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诱吻春夜在线阅读 - 第29章 许栀甩开了他的手。

第29章 许栀甩开了他的手。

        闻言梁牧之真有点坐不住了,“爷爷,娃娃亲都是什么年代的事儿了,大清早亡了,现在都是自由恋爱!”



        梁老爷子不肯退让,“你已经够自由的了,你以为我们不知道你还在偷偷玩赛车?牧之,你是个成年人了,有些事你要懂,人不可能想要什么就都能拥有,你和栀子的婚事是我和你许爷爷定下的,虽然你许爷爷已经过世了,但我还活着,这婚约就作数。”



        梁牧之气得想骂人,但对方是梁老爷子,他不得不斟酌语言。



        忽然间他想起什么,扭头看向许栀,“小栀子,你也说两句,结婚这种事怎么能……”



        他话没说完,就顿住了。



        许栀低着头,眼泪大颗大颗地往下掉。



        所有人都看了过来。



        许栀咬着嘴唇,很艰难才出声:“对不起……梁阿姨,我不是故意要骗人的,我……对不起……”



        她的思维一团乱麻,只觉得委屈,又难堪到极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坐在这里,为什么要参与这个饭局,又为什么要面对这些质问。



        “你是该和你叔叔阿姨,还有你梁爷爷道歉,”许何平压抑着怒气,“以后还敢骗人吗?”



        许栀肩背佝偻,觉得自己要被这些目光刺穿了。



        她声音很小,染上哭腔,“我以后不会再说谎了,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梁牧之哑了声,他觉得心口被什么东西很尖锐地刺了下。



        许栀脸皮太薄了,对他来说这样的批斗无所谓,但是她一直就是众人眼中的乖乖女,大概从来没有受到过这样的盘问和指责。



        他脑中空白,心被揪着扯着疼,一时间不能言语。



        赵念巧试图缓和气氛,“老梁啊,这件事我们栀子确实有不对,我们回头好好说说她,保证以后没这种事,行吗?”



        梁正国也不是真要为难许栀,现在小姑娘都哭了,他确实不好再说下去,“行了,别再说她了,我知道栀子脸皮薄,我也不是刁难她,但这事儿我觉得是该说明白,大家吃饭吧。”



        说是吃饭,可哪里还有人有心思吃饭。



        许栀想要让眼泪停下来,但是她做不到,泪腺像失控了。



        这样的难堪,对她来说是空前绝后的。



        这一段时间所受的委屈,一一在心头涌现,她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



        她不知道,如果自己不喜欢梁牧之,是不是就不会有这么难受,她还没能完全从失恋的痛苦里恢复过来,又要面对这样的事。



        而那个被偏爱的陈婧,一直身处局外,不用挨骂,不用被指责,可以和梁牧之撒娇,反正他都会宠着她。



        从小时候到现在一直笼罩在她的阴影又一次将她彻底覆盖了,所有这一切,不过证明了,她是个不被爱的人。



        饭桌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变得很安静,尽管其他人还想要粉饰太平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但许栀咬着嘴唇,也终究是无法压抑的抽噎声传出。



        许何平沉着脸,吼她:“哭什么!做错事的人是你,还有脸哭!”



        赵念巧皱眉,旋即陪着笑脸和梁老爷子还有梁正国道:“这样吧,咱们饭也吃得差不多了,我先带栀子回去了,你们慢慢聊。”



        说完,她起身过去拉许栀,“走吧,我们先回家。”



        许栀实在控制不住情绪,用手背擦眼角,顺从地起身。



        然而,手腕处一紧。



        梁牧之拉住了她。



        他张了张嘴,只是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许栀就甩开了他的手。



        赵念巧带着许栀走后,梁牧之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心发怔。



        许栀走时没有看他一眼。



        梁小少爷跋扈惯了,从来不知道自省为何物。



        他以前没觉得自己做错,不管是为了陈婧打架,还是叫许栀帮忙说谎掩盖真相,但此刻,他忽然怀疑,自己是不是不该这样做。



        许栀哭得很伤心,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她哭得这么伤心了。



        其实许栀最开始是个小哭包,只有他知道。



        许何平重男轻女,对许栀一直很恶劣,赵念巧偶尔也会将自己的不顺归咎在她这个女儿身上,对她也不太好,小时候她经常因为这些事儿委屈得哭鼻子,她觉得爸爸妈妈都不爱她。



        他往往是那个聆听者。



        他会小大人一样地拍她的背,对她说一切都会过去,又告诉她,没事的,你有我,我会永远陪着你的。



        “你有我”这种话说得多了,好像也就真的见效了,许栀很依赖他,她慢慢变得坚强了很多,不再总是揪着父母对她不好这点事儿不放。



        印象里,她真的很久没有这样哭泣过。



        梁牧之久久地失神,不知道什么时候,饭局是真的要结束了,他猛然站起身,扭头大步往外走。



        “牧之,你去干什么?”付婉雯忙喊他。



        他没应,也没回头,脚下跑了起来,一路跑出别墅,到许家门外才停下,用力按门铃。



        赵念巧远程解除了门禁,梁牧之进门就往主屋跑,跑进去微微喘气,问赵念巧:“阿姨,小栀子呢?”



        “回来就上楼回自己房间了,”赵念巧耸耸肩,“好像还在哭。”



        “我去看看。”梁牧之说着,迈步往楼梯走。



        “等等,”赵念巧叫住他,“牧之,我刚刚听你那意思,你是不愿意接受和栀子的娃娃亲,对吧?”



        梁牧之愣住了。



        “是不是?”赵念巧显得有点咄咄逼人。



        “我……”他顿了顿,“我是觉得,娃娃亲那还是老一辈的那一套,我和小栀子这辈人的思想不同。”



        赵念巧:“别绕弯子,敞开说,你不喜欢栀子,对吧?”



        这个问题实在尖锐,梁牧之觉得很难回答,片刻后,他道:“小栀子是我很重要的朋友,我拿她当妹妹看。”



        赵念巧盯着他,像是在审视。



        梁牧之有些不自在,“阿姨,我想上去看看她。”



        赵念巧挪了两步,挡在了他前面。



        “既然如此,以后请你和栀子还是保持距离吧,毕竟你们都不是小孩子了,”她语气变得有些凉,“没有血缘关系,不要乱认妹妹,这样不仅对栀子不好,对你以后的女朋友也会造成伤害。”



        梁牧之一怔。



        他没想到赵念巧会不让他去看许栀。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