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长生之我能置换万物在线阅读 - 第136章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第136章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宋辞晚跟着牛老六来到演武场边缘,第一眼看到的便是中枪的巨人。

        那一杆长枪直接将他当胸贯穿,冯春才瞪大眼睛,喉咙里咔咔道:“你、你不是已经气血退化了吗?怎会还能有如此……”

        老馆主挺直了原先苍老到有些佝偻的脊背,将那长枪如疾风般抽出,一抬手又猛然向他扎刺而去,口中则一声长叹:“冯啊,你太令我失望了!”

        第二枪,却没能再次刺中冯春才。

        后方,老馆主的亲传大弟子胡辉忽然一声惊呼:“师父!救我……”

        原来就在方才的混战中,胡辉被冯春才阵营的数名老牌武师追杀,双方一追一逃,胡辉就逃到了老馆主身后。

        眼看自己的亲传大弟子命在旦夕,老馆主瞬间变招,回枪一扫。

        他变招是为了救胡辉,目标指向了旁边最近距离追杀胡辉的一名武师,可也就是因为这一变招,他的肋下露出了破绽。

        被追杀得狼狈的胡辉瞬间从侧方扑过来,一边哭喊:“师父,他们都叛变了……”

        话音尚且未落,胡辉的袖间滑出了一柄亮如秋水的短剑。

        短剑犹似灵蛇探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霎时间刺入了老馆主的左侧腰肋。

        后方,巨人般的冯春才“呀”地一声大喝,亦在同一时间举起了一只不知从哪里滚来的石锁,从老馆主后方对他兜头砸下。

        情势瞬间反转,背叛与卑鄙同行,老馆主前后皆受重击,只得将手中长枪竖在身侧。

        枪比他高,勉强抵住了从后方砸下来的那只石锁。

        石锁与长枪进入了角力状态,老馆主单膝半跪,奋力抵挡。

        他微微抬头,一双皱纹稀松的眼睛怔怔看向了身侧的胡辉。

        这位年轻的大弟子眼眶中布满了泪水,哭着:“师父,对不起……”

        老馆主嘶声问:“……为什么?”

        胡辉拔出了扎在老馆主腰侧的短剑,又再次挺剑向他刺来。

        他一边刺一边哭道:“对不起,师父,我不敢!你护不了我太久了,可是冯叔他还正当盛年,我不能与他作对,我不敢……对不起!对不起!”

        剑刺三次,老馆主已是奄奄一息。

        他的头顶也有一团又一团的无形之气在飞速汇聚,他的长枪甚至有些弯了,在他的身后,冯春才狰狞的表情渐渐开始变为戏谑。

        冯春才的语气又柔和又阴险:“老馆主啊,这便是你悉心培养的大弟子啊,你的眼光当真是一如既往的不好呢,嘿……”

        一声笑,未曾落音,忽然他手上一空——被他举在手上,正往下压的石锁不见了!

        是的,就是他手上的石锁,凭空消失不见了。

        这个变故堪称惊悚,一瞬间,冯春才呆了,在他对面,目睹这一幕的胡辉也有些呆。

        这两人自然是想破脑袋也想不到,此时此刻,正有一个“身在人间,又非人间”之人,抬手一挥,便使用异宝收走了冯春才手上的石锁。

        做这件事情的,自然便是宋辞晚。

        宋辞晚其实并不清楚这场中一切变故的来龙去脉,但她看明白了老馆主与胡辉,以及与巨人般身躯的冯春才之间的形势。

        一个欺师叛祖的徒弟,一个犯上逆行的下属。

        不需要过多纠结: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这一瞬间,宋辞晚不仅仅是利用地秤收走了冯春才手上的石锁,紧接着她又收走了胡辉手上的短剑。

        胡辉看不见宋辞晚,只能感受到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将他手中短剑强行吸走。

        很多时候,未知的往往才是最恐怖的,胡辉本就心虚,此时一念升起百念动荡,他顿时就惊恐呼喊起来:“是谁!啊——”

        当空一团黑漆漆的东西掉下来,扑簌簌滚落到他脸上,他忽觉脸颊一痛,当下伸手往脸上一摸,就捉下来一只扭动的多足虫。

        这虫子自带一股腥味,触须探动,甲壳黏腻,不论是捏在手上的触感,还是攀爬在脸上挣扎扑咬所带来的奇异感觉,都令人感到十分可怖。

        胡辉顿时激动得一跃而起,一边往脸上乱拍。

        拍动间有一些更细的虫子从他鼻腔钻入,胡辉感觉到鼻腔刺痒,他连忙做出擤鼻涕的动作想要将鼻腔中的虫子挤压出去。

        可是他不知道,这些虫子早在钻入他鼻腔的一瞬间,便已是分泌出了无数微如尘埃般的虫卵。

        虫卵与血液相融,随着他挣扎动作的加剧,从他的鼻腔开始,飞速流经他全身。

        胡辉惨叫一声,瞬间倒地。

        与此同时,同样受到虫豸攻击的还有冯春才。

        只是冯春才的功力明显比胡辉更要高出许多,那些一蓬又一蓬当头落下的虫子往往是才刚刚靠近他的身体,就被他身上蒸腾的气血轰击得簌簌掉落。

        但也有许多的虫子滚落到了他胸腔伤口处。

        他的胸腔处原先有一个碗口大的贯穿伤,那是老馆主先前一枪刺出的成果。

        冯春才的巨人身躯自愈能力极强,老馆主拔枪后他伤口处就有肉芽开始蠕动,不过片刻间,碗口大的伤就变成了茶杯大。

        只是他毕竟还是血肉之躯,伤口虽有缩,却并不能在顷刻间实现痊愈。

        一些虫于是趁此机会往他血肉处钻,冯春才一边喊叫一边捶击自己的伤口,在他鼓荡的气血烧灼和凶残的捶击动作下,肉眼可见的,大批虫子或被烧成灰烬,或者身断命折,噗噗落地。

        冯春才同样不知道的是,大批的虫子虽然被他杀死,可有些肉眼难见的细虫卵,却也同样流入了他伤口的血液中,再随着他浑身气血的运行而飞速游遍了他全身。

        这些虫子可不是普通的虫子,而是由宋辞晚利用五毒罐悉心培育而出。

        她原先在许家豸园收了一批怪虫,这批怪虫胜在品种奇异,只是等级过低。而经过宋辞晚的培育喂养之后,到如今,五毒罐中的虫豸早已是不知道繁衍蜕变过多少代。

        其中有一批虫子,甚至是被宋辞晚拿稀释的龙血喂养过!

        这些虫子从前是大白鹅的资粮,而如今,在宋辞晚无法直接接触到人间之人时,虫子们则成了她影响现实的急先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