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投资时代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九章 新高之上,一字涨停!

第一百四十九章 新高之上,一字涨停!

        到了医院,走进病房。

        苏禹看见石玉灵安安静静地在病床上看书,微笑地问道:“怎么样,小腿骨折的地方,还疼吗?”

        “早就不疼了。”石玉灵抬头看见苏禹到来,很是高兴,“医生说我再住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就是……”

        石玉灵顿了顿,明亮的眸子里,流露出一些自责。

        继续道:“娜娜还没有醒过来,医生说娜娜的各项身体指标都恢复得很好,可就是醒不过来,还说如果能找到她熟悉的亲人,跟她说说话,也许会有效果,可娜娜就只有一个妹妹,而且很久之前就走散了。”

        “没事。”苏禹微笑地道,“只要她身体在恢复,那就迟早有醒来的一天。”

        “哦,对了……”

        苏禹顿了顿,又道:“你出院之后,若不想住公司宿舍的话,我再给你找个房子,同时给你安排一个保姆,先照顾你一段时间,都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你这如果恢复不好,以后你想做的许多事,可就不能做了。”

        “不用。”石玉灵回道,“等我出院了,我就能自己照顾自己了。”

        “出院不等于痊愈。”苏禹坚持地道,“我已经让李总把你后面几个月的工作都推掉了,让他给你放了三个月的假,这几个月你就好好的休息,闲了就看看书,看看电视什么的,其它的,不用担心。”

        “嗯!”石玉灵见苏禹脸色严厉起来,轻轻应了一声,也就顺势答应了。

        “最近……”苏禹停顿了一会,又道,“杨昊那家伙,还是天天过来吗?”

        这几天,他需要处理的事情较多,也就没有天天过来看望石玉灵,所以并不知道杨昊有没有来过医院。

        “昨天他来了一趟。”石玉灵回忆道,“他问了我许多关于娜娜妹妹的事情。”

        苏禹诧异地道:“他以前不是问过吗?”

        石玉灵回答:“我也不知道,可能是他觉得我遗漏了什么吧,其实我知道的,本来也不多,都是偶尔与娜娜聊天的时候,她告诉我的,而且我能记起来的,早就都告诉这位杨大少爷了,也不知道他为什么每次来了都问。”

        “对了,苏禹哥哥……”

        “我和娜娜这次出车祸,跟娜娜的妹妹,有关系的,对吗?”

        “没什么关系。”苏禹回道,“你就不要瞎想了,这事已经过去了,安心养伤,一切的事情,我会处理的。”

        “嗯。”石玉灵想了想,继续应了一声,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随后,两人继续说了一会话,又一块吃了晚饭,直到晚上九点,苏禹方才离开。

        回到家里,他还没来得及洗簌,林安途便又给他来了电话。

        “苏总,雷神安保公司的陈庆年,现在已经回家了。”林安途说道,“看起来,什么事都没有。”

        苏禹笑了笑,轻轻说道:“意料之中!”

        在他看来,没有确着的证据,想动这样的人物,根本就不可能。

        “不过听说他的得力部下,雷神安保公司的那位王总经理,已经承认自己是‘6·28车祸’的幕后主使了。”林安途继续说道,“我觉得事情调查到了这一步,警方应该不会再继续深究下去了。”

        苏禹听见这话,惊讶了一下,继续问道:“这位王总经理,说过他这么做的动机了吗?”

        林安途回道:“根据警方内部案情通报,这位王总经理说是说是因为依凡娜小姐脚踏两只船,一边跟他玩暧昧,一边又找了刘子邻,他感觉自己被绿了,所以才一怒之下,让人撞了依凡娜,且将整件事,嫁祸给了刘子邻,而警方也在这件事的动机定性上,定为了因感情纠纷引起的‘杀人未遂’事件。”

        “这就离谱。”苏禹听见林安途打听到的消息,内心很是震惊。

        “我也觉得离谱。”林安途嘿嘿笑了一声,继续说道,“但警方调查各种监控记录,发现依凡娜小姐确实与这位王总经理接触不少,且根据某些人证,感觉两人关系,确实挺暧昧的,而且按照这位王总经理的话,整个事件,逻辑上,是能推导通顺的。”

        苏禹想了想,猜测依凡娜应该是偶然间,发现了她妹妹当年的失踪,是跟雷神安保公司,是有关联的,所以才拿与刘子邻接触时的同样套路,搭上了雷神安保公司的这位总经理,只是……

        雷神安保公司的这位王总经理,绝不是像刘子邻那样又怂、又怕的善茬。

        所以在她拿到一定线索后,才遭来了横祸。

        “人家不是傻子,要做戏,那肯定是做全套的。”苏禹回了一句,紧接着,又感慨道,“好一招弃车保帅啊!”

