是自己的道理。

        县主薄王新以及各房的典吏,更是惊的说不出话来。

        新来的知县大老爷这么硬的吗?

        上任第一天就针对甄家。

        方才让刑房典吏林森一直跪着不行,还得自残谢罪。

        他们这些人都清楚的知道,林森是甄家养的一条狗。

        方才是打狗给主人看,现在确是打主人给狗看。

        直接给他们这些人整不会了!

        关键是吴知县他打了甄县丞一巴掌,脸上的五指红印清晰可见。

        “不知天高地厚,迟早是个死。”

        礼房典吏孙岳在心中暗暗评价,但像这种斗争,不是他能参与的。

        “太好了。”

        县主薄王新激动的差点都要欢呼了。

        知县直接选择在入城之时,许多人观看的时候与甄县丞硬刚。

        那传播的人,会更多。

        这个时机选的也太好了!

        县主薄暗暗点头,果然是有高人在背后指点,方才在城门口没有发难,原来是为了更好的发难。

        不愧是从京都来的,从小就泡在阴谋诡计里长大的浪荡子。

        看来那个书童,是吴楚提前安排进来的,就是来县衙故意找茬的!

        王主薄摸着胡须笑了笑,以后可得小心些,不可小觑新来的知县。

        五千里之外的京都,那都是传言,真正了解此人,还得亲眼见识。

        街上看热闹的人群,更是嗡嗡的议论开来。

        “这新来的知县长得俊俏也就罢了,偏偏还是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人。”

        楼上拿着团扇的姑娘笑了笑:“严太师是太师,华太师就不是太师了吗?”

        “啊,对对对对!咱们姐妹就是看个热闹,管他们争斗做什么。”

        青楼的姑娘笑嘻嘻的道:“甭管是华太师还是严太师,这男人啊,都得来咱们这找乐子。”

        周遭的议论声自是传不到吴楚的耳朵当中来。

        但是获得声震四方的技能时候,吴楚还是听到了。

        吴楚看着甄昊面带笑意:

        “本知县缺点一大堆,可只有一个优点:护短。”

        甄县丞颇为惶恐的拱手行礼:“下官明白,下官明白。”

        吴楚瞥了他一眼,此子倒是能隐忍,不是个好拿捏的人。

        他这才重新上了高头大马,继续骑马游街。

        书童华点又重新恢复了活力,看着甄昊扬眉吐气的道:

        “仗势欺人这活,你没我熟。”

        甄县丞脸色不变,对于这种小角色的挑衅,他根本就不放在眼里。

        刑房典吏林森捂着自己肚子的伤口,脸色苍白:“是我拖累大人了。”

        “无妨,倒是我轻看他了,此子混账劲头倒是不小,不愧是京都来的五大恶人之首。”

        甄县丞没想到吴楚还能活着来驴城,他做好的准备是前去收尸的。

        不曾想竟然被他打个措手不及。

        然后便一步一步落入了对方的算计当中!

        无论在城门口挑衅,还是他的书童在县衙门口求援,都在他吴楚的算计当中吗?

        甄昊眯着眼睛,缓步而行,此子不可小觑。

        还得再探探虚实。

        林森不敢提醒甄县丞脸上的巴掌印,毕竟这个新来的县令怕是不好惹。

        看不出吴楚的真正境界,但可以肯定的是,人家至少背后有高人一直在保驾护航。

        否则自己也不会见到他,就不可控制的下跪。

        县丞甄昊丝毫没有看见自己脸上的巴掌印,一路上听着驴城围观百姓的指指点点,阔首昂扬的跟在吴楚身后。

        如此一来,倒是惹得不少百姓对他更是高看一眼,不愧是好脾气的甄县丞。

        受此大辱,尚且神态自若。

        今日丢掉的脸面,甄县丞以后定能十倍百倍的还回去。

        且等着瞧吧,这个县令他活不了多久!

        路途中间发生的小插曲,无异于在一部分驴城百姓心中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那就是新来的吴知县可太硬了,来了就拿甄县丞立威。

        尤其是甄县丞脸上带着巴掌印,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果然是来者不善。

        以后怕是有好戏看喽。

        毕竟驴城的知县都死了三任了,大家心里清楚是怎么回事。

        别看现在这个吴大人如此猖狂,到时候有他哭的时候。

        直到巡街的队伍消失,大家看不见热闹,城中百姓这才散了。

        有的人急忙往赌坊跑去。

        现在还能押一押吴知县什么时候死。

        捡钱的事,哪个傻瓜不愿意捡啊!

        经过吴楚当众打了甄县丞一巴掌的事情发酵,赌吴楚活不过七天的人,越来越多。

        整个驴城谁不知道,甄家才是驴城的真老爷!

        到了县衙门口,甄县丞请吴楚进县衙。

        “不急。”吴楚吩咐道:“孙典吏。”

        “小人在。”

        “县衙门口搭个一丈高的高台,我有事宣布。”

        “是。”

        搭台子其实归工房管,但现在吴知县就可着孙岳一个人薅,那也不能赖他抢了工房的活。

        围观群众也有没散去的。

        毕竟看热闹的人,到了哪里都不会少。

        众人都不解吴楚的这番用意,唯有姜绮鹤越发的奇怪,难不成吴楚他手上沾了毒?

        要不然他打人一巴掌之后,印记怎么就那么明显?

        姜绮鹤想不明白,但是知道吴楚搭高台的缘由。

        高台搭在照壁之后,吴楚便领着甄县丞和王主薄两位官员登上高台。

        高台周围有三班衙役和捕快维持秩序,乌压压一片人头攒动。

        这新来的知县在刚入城的时候,就已经从巷头传到巷尾了。

        一个照面吓得凶名赫赫的刑房大老爷自残,然后当众打了县丞甄昊的脸。

        现在瞧瞧,甄县丞脸上的五指山印子还在呢!

        新来的大老爷要训话,这是让驴城百姓都没有想到的事,不知道新任知县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可现场却有趁着集会开始卖东西的小贩,吆喝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