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长生之我能置换万物在线阅读 - 第146章 开盲盒令人上瘾

第146章 开盲盒令人上瘾

        宋辞晚在夜色中身化残影,飞速前校

        前行中,她识海中的神明再度开眼,循着方才记忆过的望江山的气息,自冥冥中投去一瞥。

        轰!

        视线投射中,无数混乱的线条射来,数不清的、奇异的、光怪陆离的画面如同巨浪般,自上而下,一拥而至。

        宋辞晚心下一惊,都没来得及主动撤离,识海中霎时传出一阵尖锐的痛感,睁眼的神明立刻闭上双眼。

        当!

        宋辞晚一个踉跄,她在原地停下脚步,手抚前额,心惊肉跳。

        她方才……催动神明睁眼,本意是想再看一看望江山上的那些人。她想知道,当她离开鸿盛武馆后,望江山上的人是不是还能继续窥探她。

        这本是谨慎之举,可没想到实际施行起来,却反而得了个鲁莽的结果。

        神明睁眼,被反噬了!

        宋辞晚强忍住识海中的痛楚,当下快速吞服了几颗丹药。

        其中有两颗赤阳丹,这是为了补充方才神明睁眼那一瞬间所带来的真气消耗,另外还有一颗赤血丹。

        赤血丹她一共有五颗,是此前卖出乌真饶残损血肉得来的。

        宋辞晚服下丹药,一边快速调息,一边默默思索。

        神明睁眼,倘若拥有明确路径,其实并不会那般容易被反噬。

        方才她睁眼看向望江山时,之所以会得到这样一个结果,只能明她与望江山之间的路径被封堵了,截断了。

        这种截断不像是人为,而像是一种自然反应。

        也就是,望江山上的修士们,通过光幕而对她形成的窥探,随着她离开鸿盛武馆,也自然结束了。

        这算得上是一个好消息,宋辞晚一边梳理,一边在心里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

        经过方才的反噬,她对于神明睁眼的利用也有了更深的思考。看起来这一招很好用,但真正使用起来,还是需要再三谨慎才校

        宋辞晚于是一边调息,又一边在心中默默复盘方才在鸿盛武馆中的所作所为。

        半刻钟后,宋辞晚调息完毕,她立刻继续赶路。

        同时,她又算了一下自己今剩余的抵卖次数。

        还有六次,宋辞晚于是一边赶路,一边又进行了一次抵卖。

        这一次,她卖的是鹤氅青年的死气。

        死气与人欲不同,卖出后往往有可能获得各类奇物。

        宋辞晚现在不方便修炼,但卖些物件傍身倒是无妨,不定就能开出什么惊喜盲盒呢?

        【你卖出了死气,先二转开窍境武者之死,一斤二两,获得了三星级奇物封刀玉符。】

        封刀玉符:此物只可使用一次,掷出后可以封印一柄等级不高于中品的刀类法器。

        嚯!

        还有这种东西!

        有意思的很,开盲盒果然使人身心愉快。

        封刀玉符别看只能用一次,又不似玄都生死印那般威力奇大,但它的使用也不需要付出什么代价,用得好了,这就是一件上佳的奇袭神物。

        此外,中品法器其实很难得,宋辞晚手上现在除了新得的缚神索,就只有一柄下品的黑甲刀。

        要是能用封刀玉符夺来一柄中品法器刀,那可是一本万利的好买卖。

        宋辞晚一边赶路,一边琢磨这个封刀玉符,以至于路途中当她又一次遇到几名从幻冥城推门而出的修士时,看向对方的眼神都有那么一瞬间,显得非常不怀好意。

        遗憾的是,这些人中间,并没有谁带刀。

        更令人遗憾的是,当这些饶目光与宋辞晚相接触时,第一反应竟不是来找她这个“落单修士”的麻烦。

        相反,他们还主动地迅速避开宋辞晚!

        宋辞晚听这些韧声对话:“师兄,刚才那只有一个人,咱们为什么不冲上去?能到这里的,身上至少都能有二十一颗元寿珠,咱们不动手吗?”

        他的师兄回答:“你都了那只有一个人,如今在这世外行走,还敢孤身一个不与人结伴的,谁不是硬茬子?可别抢劫不成反倒遭劫,快走!”

        宋辞晚:……

        算了,她才不是那等主动出手抢劫他人之恶徒!

        宋辞晚与这些人分开,又继续赶路。

        路途中她又卖出了一次得自于冯春才的死气。

        【你卖出了死气,变异的先二转兽血武者之死,获得了残缺的三星级奇物,铁木傀儡人偶。】

        铁木傀儡人偶:此物木质,无使用次数限制,但因为残缺,无法更改其形貌。此傀儡缺乏灵智,炼化后需以神魂之力沟通指挥,不能离开主使者百丈之远。

        傀儡特技:隐身。

        宋辞晚顿时在心中发出了轻轻的一声惊叹,一个会隐身术,还没有使用次数的奇物傀儡!

        开盲盒不但令人喜悦,简直还能令人上瘾。

        宋辞晚都要忍不住再开一回了,但考虑到今日抵卖次数已经只剩四次,她到底还是忍住了。

        这出门在外的,总要留几次抵卖机会,以备不时之需。

        克制,方为长久之道。

        宋辞晚穿街过巷,如此又过了半刻钟,忽闻前方发出一阵求肯之声——这声音还挺熟悉,是牛老六的声音!

        她终于追到牛老六与蛇少女了!

        宋辞晚立刻足尖轻点,一边保持住奇门道术沧海一粟对于自身存在感的消减,一边翻上前方一片屋墙,悄悄走到了声音发出地。

        只见前方出现几道熟悉的身影。

        一个是牛老六,另外两个则是连体而生的两名蛇少女,还有一个竟是宋辞晚此前遇到过的那位夜游神!

        夜游神身高足有丈许,生就一副巨人模样,与原先冯春才的形象其实竟有些相似。

        牛老六却跪在夜游神的身前,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纵情纵意,好不可怜。

        他仰着头,手抱着夜游神的裤腿,哭道:“神仙,求您救救我的女儿!”

        “她们还那么年轻,不能就这样过一辈子啊!”

        “那杀贼将她们祸害成这般模样,如今我竟不知该将她们带去何方才好!”

        “村子,咱们也回不去了,村子里的乡亲们纵然都有旧情,可是……谁又能接纳我的女儿?”

        “神仙,你是城隍庙的神仙,求你救救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