        林安途说道:“确实有点像欲盖弥彰的意思。”

        “可惜当事人,不知道什么时候能醒过来,是没法自证清白了。”苏禹说道,“这事你继续跟下去,看看后面还有什么更加离谱的事情,哦,对了……我上次让你调查那个泄漏杨董事长在美国养私生子的偷拍者身份,你查到了吗?”

        林安途回道:“没有,那家伙只出现了那么一次,就彻底消失了,我后续想联系,也联系不上。”

        “看来这事,确实有古怪啊!”苏禹感慨道。

        在他的理解中,锦湖集团董事长杨锦城所代表的利益,已经与陈家融为了一体,是断然不会自曝,引起锦湖集团内部分裂的;而以杨昊为首的利益团体,若是早知道杨锦城与陈慧珠的事,且还有一对七岁左右的龙凤胎儿女,那肯定早就将这事爆出来,逼杨锦城退位了,断不会等到现在这个尴尬的局面。

        所以,苏禹思索良久。

        觉察到泄露这秘密人,绝不普通。

        “从利益层面分析,锦湖集团杨董事长这个丑闻被爆出来,受益最大,应该是鹏远地产。”林安途说道,“会不会曝光这秘密的,就是鹏远地产这个第三方竞争对手呢?毕竟这个丑闻爆发,锦湖集团内部的分裂情况,利益纷争,就会越来越严重,暂时阶段,根本无力与他们再竞争一些核心项目。”

        “不排除这种可能。”苏禹说道,“但那张偷拍照片,实在太清晰,角度也实在太刁钻了一些,难道世上……真有这么巧的事?”

        他原本以为锦湖集团这潭浑水,他至少是能够靠着重生的记忆优势,大致看清楚的。

        结果……

        有些变化,他也不得要领,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也许真是巧合也说不定。”林安途想不出其它的理由,应道。

        苏禹继续琢磨了一阵,说道:“既然找不到那人,这事就暂时先放一边,让其他人去头疼吧,你先把重心收回到股市情报资讯上来,特别是关于沪市方面的消息,还有‘泽熙投资’这家公司的动静方面。”

        “泽熙?”林安途惊讶道,“苏总是想狙击这家私募基金了吗?”

        “人家基金规模,都破百亿了,当前阶段,我哪有什么资格去狙击。”苏禹说道,“我只是想了解这家私募机构在当前阶段的投资轨迹罢了。”

        解放南路突然进入沪市钢联,给了他一个不太好的信号。

        他担忧‘泽熙投资’这家国内顶级私募机构,也是奔着‘沪市自贸区’这条隐藏主线而来的。

        而如果真是这样……

        那他就不得不改变一下当前制定的投资策略了。

        “哦!”林安途应了一声,说道,“行,我尽量打听一下。”

        说完,两人继续简略地交流了两句,就挂断了电话,紧接着,苏禹洗簌睡觉,不知不觉,就到了第二天。

        7月25日,周四。

        苏禹来到公司,在外围走势和宏观消息面,依然一片平静的情况下,开完短会,便一心等待着开盘。

        “苏总……”9点02分,公司基金交易室里,黎梦盯着基金的全部持仓,以及堪堪越过2.1的净值,向苏禹说道,“我们基金在国内过亿的全部私募基金排行中,无论净值和规模,都已经开始处于前列位置了,最近的关注度,也开始急剧提升,虽说整个市场上,许多机构、个人投资者们,还不知道我们‘禹航1号’基金与你个人席位禹杭财富路的关系,但跟风效应,已经起来了。”

