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小师叔沉迷网络中在线阅读 -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小师叔玩柯学游戏8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小师叔玩柯学游戏8

        “叔叔,你是不是姓诸伏啊?”

        幽灵先生微微惊讶,这孩子认识自己?

        不,应该不是自己,他认识的应该是自己的哥哥。

        幽灵先生微笑:“不是啊,我姓绿川,我叫绿川光。”

        “啊,    这样啊。”小学生侦探嘿嘿笑了两声。

        他想起了长得跟自己一模一样的某怪盗。

        嗯,只是长相相似而没有任何关系,不奇怪、不奇怪。

        这一边,毛利大叔已经和幽灵先生谈上了。

        知晓了幽灵先生也是侦探后,毛利大叔感觉有人跟自己抢饭碗,对幽灵先生的态度可不怎么好。

        善良温柔的少女只能代替自己父亲向幽灵先生道歉。

        幽灵先生善解人意地表示不介意。

        长野县警署本部的警察很快就到来了,    幽灵先生看到了多年未见的人,眼眶不由红了。

        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视线,高明哥哥立刻朝着那个方向看过去,眼神锐利。

        但看到视线的主人后,高明哥哥惊了一下,收起了锐利。

        这个人是他弟弟,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虽然他已经拿到了那个被弹孔击穿了的手机,心里已经接受弟弟牺牲了的事实。

        但还是有着小小的期望的,万一、万一弟弟没有死呢?

        现在看到弟弟还活着,他心中升起了巨大的惊喜。

        ······

        书友们个个都是人才!快来「起%点    读    书」一起讨论吧

        “叔叔,你是不是姓诸伏啊?”

        幽灵先生微微惊讶,这孩子认识自己?

        不,应该不是自己,他认识的应该是自己的哥哥。

        幽灵先生微笑:“不是啊,我姓绿川,    我叫绿川光。”

        “啊,这样啊。”小学生侦探嘿嘿笑了两声。

        他想起了长得跟自己一模一样的某怪盗。

        嗯,    只是长相相似而没有任何关系,    不奇怪、不奇怪。

        这一边,    毛利大叔已经和幽灵先生谈上了。

        知晓了幽灵先生也是侦探后,毛利大叔感觉有人跟自己抢饭碗,对幽灵先生的态度可不怎么好。

        善良温柔的少女只能代替自己父亲向幽灵先生道歉。

        幽灵先生善解人意地表示不介意。

        长野县警署本部的警察很快就到来了,幽灵先生看到了多年未见的人,眼眶不由红了。

        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视线,高明哥哥立刻朝着那个方向看过去,眼神锐利。

        但看到视线的主人后,高明哥哥惊了一下,收起了锐利。

        这个人是他弟弟,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虽然他已经拿到了那个被弹孔击穿了的手机,心里已经接受弟弟牺牲了的事实。

        但还是有着小小的期望的,万一、万一弟弟没有死呢?

        现在看到弟弟还活着,他心中升起了巨大的惊喜。

        “叔叔,你是不是姓诸伏啊?”

        幽灵先生微微惊讶,这孩子认识自己?

        不,应该不是自己,他认识的应该是自己的哥哥。

        幽灵先生微笑:“不是啊,我姓绿川,我叫绿川光。”

        “啊,这样啊。”小学生侦探嘿嘿笑了两声。

        他想起了长得跟自己一模一样的某怪盗。

        嗯,只是长相相似而没有任何关系,    不奇怪、不奇怪。

        这一边,    毛利大叔已经和幽灵先生谈上了。

        知晓了幽灵先生也是侦探后,毛利大叔感觉有人跟自己抢饭碗,对幽灵先生的态度可不怎么好。

        善良温柔的少女只能代替自己父亲向幽灵先生道歉。

        幽灵先生善解人意地表示不介意。

        长野县警署本部的警察很快就到来了,幽灵先生看到了多年未见的人,眼眶不由红了。

        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视线,高明哥哥立刻朝着那个方向看过去,眼神锐利。

        但看到视线的主人后,高明哥哥惊了一下,收起了锐利。

        这个人是他弟弟,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虽然他已经拿到了那个被弹孔击穿了的手机,心里已经接受弟弟牺牲了的事实。

        但还是有着小小的期望的,万一、万一弟弟没有死呢?

