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诱吻春夜在线阅读 - 第147章 既然决定要嫁给我,为什么又要和他见面?

第147章 既然决定要嫁给我,为什么又要和他见面?

        许栀沉默几秒,才点点头。

        其实她是有点姑娘家的小心思在里面的,梁锦墨过去一直没有家,现在出差回来,面对的还是酒店的套房,她希望给他留一盏灯,让他知道有人会等着他回来。

        不过现在,她觉得自己做了多余的事,心里有点难受,也很无措,不知道为什么又发展成这样。

        她眼睫低垂,表情看上去有点委屈。

        梁锦墨蹙眉,刚想说什么,留意到她的手指上贴了创可贴,问她:“手怎么受伤了。”

        许栀也没隐瞒,“我在学做菜……不小心切到了。”

        他回头望了一眼,视线越过餐厅,果然在厨房流理台上瞥见了一些碗盘。

        许栀将手腕从他掌心里挣脱出来,继续往餐厅走,“你一定很累了,早点休息吧。”

        他起先没动,看到她走进餐厅取开保温罩,他最终还是迈步跟了过去。

        桌上的菜式很家常,三道菜分别是宫保鸡丁,清炒西蓝花和土豆丝。

        许栀这几天其实尝试的菜不少,但是能做的像样的并不多,今天这些菜,也算是她摸索出来自己比较擅长一点的。

        她觉得倒掉有些可惜,想要放进冰箱里,刚端起来,就听见梁锦墨说话。

        “我确实没吃晚饭。”

        这是事实,今天在和梁牧之见过面之后,就连午饭他都没食欲,恶心人这事儿上,梁牧之是有一套的。

        他从她手里将盘子拿走,放回餐桌上,“别收了,我先去洗个手再吃。”

        他在洗手间里打开冷水洗手,低温刺激神经,他垂下眼,忽然意识到,这还是头一回。

        有个人在家里等着他,为他做饭。

        他想起了高莹曾经给他的那一碗馄饨。

        高莹学做馄饨一定是为了她的男人,而非他,多数时候她根本不在乎他爱吃什么。

        今晚一切都不一样了,有人为他学做菜。

        应该满足的,他低头看着水流,可心底的不安,像挥之不去的阴影。

        许栀和梁牧之有过二十多年几乎形影不离的时光,那时他只能站在无人的角落里静静看着,他再也不想回到那个位置去了。

        梁锦墨洗过手出来,许栀已经盛好米饭,坐在餐桌边。

        因为他要吃,她也为自己盛了一碗。

        梁锦墨夹菜时,她心都提起来了,小心翼翼窥着他神色。

        他吃了她做的鸡块,抬眼时瞥见她紧张的表情,就觉得有点好笑。

        “怎么样?”许栀问:“还可以吧?”

        他原本情绪其实很糟糕,但是很神奇,看到她这个如临大敌的样子,就觉得有点可爱,低落的心情好像也缓和许多。

        他如实回答:“很好吃。”

        许栀抿唇,拿着筷子给他夹菜,唇角也忍不住上扬。

        “我妈还不信我能做好,我这几天一直跟着视频在学呢,以后我还会学别的菜,你喜欢吃什么,都告诉我吧……”

        她也放松了点,对她来说,烹饪的意义就在于此,她是为他学做饭的,他喜欢吃,她就会很满足。

        桌上气氛好了很多,许栀忍不住开始聊起别的,“我今天去复试了,按照你说的做了准备,他们好像真的很着急用人,今天给我做了笔试。”

        梁锦墨:“笔试怎么样?”

        “我觉得还可以,”许栀回想了下,又微微噘嘴,“不过主观题比重也很大,就怕是我自我感觉良好。”

        “没关系,”梁锦墨安慰她,“你第一次面试,积累经验更重要。”

        可能喜欢就是有神奇的魔力,她本来挺忐忑的,但是听到他温柔低沉的声音说这样的话,她好像就没有那么慌了,点点头,“也是。”

        吃过饭,梁锦墨卷起袖子准备洗碗。

        许栀将他从厨房里往出推,“你明天还要上班呢,你去洗洗睡吧,好好休息,我来洗。”

        梁锦墨岿然不动,“你的手破了。”

        “有手套呢。”

        他还是站到了洗菜台前,“那也不行。”

        看他带上手套开始洗,许栀发觉,他这人,有时候还挺固执的。

        许栀洗过澡,躺在次卧的床上,翻来覆去。

        她心里憋着好多话,想要和梁锦墨说,但是他回来得太晚了,两个人都没说上几句话。

        而且,他也太冷淡了吧……她觉得自己不太矜持,却又忍不住地想,一周多没见面,回来之后没有亲吻也没有拥抱,他一点都不想她的吗?

        喜欢的人就在隔壁,她却觉得有点寂寞,辗转反侧好一阵,最后从床上坐起来。

        她蹑手蹑脚地去了主卧。

        主卧门是开着的,她赤着脚,摸黑走进去,站在床跟前,看着床上的男人。

        太黑了,她只能看到很模糊的轮廓,看不清他的脸。

        她其实也不知道自己要做什么,就是想跟他待在一起,她没有这么喜欢过一个人,以前对梁牧之也没有这么依赖。

        或许他睡着了,他明天还要上班,她不想吵醒他,就这样安静地站了会儿,刚考虑要不要在床边坐下,黑暗里响起男人的声音:“你在梦游?”

        许栀一惊,“你……你没睡着?”

        梁锦墨也失眠,他起身,按了床头壁灯。

        昏黄的光亮起,他扫了一眼许栀,看到她光着脚,他无奈道:“不觉得凉?”

        “有地暖。”

        “赤脚走路对身体不好,”他掀开被子,“上来。”

        许栀脑中短暂挣扎了一下,不到三秒,她还是上去了。

        梁锦墨抬手盖被子,手隔着被子拢住她,“睡不着吗?”

        许栀点点头,忍不住往他怀里轻轻地拱了拱。

        梁锦墨愣了愣。

        觉得她好像一只猫,他以前其实不理解喜欢猫的人,不过这一瞬他就明白了,她这么一个动作,他的心都要化了。

        他搂住她,鼻息间充斥着她身上沐浴过后的淡淡馨香,紧绷着的神经也舒缓许多,又问她:“有话和我说?”

        从他出差这几天的电话信息,到刚刚的饭桌上,她大多数时间说的都是面试的事,他在想,她会不会坦白她和梁牧之见面这件事。

        许栀确实也想起了这件事,不过……

        这话一时半会儿说不清,她转而问他:“你呢?你没话和我说吗?我觉得你有心事,回来就不高兴。”

        梁锦墨沉默下来。

        “又不说话,”许栀叹气,“我知道你很多事情喜欢憋在心里,但我以前也和你说过,我第一次谈恋爱,没有那么多察言观色的本领,每次你不高兴,我都要胡思乱想,你对我冷着脸,我就很难受……”

        她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就总会往以前猜测,猜他会不会想起过去她对他的态度,毕竟有些伤害是很难在短时间里治愈的。

        “无论你在想什么,我都希望你能说出来,我们未来日子那么长……如果不能好好沟通,还会出现很多问题,”她将脸埋在他胸膛,小声道:“我以前其实很多话都不好意思说的……但现在我觉得,我不能不说,我不拼命表达,你就以为我不喜欢你,可是我真的不知道,我还能怎么表达了,我都已经和你求婚了……”

        她听起来有点委屈。

        梁锦墨垂眸,喉结轻滚,半晌才终于又开口:“既然已经决定要嫁给我,为什么又要和梁牧之见面?”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