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诱吻春夜在线阅读 - 第152章 “我在追你啊。”

第152章 “我在追你啊。”

        男人的声音不大,却沉稳有力,许栀的心口像是被撞了下。

        她忍不住微微侧过脸,仰着头,从这个角度,可以看到梁锦墨冷峻的侧颜。

        心跳鼓噪着,仿佛同频共振,她也想,高莹不要他,他要。

        许何平已经无地自容了,面色纠结,头也垂下去。

        话说到这一步,别说和梁锦墨寻求合作了,他连保持体面离开都困难。

        梁锦墨继续对许何平道:“现在你还想利用她,你配吗?”

        许何平已经想走了。

        他这么大年龄,被一个小辈这样说,还是个他从前瞧不起的私生子,这种耻辱前所未有。

        “与其打虚伪的亲情牌,不如看看你手中还有什么真正有用的筹码,”梁锦墨最后瞥了他一眼,“别再打扰栀子,下一次我不会这么客气。”

        说完,他牵着许栀的手,转身直接穿过大厅,走去电梯间。

        许栀在拐角处回头,看到许何平还站在原地,紧攥着双拳,抬不起头。

        她收回目光,跟着梁锦墨一起上楼。

        一路无言,下电梯回到房间里,换过鞋,两人一起站在洗手台前洗手的时候,许栀终于忍不住问梁锦墨:“你刚刚那话……是什么意思?”

        梁锦墨:“我考虑过,如果阿姨确实有离婚的想法,现在提可能是最好时机。”

        许栀反应过来,“你的意思是……你愿意帮我爸,让我妈能顺利离婚吗?”

        梁锦墨关掉水龙头,抽纸巾先帮她擦手,“婚姻关系绑定利益,你可以不再见你爸,但如果不做出取舍,阿姨很难脱离困境。”

        许栀垂着眼,看男人动作细致帮她擦干净手上的水,心底的情绪过于复杂,一时没说话。

        他盯着她手指上被水打湿的创可贴看,抽纸巾草草擦干净自己的手,然后动手将那张创可贴撕下来。

        伤口并不大,且已经结痂,他说:“别贴创可贴了,不透气恢复可能更慢。”

        许栀本来也没打算再贴,她点点头,听见他问:“你是不是疤痕体质?”

        许栀:“你怎么知道?”

        男人眸色微沉,手指落在她锁骨处,轻轻点了下,“每次留的印都很久不退。”

        进门之后她摘了丝巾,现在低头一看,脸顿时就烧起来。

        他指的是吻痕,那是他昨晚留下的。

        两人走去客厅,许栀说:“我不知道我爸怎么会找到这里……跟他磨蹭的时间太长,没顾上做饭,我现在做吧?”

        梁锦墨说:“太迟了,让酒店送餐吧。”

        点完餐,两个人坐在沙发上等的空隙里,许栀问他:“所以……我爸以前去梁家和梁叔叔喝酒,真的说过那种话是吗?他还想找大师问?”

        她觉得很荒唐,许何平真是想要儿子走火入魔了,居然讲起迷信来。

        梁锦墨点了点头。

        许栀低着头,好一阵,问他:“那是什么时候的事?”

        梁锦墨回想了下,“就你和梁牧之撕掉我卷子那一周的周末。”

        许栀:“……”

        梁锦墨回想起那段日子,距今已经很遥远,那时他听到许何平的话,想起那个在人群中看起来乖顺柔软,却撕掉他试卷的小姑娘。

        原来她的处境,也没有比他好到哪里去。

        当时他想,送走也好,最好再送远一点,不要再在同一所学校里了,这样找他麻烦的人就少了一个。

        很难想象,到了今时今日,后来她会变成他的无可替代。

        许栀抬眼看他,见他仿佛在回想,她凑过去说:“对不起。”

        梁锦墨拉回思绪,看着她,“为什么道歉?”

        “……”许栀闷声说:“就是对不起,还有……我也一样的。”

        梁锦墨没懂,“什么一样?”

        “就算全世界都不要你,我也要你。”

        她说出这话,有点不好意思,低着头,手抱住他的手臂,“也不只是因为你很优秀……就算你没有那么优秀,对我来说,还是非常重要……”

        她声音很小,又觉得自己嘴拙,好像总是词不达意。

        梁锦墨默了默,伸手将她抱到了自己腿上,然后捏着她的下巴,同她接吻。

        两人温存片刻,有人敲门。

        服务生送餐过来,许栀去开门,梁锦墨从沙发上起身时,瞥见沙发一角扔了一些东西,他细看了一眼,发现是毛线和毛衣针。

        许栀拎着袋子进餐厅,他跟着进去,问她:“你在织什么?”

        许栀宕机几秒,忽然反应过来,“你看到了?”

        梁锦墨说:“毛衣针以后放的时候小心一些,在沙发上要是不留意可能会伤人。”

        许栀放下袋子,抬手拍脑门,“唉,我本来想给你个惊喜的……那是要织给你的,我爸今天来得太突然,我放下就下楼了,忘记收起来。”

        梁锦墨在餐桌边坐下,闻言也生出几分好奇,“织给我?是什么?”

        “围巾,”许栀噘着嘴,在对面坐下,“我们宿舍里有个女生,就是靠织手套,织围巾,织毛衣,追到了我们系的学生会主席,我就想效仿。”

        杨雪是失败案例,但那个姑娘是成功案例,她也是今天想起这茬,立刻就去商场买来东西,只是人家每次给心仪的男生都是惊喜,到了她这儿,才起针要学习呢,就被梁锦墨看到了。

        她多少有点儿计划被打乱的感觉。

        梁锦墨觉得自己听到了一个非常怪异的字眼,他重复了下:“追?”

        许栀低头,一边打开餐盒,一边说:“我在追你啊。”

        两个人现在看起来是挺好的,但是她心里没底,他这人缺乏安全感又不善于表达,一点儿风吹草动都能让他怀疑她的心意,他又总是不说。

        而她能为他做得很少,到目前为止也只是口头功夫,她想要一切都变得更确切一些,就要更加努力,除了拼命表忠心以外,也要让他看到她的诚意。

        梁锦墨不太能理解,他们都已经订婚了,而且……都睡一张床上了,为什么还要追。

        不过……

        短暂的思忖过后,他保持了沉默,以手攥拳,抵着唇角,垂下的眼睑遮去眸底无法压抑的笑意。

        追就追吧。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