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诱吻春夜在线阅读 - 第75章 “你不觉得,这样更刺激吗?”

第75章 “你不觉得,这样更刺激吗?”

        那是许栀大一的寒假。



        梁锦墨回国这件事,没人知道,梁家没人关心他的死活。



        他没有许栀的联系方式,也不想让梁家任何人知道他回来了,所以他用了最笨的办法——



        他在别墅区正门对面的咖啡厅里,守株待兔。



        他有足够的耐心静坐很久,起初两天,都是无功而返。



        第三天,他终于看到了许栀。



        她好像很怕冷,身上穿着长款的橙黄色羽绒服,脚下踩着厚重的雪地靴,还戴了一顶毛茸茸的帽子。



        她的头发长长了许多,他想起,原来他已经有半年多的时间没有见过她。



        他从咖啡厅出去,等到了马路对面,许栀已经往前走出一段。



        两人中间有三十多米的距离,他看到她忽然停在绿化带的花坛边,并弯下身。



        顺着望过去,他注意到,花坛里原来有一只流浪猫。



        是一只狸花猫,许栀摘掉手套,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什么,他看不太清,只看到她打开包装,将里面的东西倒在花坛边。



        小猫凑过来闻了闻,就开始吃。



        许栀蹲在旁边看了会儿,她手撑着下巴,脑袋微微歪着,唇角带着点儿笑意。



        鬼使神差,梁锦墨摸出手机,对着她对焦,距离使然,只能拍到侧脸,且并不非常清晰,他调到静音,按了快门。



        照片里一人一猫,看起来非常和谐。



        原来她平时的生活是这样的吗,会随身带着食物,出门喂流浪猫,那她等下要去做什么?



        他心底有些新奇,他其实已经很久都没有什么好奇心了,更别说是对另一个人的生活。



        小猫吃完东西,冲许栀还喵喵地叫了两声,许栀冲它挥手拜拜,小猫才转身又钻进草丛里。



        这一人一猫,好像真能交流似的。



        她站起身,将包装袋扔进旁边的垃圾箱,然后转身继续往前走。



        他也迈步,不远不近地跟着。



        回来这个决定做得突然,他其实可以直接走过去和她说话,但,他不确定她会如何反应。



        过去那么多年,除了跟梁牧之一起撕过他的试卷,其他时候,只要周遭有人,她永远离他很远,就像不认识他这个人,唯有四下没人的时候,她才做贼似的和他说话,偷偷塞给他一些东西。



        他还没想好,许栀已经到了此行的目的地。



        徐记灌汤包。



        他又多了解了一点,原来她喜欢吃这个。



        见她进去,他走到店门外,思考要不要进去找她,抬眼时,不经意扫到二楼窗口。



        他看到相对而坐的两个人。



        许栀的对面,是梁牧之。



        许栀摘掉帽子,梁牧之笑着,忽然伸手去摸她的头发。



        许栀噘着嘴,好像在抱怨什么。



        但她没有躲避。



        梁锦墨站在楼下,微微仰着脸,静静看着这一幕。



        他怎么忘了……



        许栀和梁牧之,总是形影不离,过去就是这样。



        他们还有个荒唐的娃娃亲,现在他们都成年了,关系还是这么好,可能已经在一起了,或许真的会结婚也说不定。



        他不知道自己是被什么冲昏头脑,才会做出这种事,国内明明没有什么可牵挂的,他千里迢迢回来,居然是为了见一个不属于自己的姑娘。



        永远也不会属于他,像短暂掠过他的光,却给了他漫长的错觉。



        他想起了那只草丛里的狸花猫,他就像那只猫,只是她兴起时,同情心泛滥之下,才会给予施舍的对象。



        他转身离开,第二天就回了美国。



        坐在飞机上,他翻到手机那张照片,长久地注视着,试图从她看着狸花猫的眼神里看出些什么。



        最后他确定了,她看着狸花猫的眼神,比看着他温柔许多。



        每次她看着他,多半都有点儿慌乱,怕被别人看到她和他说话,她给流浪猫喂食最起码不用偷偷摸摸。



        这样的关系,哪里还有什么幻想空间。



        他盯着照片,点到“删除”,手指又顿在“确定”那里。



        算了……



        他想,一张照片而已,这也是他仅有的了。



        许栀大概永远都不会知道,他曾经为见她回来过,又孑然一人离开。



        她也不会知道他曾多少次拿出那张照片端详过后,又因为这无望的痴念而对自己心生厌恶。



        人们对梦寐以求的东西,一旦有机会靠近,就恨不得立刻打上自己的标签,他也不能免俗,想要拥有,想要占有,想要名正言顺,想要光明正大……



        欲壑难平。



        这一晚的后来,梁锦墨还是为许栀擦了药油。



        她洗漱的过程里,都是他抱来抱去,他好像真的不嫌麻烦,这里没有别人,她也逐渐习惯了一点。



        等到再上床,梁锦墨离开时,在她唇角落了个晚安吻,“什么事都等明天再想,先好好休息。”



        说是这样说,等男人走后,她还是忍不住在床上翻来覆去。



        今天发生的一切,对一向循规蹈矩的她来说都太超纲了。



        许何平一定会暴跳如雷,她想到这里,却觉得有些痛快,她计划,总有一天,她还要告诉许何平,她和梁锦墨在一起了。



        一想到梁锦墨,思绪不受控地就回到刚刚那阵子在床上的混乱,她忍不住地用手指轻轻碰了碰自己的嘴唇。



        翌日早。



        许栀起床之前,就收到梁锦墨的微信:醒了吗



        她没有回复,下床一瘸一拐去了客厅。



        梁锦墨坐在沙发上,看到她,他放下手机蹙眉起身,“你要少走路,怎么不喊我抱你?”



        眼看他又要伸手来抱,许栀赶紧说:“那我也要适当活动啊,不然要肌肉萎缩了,而且真的没有那么严重,昨晚擦了药油,今天都消肿了一些。”



        梁锦墨还是不放心,等她坐在沙发上,他半跪下去握着她脚腕看了看。



        确实比头天好一点,但还是肿着,他说:“今天你别乱跑,就呆在屋子里。”



        许栀嘟嘴,“锦墨哥哥,你这样,好像那种很无趣的爱说教的长辈。”



        梁锦墨抬眼,伸手就捏了下她的嘴唇,“谁让我是哥哥呢。”



        许栀说:“那我以后不叫你哥哥,行吗?”



        “那你想叫什么?”



        梁锦墨好整以暇。



        许栀一时没想出,她说:“你不觉得……我和你现在这样的关系,叫哥哥,有点怪怪的?”



        话没说完她就脸热,谁家的哥哥会把妹妹压在床上那样啊……



        梁锦墨仿佛一眼看穿她的想法,他就很直白了:“你觉得在床上叫哥哥不好?”



        许栀小脸爆红,说不出话来。



        她看到他忽然勾唇,这个浅浅的笑容透着几分邪性。



        “你不觉得,这样更刺激吗?”



        客厅很安静,许栀快要炸了,她扯过旁边的抱枕,一把挡住脸,“闭嘴吧你!”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