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诱吻春夜在线阅读 - 第61章 你不能和别人在一起,你得和牧之结婚。

第61章 你不能和别人在一起,你得和牧之结婚。

        许栀拿着头天从杨雪那里借到的一点现金打车回了家。



        钥匙没带,站在自家门口,按门铃也需要勇气,她正踌躇,院里传来脚步声。



        她心跳有些快,掌心出了汗,刚想后退,已经来不及了。



        大门被打开,她看到了出来的人。



        许何平和赵念巧是一起出来的,看到她,两人均是一愣。



        赵念巧赶紧迎上来,上下打量许栀,“你总算肯回来了!这两天在哪里?出门手机都不带,我担心死了……”



        赵念巧眼底的关切不像是假的,许栀有些局促,“我在朋友那边住了两天。”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赵念巧碎碎念,想起什么,侧过脸看许何平一眼。



        许何平看到许栀,面色冷沉,“你还知道回来!”



        “你少说两句吧!”赵念巧生怕父女俩又吵起来,干脆转移话题,和许栀说:“我们去看你梁爷爷,他中风了,你也一起吧,他那么疼你,看到你心情也会好点。”



        许栀没拒绝。



        许何平的司机将车子停在小区侧门外,三人步行过去,上了车,气氛仍是压抑。



        许何平在这个家有绝对的话语权,他气压一低,别的人说话都吃力。



        许栀心口越来越凉,但也不能说有多意外,许何平大概认为自己永远都没错。



        三人到了医院,在门口买了果篮和营养品,然后直奔住院部。



        原本是要去重症监护室那一层的,许何平打了个电话给梁正国,这才知道,老爷子恢复得不错,提前从重症监护室出来了,目前已经转入vip病房。



        找到病房,敲门进去,里面梁正国,付婉雯和梁牧之都在。



        梁老爷子躺在病床上,身上还插着各种管子,连接了心电监护仪,一个小护士在旁边拿着平板做纪录。



        三人过去打招呼,许何平详细地问了问老爷子的病情,又问怎么会忽然中风。



        vip病房设施齐全,像个酒店标间,梁牧之坐在旁边的沙发上,听到这个问题,抬眼看过来。



        梁正国没好意思说是被梁牧之给气的,含糊其辞:“就是说话的时候有点激动……可能主要还是高血压导致的。”



        许何平:“老人这身体,就是得多操心。”



        梁老爷子这会儿还很虚弱,躺在病床上,也不说话。



        梁牧之收回视线时,看到许栀,目光顿了顿,又安静移开。



        许何平忽然推了许栀一把,“你去坐牧之那边吧。”



        许栀蹙眉,明显不愿意。



        许何平直接在病床旁边的椅子上坐下,“这里没你位置。”



        许栀火气就又冒上来了,她感觉许何平还没认清现实。



        但现在这个场合,吵架显然不合适,她不情不愿地挪到了沙发边坐下,并没有给梁牧之一个眼神。



        梁牧之也没理她,他低着头摆弄手机,在和陈婧聊微信。



        陈婧在另外一家医院,虽然他已经安排好护工,但这么久没去看过她,作为男朋友,他觉得自己实在失职。



        陈婧也不抱怨,听他说了爷爷的事,只说要他好好陪陪爷爷。



        至于她,她说他回头买包包补偿她就行。



        陈婧这点他很欣赏,她从来不会让他觉得为难。



        梁正国说要他和许栀订婚那些事,他暂时还没和陈婧讲,他自己都没有理清这一团乱麻。



        那头许何平和梁正国聊得还算火热,沙发这边的气氛,像是结了冰。



        许栀有点想走了,梁爷爷太虚弱,她和他说不上话,在这里也没意思。



        但是骨子里的礼貌意识还在,她开始琢磨一个合理的借口。



        然而就在这时,梁老爷子忽然出声:“让……栀子,和牧之,过来下。”



        许栀一愣。



        梁牧之也从微信和女友的聊天里暂时抽身,他先起身走过去,在病床边坐下,“爷爷,怎么了?”



        梁老爷子气短,说话断断续续:“栀……栀子呢?”



        许栀赶紧也走过去,她想离梁牧之远一点,绕到了病床另一侧。



        许何平见状,只能先起身,将病床边的椅子让给她。



        她刚坐下,老爷子就抬了抬手。



        她赶紧扶了一把,“梁爷爷,我在这呢。”



        老爷子看了她一眼,眼底居然泛起泪光。



        “我年轻的时候……也混,还玩赌……牧之的奶奶,差点不要我,是你爷爷帮我把人,劝回来的……”



        这一席话因为气短说得磕磕绊绊,却是真情流露。



        两位老爷子交情匪浅,当年许爷爷过世,梁老爷子在葬礼上流过泪。



        “我和你爷爷下棋,那时候你就……老在旁边,当时我看着你,我羡慕啊,这么乖的孙女……那个娃娃亲,是我先提的。”老爷子回忆着,“你爷爷同意了,我那时候真高兴……”



        许栀眼眶微热,以往看着还算硬朗的老人,此时真的是一副垂垂老矣的样子,这让她多少有点难受。



        “所以你,”老爷子盯着她,“不能和别人在一起,你得跟牧之结婚……”



        许栀身体有些僵硬,别人不懂,但她读懂了老爷子的眼神。



        他哪里是在说什么别人,他说的就是梁锦墨。



        她一时间不知道怎么接话。



        老爷子扭头,又去看梁牧之,抬手要抓他的手。



        梁牧之赶紧主动去握住老爷子的手,“爷爷,您得多休息,别说了吧。”



        刚刚那些话,都已经够让他头疼的了。



        然而,老爷子显然没说完。



        他将两个人的手往一起按。



        这会儿谁敢忤逆病人?梁牧之只能顺着老人的力道,手覆在许栀的手背上。



        她的手很小,他心口微微有些异样,也形容不清这种感觉,就是有些恍惚。



        还能和好吗?他在心底问自己。



        这两天,他好像有点开始明白,失去许栀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他失去了那个永远可以陪他说话的人,在他情绪低落时,再也找不到让他有倾诉欲的人。



        如果他能不计较她所做的一切,他们能不能回到从前?



        梁老爷子喊他:“牧之。”



        病房很安静,老爷子气息微弱,却坚持将话讲完:“如果你……从一开始就坚决反对,这门娃娃亲,我也没什么好说的,但是你之前都说……你会娶栀子,你知道吗?有些话,不能开玩笑,现在你得负责任,除了栀子,你不能和乱七八糟的姑娘来往……”



        他停了下,深深吸气,“我这个老头子,也不知道还有几天好活……”



        梁牧之忍不住打断他的话,“爷爷,不会的,您会长命百岁的。”



        他其实隐隐有预感,老爷子接下来要说什么。



        果不其然,老爷子紧跟着就道:“老了不求长命百岁,只求家宅安宁,栀子是我看好的孙媳妇儿,她这么乖……牧之,你性子太野,需要的就是这样的姑娘……”



        他又看许栀一眼,“栀子,你愿意和牧之结婚吗?”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