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诱吻春夜在线阅读 - 第51章 他说:“我可以等,但你不能只会逃。”

第51章 他说:“我可以等,但你不能只会逃。”

        接下来一路无言。



        许栀起先闷头假寐,后来是真的睡着了,导致她根本没看到车子已经拐弯进了别墅区。



        直到听见梁锦墨刷别墅区的门禁卡,她迷迷糊糊中一个激灵,翻身坐了起来:“到了吗?”



        她睡眼惺忪,抬手揉着眼睛,又捂着嘴巴打哈欠,头发睡得翘起了一撮,她自己还没意识到。



        梁锦墨往内视镜望一眼,看到她这样子,有点想笑。



        他压着唇角,道:“进小区了。”



        许栀意识回笼,“不用进小区的,你把我放在门口就行。”



        如果车子进了小区,万一被她爸妈,或者梁家那些人看到,就很麻烦,她得同那些人解释她为什么和他在一起。



        梁锦墨回到正前方的目光有些凉,“已经进来了,马上停车。”



        许栀的心思他一眼看穿,无非是不想被别人看到他们在一起。



        她还是喝醉的时候比较可爱,没有那么多顾忌,一旦清醒就瞻前顾后,他原本以为她考虑最多的是梁牧之的感受,然而现在,排除梁牧之,她还在意其他人的看法,畏首畏尾。



        车子在别墅区马路边的临时停靠点停下,许栀说:“你开一下后备箱,我把行李箱拿了。”



        她说话间,手去推车门,没推动。



        梁锦墨没回头,就在内视镜里同她对视。



        他也不说话,黑沉沉的一双眼,看得她心里发毛。



        她咬咬唇,声音很小:“开门啊。”



        梁锦墨:“你确定没什么想说的吗?”



        许栀脑中警铃大作。



        无论他是否真心,她都还没有做好戳破那层纸的准备。



        见她沉默,他又道:“也没什么想问我的?”



        许栀选择做缩头乌龟,“我……我要回家了。”



        她的反应其实不能算是在他意料之外,他猜想,她大概从来都没有将他当成一个可以考虑的对象。



        如果不是她喝了点酒放飞自我,如果他昨晚没有失控,那他们应该还能顺利回到朋友的社交距离。



        但那个吻发生了,就注定他们回不去。



        “许栀。”他唤她名字。



        许栀神经紧绷,不等他说话,就又重复:“我得回家了。”



        梁锦墨默了默,将车门解锁的同时又开口:“我可以等。”



        许栀赶紧推开车门下了车。



        梁锦墨也下车,走过去打开后备箱,将她的拉杆箱拿了出来。



        许栀去接行李箱时,猝不及防地被男人握住了手。



        她抬眼,就撞进男人深邃的眼眸里。



        他说:“但你不能只会逃。”



        说完,他立刻松手。



        许栀转身走,小步飞快,像个逃兵。



        被梁锦墨的话吸引了所有注意力,她走到道路拐角处,抬眼时才看到前面站着梁家老头子。



        许栀背脊一紧,先恭敬打招呼:“梁爷爷。”



        梁老爷子往她后面望了望。



        梁锦墨的车子已经掉头往别墅区大门驶去。



        “栀子啊,”梁老爷子问她:“那不是牧之的车吧,不是说你跟牧之去滑雪了吗?”



        许栀心虚得很,也不知道梁老爷子看到多少,她支吾了下,说:“我有点事,就先回来了。”



        梁老爷子盯着她,“送你回来的是谁?”



        许栀头皮发麻,想不出能糊弄过去的办法。



        梁老爷子:“我看刚刚帮你拿行李的人,好像是锦墨。”



        原来都被看到了,许栀这下装也没法装,“他在景区有工作,就顺路载我一程。”



        “这样吗?”梁老爷子也没说信不信,而是道:“不过以后还是避嫌吧,你和牧之有娃娃亲,以后是要结婚的,他们兄弟俩的关系……你也清楚。”



        许栀被“娃娃亲”三个字刺到,她觉得很讽刺,但是对着老人,她又不知道要怎么解释。



        按理说,梁爷爷这边是该由梁牧之自己说清楚的。



        她低头,一脸讪然,“爷爷,我觉得婚姻这种事,您最好还是听听梁牧之自己的想法。”



        梁老爷子一愣,许栀以往都管梁牧之叫“牧之”,现在忽然连名带姓,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他问许栀:“和牧之吵架了?”



        吵架倒是真的,还吵得前所未有的凶,只是有陈婧牵扯其中,许栀不方便说太多,她正思忖怎么回答,就听见梁老爷子又开口。



        “那小子是需要你多包容一点,他的性子你也知道,被惯坏了,”梁老爷子叹气,“什么事都由着他,那他能玩死他自己,虽然说现在你们年轻人没有娃娃亲这讲究了,但你也是我和他爸爸妈妈认可的梁家媳妇儿,牧之这性格,就得有个稳妥的人看着他我们才能放心,你明白吗?”



        许栀垂着眼,小声道:“我也管不住他的。”



        没人能管得住梁牧之,虽然她能理解梁家的长辈们是希望梁牧之的对象可以约束他一点,但她做不到,并且……



        她现在也不想做那个人了。



        然而她发现,好像没有人在乎她的想法,许何平指望将她卖给梁家,而梁爷爷话里的意思也很明白,希望她能以妻子身份看管梁牧之。



        就是没有人问她喜不喜欢,乐不乐意。



        梁老爷子同她并肩往家里方向走,他语重心长道:“这世上如果还有人能管牧之,那就是你了。”



        许栀抿唇没说话。



        “不信吗?”梁老爷子想起什么,笑了笑,“牧之高中最叛逆那时候记不记得,成天和我还有他爸妈吵架,后来还搞了个离家出走。”



        许栀记得这件事,那次后来是她找到梁牧之,并将人带回梁家的。



        “如果不是你,说实话,我们都不知道要去哪里找他,”梁老爷子感慨,“那小子回来之后还和我们放话,说他回来是看在你的面子上,看你都着急得哭了,他只能勉强同意回家。”



        许栀不太赞同这种说法,“我觉得他是想回家,但是需要台阶下,我正好去了。”



        梁牧之那个死傲娇就是这样,他是很难认错低头的。



        梁老爷子说:“对,但是他这宁折不弯的性子,注定了他以后还有需要台阶的时候,你以为那时他妈妈没有打电话给他,哭着叫他回家吗?但是没用,只有你一哭,他就回来了。”



        许栀还是不觉得这能代表什么,或许只是她正好找去了,当面同梁牧之说了,他觉得这台阶递到位了。



        她正想再说什么,梁老爷子话锋忽然一转:“你和牧之的婚事倒也不是特别着急,毕竟你都还没毕业,你们再处处,但是你和锦墨那孩子……”



        听他提起梁锦墨,许栀莫名有点紧张。



        “以后就别再有来往了,不光牧之知道了会不高兴,你和牧之的娃娃亲很多人都知道,而且以前你们成天在一起,锦墨身份特殊,和你接触被别人知道了,也容易被说闲话,这对你,对他,对牧之都不好,你懂吗?”



        许栀感觉心脏在迅速而沉重地下坠,她张了张嘴,没发出声音。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