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长生之我能置换万物在线阅读 - 第140章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第140章 生亦何欢,死亦何惧?

        演武场外,怒喝声起时,牛老六正做出俯身前冲的姿势。

        等到牛老六跨前一步,便有一道白光如同匹练般破空而来。

        那是有人在演武场外掷出了一枚素圈手环,那手环带起一道白光,旋转飞来时还在迅速放大,眼看便要将牛老六套住。

        宋辞晚站在旁边手诀一动,地上的黑虫们顿时一拥飞起,嗡嗡振翅,如同一片乌云般正面迎上了这只手环。

        砰砰砰!

        黑虫环绕撞击,将手环牢牢截住。

        不时有黑虫受到冲击落地身亡,可往往又有更多的黑虫从冯春才的身上振翅飞起,加入到了对这手环的拦截当郑

        冯春才彻底没了声息,但他的身躯却成为了黑虫的养料。

        先二转开窍境武者的血肉,使得这一批黑虫完成了一次新的蜕变!

        密密麻麻的黑虫似浪潮般一波又一波地冲击而出,牛老六不再受到手环拦截。

        他便大跨步冲到了青花瓶边,拼尽全力,合身将其一推。

        砰!

        青花瓶倒地。

        牛老六大喊:“妞妞!”

        砰砰砰!

        青花瓶在地上接连滚了数圈,可是这瓶身却并没有如同预想般碎裂。

        瓶中的两名少女面色觥白,直被震得泪水四流。

        青花瓶并没有被打碎,受苦的反而是瓶中人!

        演武场外,一道声音传来,气急败坏:“蠢货!这杏林美人春岂能被如此对待?此物已然将要成熟,那瓶衣与瓶中人合而为一体,瓶碎人亡,人死瓶裂,蠢货,简直是暴殄物!”

        浩浩荡荡一行人从演武场外冲入了场中,为首的一人身披鹤氅,头脸上却溅着鲜血,也不知道他先前经历了什么。

        他大步而行,身化闪电,瞬息间冲向了牛老六。

        牛老六听闻了所谓“瓶碎人亡”的话语后,却立时从地上爬起,他大喊道:“那就一起死!活着这般受苦,还有什么好活的?妞妞,阿爹带你一起走!”

        话间,牛老六再次冲向地上的青花瓶。

        他一手扯下了腰间的拨浪鼓,另一手捏成拳头高高抡起。

        砰!砰砰砰!

        牛老六以一只肉拳,狠狠砸向霖上的青花瓶。

        很快,他的拳头被砸出了鲜血。

        鲜血触及瓶身,原先纹丝不动的青花瓶竟在此时忽然发出了细微的一声裂响。

        这一声裂响仿佛按动了什么奇妙的开关,只听砰砰砰,咔咔咔,牛老六的拳头越砸越急,青花瓶上开始出现了明显的裂缝……

        与此同时,鹤氅青年一拳轰开敛在他身前的黑虫大军,气急败坏道:“贱民找死!”

        他抽出腰间一根软鞭,蹭一下软鞭被绷直,便似钢枪般刺向了牛老六。

        宋辞晚站在旁边掐诀指挥,被轰开的黑虫大军又在瞬间蜂拥而上,密密麻麻覆盖上这条软鞭。

        黑虫飞舞,犹似乌云聚集,又有一部分黑虫直接罩上了鹤氅青年的身躯。

        鹤氅青年被迫停下了脚步。

        便是这一耽误,青花瓶边的牛老六又在瞬间抡拳砸了十数下。

        砰砰砰!

        他拳头上的鲜血越流越多,逐渐覆盖满整个瓶身。

        轰!

        青花瓶裂开了。

        这一瞬间,不论是演武场上,还是望江山巅,无数的视线都落向了那只裂开的青花瓶。

        青花瓶裂开,瓶中少女真的会死去吗?

        有些人脸上露出了不忍的表情,也有些人倏然一声叹息。

        宋辞晚一手抬起,指尖蕴含一道甘霖咒,早已是做好了随时要以甘霖咒救治瓶中少女的准备。

        可是青花瓶裂开后的景象,却还是使得宋辞晚都怔了片刻。

        只见那瓶身碎裂,最先涌出的是一蓬巨浪般的血水,血水冲溅起,溅到了离得最近的牛老六身上。

        牛老六“啊”地一声惨叫,瞬间捂住脸面,滚落一旁。

        他的身上发出了“嗤嗤嗤”的腐蚀声音!

        这些血水原来是有剧毒!

        宋辞晚手指一动,那一团甘霖咒顿时如细雨般落到了牛老六身上,然后又从牛老六身上穿透,最后溅至地面,消散无踪。

        ——是了,宋辞晚与牛老六并不在同一个真实世界,她施展的甘霖咒,根本就无法对牛老六产生任何效果。

        而裂开的青花瓶碎片中,那一蓬血水溅开后,忽然便有一条肉色的蛇尾高高扬起,那蛇尾携带着血雨腥风,轰然一下,便向着正在与黑虫作斗争的鹤氅青年击打而来。

        是瓶中的两名少女,她们背对着背紧紧贴在一起,而她们的下肢,却不知怎么早已非人身,竟是合二为一变成了一条蛇尾!

        两名连体少女的眼睛依然空洞,口中也是一如既往地并不发出任何声音,她们瓷白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唯有血泪如珠,不停从她们眼角滴落。

        那新来的鹤氅青年倏然被她们的蛇尾一扫,便是一声怒吼:“混账!美人瓶被毁了,你们都该死!”

        “来人!还不快来人?救我!”

        啪!

        黑虫捆缚啃噬,蛇尾横扫竖劈,鹤氅青年被打得在地上翻滚了一圈。

        他的身上也沾到了一些美人瓶中溅出的血液,凡是沾血之处,亦都发出了嗤嗤声响。

        但他的体魄显然是比牛老六要强上太多,尽管被如此多面夹击,他也依旧在瞬息间翻身跃起。

        他脱手扔掉手中被黑虫裹满的软鞭,合掌一声大喝,全身气血升腾。

        浓郁的气血生成熊熊烈焰,将所有依附在他身上的黑虫燃烧。

        嗤嗤嗤!

        不断有黑虫掉落,但同时又有更多的黑虫从冯春才的尸身上飞起。

        冯春才的尸身渐渐干瘪,血肉流失,骨骼干枯……

        与此同时,再次横扫在鹤氅青年身上的蛇尾忽然一个倒摔。

        啊——

        两名连体少女无声痛呼,她们雪白的脖颈高高昂起,空洞的眼眶中不断有血泪涌出,火焰燃烧到了她们的蛇尾上,蛇尾上一片片血肉龟裂,鲜血滚滚而落。

        瓶碎人亡!

        鹤氅青年所言,或许并非虚假。

        牛老六倒在地上,颤声痛呼:“妞妞!”

        宋辞晚闻声,立刻将手势一转,她再次掐动甘霖咒,一片甘霖随云而生,瞬间便降落在连体少女的那条蛇尾上方。

        她不知道这一次的甘霖咒是不是能够生效,但总归要试一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