        现在看到弟弟还活着,他心中升起了巨大的惊喜。

        “叔叔,你是不是姓诸伏啊?”

        幽灵先生微微惊讶,这孩子认识自己?

        不,应该不是自己,他认识的应该是自己的哥哥。

        幽灵先生微笑:“不是啊,我姓绿川,我叫绿川光。”

        “啊,这样啊。”小学生侦探嘿嘿笑了两声。

        他想起了长得跟自己一模一样的某怪盗。

        嗯,只是长相相似而没有任何关系,不奇怪、不奇怪。

        这一边,毛利大叔已经和幽灵先生谈上了。

        知晓了幽灵先生也是侦探后,毛利大叔感觉有人跟自己抢饭碗,对幽灵先生的态度可不怎么好。

        善良温柔的少女只能代替自己父亲向幽灵先生道歉。

        幽灵先生善解人意地表示不介意。

        长野县警署本部的警察很快就到来了,幽灵先生看到了多年未见的人,眼眶不由红了。

        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视线,高明哥哥立刻朝着那个方向看过去,眼神锐利。

        但看到视线的主人后,高明哥哥惊了一下,收起了锐利。

        这个人是他弟弟,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虽然他已经拿到了那个被弹孔击穿了的手机,心里已经接受弟弟牺牲了的事实。

        但还是有着小小的期望的,万一、万一弟弟没有死呢?

        现在看到弟弟还活着,他心中升起了巨大的惊喜。

        “叔叔,你是不是姓诸伏啊?”

        幽灵先生微微惊讶,这孩子认识自己?

        不,应该不是自己,他认识的应该是自己的哥哥。

        幽灵先生微笑:“不是啊,我姓绿川,我叫绿川光。”

        “啊,这样啊。”小学生侦探嘿嘿笑了两声。

        他想起了长得跟自己一模一样的某怪盗。

        嗯,只是长相相似而没有任何关系,不奇怪、不奇怪。

        这一边,毛利大叔已经和幽灵先生谈上了。

        知晓了幽灵先生也是侦探后,毛利大叔感觉有人跟自己抢饭碗,对幽灵先生的态度可不怎么好。

        善良温柔的少女只能代替自己父亲向幽灵先生道歉。

        幽灵先生善解人意地表示不介意。

        长野县警署本部的警察很快就到来了,幽灵先生看到了多年未见的人,眼眶不由红了。

        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视线,高明哥哥立刻朝着那个方向看过去,眼神锐利。

        但看到视线的主人后,高明哥哥惊了一下,收起了锐利。

        这个人是他弟弟,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虽然他已经拿到了那个被弹孔击穿了的手机,心里已经接受弟弟牺牲了的事实。

        但还是有着小小的期望的,万一、万一弟弟没有死呢?

        现在看到弟弟还活着,他心中升起了巨大的惊喜。

        “叔叔,你是不是姓诸伏啊?”

        幽灵先生微微惊讶,这孩子认识自己?

        不,应该不是自己,他认识的应该是自己的哥哥。

        幽灵先生微笑:“不是啊,我姓绿川,我叫绿川光。”

        “啊,这样啊。”小学生侦探嘿嘿笑了两声。

        他想起了长得跟自己一模一样的某怪盗。

        嗯,只是长相相似而没有任何关系,不奇怪、不奇怪。

        这一边,毛利大叔已经和幽灵先生谈上了。

        知晓了幽灵先生也是侦探后,毛利大叔感觉有人跟自己抢饭碗,对幽灵先生的态度可不怎么好。

        善良温柔的少女只能代替自己父亲向幽灵先生道歉。

        幽灵先生善解人意地表示不介意。

        长野县警署本部的警察很快就到来了,幽灵先生看到了多年未见的人,眼眶不由红了。

        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视线,高明哥哥立刻朝着那个方向看过去,眼神锐利。

        但看到视线的主人后,高明哥哥惊了一下,收起了锐利。

        这个人是他弟弟,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虽然他已经拿到了那个被弹孔击穿了的手机,心里已经接受弟弟牺牲了的事实。

        但还是有着小小的期望的,万一、万一弟弟没有死呢?

