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安徒生在线阅读 - 番外五·结婚(2)

番外五·结婚(2)

        番外五·结婚(2)

        既然决定了要结婚,梁司月和柳逾白还是把它当做一件重要且正经的大事来办。

        但不到三天,对婚礼流程的研究,梁司月已然处于从“入门到放弃”的状态。

        这天吃早饭的时候,跟柳逾白商量,可不可以婚礼就不办了。

        “我让小琪帮忙去网上整理一下结婚要做的准备,她给我拉了整整三页a4纸的清单。”

        她强调,“整整三页。”

        柳逾白笑了一声,“早晚都得结,你觉得自己逃得过吗?”

        俨然是纯正的霸道总裁的口吻。

        转而,他又说:“不必办得很隆重。

        找个酒店,请亲朋好友吃顿饭就行了。”

        这个提议和梁司月的想法不谋而合,如果是那种请一堆媒体和圈内朋友的所谓“世纪婚礼”,光工作量她就想退却了,虽然无须事必躬亲,但一项一项大大小小的事,总得要她验收做决定。

        而且,她觉得婚礼就是两个人的事,哪怕不办,也不会影响他们实质上的关系。

        仪式的过程,有双方家庭和双方好友参与即可。

        等确定了婚礼的规模,接下来就好办得多了。

        柳逾白雇请了专业团队来操办这件事儿,大到订酒店,小到捧花的样式,都能一手把关。

        省简了宾客人数和典礼上的诸多环节,但很多必办的事情一样不少,比如首要一个——

        这天婚礼筹备群里,和他们对接的团队负责人发来了一个详细的时间表,确定了每件事情的deadline。

        梁司月扫了一眼,突然意识到一件顶要紧的事,伸手推一推坐在身旁,正手指滑动触摸屏,认真看一份合同文件的柳逾白,“我们是不是还没领证?”

        “……好像是。”

        梁司月笑得往沙发上一倒,天啦,忙活个什么劲,他们都还不是法定夫妻关系。

        柳逾白说:“明天去领。”

        “明天周六,民政局不上班的。”

        “……”

        梁司月打赌,这是柳总最贴近普通人生活的一次,他心里想的可能是:什么,居然还要去民政局?

        民政局不能自己搬过来吗?

        “而且……”梁司月笑说,“我们还需要拍一下证件照。”

        这个好办,柳逾白发了条消息,莫莉自会给他们安排好,下午就能去拍。

        梁司月问他,周一有没有时间,有的话,她就先预约周一了——是的,现在还要预约,说不定当场去都不给办的。

        柳逾白说,时间当然是有的,不过,“你不需要挑个特殊的日期?”

        “什么特殊日期?”

        “8月8号,9月9号,七夕……”他说的时候,皱了一下眉,仿佛自己都嫌弃。

        梁司月哈哈大笑,“不用啊,只要我们领了证,这天就会变成特殊日子。”

        柳逾白挑了挑眉,为她突然发动的土味情话技能。

        梁司月就在民政局的微信公众号上,预约了周一最早的时段,也是想一开门就赶紧办完赶紧撤,不要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然后,她方才开玩笑地问柳逾白:“没有那个吗?”

        “哪个?”

        “就是,婚前财产公证什么的。”

        柳逾白故意反问:“你的那点财产,还需要公证?”

        “不是我!是你,你们有钱人不是最喜欢这么做。”

        “你要跟我离婚?”

        梁司月笑说:“我们都还没结婚!”

        “不离婚,要公证这玩意儿做什么,还麻烦。”

        “但是,万一呢,就是最坏的情况,譬如说,你出轨了的情况……”

        柳逾白差点不顾形象地翻一个白眼给她,“小朋友,做假设也请结合实际情况。”

