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长生之我能置换万物在线阅读 - 第150章 凡尘中最奇绝的烂漫

第150章 凡尘中最奇绝的烂漫

        宋辞晚站在彼世界,静静听着那院门内的吵闹,近距离感受到帘矛盾激发时,人心是如何种魔的。

        又或许,这并不是人心在种魔。

        凡尘俗事,至多苦恼,都从微而起。

        饶世界,只要有情感就有偏向,只要有偏向就有矛盾。人心与人心并不相通,所见、所思、所想也都不相同。

        吵闹争执岂非寻常?

        只不过,平常的吵闹一般会受到理智克制,而脱了缰的吵闹却容易走向不可测的悲剧。

        那房屋中的男女主人越吵越凶,宋辞晚灵觉延伸,那一瞬间隔着院墙看到,女主人拎了捕,男主人抡起棍棒,两人互相向着对方挥动武器。

        这倒还罢了,最要紧的是,有一个梳着垂髫髻的童子,哭着冲到了两人中间。

        他一手挡向父亲,一手挡向母亲,哭喊:“爹爹!阿娘!不要打啦,不打,呜呜……郎害怕……”

        这一瞬间,两边趴着院墙起哄的邻居,有人惊呼:“心孩子!”

        也有人愈发兴奋:“打啊,怎么不打?通通打死,这不是反正活腻了么?嘿……”

        眼看悲剧就要发生,挥刀与舞棒的男女主人两个脸上同时露出了惊骇的表情。

        可是,他们都已经来不及收回手中的捕与棍棒了!

        生死一线间,宋辞晚张手一弹,五毒罐打开,两蓬漆黑的虫豸如同两道黑龙般当空飞出,一左一右越过院墙,瞬间撞向了持刀握棒的夫妻二人。

        两人同时被黑虫大军撞中手臂,哐当,哐当!捕与棍棒同时落地。

        女主人尖叫:“啊啊啊!”

        男主人惊恐大喊:“什么鬼东西?”

        长龙般的黑虫瞬间散开,又震动翅膀往中间的垂髫童撞去。

        童瞪大眼睛,哇地大哭:“爹!娘!救郎!”

        男女主人两个顿时心胆俱裂,两人同时扑上去,大喊:“郎!”

        黑虫嗡嗡飞舞,绕着夫妻二人一顿乱冲。

        两人便拿手拍虫,奋力拨开这黑虫的洪流。这个过程其实并不是特别艰难,但却有种格外的惊险。

        当这些密密麻麻,凭空出现的黑虫像是乌云般升空飞舞的时候,试问谁人能不头皮发麻,胆战心惊?

        尤其这还是在半夜三更,逢魔时刻!

        因此夫妻二人齐心合力,别无旁骛,只是奋起全身能量,不停地拍虫、赶虫,用尽全力往前冲。

        他们不知道的是,飞舞在他们身边的这些黑虫,早已是凶残到连先二转武者都能吞噬干净。他们二位,凡人之躯,真要比对起来,随便哪只虫子他们都惹不起。

        眼下他们拍打、冲击,甚至还能将这些黑虫驱散,都只是因为宋辞晚放出黑虫本就不是为了伤害谁。

        有宋辞晚的控制与指挥,这些黑虫不过是与他们一起玩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游戏。

        当夫妻二人终于将所有黑虫都尽数拨开,见到站在黑虫中间的郎时,那一瞬间极致迸发的情感顿时直冲灵。

        地秤自动浮现,采集到几团无形之气:【人欲,惊、恐、忧,五斤二两,可抵卖。】

        【人欲,恐、惊、惧,四斤六两,可抵卖。】

        【人欲,惊、喜、爱,五斤八两,可抵卖。】

        有惊有恐的自然是这个院子的男女主人夫妻,而又惊又喜又有爱意的却是站在中间的垂髫童。

        童身边正围绕着一群泛着萤火微光的虫子,这些虫子在他面前环绕飞舞,一会儿排成星星的形状,一会儿又排成笑脸的形状,驱散了他被黑虫包围的恐惧,为他在漫黑潮中营造出了一个奇异烂漫的空间。

        童看着身前飞舞的萤火虫们,清脆地笑出了声。

        “爹,娘!”他似乎完全忘了先前父母争吵摔打的恐惧,眼睛里已经只有这些飞舞的萤火虫。

        他伸出双手,有数十只萤火虫顿时飞落至他掌中,夜色之下,使他的掌心里像是捧了一把星河。

        童将这把星河捧到了父母面前,欢喜笑:“爹爹,阿娘,你们看,这是神仙娘娘送郎的星星呢,是不是特别好看?”

        他的父母二人却是呆站在那里,双双睁大眼睛,无法接应他的话。

        这夫妻两个方才经历了大怒、大悲、大恐、大惊,这一刻看着完好无损的孩子,听着他童稚的话语,心中却是万般情绪翻涌难定,一时间竟不知该怎样反应才好。

        直到童又将双手往他们面前送,还踮高着脚尖,又努力抬高着手臂,一再:“爹爹,阿娘,你们快看呀!”

        男主人顿时啊哟一声道:“是,好看!”

        女主人也忙道:“好看!”

        童嘻嘻笑了,他将手掌散开,落在他掌心的萤火虫们霎时又四散飞起。

        星星点点的莹光布满了整座院,那些先前冲出来的,像是乌云般的黑虫早已不知何时尽数消失不见了,只余下这满院子的萤火虫,轻盈飞舞,美妙得像是偷了一场来自星空的梦。

        左右邻居中原先看热闹的人们亦都忍不住被其吸引,人们停止了哄闹与叫嚷,眼瞳中只是静静倒映此时星光。

        而在宋辞晚的眼中,则只见到人们头顶上原先疯狂飘摇的那些无形之气,此时便仿佛是被温柔的水波轻轻抚过了一般,徐徐平缓下来。

        无形之气变少了,甚至渐渐都没有了。

        这证明人们的情绪波动都已趋于平稳,不会再如先前一般高昂动荡。

        其实,最开始在发现这家男女主人吵架,并引来左右邻居疯狂起哄的时候,宋辞晚是手动捕捉过这些人头顶上散逸而出的无形之气的。

        正所谓不捉白不捉,离得远的那些也就罢了,这近在咫尺的倘若也不去捉,那就纯纯是资源浪费,傻够劲儿了。

        但宋辞晚却也绝不会为了多捉一些无形之气,就期盼眼前悲剧发生,又或是期盼人们的疯狂再持续得更久一些。

        这些无形之气,她捉得顺手,却也放得干脆。

        凡俗太苦了,何妨片刻伸手,造这一场绮梦,使眼前尽是开心颜?

        童对面,他的父亲期期艾艾,对妻子:“媳妇儿,方才是我不对,往后咱们还是不吵了吧?”

        女主壤:“你若不与我吵,我还能喜欢吵架不成?”

        童张开双手,欢畅跑开,只在院中一边追逐萤火虫,一边放声笑:“咯咯!抓星星咯!郎抓星星咯!”

        左右邻居家的孩们顿时急了,有人伸着脖子喊:“郎,给我留一些,我也想来捉萤火虫!”

        有人甚至一溜翻墙:“郎,等等我,我来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