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科幻小说 - 北派盗墓笔记在线阅读 - 第208章 电工秦石

第208章 电工秦石

        豆芽仔不是那种不修边幅,邋里邋遢的人,他平常有时候随身带小梳子,没事儿就梳下头。

        听我说他像要饭的,豆芽仔不以为然道:“你开什么玩笑?峰子,真不是我吹,我陆子明这张脸的颜值,最起码在舟山能排进前三。”

        我皱眉说:“别吹,你去看看自己什么脸色。”

        豆芽仔立即跑去照镜子。

        “我.....我怎么成这吊样了?”

        “那你问谁?你是不是最近飞机打的多了,导致气血亏损了?不信咋两对比比,你看我脸,就红扑扑的。”

        “扯淡!你知道我从来不干那事儿!不对!我天天洗头啊。”

        他话音刚落。

        “小心!”

        我猛的推了把豆芽仔,就一秒钟,屋顶上吊的电扇突然就掉下来了!砸到地上,啪的一声巨响!

        为了保持屋里湿度,吊扇一直开着,我和豆芽仔都后怕不已!

        以前那种老吊扇非常重,如果不是我提前发现,如果不是及时推开了他!转着圈的吊扇能砸死人!

        我抬头,就看到是电线断了,应该是线路老化原因,两根断了的电线搭在一起,“滋滋啦啦”直冒火星子。

        “见鬼了,这玩意怎么会掉下来?”

        我搬来椅子准备上去修,这时,闻讯跑来的小萱硬拽住了我,她说什么都不让我上去修。

        小萱急道:“你又不是电工!根本不懂!万一出了意外怎么办!”

        “我懂啊。”

        “还嘴硬!你懂什么!上次在旅馆你出去修电表,后来是不是把整栋楼的电都给断了!”

        “那次纯属意外。”我面露尴尬道。

        我确实不懂电路,于是在小萱劝说下,放弃了逞强,我给送我们回来的阳仔打电话,他是本地人,让他帮忙联系村里电工过来修理,阳仔一口答应,说这就帮忙找人。

        时间大概过了一个多钟头,到了上午9点多,阳仔回了电话,我刚按下接听键,就听他那大嗓门喊道:“哥们!电工摩托车撂半道上了!你赶紧去接人!离你们不远!就在牌坊那里!”

        我到了牌坊附近,果真看到了一名身穿电工工作服的男的正在路边捣鼓摩托车,我叫了一声“师傅!”他立即回头看。

        这男的三十多岁,嘴里叼着烟,他给我第一眼的印象是“帅”,就是字面意思,长的帅。

        高个子,中长发,皮肤偏白,五官立体感非常强,剑眉星目,就像活在电影里的男主角。

        如果说田三久那种帅是流里流气霸气冷酷的帅,那这个人,就是那种规规矩矩的帅,女的见了女的有时会暗自比较,男的其实也一样,这一比,甚至让我心里生起了一丝嫉妒。

        我跑过去问:“哥们,你是阳仔叫来帮忙的电工师傅吧?车坏了?”

        他笑着说:“车没油了,离的不远,你帮我推下。”

        “没问题,走!”我立即帮忙推摩托车。

        “贵姓?”

        “免贵,姓秦。”

        “哦,秦师傅,是这样,我那里电扇刚从房顶上掉了下来,线都断了,我想让你帮忙接下线,顺便在检查检查线路的老化情况。”

        他道:“行,没问题。”

        摩托车后座绑了个低音炮,他打开低音炮放歌,唱的是那首什么被伤过的女人。

        边走边唱,声音非常大。

        沿途许多人都投来惊讶的目光,搞的我很不好意思。

        我想让他赶紧把这破歌关了,可话到嘴边又没说,毕竟有求于人。

        一路推着摩托走,他突然和我搭话道:“这歌我研究过,唱的其实很有道理,女人一旦被伤过了,她不但心里的那扇门从此关上了,恐怕就连底下那扇门也关上了,这得多可怜,你觉得呢?”

        一听这话,我想上去踹他一脚!心想:“亏你脸长这么帅,原来他妈的不是正经人!”

        这电工确实不是正经人,后来从阳仔口中得知,他以前在西安吉祥村待过,外号吉祥村战神,后来到新都桥村定居当了电工谋生,到这里后,又传言和附近几个村的很多少女少妇保持有不正当关系,又得了个外号,叫“新都桥情圣”。

        到了琛园招待所,他突然变的眉头紧锁,停下了脚步。

        “怎么了秦师傅?进去修吧。”

        他缓缓摇头,抬手深吸了一口烟,眯眼看着招待所大门问:“你今年周岁多少。”

        我一愣神,回道:“20啊,怎么了。”

        “属鼠的?”

        我点头。

        “那应该不是你.....你身边有没有人属牛的?男的。”

        豆芽仔属牛,我皱眉说你问这些干什么。

        他潇洒的抬手弹飞烟头,说道:“不干什么,好奇问问。”

        招待所二楼尽头那间屋里堆的全是出土文物,我早就让鱼哥上了锁上,不可能让他进去看。在维修线路的时候,他莫名其妙的盯着豆芽仔看。

        临近中午才修好电路。

        这时小萱围着围裙跑过来,十分热情招呼人:“秦师傅,饭做好了,中午你留下吃顿便饭吧。”

        他刚要开口,被我抢话道:“不用了小萱,我跟秦师傅去外面饭店吃,好好感谢感谢人家。”

        中午我请他,就我两,饭桌上喝了几两白的,他突然放下筷子说:“小兄弟,我和阳仔关系不错,他说过你认识在山里试验田住的老郭?”

        我点头承认说认识。

        “那不知道你见没见过疯道长?”

        一想就知道他说的是马道长,我问怎么了?

        服务员刚上来一碗米饭还没动,就见他拿了个空碗,将一大碗米饭倒扣进了空碗内,随后又将一双筷子,竖着插在了米饭上。

        看到这一幕,我脸色大变,这他妈的是倒头饭!给死人吃的!

        我砰的一拍桌子!站起来说:“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不要这么激动,先坐下,听我跟你讲。”

        我强压怒火坐下,就听他淡淡说:“我叫秦石,多年前在西安拜师过一位高人师傅,跟他学了几年。”

        “师傅死前帮我定了命,他说我三十一年前生于子午卯酉,四正轮班之时,四正就是所谓的四桃花命,所以我这辈子注定桃花无数,最后的结局也一定是死在女人肚皮上。”

        “那个属牛的人是叫豆芽仔对吧?”

        我皱眉没吭声。

        他脸色极其认真,看着我比了三根手指说:“我看不到,但我能感觉的到,你们住那个招待所死气弥漫到了一定程度,最多三天,从那个叫豆芽仔的开始,你们这些人会全部死绝。”

        我脸色难看,强笑道:“哥们你是不是缺钱花了?想从我这里找点财路子?”

        “得,信不信都看你自己,反正我善意提醒过了。”

        他走到门口停下,突然回头说道:“你要是晚上害怕了,可别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