        梁司月笑得整个人扑在他肩膀上,他顺势转头偷了一个吻。

        下午,柳逾白开车载她去莫莉联系的摄影工作室拍婚纱照。

        这工作室是圈内某个很有名的摄影师开的,梁司月还跟他合作过。

        他本人一般只给时尚杂志操刀拍大片,通常情况都不在这儿,而是合伙人以及雇佣的其他摄影师进行打理。

        但今天,是由他本人来拍——叫一个拍大片的来拍一张小小的登记照,柳总也真是舍得下这个血本。

        化妆师给两人稍稍地调整了发型,给梁司月补了一点妆。

        摄影师的助手早早就将红色幕布拉好了,摆好了凳子请他们坐过去。

        梁司月如今常常拍杂志和广告,表情管理早就练出来,一笑就是最漂亮的状态。

        只是柳总,这张五官立体的脸,上镜是上镜的,快门一按就没有废片一说。

        但是表情过于严肃,拍大片可以,拍结婚登记照,未免过于像是被胁迫的。

        摄影师委婉提醒了几句,而效果依然不达标,他之前还想,杀鸡焉用牛刀,但转眼就发现自己即将遭遇职业生涯的滑铁卢。

        好在,梁司月及时出手帮忙,她转头,不知道凑到柳总耳边说了句什么,柳总一下便笑出来。

        梁司月头摆正,而柳逾白笑容尚未淡去的瞬间,摄影师拼手速连按快门。

        看旁边电脑屏幕一检查,完美。

        叫他们两人过来确认,都觉得不错。

        这一关总算过去。

        没一会儿,助手将已经裁剪好的四张登记照,装在信封里拿出来,递给他们,电子件则已经发给了莫莉,莫莉随后会发给他们。

        梁司月拿出信封里的照片看一眼,两人都穿着白衬衫,出来的效果,是一种保守且复古的正式感。

        梁司月笑着同摄影师说声谢谢。

        摄影师笑说下次有机会再合作,并祝她:“新婚快乐。”

        回去的路上,梁司月收到了莫莉发来的证件照电子版,手指拖动放大看了一眼,欣赏了一下柳逾白的颜值,转而问他:“需要发个微博什么的,通报一下吗?”

        “随你。”

        。

        梁司月考虑过后还是决定不发,一来她是幕前的公众人物,但柳逾白不算;二来,纯粹是出于想要私藏的目的。

        到周一,两人去民政局领证。

        距离不过两公里,开车片刻就到了。

        他们特意比预约的时间早了几分钟,等办事大厅开始工作,第一个进去。

        改做预约制之后,几乎不存在排队的现象了。

        两人去柜台上坐下,递上所需材料,填了几张表,前后似乎都不到十分钟,证已经办了下来。

        梁司月出门前还特意化了妆,整整半个小时,现在颇有一种效率太高,以至于都没有值回票价的感觉。

        走出办事大厅,一直到上车,梁司月把小红本拿在手里,喜不自胜地翻看了好多遍。

        柳逾白手臂搭在方向盘上,转头看她一眼,不免揶揄的口吻,“柳太太考虑一下晚上吃什么?”

        梁司月心脏似一下被这个称呼击中,突地跳了两下,才抿嘴一笑,心说,就为了这个称呼,哪怕一辈子不拿奖她都认了。

        柳逾白要去公司,将她送到家,便准备走了。

        临下车前,梁司月捏着两本证件,探身凑近他,不舍神情地亲了他一下。

        他心有所动,伸手将她后背搂住,使这吻变作由他主动。

        有一个瞬间,他很想上楼去,挣扎了一下,还是决定等晚上了,指节碰了碰她的脸颊,对她说,“上楼去吧,我去公司了。”

        梁司月到家,把结婚证拿给外婆看。

        外婆也是反反复复地端详,直夸他们这登记照拍得真好。

        梁司月拍下结婚证发给池乔分享好消息。

        池乔最近签了方译臣的工作室,接了一部都市偶像剧,正在剧组熬着。

        片刻,她便回过来一个抱头痛哭的表情包,开玩笑说:“‘梁乔一梦’跌停啦,熔断啦,退市啦!”

        梁司月故意过来人口吻地催促她:“真的真的不考虑一下某影帝吗?”

        “暂时不想考虑。”

        “那你跟他暧昧这么久,渣女。”

        池乔不想聊自己,扯两句就说要上戏去了。

        梁司月把确定伴娘服装的时间发给她,让她那时候回来崇城一趟试衣服。

        傍晚,柳逾白从公司回来,两人一道出去吃了顿晚饭。

        自和柳逾白公开在一起之后,梁司月出门都没有太大的顾忌,被拍到也就拍到了,三五不时的,网上会有娱乐八卦号,发布一些两人一同出行的照片。

        “吃瓜”群众看得多了,其实也就渐渐失去了兴趣,毕竟,感情稳定有什么可看的?

        感情破裂、小三插足、家暴……这些才是永远的流量之王。

        晚上吃的是西餐,餐后甜点很特别,脆皮咬破之后,先尝到柑橘口味的跳跳糖,和冰淇淋结合,口感特别奇异。

        这道甜点,让梁司月原本已经很不错的心情,快乐加倍,回去的路上都是哼着歌的。

        到了家门口,柳逾白输密码解锁,她推开门,进去蹬掉了脚上的平底鞋,先赤着脚去冰箱里拿水。

        她拧开水瓶,自己喝了两口,再递给柳逾白。

        柳逾白瞥她一眼,她身上穿的是一条印花的一字领连衣裙,到膝盖以上的长度,恰好呈现她笔直细长的双腿。

        因为一整晚都在笑,脸上不知道是喜悦还是炎热天气染出的红晕,衬得她眼睛亮亮的。

        柳逾白静静打量她片刻,放下手中水瓶,伸手,将她手臂一拽,合入自己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