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我的安徒生在线阅读 - 第48章 4.4

第48章 4.4

        明明是同一个地方,但因为柳逾白的回来,而气氛显得完全不一样。梁司月进门的时候,再没有整间屋子都空空荡荡的孤寂感了。

        柳逾白将行李箱推进门,就放在门厅里,暂时没打算整理。

        他先走进洗手间,洗了一把脸,出来的时候,梁司月在检查家里的冰箱。

        “你又不是不知道什么都没有,在翻什么?”然而,让他自己都倍感莫名其妙的是,他居然也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站在她身后,往冰箱里看了一眼。

        梁司月将冰箱门合上,“那你要吃什么?”

        柳逾白还没说话,她又说:“我家里有剩菜,要不要我下去偷……拿一点上来,热一下就可以吃了。”

        柳逾白笑了声,“你消停点。在车上点外卖了,一会儿就送到。”

        他往沙发那边走,抬眼看见窗边的地板上有一只抱枕,便问,“你扔那儿的?”

        梁司月看一眼,赶紧准备走过去拾起来,柳逾白已经先她一步了。

        柳逾白将抱枕丢在沙发上,坐下,抬头看她一眼,拍了拍自己身旁,示意她过来坐。

        梁司月犹豫了一下,走过去。

        他们先没有说正事,柳逾白关心她的伤势恢复情况。

        有的没的聊了几句,楼层对讲机响了,柳逾白起身去接通,开了楼下大门,没一会儿,外卖到了。

        柳逾白点的是吞拿鱼火腿三明治,虽然饿,却累得没什么胃口,草草地吃过,点了支烟。

        抽了两口就按灭,复又去沙发那里坐下。

        梁司月单手抱着那只抱枕,下巴抵在上面,这时候转过头来看他一眼。

        她几分严肃的神情,让柳逾白也不打算跟她玩笑了,“在生气?”

        梁司月摇头,“不是生气,是……”

        “是什么?”

        “……你当我是在做心理准备吧。”

        “三两句话就能解释得清楚的事,你需要做什么心理准备?”柳逾白手臂搭在了沙发靠背上,身体往后靠,一手松解了纽扣,一边问她:“你先说说,你都听来些什么?”

        梁司月先没说什么,掏出手机,找出那三张照片拼成的长图给他看。

        柳逾白只往屏幕上扫了一眼,一时哑然,“这都多久前的事了?上回我去找你,你就是在为这事儿生气?”

        梁司月以沉默作为默认。

        于是,柳逾白耐心跟她解释,自己跟曲家的曲折渊源,以及这照片究竟是在什么情况下被拍下来的。

        实则,因涉及到曲心慈的**,事关她被家暴的事,原本他不会随意同别人提及。

        而至于说他跟曲心慈高中曾是男女朋友,这事说来,就更曲折了:

        曲心慈比柳逾白大一岁,从小便是被骄纵的千金小姐,她以“姐姐”自居,伙同其兄长曲心诚,成天捉弄柳逾白。

        她很想看看,这个似乎天生臭脸,年纪小小便成熟远超常人,总是冷冷不大爱搭理的人“弟弟”,有没有情绪失控的时候。

        她花样频出地折腾了大半年,什么招数放在柳逾白身上都不奏效,最后,唯独有一招有那么一丁点儿的杀伤力:那时,凡柳逾白去曲家做客,她总会特别夸张地“造谣”,说柳逾白的冷淡,不过是对她“爱你在心口难开”的别扭。搞得柳逾白百口莫辩,越澄清还越坐实了她的这番高论。

        说得曲柳两家家长都当了真,还曾玩笑间口头上给两个小孩订了亲。

        后来父母离婚之后,柳逾白去了南城,高中再回崇城的时候,曲心慈已不是小时候凶悍的女霸王,早长成了艳光四射的名媛小姐,追求者众。

        曲心慈对另一半的审美一贯稳定,喜欢年纪较她大的,性格温和的、有知识有涵养的。她对毛毛躁躁的同龄男生的示爱不堪其扰,正好这时候柳逾白回来了,十五六岁的少年,长了一张绝情断爱的漂亮脸蛋,拿来做挡箭牌再合适不过。

        那时候柳逾白对人际交往没有半分兴趣,曲心慈的存在,同样多少替他挡了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因此,他也就懒得辟谣。

        久而久之,大家真就以为两人是一对儿,甚至还包括曲家的人,以及柳逾白的高中同学李垚。

        至于今天曲心慈来家里的事,是昨天曲心慈说要来取早些年搬去香港之前,存在他这儿的一本相簿。

        他因在外地,就给了密码叫她自己来找。

        谁晓得曲心慈这般拖延症,今天才来,还正巧跟梁司月撞上了。

        不是多复杂的事,柳逾白片刻就解释清楚了,末了,说道:“当时不问我,憋到现在,再自己跟自己生闷气。梁司月,你缺心眼吗?”

