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诱吻春夜在线阅读 - 第28章 你不能负了她。

第28章 你不能负了她。

        许栀后来还是回家了,自己打车回去的。



        她没有联系梁牧之问她的行李他拿哪里去了,那些东西反正也不是很重要。



        回到家的第二天,付婉雯邀请许家三口过去吃晚饭。



        许何平如今正想着靠梁家的关系拉投资和贷款,自然不会拒绝,礼节性地买了顶级的西湖龙井做随手礼,带着赵念巧和许栀一同前往。



        今天这顿饭,不光付婉雯,梁父梁正国也在。



        刚打过招呼坐下,楼上又下来两人,梁老爷子和梁牧之也来了。



        许栀看到梁牧之,淡淡移开视线,先同梁老爷子打了招呼:“梁爷爷好。”



        梁老爷子很喜欢许栀,笑着说:“栀子好像瘦了点?别学那些姑娘减肥,健康最重要。”



        许栀说:“没有,我吃很多的。”



        梁老爷子哈哈一笑,“我看你还没一百斤。”



        梁牧之看了许栀一眼,也没说话。



        不过,按照两家以往聚餐惯例,许栀的座位旁边,就是他的座位。



        他拉开椅子,坐了下来。



        保姆端上来饭菜,几人围桌而坐,梁老爷子跟梁正国还有许何平聊起北城商圈的事情,赵念巧和付婉雯也随意说说家常。



        这顿饭吃得很慢,许栀一直很安静,低头干饭。



        她旁边的梁牧之也差不多。



        以往他会妙语连珠哄哄老爷子,和梁正国贫几句,今天都没有。



        许栀觉得有些压抑,不过两家人的饭局,她必须得应付完。



        然而,就在饭局快要结束的时候,梁正国忽然清了清嗓子,说:“有件事,今天想说一下。”



        这种郑重其事的架势,让所有人都停下筷子。



        “前段时间,牧之在酒吧打架这事儿,大家都知道,”梁正国语速缓慢却沉稳,腔调像在公司开会,“挨打的人要上诉,我就去处理了一下,正好,负责这个案子的那个派出所有我朋友,所以我就看了案情记录。”



        话到这里,梁正国忽然看向许栀,“栀子,我听你阿姨说,你说牧之是因为你打的架?”



        许栀怔住。



        一瞬间,所有人的目光都投向她,除了梁牧之,他正盯着梁正国。



        许栀隐隐有所觉察,梁正国这样问,肯定是知道了什么。



        从小到大,梁牧之用她做借口逃过课,去过网吧……但目前还没有出现过穿帮的情况,这导致她一时间根本想不到要如何应对。



        梁正国看着她的眼神有些冷,“案情记录里,牧之为了保护一个名叫陈婧的姑娘,才打了人,而且整个记录里面根本没有你,警察说你是后来去保释牧之的人。”



        说完,梁正国看向梁牧之,“不然牧之,你自己说,你到底因为谁打架?”



        梁牧之没立刻说话。



        他还握着筷子,手指收得很紧,过了一阵,忽然将筷子“啪”的一声,扔在桌上。



        “合着今天这顿是鸿门宴?”他挑眉,还是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



        “牧之!”付婉雯厉喝,“不要这样和长辈说话。”



        梁牧之不屑笑笑,“就算我是因为陈婧打架又怎么样,她一个姑娘在酒吧被酒鬼欺负,我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都不行?”



        梁正国疾言厉色,问:“那栀子为什么要说谎?”



        许栀面色惨白,她没有经历过这种场面,两家人坐在一起,批斗她。



        梁老爷子有些于心不忍,“栀子,牧之犯浑,我知道你乖,到底怎么回事,你直说就行。”



        许何平感觉自己这张老脸都没处搁了,扭头瞪着许栀,“还不快说!什么时候学会和长辈撒谎的臭毛病了。”



        许栀抿唇,脑子转得很快,却混乱。



        她撒谎是为了替梁牧之求情,这是他要求的。



        她能直说吗?



        毕竟她还没打算和他绝交,就算是作为朋友,这个时候坦白,也等同于出卖他了。



        梁牧之这时开口:“小栀子是为了帮我求情来着,这么点事值得你们这样为难她?”



        “是吗?”付婉雯插话,“为你求情就可以骗我?”



        梁牧之对上自己母亲犀利的目光,一时没吱声。



        许栀感觉自己好像被当众扇了一记耳光,做惯了大人们眼中乖巧懂事的孩子,这样的当众训斥和指控让她觉得羞愧,脸开始发烧,脑子彻底停摆,无法思考。



        付婉雯一瞬不瞬地盯着她,像是要用目光将她凌迟,“栀子,你一直很乖,所以牧之每次说和你在一起,说和你出去,我们都相信有你看着不会出什么问题,可现在呢?你怎么也变成了满口谎话的孩子?”



        许栀的头埋得更低了。



        “你们……”梁牧之攥紧拳,“这都是我的错,行了吧?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大不了再去跪祠堂,或者你们再给我几巴掌?”



        梁正国深深看他一眼,“你觉得今晚我们是在针对栀子?”



        梁牧之咬牙,“不然呢?她脸皮薄,你们差不多得了,我不怕你们说,再说这事儿本来就是我闯的祸,她是为了帮我!”



        “你也知道她是为了帮你,”梁正国看着他的目光充满失望,“你自己闯祸,拉栀子下水,她本来这么乖一个姑娘,为了你和大人说谎骗人,我们一直以来都希望栀子能稍微看着你一点,让你不要太出格,结果倒是你把栀子给带坏。”



        梁牧之偏过脸,明显已经对这种说教不耐烦了。



        他被惯坏了,这点所有人都清楚。



        梁正国压着火气,“还有,那个陈婧,她爸爸是前些年落马的官员,你和她什么关系?”



        梁牧之沉默几秒,才说:“没什么关系,我就是看不惯那些酒鬼欺负一个姑娘。”



        “你最好和她没关系,”梁正国语气更重,“她爸那宗案子是商业贿赂,牵扯的北城生意人很多,现在那些人都想和陈家撇清关系,生怕受到牵连,我这辈子做生意堂堂正正干干净净,不能因为你和罪犯扯上关系影响到公司。”



        梁牧之拳头攥得更紧,他想说点什么的,但还没开口,就被梁老爷子打断。



        “牧之,你是梁家正统的继承人,你不能有这样的污点,”梁老爷子语重心长,“还有,这些年我们几乎什么都依着你的性子来,你不肯留学,毕业后不进公司,现在难道你还想因为你一个人害了梁氏?”



        梁牧之看了梁老爷子一眼,手慢慢松开,颓丧道:“没有。”



        “无论你和那个陈婧是什么关系,以后必须没有关系。”梁老爷子下了命令,“你和栀子的亲事是早就定下的,你不能负了她。”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