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我在诡秘之主打破次元壁在线阅读 - 第九百九十一章 恐惧主教

第九百九十一章 恐惧主教

        夜深了。

        库克瓦城飘荡起淡淡的薄雾,让城市在雾气中显得模糊、虚幻。

        黑夜教堂里,刘易斯见到了一位女士。

        她穿着黑夜教会普通神职人员长袍,有一头秀丽的乌发,有一张精致的面孔。

        她很难看出实际年纪,当然,也没有人会在意这点。

        因为见到她的人,只会去注意她那双藏着无数繁复般的幽邃眼眸。

        刘易斯低下头,以示尊敬。

        这位女士。

        便是黑夜教会在南大陆的大主教,拥有‘女神之眼’称号的伊丽娅。

        “打扰了,大主教。”

        刘易斯拿出在马车上拿到的信,双手呈上。

        接着描述了他们在那栋公寓楼内所见。

        伊丽娅看了信上那句短语,接着问:“你的判断是?”

        刘易斯托了下他那看似有些沉重的黑框眼镜:“从现场的情况来看,确实有恶魔崇拜的痕迹。”

        “但没有‘魔鬼’或‘恶魔’参与的直接证据。”

        “所以,我不敢肯定。”

        伊丽娅把那封信放在了桌案上:“那这封信,你有什么看法?”

        刘易斯抬起头回答:“有两个可能。”

        “一个是库克瓦城有野生的非凡者刚好撞见了这场谋杀,但不方便插手,因此提醒我们官方。”

        “并且,这个非凡者肯定不会弱小。如果他所说的是真实情况,能够撞见‘魔鬼’杀人还可以全身而退,这个非凡者至少也会是序列4,半神半人。”

        “第二个可能,这是凶手留下的,为了误导我们调查方向。”

        “若是如此,那么现场布置成恶魔崇拜也应该是在误导我们。”

        “这么做是为了掩饰更大的阴谋。”

        “前者范围太大,无法准确地做出判断。”

        “若是后者的话,则有可能是‘玫瑰学派’所为。”

        伊丽娅笑了声:“现在我知道为什么会把你调过来,听说你曾经在迪西海湾的一个小镇,解决了一宗邪恶的事件。”

        “以你的能力,已经完全可以加入‘红手套’,为什么还要留在‘值夜人’里?”

        刘易斯眼神低垂,没有回答。

        伊丽娅也没有深究:“我只是随口说说,你不必在意。”

        “再说完这案件吧。”

        “我个人比较倾向于第一个可能。”

        “也就是,‘魔鬼’杀人。”

        刘易斯不解地看向这位美丽的大主教。

        不知道她基于什么样的事实才能做出这种判断。

        伊丽娅轻声道:“在你们还没来到的前一周,在凡尔特克城的前线区域,出现了一连串的谋杀事件。”

        “我们有许多士兵惨死在他们的房间里,战壕里。并且,死状极度血腥,类似于你今晚看到的画面。”

        “而且这样的情况并不仅在我方发生,反抗军那边也有类似的事件。”

        “看来,那个凶手已经来到库克瓦城了。”

        刘易斯还不知道这件事。

        他皱了下眉头:“难道‘拜血教’又出现了?”

        伊丽娅摇了下头:“他们从未消失过。”

        “你应该知道尼根公爵的血案,那是一位‘欲望使徒’所为,那些崇拜恶魔的痴愚者一直在我们身边。”

        “只是他们掩饰得很好,所以直到他们采取行动,我们才有所察觉。”

        刘易斯心中涌起一股莫名怒意。

        “他们都是潜在的罪犯。”

        “跟‘玫瑰学派’一样,都应该被根绝!”

        伊丽娅看了他一眼。

        “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魔鬼’,在他制造更多的惨案之前。”

        大主教继续说道:“战争的爆发,提供给他行动的环境。”

        “我有预感,他应该是在谋求晋升的机会。”

        “从凡尔特克城到库克瓦城,这些惨案,不出意外,是跟晋升的仪式有关。”

        刘易斯伸手解开脖子处几颗扣子。

        他略显烦躁地说:“可据我所知,他们这条途径在‘恶魔’的阶段时,能在我们行动前就预知危险,甚至能够确定危险的来源。”

        “说不定现在,他就已经察觉到,我们已经发现了他,正在针对他。”

        “因此,我们很难找到他。”

        伊丽娅安抚道:“不必紧张。”

        “恶意感知的能力的确很麻烦,但它有缺陷。”

        “它只能察觉危险来源于谁,来源于何处。”

        “但无法知道具体细节,而且,我们可以向女神祈求隐秘的力量。”

        “这同样能够针对‘恶意感知’。”

        伊丽娅转过身,朝远处墙壁上的黑夜圣徽看去。

        “根据我们对这条途径的理解。”

        “我们可以向女神祈求隐秘,然后谋划一个能够找到并捕捉‘魔鬼’的方案。”

        “在隐秘的作用下,对方的‘恶意感知’将失去作用。”

        “所以你看,‘魔鬼’很难对付,也不难对付。”

        “关键是找对方法。”

        就在这时,刘易斯的眼睛突然通红。

        这位‘值夜者’队长突然抽出左轮,指向‘女神之眼’,就要扣动板机。

        可下一秒。

        他眼神变得恍惚。

        房间中的光芒突然不见了,四周染上了最浓郁最深沉的黑暗。

        在黑暗里,刘易斯仿佛听到有吟唱诗歌的声音从哪里传来。

        这诗歌安宁静谧,催人入眠。

        他不再愤怒,不再暴躁,不再疯狂。

        仿佛在此时,已经获得心灵的救赎。

        伊丽娅仍然没有回头,继续说道:“又比如,我假装没发现你已经在‘值夜者’心里埋下堕落的种子。”

        “并且故意背对他,好让你催化那颗种子。”

        “这么一来,你就暴露了,不是吗?”

        在教堂上方的一座钟楼中。

        黑暗像是‘活’了过来。

        它们无声无息地,如同潮水般向一个角落涌去。

        在那个角落里,出现一团粘稠的黑色液体。

        它似乎被某种力量逼出,无法再隐匿身形。

        只能迅速凝聚成一道漆黑的身影,那身影似乎被黑色帘布完全包裹。

        只有一双蓝瞳暴露在外。

        这双瞳充满了冷酷的意味。

        他果断地跳出钟楼,赶在那黑暗的潮水将他淹没前脱身。

        他知道如果被那‘潮水’淹没的话,就会消失,化为潮水的一部分。

        这是‘恐惧主教’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