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萧爷你媳妇又想跑路了在线阅读 - 第500章 来贴一下,可可

第500章 来贴一下,可可

        秦时安因为拿到东西而高兴,也因为小陈后面说的这些话而皱眉,回复小陈对方要多少都给,什么条件都可以提,他能做到的都会应。

        他松了半口气,剩下的半口气还得拿到东西检查一遍并销毁才能彻底安心。

        秦时安站在阳台,呼呼的冷风刮过脸庞,冷能让人清醒,他要清醒地等着天破晓。

        这个江边大平层并不在自己名下,秦时安并不担心布莱克发现自己把人带到了身边,何况吃饱餍足的人正在酣睡。

        布莱克想来已经是中午,今天出了太阳,他只觉得刺眼,抬手挡一下光线,扭头看到凌乱的房间,还有被子上痕迹,勾唇笑一下。

        倒是很听话,让说什么就说什么,就是不经折腾,前面不行了用后面更加不行。

        还弄得到处都是。

        不过这也证明了他昨晚的战绩,想起那一声声的哭喊顿时又起来了。

        他并不打算去冲冷水澡,赤身来到电脑桌面前,摘下一直戴在脖子上的怀表,昨晚他看着怀表在半空中来回晃荡,有种安可就在身下的感觉。

        感觉简直太好了,相信这天很快会到来。

        昨晚应该放出来的,不过现在也不迟。

        怀表里除了一张储存卡,还有萧可可的照片,寸照里唯一的一点黑就是头发,原本穿的是黑色吊带裙,不过那两个带子被布莱克去掉了。

        瞧着就是什么也没穿。

        布莱克拿着相机存储卡放进读卡器,手已经做好准备,画面迟迟没有出来,始终一片黑。

        他逐渐意识到不好,迅速抽回手去检查,没了,那段视频没了!

        再拔出储存卡一看,和他原来那张差不多旧,难怪刚才第一眼没有发现,现在细细一看,还是有的地方不一样,手感也不太一样。

        卡被换了!

        昨晚那个女人……这是一场精心的设计。

        “秦时安!”布莱克倏然起身,手一扫直接把酒店的电脑推到地上,就砸在自己脚边。

        布莱克匆匆套上衣服打电话叫来酒店人员,询问昨晚和自己一起来的女人几点离开的。

        “先生,您昨晚是一个人来的。”

        布莱克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把你们经理叫来。”

        “我就是。”酒店经理微笑,“先生,需要叫我们老板吗?我们老板姓秦。”

        布莱克喉头一梗。

        酒店经理继续微笑:“五百米外的那家老板姓萧。”

        c市如今可以说是萧秦两家的天下,布莱克一个外乡人来到他人的地盘还妄想掀起什么风浪?酒店经理面上微笑,心里冷笑。

        布莱克气得脖子都粗了,冷眼扫过在场的人,他知道自己是栽了。

        还是小瞧了秦时安。

        “哼!”布莱克穿上衣服走人,焦急地摸出手机想联系人,手机已经没电开机,恨不得把手机也摔了,最后还是没有这么做。

        布莱克不可能每天都盯着秦时安的动静,所以请了人负责监听,有什么异样随时通知他。

        早上那人就给他发消息了,也打电话了,因为那人听到秦时安去医院取了芯片,后面再也没有动静。

        取走芯片后手臂上留下血淋淋的口子,已经感染了,可能会发烧,瞿怀给他拿了药。

        秦时安:“你一个主任,处理这种伤口,大材小用了。”

        “那你别故意挂错科。”瞿怀道,“不忘缴费就行。”

        秦时安一笑,“记得准时参加我和可可的婚礼。”

        瞿怀终于抬眸看他,“解决了?”

        秦时安:“怎么知道的?”

        “我妈说的,萧主任和我妈关系不错。”瞿怀收拾着东西,“我妈估计要伤心,她想等你们分手就让我去追。”

        “你没戏。”秦时安拿着药,临走前还不忘提醒他一遍准时参加婚礼,瞿怀一直是面无表情。

        秦时安坐进车里,司机小陈禀报:“姚助理回国了,正好赶上公司放假过年。布莱克从酒店离开以后去了公寓那边,之后一直给打电话过来。”

        “我拉黑了。”

        正准备说这话的秦时安:“……做得好。”

        小陈:“秦总,他会不会打电话找萧小姐?”

        “会。”秦时安知道他想说什么,“放心,他不会自己说出来。”

        “是,毕竟人还是要脸的。”

        秦时安笑一下,小陈说话一贯幽默。

        布莱克确实联系了萧可可,不过萧可可没去见他,理由是昨天喝了酒不舒服,具体在哪里也没说,布莱克还亲自去了一趟萧宅,没见着人。

        “可可,你在哪里去了?布莱克一直担心你喝醉了身体不舒服,还怕你被人欺负。”

        “妈,我和……朋友在一起。没事。”萧可可已经知道是布莱克在做的事,母亲又和布莱克有联系,说出去怕被知道就撒了个慌。

        萧可可起床拉开窗帘,冬日的太阳处处透着暖意,又是正午,江面上闪着粼粼的波光。

        她伸个懒腰后去洗澡,现在酒醒了,正好借着冲澡的时间理一理头绪。

        时安为什么会被布莱克要挟?

        布莱克手里有把柄,要么是她的把柄,要么是时安的把柄。

        到底会是什么呢?

        萧可可绞尽脑汁想了一会,直到敲门声响起,应该是时安回来了。

        从浴室出来的她见到秦时安依旧没敢张口说话,朝着秦时安展开的手臂走过去。

        “来贴一下,可可。”

        萧可可震惊抬头,看向他的左手臂,秦时安揽着人笑笑:“我说过会处理好的,不相信你未来老公吗?”

        所以是已经处理好了,能说话了。

        萧可可眼睛热一下,平静地说:“什么未来老公,已经取消婚礼了。”

        “没有啊。爸妈没有通知亲戚朋友取消,岳父岳母也没有。”秦时安侧头在她还湿漉漉的头发上亲一下,“婚礼现场也还在布置,不过从原来定的酒店换到了另一个酒店。”

        “秦氏旁边那个酒店?”也就是萧可可看见秦时安和黎小姐出入的那个酒店。

        秦时安夸道:“这都让你猜到了,你这么聪明真是骗都骗不到你。”

        “也没有。”萧可可轻声道,“骗到了。”

        秦时安把人搂得更紧一些,眼里满是心疼,“对不起,除了分手和取消婚礼之类的,你说什么我都照做,行吗?”

        “话都让你讲了。”萧可可想起正事,“是你还是我有把柄在布莱克手上。”

        “我。”秦时安早早就想好理由了,“海外市场业务上的事,也不算把柄,是经济命脉被握住了,你也知道布莱克是爱曼纽家族的人,到别人地盘容易被拿住。”

        他希望可可永远都不会知道这件令人发指的腌臜事,“对不起,我把工作看在了第一位,你怪我吧,不用原谅我,我以后会把你放在第一位。”

        萧可可的目光微微闪烁,“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