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穿书五个大佬太黏人在线阅读 - 第432章 你说怎么选?大人还是孩子?

第432章 你说怎么选?大人还是孩子?

        楚星辰想,确实,萧忘有洁癖,洁癖总是爱干净的,这也正常。

        不是洁癖都受不了心爱的人和其他人亲密,更不要说有洁癖,他们感官上可能更强烈,甚至可能会感觉恶心。

        她亲眼见过一个有洁癖的朋友,在看到恋人出轨后直接吐了,从身体到心理的恶心,碰一下都难受恶心。

        怪不得当初她和周不言圆房后,他就离开皇宫,应该是感到恶心了。

        楚星辰条件反射收回被萧忘按住的手,怕他嫌脏。

        “我知道了,萧忘,对不起...也谢谢你。”

        她不止和周不言在一起,之前还短暂和沈苍竹在一起过,而萧忘都知道。

        她深呼吸在疼痛中挤出来一个笑容,“今日又弄脏了你的惊鸿殿,真的对不住。”她满身血污在惊鸿殿。

        萧忘知道楚星辰懂了,他要的也是要她听懂,可听到她这一句,依然觉得刺耳,“陛下这时候说这些做什么,保住孩子要紧。”

        他的心已经麻木,也没有退路,为了她的身体着想,为了保住孩子,他亲手斩断了她和他之间最后的可能。

        他说了她脏。

        这样的话多伤人,他清楚知道,他还知道这一句话她会记一辈子。

        这话和骂她破鞋差不多,偏偏这样的话,还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可他没有办法了,只能想到这样的理由和话。

        他只有这样的办法来帮她了。

        他曾经因为那善意的谎言隐瞒而无数次后悔,代价太大,从那之后他已经决定再不做这样的事。

        可今日他又做了。

        他怕陛下失去孩子,他又后悔,他不能让陛下出事。

        她多喜欢那孩子,她身体更不能出事。

        他知道他说的话,不一定就是神仙妙药,说了就管用,就可以挽回,说不定没任何作用。

        但他也怕因为他没说什么,最后陛下失去孩子,他也会后悔。

        太医都那样说了,他不能就那么等着,什么都不做。

        所以就算知道说了今日的话,他注定会后悔一辈子,可他还是得说,就为那一个可能。

        他就是这样可笑的一个人,他改不了。

        萧忘几乎是满脸麻木看着楚星辰点头,“是不该说,那我不说了,我会和你一起找大夫,总能找到大夫的,往后...若治好了,你想怎么样,直接和我说便好。”

        萧忘惨然一笑点头,“好。”

        看楚星辰情绪已经稳定下来,他想只要保住孩子,也只能往后再看了。

        萧忘退出去了,以为这样就好了,他让太医去看,希望太医能告诉他好消息。

        可太医看过后,依然摇头。

        楚星辰的情况并没有因为萧忘的话缓解,也并没有因为她的情绪而缓和,反而越发严重。

        萧忘看到太医朝他摇头,看着太医脸色更严峻,只觉得天旋地转。

        为什么还是不可以?

        为什么没用?

        他都做到这一地步了,为什么还是没用?

        与此同时,周不言匆匆赶回。

        周不言随身携带配对的特制哨,楚星辰一吹,他就感受到了。

        这是楚星辰第一次吹,周不言面色一变,顾不上太多,最快速度赶回来。

        周不言没想到是这样的危险,他才回来就听到太医说。

        “再这样下去,陛下也会危险,我们必须做出决定,为了陛下的安危,孩子可能...不能要了。”

        皇储重要,可是孩子才多大,陛下眼下才是最重要的。

        “我们必须保住陛下。”

        是这个道理,可那是皇储啊,更何况还有楚星辰的命令。

        他们为难着,并没注意到满身汗的周不言。

        周不言一进来就听到了这么一句,他身体晃了两下,有些站立不稳。

        他不知道怎么就变成这样了,他走之前,明明一切安然,眨眼间怎么一切都变了。

        顾不上他们,他匆匆脱掉了身上的盔甲,去见楚星辰。

        还没进屋就闻到了淡淡的血腥气,进了屋越发严重,早上脸上还红扑扑,笑着闹着和他吻别的楚星辰,此刻面色惨白。

        看到他,她一瞬间仿佛就要哭出来,“周不言。”

        周不言一把抓住楚星辰的手,“陛下,没事了,没事了。”

        楚星辰死死抓住他的手,“周不言,我好怕。”

        “不怕,还有我,陛下。”

        “周不言,对不起,我没保护好小冰块。”

        “陛下不要说对不起...”

        “一定要救小冰块,一定要救他,他现在都长出手脚了,都会动了,你知道的,昨晚你摸到他了。”

        “好,陛下,我们救,救,我求老太医。”

        周不言安抚楚星辰,可自己的手却在颤抖。

        老太医是他最相信的人,也是他最相信的太医。

        老太医和老谷主已经来了,可就算是他们,也只能保证抱住大人,免得留下后遗症,孩子他们也不敢保证。

        老太医正思索着,周不言找到他,“太医,求求您,求求您救救小冰块。”

        “我们都在尽力,谁都想救储君,可是...”

        “小冰块是我的孩子,太医,我知道你一直误会,可真的是我的孩子,我很确定。”

        周不言的话,让老太医震惊愕然。

        “是你的孩子?”

        “是,我很确定,这可能是我这一生唯一的孩子,您也知道我不可能再有孩子了。”

        “最重要的是,陛下吃了那么多苦,好不容易才养到这么大,她那么期待,要是没了,她不知道多伤心,而且...太伤身体。”

        马上五个月的胎儿,这么生,和正常生产也没多少差别了,又是这样的情况,陛下会受不了的。

        “所以求求您,求求您,救救孩子。”

        这是周不言第一次这样求老太医。

        以前他求救过,可从没这么祈求。

        老太医脸上满是为难,他比任何人都清楚周不言的身体,治不好的话,这就是他这辈子唯一的孩子。

        周不言唯一的骨血,他比谁都想救。

        可...可这是在赌。

        “周不言,我们是可以拼尽全力救孩子,可这样就是在打赌,在陛下和孩子之间赌。”

        周不言僵住,抬起头,“赌?”

        “是,赌,如果选择全力保孩子,运气好孩子就保住了,但运气不好,就是一尸两命。”

        “这样的情况,你说怎么选?大人还是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