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小说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帝皇的告死天使在线阅读 - 第1318章 血溅璀璨宫(下)

第1318章 血溅璀璨宫(下)

        最终,贤者的保镖机器人被迫与杀手短兵相接,拼命挣扎,另一条胳膊上装备的力场剑摇晃着向前打出,以捍卫自己的主人。

        当杀手闪过机器人笨拙的攻击并随手一剑砍掉它的头时,昆西·埃杜离出口仅余最后几码,前方那钢铁门扉上蚀刻有代表着帝皇和机械教的双头鹰——它已经很多年没有使用了。

        可是当昆西·埃杜听见低沉的破空声逼近,    急忙停住脚步启动了一件保命装置。

        瞬间从他的体内升起了一道绿色的灵光。

        炽热的能量尖啸着从后方朝他飞来,杀手的动力剑劈在新生成的转换力场上,炸成了一团耀目的能量火球。

        昆西·埃杜几乎跌倒在地,强光让他什么都看不清。

        “滚开!滚开!欧姆尼赛亚诅咒你们!!!!”

        混乱中的昆西·埃杜直起身子,开始疯狂的挥舞手臂上的热熔刀,却把几个试图来护卫他的护教军劈成了两半,光束状的利刃地切过了金属和肉体,仿佛它们原本是空气似的。

        忽然,    一颗子弹击中了昆西·埃杜的面部,在光可鉴人的金属上打出一处凹痕。

        “呃啊!”

        贤者惨叫同时头颅向后仰了过去,随后一把利刃滑过他喉咙底部暴露出来的智控连接枢纽。

        下一秒,这位乌兰胡达第一贤者便倒在一堆金属和布料当中,关节处渗漏出了刺鼻的烟气,像是一堆无用的垃圾。

        伴随着昆西·埃杜的死,护教军们陷入了迷茫,但随后一阵新代码进入了它们的认知阵列里,替代了死去的指挥官的权限。

        于是护教军一言不发地停手了,腿上弯曲的义体在地板上铿锵作响,星际战士们也停止了攻击。

        “哎呀呀,多么骄傲,多么聪明,多么有野心的大贤者啊,    就这么像一条狗那样躺在地上了。”

        班古拉站在昆西·埃杜还在痉挛的尸体前,摇着头发出了渗人的怪笑,随后踢了踢对方的脑袋。

        “别装了,    我知道你没这么容易死。”

        果然,昆西·埃杜的眼睛猛地闪了闪,    随后胸腔里的发声奇怪传来了憎恨的低语。

        “是你!你才是背叛者!你出卖了乌兰胡达,出卖了万机神!”

        “欧姆尼塞亚吗?“

        班古拉啐了一口,斜视了一眼正在将剑插回鞘中的索尔,待在这个危险的剑客身边让他也感觉非常不自在,好在对方之后就转身走开了。

        “所以这就是你利用亚空间扭曲机械和知识的理由?这就是你背叛人类和帝皇的理由?”

        “混沌只是万机之神的一面——万机之神还没有显现,帝皇根本不是。”

        “如果它不是,那么万机神也不是。”

        “你——我明白了,你原来一直都是个该死的异端!”

        “你终于知道我的信仰是什么。”

        班古拉仰头大笑了起来,同时整个万机神殿已经被星际战士彻底控制,人群都乖乖的待在墙边,而幸存的贤者们则身后都站在一个终结者。

        现在整个万机神殿鸦雀无声,只有班古拉狂野的笑声在回荡。

        “错了!一切都错了!根本没有什么万机神!知识是科学和理性,不是迷信和盲从!这是我一直相信的,也是我现在仍然相信的!现在,如果你不想死,就告诉大家你愿意放弃那些迷信。”

        瘫在地上的昆西·埃杜抽搐了一下,但却没有屈服。

        “我看错了你,    我为此付出了代价,    但我绝不会成为你们这些无信者的一员!你们背弃万机神的行为将会承担可怕的后果!杀了我们你也不会控制整个世界,    乌兰胡达所有的机械教信徒都会起来反抗你!虚空幻影军团会把你们碾为齑粉!”

        “这是威胁吗?”

        “威胁?不,    我只是在阐述一个即将发生的未来,我会在地狱等着你的,班古拉。”

        “地狱?死到临头你还是这般迷信,可悲啊——”

        班古拉摇着头蹲了下来。

        “我会把乌兰胡达带向一个更光明的未来,你就在你幻想出来的地狱中沉沦吧,我知道你有一个备份躯体,但我已经屏蔽了这些一切发射信号,没有信号你的躯体也不会被激活。”

        说着,他掀开了昆西·埃杜的长袍,连接在金属脊椎上面的圆柱体阵列露了出来,那上面挂着一些罐子,所有罐子的基座上都散发着光芒,有几个是红色的,表示内容物已经死亡,而大部分都还是绿色的。

        随着用来保存内容物的制冷剂循环流动,环状的灯光也在中线周围运转。

        班古拉拿起其中一个亮着绿灯的烧瓶,把它从陶瓷底座上拧了下来,其连接处很快就滴下了许多乳白色的液体。

        他把它擦干净,用闲着的一只手从长袍底下掏出了一个微型悬浮液罐,把烧瓶放入密封单元,封住了它的盖子。

        很快,气体盘旋在烧瓶周围,他不停地摆弄着控制装置,直到指示灯闪烁着全部熄灭,才如释重负地舒了一口气,然后他把这装置举到面前,贪婪地端详着它,并且脖子后伸出了一根金属触须,接在了密封单元的底部,开始篡夺对方的权限。

        这一过程只花了五秒钟。

        “这下,你的备份躯体就只是尸体。”

        然后,他把注意力转移到对方心脏位置,那还有一个银色的类似钥匙的东西,摘下之后迅速藏进自己的长袍中。

        “他死了吗。”

        一个浑厚的声音从身后传来,班古拉转过身,看到索什扬正站在自己身后,于是微笑的回应道:

        “他还活着,不过也快了。”

        “你拿着什么?”

        “知识。”

        “知识?但我觉得更像是一个大脑,我听说机械教徒会掠夺彼此的存储装置,你是在做这件事吗?”

        “姑且.....可以这么说,毕竟知识是神圣的,而他所知甚多,几个世纪的数据啊!里面的资料并非全都和战斗有关,但也占了很大一部分,只要还有这个他就能让自己再生。”

        “你打算拿它干什么?”

        “我不能让知识随着这个白痴逝去,那可是个罪过,而如果我吸纳了它,就能保存其中最珍贵的那部分。”

        “包括利用亚空间的异端学识?”

        索什扬面带笑容,但声音中不带一丝笑意。

        “知识也得看人怎么用,不是吗?放心,索什扬战团长,那些与亚空间有关的知识我会彻底将其封锁的,我也不喜欢那些带着强烈迷信色彩的所谓技术,或者更应该称其为巫术。”

        班古拉耸了耸肩回答完,然后召唤来一个战斗机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