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真是一个大好人啊在线阅读 - 第20章 三连跪

第20章 三连跪

        躺在地上等待援兵的什长赵细,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自己不是没死呢吗?

        侄子他跪什么跪!

        而且跪的方向也不是自己。

        事情发生的太过突然。

        以至于小书赵里都没有反应过来,直接给坐在马车上的吴楚跪下来了。

        姜绮鹤眨了眨眼睛,难不成这小子,认出来吴楚的真正身份来了?

        或者说吴楚的画像早就被传到驴城,让他们这些胥吏做好准备!

        “哥哥,他怎么给咱们跪下了?”小胖丫吴妙妙开口询问。

        吴楚给她扇了下扇子:“自是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哦,原来是这样!”

        听到这话的刑房小书赵里想要反驳,他要站起身来!

        可是不管赵里如何努力挣扎,这双腿就算是长在地上一样。

        绝不是自己不想起来,实在是没法子站起来。

        “赵里,你做什么呢?”什长赵细急的满头大汗:“快起来,怎么能给他跪下呢!”

        什长赵细可是知道刑房大老爷一定来了。

        要是看到侄儿这番表现,侄儿还怎么能得到刑房大老爷的保荐文书,将来做上刑房经书的位置?

        赵家的前途,可就指望着他将来能光宗耀祖呢!

        “叔父,我起不来!”赵里急的满头是汗。

        赵细一下子就麻爪了,果然自己就是个看门的命。

        坐在轿子里的刑房大老爷林森听到经书回报说小书赵里,一个照面连话都没说,直接给人跪下认怂了。

        “你去。”

        轿子里传出一道轻微的声音,小学徒还是个普通人,被修仙者压制很正常。

        作为林森的大徒弟刘文已然是八品中的境界,乃是林森的得力助手,自是应了一声。

        “是。”

        经书刘文慢悠悠的从人群当中穿过,众人翘首以盼。

        “老林啊,要是等你出手,那麻烦可就大了。”另一顶轿子里的县主薄王新开口说了一声。

        “没关系,无论是谁,只要到了驴城,是龙他得盘着,是虎他得窝着。”

        林森丝毫没有什么掩盖的心思,自是有所依仗。

        “莫要太过分了。”县主薄淡淡的提了一嘴,便又陷入了沉默。

        就在这个空档,另一个经书脸上带着惶恐道:

        “大老爷,刘文也给那马车跪下了。”

        “哦。”

        刑房典吏林森缓缓走出轿子,在一帮书吏的簇拥下,挤开一旁的百姓。

        轿子里的县主薄,想了想,今日没有穿官服,正好看一看是哪位过江龙,来驴城闹事。

        “刑房大老爷来了。”

        人群当中有人喊了一声,便鸦雀无声。

        甚至有人开始后退,唯恐被刑房的人给牵连。

        什长赵细一见主心骨来了,当即大喊道:“大老爷给我做主啊!”

        自是有书吏怒瞪他一眼,让他闭嘴,赵细嘴里的话直接咽了回去。

        刑房大老爷林森往前走了走,瞥了一眼坐在马车上的人。

        男子长得唇红齿白,倒是年轻的很,不过是个恶少模样。

        然后他便被另一旁的女子吸引了,虽然生了个小姑娘,但是看着越发的美艳动人。

        林森突然想要和她一叙,没别的意思,只是简单的让她见识见识自己的嘴上功夫。

        这种嫁为人妇的姑娘,相处起来可是最妙了。

        姜绮鹤对于这种打量的目光,自是厌烦不已。

        “看什么看?仔细你的皮!”

        典吏林森淡然一笑,呦,还是个爆裂小脾气,我喜欢。

        他往前走了两步,近距离能感受到,除了那个小姑娘,这夫妻俩都是修仙者的状态。

        男的就是个废物,才刚踏入九品下,不值一提。

        至于这个女人倒是与自己实力相当的模样,看起来她喜欢小白脸。

        车厢内有血腥味,这个女人受过伤。

        城外的官道不安全,发生过战斗,这更是妙了。

        “来了驴城,你陪我几天,我保你们一家三口无忧。”

        林森指着姜绮鹤面带微笑,看都不看吴楚一眼。

        姜绮鹤哼哧冷笑一声。

        万万没想到,驴城的一个典吏竟然如此猖狂。

        果然是天高皇帝远。

        “哎。”吴楚伸出扇子制止姜绮鹤拔刀的动作,瞥了眼前这个所谓的刑房大老爷一眼:“你听过一句话没?”

        “什么话?”

        林森这才瞥了一眼小白脸,只听到吴楚说:“这驴城你最凶,马戏团你最忙。”

        然后林森便不可控制的跪在地上。

        三连跪!

        “怎么会这样?”

        一下子百姓们就炸开锅了。

        小书、经书跪了也就跪了,毕竟实力不强,大家都也认了。

        可现在朝着年轻人下跪的,可是驴城最凶的刑房大老爷林森啊。

        听闻他最好人妇。

        本以为马车上这对夫妻难逃其手,结果林森竟然给人家跪下了。

        正主林森跪在地上,想要挣扎起身,无论如何,都起不来。

        一旁的大徒弟和小徒弟满脸震惊说不出话来,连师傅都跪了!

        什长赵细把头埋低,开始装死,因为他晓得,自己惹上了一个不该惹的人。

        然后拉了一群人下水!

        县主薄王新瞧着坐在马车上笑嘻嘻的年轻人,瞳孔微微变大,迅速陷入了沉思当中。

        姜绮鹤颇为陌生的瞧着自己身边的男人。

        怎么可能?

        这三个人见到吴楚直接下跪,这件事怎么看怎么透露出诡异的模样。

        “绝对不可能是吴楚在扮猪吃虎。”姜绮鹤在心中暗暗肯定:“定然是华太师派人暗中保护吴楚。”

        仗势欺人的事,他干的可熟练了。

        姜绮鹤松了一口气,她方才差点都相信吴楚是个天才了。

        毕竟谁从普通人突破到九品下的境界,是捅一下那么快啊!

        “想睡我夫人,你有那本事吗?”吴楚居高临下的坐在马车上笑问。

        林森此时同样是满脸热汗,扮猪吃虎,一定是扮猪吃虎!

        此子的实力必然不是刚刚踏入修仙者的样子。

        要不然如此美貌的女子,怎么可能会为一个小白脸心甘情愿的生孩子呢!

        林森快速分析局势,照这种情况,县主薄那个老狐狸,铁定不会露面了。

        如此一来,先得保住自己的性命。

        典吏大老爷林森顺势磕头道:“小人有眼不识泰山,还望能够给小人改错的机会。”

        吴楚甩了下扇子:“哎,你恢复一下,我还是喜欢你,方才桀骜不驯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