        “我觉得,为了我们基金净值更好的成长。”

        “也为了保护投资我们基金的投资者利益,我们是时候开始隐藏持仓数据,且没必要每周公布净值。”

        苏禹听着黎梦的建议,微笑地道:“基金建立之初,之所以公开持仓数据,每周公布净值,是为了取信投资者,让他们安心,现在么……基金净值经过初期的突飞猛进,已经大于2.0了,投资者们的信心已经十足,确实没必要再这么做了。”

        “行,就按你说的……”

        “从今天开始,隐藏持仓数据和基金净值,关闭所有权限,进行隐藏的全封闭操作。”

        “免得咱们基金的关注度,短期过热,遭来太多的跟风盘。”

        说完,苏禹打开邮箱,给持有‘禹航1号’基金份额的162位投资人群发了邮件,表面了这个观点。

        面对短短一个月时间,翻倍的利润回报。

        持有‘禹航1号’基金份额的162位投资者,对于苏禹这个基金经理,已是完全信任,自然没有任何意见。

        随后,当苏禹发完邮件,再度将目光落在两市盘面上时。

        9点15分,已经到来。

        只见他关注的核心股票,沪市钢联的股价瞬间从昨日收盘价31.71元,变动到了34.88元,涨幅10%,涨停价撮合成交单312手,封单5.2万手,主力资金抢筹明显,且情绪非常一致。

        “一字涨停板啊!”

        在沪市钢联集合竞价之初,显露出一字涨停态势的情况下,苏禹所在的主力游资群内,有人感慨:“今天应该是没什么悬念了。”

        “苏兄弟的财富路、徐总舵主的解放南路,再加上孙哥的庆春路,三位大佬在这支票上的锁仓筹码,已经过亿了,相当于沪市钢联的流通盘,短暂的直接少了一个亿,这样的局面下,只要三位不砸,一字涨停开盘,根本就没有悬念,哎……可惜了,昨天剧烈震荡,明知道是情绪拐点,我居然只买了400多万筹码。”

        “我也一样,比起群里的苏兄弟和孙哥,咱们这些人,终究還是錢少,胆也小啊!”

        “交易中的人性弱點,总是很难克服的。”

        “昨天沪市钢联那龙虎榜一出来,我就知道今天必然是一字涨停板走势了。”

        “新高突破,外加苏兄弟财富路、徐总舵主解放南路两大顶级席位加持,若这种情况下,还不一字的话,那就是低于预期了。”

        “确实,沪市钢联今天注定缩量一字板,不用看了。”

        “持股者的盛宴啊!”

        “博弈胜出,应该有的溢价,这也正常。”

        “这支票的突破走势,真是完美诠释了什么叫‘买在分歧’这个交易技巧啊。”

        “当机会明显摆在大家面前的时候,很多人就算察觉了,也不一定会动,而当机会错过了,後悔、惋惜,乃至追高抢筹,却是近乎100%,这也许就是交易反人性的一点吧,极少有人能够避免。”

        “正常,若是大多数人都能够避免的话,那市场交易的逻辑,恐怕就又得像相反方向变化了。”

        “说白了,市场本身就一直是只有少数人能够挣钱。”

        “本质上博弈,这没错……”

        “好了,先别讨论这些‘术’上面的东西了,还是说点实际的吧,沪市钢联今日极大概念一字涨停板,没有参与的机会,后续做跟风票的话,大家觉得哪一支最有潜力?”

        “天宇信息、银杰股份、还是……”

        “天宇信息吧,这支票是前期龙头,而且流通盘不大,要业绩有业绩,要概念有概念,要预期有预期……还是苏兄弟的‘财富路’概念股,只要点火,散户跟风情绪,一直很高,最近也一直是跟着沪市钢联在波动,作龙二,很合适。”

        “之前天宇信息还可以,但前两天龙虎榜,这支票有机构进入了,筹码不干净,我觉得现在可以排除。”

        “银杰股份感觉……”

        正当众人讨论着哪一支与沪市钢联同板块、同概念的股票,能够承接买不进沪市钢联的溢出资金之时。

        苏禹的目光,却突然盯在了之前一直表现不怎么出色的华科金财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