        现在看到弟弟还活着,他心中升起了巨大的惊喜。

        “叔叔,你是不是姓诸伏啊?”

        幽灵先生微微惊讶,这孩子认识自己?

        不,应该不是自己,他认识的应该是自己的哥哥。

        幽灵先生微笑:“不是啊,我姓绿川,我叫绿川光。”

        “啊,这样啊。”小学生侦探嘿嘿笑了两声。

        他想起了长得跟自己一模一样的某怪盗。

        嗯,只是长相相似而没有任何关系,不奇怪、不奇怪。

        这一边,毛利大叔已经和幽灵先生谈上了。

        知晓了幽灵先生也是侦探后,毛利大叔感觉有人跟自己抢饭碗,对幽灵先生的态度可不怎么好。

        善良温柔的少女只能代替自己父亲向幽灵先生道歉。

        幽灵先生善解人意地表示不介意。

        长野县警署本部的警察很快就到来了,幽灵先生看到了多年未见的人,眼眶不由红了。

        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视线,高明哥哥立刻朝着那个方向看过去,眼神锐利。

        但看到视线的主人后,高明哥哥惊了一下,收起了锐利。

        这个人是他弟弟,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虽然他已经拿到了那个被弹孔击穿了的手机,心里已经接受弟弟牺牲了的事实。

        但还是有着小小的期望的,万一、万一弟弟没有死呢?

        现在看到弟弟还活着,他心中升起了巨大的惊喜。

        “叔叔,你是不是姓诸伏啊?”

        幽灵先生微微惊讶,这孩子认识自己?

        不,应该不是自己,他认识的应该是自己的哥哥。

        幽灵先生微笑:“不是啊,我姓绿川,我叫绿川光。”

        “啊,这样啊。”小学生侦探嘿嘿笑了两声。

        他想起了长得跟自己一模一样的某怪盗。

        嗯,只是长相相似而没有任何关系,不奇怪、不奇怪。

        这一边,毛利大叔已经和幽灵先生谈上了。

        知晓了幽灵先生也是侦探后,毛利大叔感觉有人跟自己抢饭碗,对幽灵先生的态度可不怎么好。

        善良温柔的少女只能代替自己父亲向幽灵先生道歉。

        幽灵先生善解人意地表示不介意。

        长野县警署本部的警察很快就到来了,幽灵先生看到了多年未见的人,眼眶不由红了。

        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视线,高明哥哥立刻朝着那个方向看过去,眼神锐利。

        但看到视线的主人后,高明哥哥惊了一下,收起了锐利。

        这个人是他弟弟,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虽然他已经拿到了那个被弹孔击穿了的手机,心里已经接受弟弟牺牲了的事实。

        但还是有着小小的期望的,万一、万一弟弟没有死呢?

        现在看到弟弟还活着,他心中升起了巨大的惊喜。

        “叔叔,你是不是姓诸伏啊?”

        幽灵先生微微惊讶,这孩子认识自己?

        不,应该不是自己,他认识的应该是自己的哥哥。

        幽灵先生微笑:“不是啊,我姓绿川,我叫绿川光。”

        “啊,这样啊。”小学生侦探嘿嘿笑了两声。

        他想起了长得跟自己一模一样的某怪盗。

        嗯,只是长相相似而没有任何关系,不奇怪、不奇怪。

        这一边,毛利大叔已经和幽灵先生谈上了。

        知晓了幽灵先生也是侦探后,毛利大叔感觉有人跟自己抢饭碗,对幽灵先生的态度可不怎么好。

        善良温柔的少女只能代替自己父亲向幽灵先生道歉。

        幽灵先生善解人意地表示不介意。

        长野县警署本部的警察很快就到来了,幽灵先生看到了多年未见的人,眼眶不由红了。

        感觉到一股强烈的视线,高明哥哥立刻朝着那个方向看过去,眼神锐利。

        但看到视线的主人后,高明哥哥惊了一下,收起了锐利。

        这个人是他弟弟,他一眼就认了出来。

        虽然他已经拿到了那个被弹孔击穿了的手机,心里已经接受弟弟牺牲了的事实。

        但还是有着小小的期望的,万一、万一弟弟没有死呢?

        现在看到弟弟还活着,他心中升起了巨大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