        梁司月现在已经很少为柳逾白的这些“垃圾话”而较真了,但是当下让他直接点出自己仅凭情绪的行事逻辑,还是叫她觉得,有一点难堪,因为真是她错怪他了。

        而她原本可以坦诚问出来的,拖到现在,又平生了一些是非。

        梁司月低下头去,轻声地道了句歉,又说:“……你可以觉得我的行为幼稚且矫情,但请不要否定我患得患失的心情。”

        再真诚不过的语气。

        柳逾白一下顿住,转头去看,她低垂的侧脸,在客厅的落地灯浅黄色的灯光下,实在有一种既坚定又脆弱的矛盾的美感。

        他往她那边挪一下,挨着她坐下,侧身,手臂仍然放在靠背上,但一伸过去就能搂住她的肩膀了。

        他语气不由的温和下来,“既然觉得患得患失,为什么不干脆答应我?”

        “因为……”梁司月顿了一下,“这种患得患失,并不是身份的不确定带来的。”

        “那是什么,觉得我对你还不够好?”

        梁司月摇头,“我接下来的话,你可能会觉得都是小孩子的较真,但是都是我的真心话。”

        “你说。”

        “我……我想知道,你是抱着什么打算,想要跟我在一起呢?是认真觉得我们会有结果;还是喜欢就在一起,不用考虑那么多?”

        柳逾白一时沉默,倒不是他对这个问题没有答案,而是没想过梁司月会想得这样远,毕竟,在他看来,她不过还是一个小孩,小孩是最注重满足当下的。

        他问:“我的打算不一样,你的答案也不一样?”

        “不是的,”她摇摇头,目光更低,只让他看见眨眼时长长的睫毛,投落在她白皙的脸上,是一小片浅灰色的阴影,“我的答案都一样,都是要……奋不顾身的。”不过,一个结局破灭,一个结局圆满罢了。

        但至少叫她有心理准备。

        柳逾白心脏突地跳了一下。

        这种感觉实在陌生。

        坦白说,今天坐在这儿,正襟危坐地谈什么在一起的打算,这体验已经足够陌生且怪异了。

        可他不反感,因为意识到,他手里攥的是一个小姑娘易碎的真心;而小姑娘不知道,她同样的也攥住了他的心魂。

        他手伸过去,抽出了她抱在怀里的抱枕,当她几分怔忪地抬眼看他的时候,他手落下去,抓紧了她的右手,声音沉沉地问她:“你想有结果吗?“

        “我……”

        “想吗?”

        “想。”

        “那就会有。”

        梁司月愣一下,长睫毛起起落落,片刻,才屏住呼吸,抬起头来,看向柳逾白。

        他的表情认真且严肃。

        如柳逾白这样骄傲的人,恐怕怎么样都无法坦率说出半个“喜欢”,或者“爱”。

        可这承诺远远比它们更动人——

        你想有结果吗?

        你想,就会有。

        梁司月说不出话来。

        便侧过身,将自己投进他的怀里,这条受伤的左手臂实在碍事,阻止她更亲密地主动拥抱他。

        可是,将额头抵靠在他胸膛上,感觉他手掌搂住了自己的肩膀,这样的体温熨帖,已经足够让她心脏被喜悦又酸楚的心情充满了。

        一抬眼,便对上柳逾白正注视她的目光。

        他永远不会温情超过三秒钟,这时候便笑了声,问她:“满意了?”

        “……不满意。”

        “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我还有几个要求。这是……这是我第一次谈恋爱,我对它有过一些幻想。”她声音渐渐地低下去,说这样的话,实在没办法不觉得不好意思,“我希望,至少不要打折扣。”

        柳逾白几分玩笑的语气:“你先说,我考虑看看。”

        “不准考虑,你必须答应我。”

        柳逾白挑了挑眉,“还有这样的一锤子买卖?用户协议都没你霸道。”

        梁司月被逗得笑了一下,“以后不管是谁,你不可以随意让其他女性进你的家,我会吃醋,真的会。还有,我不想被排除在你的生活之外,以后你工作之外遇到什么事,要告诉我。”

        “你倒是可以胆子再大一点,要不明天就官宣公开?”柳逾白逗她。

        “……你想毁了我的事业吗?”

        她煞有介事的语气实在好笑,柳逾白笑问:“还有吗?”

        “暂时没有了……想到我再补充吧。”

        “还要补充?”

        “用户协议也是要更新的。”

        柳逾白没有半点迟疑,爽快地说:“都答应你。你现在就可以过去把入户密码换了。”

        他故意臊她一下。

        “我才不换,这种事情要看你自觉。”

        柳逾白:“……”

        一时间,沉默了片刻。

        柳逾白低下头去。

        她立即额头紧紧挨着他的胸膛,更深地低下头去,小声说:“……你先不要看我。”

        “怎么?”

        “我现在……很不好意思。”

        即刻,他意味深长地笑一声,“才到哪儿,就不好意思了?”

        热气烘得她脸都烧起来,只好假装没有听懂他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