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长生之我能置换万物在线阅读 - 第129章 奇、绝、诡、怪,夜游神

第129章 奇、绝、诡、怪,夜游神

        宋辞晚操作地秤:【你卖出了三星级神道法器蕴灵幡,获得了三星级法器缚神索。】

        缚神索:此物无形有质,既缚肉身,更缚神魂,缚神而走,则仅余行尸走肉矣。

        是个好法器,宋辞晚一闪身在一个僻角停留下来,当即便取出这件缚神索,将其祭炼认主。

        到目前为止,她得到过不少奇物,但正儿八经的法器手上却其实很少。

        譬如玄都生死印、紫金吞海葫芦之类,虽则威力非凡,可玄都生死印已经只剩两次使用机会,紫金吞海葫芦更是一次性物品!

        奇物与法器不同,奇物大多都有使用次数限制,需要计算次数,谨慎使用,法器却没有这个限制,它是长长久久的护道之物,有些法器甚至还能够成长升级。

        宋辞晚半点也不耽误,花了两刻钟的时间将这件缚神索初步祭炼成功。

        缚神索宛如一缕烟雾般缠绕在宋辞晚的手腕间,须臾又从她腕间肌肤隐入。

        宋辞晚晃了晃手腕,再次化风而校

        满城的烟火与她作伴,空气中有丝丝缕缕无形之气在交错盘旋,离得近的,三尺之内的,宋辞晚往往既能看到也能摸到,离得远的,宋辞晚能有一些模糊感应,但很难具体触摸。

        她倒是也动过飞身而上,直接飞到半空去捕捉大量无形之气的念头,但当她首次飞至十丈高时,一种不出的惊悸之感却直接袭上了她的心头。

        宋辞晚瞬间便明白了,平澜城禁飞!

        纵使她如今的状态非常奇妙,似在人间又非在人间,也依然不能冲破平澜城的禁飞限制。

        宋辞晚当即使了个千斤坠,飞速落地。

        却见那空中忽有一道细线般的流光从她方才飞身之处划过,流光带起的劲风隐隐约约直似是要割破空间!

        紧接着,一道半虚半实,足有丈许高的巨大身影从一旁街上飞奔而至。

        这身影花脸豹眼,一身彩绣金甲,右手拿着个大蒲扇,左手却托着一块如意铜牌。

        那铜牌上书写着两个龙飞凤舞的大周文字:夜游。

        这是平澜城的夜游神!

        宋辞晚尚且是首次亲眼见到夜游神的存在,只见这夜游神拿着蒲扇在空气中一顿乱扇,扇完之后皱眉:“这也没人啊,禁空大阵怎会忽然间就自个儿动弹起来?”

        片刻后,巷道的另一边奔来一群巡城司的兵丁,双方互相见过,这一队兵丁的领头人是一个接近先的凡人武者,他恭敬与夜游神交谈道:“回禀大人,属下等也不曾见有谁飞空。”

        夜游神不耐烦地摆手道:“罢了罢了,这大阵或是年日太久,偶尔有些太过灵光倒也不稀奇。尔等总之记得格外警醒些,明白吗?”

        面对夜游神,巡城司的兵丁们自然没有一个敢不明白的。

        众人诺诺应是,夜游神这才迈着他的超级长腿,摇晃着蒲扇在夜色中走远了。

        旁观这一幕的宋辞晚压下了心中的惊悸之感,但她却没有急着离开此处,而是又在原地等候了摸约一刻钟。

        一刻钟后,巡城司的兵丁们早已走远,那原先离开的夜游神却不知怎么竟又无声无息地回来了。

        身高过丈,宛如巨人般的夜游神在街巷间一阵踩踏,有几次他都几乎要碰到宋辞晚,宋辞晚只是轻轻一晃,身随风动,便又与他拉开了距离。

        夜游神还是没能找到引动禁空大阵的罪魁祸首,但他却忽然伸手一捞。

        这一捞,他的手掌便直接穿过了旁边一座民宅的院落,从其中一间房里捞出了一只肌肤森白、四肢处露出青灰色骨骼的妖。

        妖只有四尺高,但却分明生着一张美人脸,被夜游神抓走的瞬间它似乎还没能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片刻后,它才四肢并用,挣扎尖叫起来:“哪里来的莽神?吾乃青山姥姥座下侍童,自来城中安分守己,从不触犯大周律法,你这莽神为何抓我?”

        夜游神瓮声道:“安分守己?日夜吸食妇人男子精气,如今连血肉都快要生全了,你这骨妖竟还敢安分守己?今夜本神抓的便是你!”

        妖继续尖叫:“是这家人自个要请的我,妖何错之有?”

        夜游神道:“食人精气便是不对,恶妖休要狡辩!更何况你这妖得意忘形,竟敢自顾升空触犯平澜城禁飞令,真当我平澜城是你白青山的后花园了?恶妖,入刑罢!”

        话音尚未落,夜游神捉着这妖便将其塞入了腰间一面黑漆漆的八卦镜郑

        妖的尖叫声便戛然而止,一缕青黑色无形之气冲而出。

        宋辞晚眼睁睁看着那缕气划破夜空,飞向了不知名的远方。

        一如从这城中飞出的,千丝万缕的无形之气,万千生灵的贪嗔痴、爱恶欲……

        夜游神捉走妖后,便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宋辞晚站在人间的另一面,只觉今夜所见所闻,单用一个“奇”字已经完全无法形容。

        这个世界的秘密太多了,从幻冥城推开的那扇门,究竟代表什么?

        她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因此只能将满心的疑惑按捺下来,朝着原先的目标鸿盛武馆继续御风而去。

        一路上,若是遇到一些近在三尺内的无形之气,她会随手捕捉,这个时候,地秤就会浮现出来将这些气收走。

        譬如:【人欲,喜、乐、忧,一钱两分,可抵卖。】

        【人欲,喜、忧、痴,二钱六分,可抵卖。】

        ……

        这类没有目标,随处散逸的气往往都很轻,宋辞晚将其捉走,也就是图一个聊胜于无。

        宋辞晚所不知道的是,就在她捕捉“人欲”收入地秤,图一个聊胜于无的时候,与她一同推开幻冥城那扇门,进入到这个“既是人间、又非人间”境地的其他修士们,却是为了些许散逸之气,几乎个个都红了眼。

        这些修士并没有地秤,但他们自从推开那扇门,也同样拥有了徒手捕捉无形之气的能力。

        刚开始,并不是所有人都明白这些无形之气到底代表什么。

        后来,当有人见到城中有神道修士手持特殊法器,收纳无形之气,再将其投入某些香火神像中,炼成愿力丹时,场面便开始渐渐失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