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真是一个大好人啊在线阅读 - 第6章 想钓鱼,那我就咬钩

第6章 想钓鱼,那我就咬钩

        罗道人一脸错愕,上一任知县不是死了吗?

        囡囡眨着眼睛忽然笑道:“哦,你也是来吃鸡的吧?”

        “啊,这?”

        罗道人只觉得心乱如麻,下意识点点头,并不想在搭理囡囡。

        “四钱银子一只鸡。”

        囡囡眼睛一亮,伸出十根手指:“知县大人吃了两只鸡,给了九钱呢,你给九钱就行。”

        “嗯?”

        囡囡摆弄着十根手指:“给我九钱银子,我可是会数数的,你骗不了我的!”

        罗道士面对囡囡的强买强卖表示愤慨,然后一甩袖子就走了。

        主要是他觉得有点倒霉,这一群鸡里隐藏了那么两只独特鸡,怎么就那么寸。

        全都被新来的知县给吃了?

        罗道士想不通,只能怪这家人运气不错,遇到了新来的知县,命运发生了变数。

        “哎,别走啊,你可以还价的。”囡囡追出院门奶声奶气的喊了一声。

        囡囡伸出九个手指头:“八钱也不是不可以商量。”

        罗道士头也不回的离去。

        不慌!

        新来的知县他把两只鸡给吃了,铁定是误打误撞,我可不是只布置了这么一个手段。

        双重保险,才是最为稳妥的!

        至于和本来就该是死人的小姑娘玩什么算数,他没兴趣,都是他成仙路上的工具人罢了。

        在大人面前,他还可以演演戏,在单独的孩子面前,他可懒得演。

        罗道士手撑着黑油伞,向着那枇杷果而去。

        等他还没走近,便发现那熟透了三个枇杷果被摘走了。

        罗道士心中一喜,忍不住上前查看,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要看看。

        犯罪分子总想回到犯罪现场看看,看到人群的恐慌以及警方的反应,总会是让他们感受到快感和控制感。

        罗道士便是怀着这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心情,走进枇杷树枝前头一瞧。

        他脸上的笑容当即就凝固住了!

        因为他发现旁边一颗青涩的果子上,歪歪扭扭的刻着几个字。

        “吴楚专享”。

        罗道士揉了揉自己的眼睛,伸出手摸着青涩的果子,认真的在看一遍。

        “吴楚专享”。

        他脑门子一热,只感觉尾巴骨升起一抹寒意。

        吴楚是谁?

        难不成是新来的知县!

        这个庄子唯一的变数便是新来的知县,否则谁会摘了果子,还会自己刻个名字?

        但是不可能啊。

        新来的知县,他怎么会轻易就看透自己的布置?

        他吃了鸡算他误打误撞,可还吃了毒果子!

        接连破坏了自己的布置,他是运气不好,还是有意为之?

        若是这吴楚吃了毒果子,进了驴城,今晚县衙必定会发生意外。

        罗道士心思百转,不对!

        世上哪有如此巧合的事情发生?

        如果是巧合连着巧合,那就一定不会是巧合,而是专门为你设置的陷阱。

        况且堂堂一个知县,大武朝品级最低的正印官。

        怎么也是进士出身,读书人的脸面他还是要的。

        如何会在一个不属于他的果子上刻字?

        这么明显的恶霸行为,是铁定不会发生在一个知县头上!

        知县不择手段捞钱,罗道士是理解的。

        但是堂堂一个知县强行霸占农户家的一颗青涩果子,这事他怎么也想不通!

        哪个当官的能干出这种事来?

        罗道士摸着自己的胡须,慢慢走着:

        “莫不是新来的县令,一眼就看清楚了我的布置,那他的实力必然在我之上,是对我的警告!”

        罗道士心里发凉,他害怕那个知县在自己背后就冷眼盯着自己。

        不能慌。

        他强行镇定下来,既然自己所有的布置都被他给看的透透的。

        这个新来的知县,怕不是一个好对付的主。

        “不知道他什么来头,此事还得先与分舵舵主禀报一声,待到查清楚之后,才好出手。”

        罗道士心里暗暗打定主意,若是他敢跟在自己背后,莫不如将计就计,让分舵舵主出手灭杀了他。

        一定要稳住,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的样子!

        等罗道士路过村情六处的时候,又听到这几个大娘说什么知县吃鸡的时候。

        一道雷轰在了不远处,现在大枣树还在冒着烟呢。

        罗道士当即止住脚步:“雷击木?”

        他转念一想,此行倒是也没有收获,先去把雷击木给弄到手,也算是有个交代。

        等他到了那颗枣树面前,发现雷击木没有被取走,越发的肯定,这个叫吴楚的知县,是想要连窝端了自己。

        好,他的实力必然在我之上!

        罗道士打定主意,那就看看是你的手段高超,还是我技高一筹!

        取下一块雷击木,罗道士快速的出村。

        罗道士就当做自己身后没有人跟着自己,引诱着吴楚向自己的老巢走去。

        只有村口的水牛,还在欢乐的吃着草,努力填饱自己的肚子。

        马车慢悠悠的在官道上走着。

        六扇门捕快姜绮鹤换了一套黑色捕快常服,脸上寒霜不减。

        今天被雷劈也就罢了,偏偏还是在一个“大恶人”面前。

        这让她心里极度不平衡,只能暗暗骂着老天无眼呐!

        枉费自己平日里行侠仗义,凭什么劈我不劈他?

        尤其是在自己名义上的妹夫面前,被吓得尿裤子,还让他发现了。

        这一点让她无论如何都无法接受!

        至于马车外面少了一个护卫的事情,捕快姜绮鹤也没有发问,谁知道被吴楚派出去做什么了。

        马车之内。

        吴楚颇为舒服的靠在柔软的垫子里,刚刚换好了衣服,总之,汉服整体穿下来自己还是懵逼的。

        幸亏平时穿衣服,也是由别人给他穿,这点倒是没漏了怯。

        “点子,咱们对驴城人生地不熟的,可是有什么情报?”

        一听这话,华点当即拍拍自己的胸脯道:“少爷,有关驴城我早就打探好了,这可是个要缺,咱们这银子没白花。”

        “要缺?”吴楚躺在马车里:“小阁老给我发配到五千里,会如此好心?”

        “少爷,我听人说了,大武朝州县的官缺等级有四字标准,驴城可是占了四个,当为最要缺!”

        对于这种官员要缺的划分判断,吴楚是不了解的,然后问:“具体的你晓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