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诱吻春夜在线阅读 - 第6章 原来是朋友啊。

第6章 原来是朋友啊。

        其实付婉雯已经尽量给许栀留足了面子,不然不会只说那几句。



        就算这样,许栀还是委屈。



        梁牧之一问,她就更难受了,她从小到大都很乖,在学校老师还有自家爸妈跟前都没挨过几句训话,导致她对于挨训这事儿没什么耐受力,眼圈都红了,喉咙也发哽。



        梁牧之见状,赶紧说:“对不住,小栀子,你放心,以后你有什么事儿我一定两肋插刀……”



        许栀别开脸,闷声道:“这是最后一次。”



        梁牧之:“什么?”



        “以后别拿我做挡箭牌了吧,”她梗着脖子不看他,“也不合适。”



        梁牧之愣住了。



        许栀趁机将自己的手从他掌中挣脱出来,正要走,梁牧之又出声:“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吗?”



        许栀脚步一顿。



        最好的朋友吗?



        原来是朋友啊。



        这两个字现在对她无异于一记耳光,她只觉得脸疼,没有回答梁牧之的话,扭头快步从梁家离开。



        回到自己家,家里没人。



        许家以前也请两三个保姆,但半年前好像是生意不顺,许父做主遣散保姆,现在只有小时工定期来打扫卫生。



        许栀直接上二楼自己房间看书,中途手机频繁震动,是梁牧之打来电话,她不想接,干脆设置静音。



        不到中午,楼下传来声响,有人回来了。



        许栀还没下去打招呼,楼下已经吵起来。



        许父许何平一身酒气,骂赵念巧:“你成天除了做美容还知道干什么?公司里那么多事,也不知道替我分担。”



        赵念巧站在沙发边冷笑,“是我不分担?我早说过你那个项目不行,你不听我的非要做,现在赔钱了撒气在我身上?”



        许栀走到楼梯口,就顿住脚步。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梁家有丑闻,她家则是成日鸡飞狗跳,赵念巧和许何平平均每个月至少得喊一次离婚。



        她走下去,喊:“爸,妈。”



        下面两人回头,愣了下。



        “栀子回来了啊。”赵念巧并不觉得尴尬,“怎么没提前打招呼?”



        “我回来取点东西,刚刚看了一阵书,下午就走。”



        许何平扯了扯领带,没说话,去了洗手间。



        “我爸怎么大白天喝酒?”许栀问赵念巧。



        赵念巧:“不是今天喝的,是昨晚,到凌晨才结束酒局,对方是银行的人,公司里现在几个项目缺钱,得想办法贷款。”



        许栀迟疑着问:“公司里……情况是不是不太好?”



        赵念巧安静片刻,笑了下,“别问了,说了你也不清楚。”



        赵念巧上楼了,许栀在没有人的客厅呆着,还是觉得压抑。



        其实很久以前赵念巧和许何平关系没有这么恶劣,和家族根基深厚的梁家不同,许家是创业起家,许家夫妻俩曾经是创业伙伴。



        但是,许何平重男轻女。



        一胎生出许栀,许何平就不高兴,矛盾频发,后来赵念巧怀了二胎,许何平托人做检查,查出是个男孩,原本很期待。



        然而赵念巧是事业型女强人,怀了孕还是一直在公司里奔波,到了七个月时出去跑业务,和人抢客户起了冲突,也不知怎么孩子就掉了。



        七个月的孩子,经由医生的手拿出来,是个浑身青紫的死胎。



        并且,赵念巧的身体受到的伤害太大,后来再也没有怀孕。



        这件事堪称许家一家人的阴影,后来许何平指责赵念巧满脑子工作不知道顾及孩子,赵念巧说要不是你拿不下客户我也不用挺着大肚子跑业务。



        两人争吵不休,赵念巧再也没去过公司。



        许栀偶尔会想,如果自己是个男孩子,父母也许不至于闹成这样。



        家里乌烟瘴气,许栀上楼收拾东西,打算回学校,再下楼时又遇到了许何平。



        父女俩平日里交流不多,不过这次,许何平主动叫住了许栀,问:“你要回学校了?”



        许栀点点头。



        许何平:“你还有半年多毕业吧?”



        许栀还是点头,她不知道许何平为什么会问这个,她这个爸爸从来都没有关心过她的学业。



        许何平看着她,似乎在思考,又问:“最近和牧之处得怎么样?”



        许栀蹙眉,“我和他……没有处,就是普通朋友。”



        许何平一怔,“什么普通朋友,你们两个是定了娃娃亲的,你爷爷和梁家老爷子早就说好的。”



        许栀有些无语,为什么这些人都要来为难她?明明梁牧之才是那个抗拒这门娃娃亲的人。



        她正想继续解释,许何平严肃道:“你必须得嫁给牧之,现在家里公司有点状况,融资的事情也需要梁家的人帮忙,你明白这门亲事意味着什么吗?”



        许栀一时有些怔愣。



        家里公司的事情她其实很少问,因为许何平不爱和她说,可现在他言下之意,又希望靠她和梁牧之的结合来达到融资的目的。



        “可我和梁牧之……”



        许栀想要解释,许何平打断她的话,“不要说可是,你也是这个家的一份子,你现在也成年了,我供你吃喝,供你完成学业,你不能对这个家一点贡献都没有,我不管你和牧之之间关系如何,你必须得嫁给他,只要我们两家成为亲家,银行那边就算看梁家面子也会给我批款。”



        许栀心口发凉,忽然之间,她丧失了解释的欲望。



        许何平不会听她说话,从来如此,他有很多重男轻女父亲的通病,根本看不起自己的女儿,但如今到了要利用她的时候却毫不手软。



        “反正你也马上毕业了,公司现在很需要这笔钱,还不知道能撑多久,最好你和牧之能在这次过年前后订婚,把消息放出去……”



        许何平顿了顿,深深看她一眼,“你这是什么表情?又不是让你去受罪,梁家这关系谁不想攀,再说你平时和牧之关系那么好,你们不是早就在一起了么。”



        许栀抿唇,很冷静地反问:“万一梁牧之不愿意呢?”



        许何平:“他父母还有梁家老爷子都喜欢你,他怎么会不愿意。”



        “万一……”许栀话出口,感觉自己心口先被戳了下,“他不喜欢我,他交了其他的女朋友呢?”



        “那你就把牧之抢回来,”许何平残酷而坚决地道:“别像个废人一样,我养你这么多年,你总得有点用。”



        dengbi.net      dmxsw.com      qqxsw.com      yifan.net



        shuyue.net      epzw.net      qqwxw.com      xsguan.com



        xs007.com      zhuike.net      readw.com      23zw.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