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长生之我能置换万物在线阅读 - 第110章 赌命:何谓此间永恒?

第110章 赌命:何谓此间永恒?

        宋辞晚站在城门口,仰首看向那些宛如风化石雕般的高大守卫。

        最高的那个,身高五丈,已经与城楼的高度相平齐了,简直能令人在瞬间犯起巨物恐惧症。

        与之相对比的是,站在城墙脚下的宋辞晚,简直渺如尘埃。

        宋辞晚尝试着缓步走入城门,她发现,这些巨人并不低头来看她,也没有谁在意她入城的举动。

        穿过城门洞的一瞬间,她手腕荷包里那枚绿色的树叶轻轻震动了一下。

        宋辞晚便仿佛是穿透了一层冰凉的水膜般,一步踏入了另一个世界。

        城市的景象展现在她眼前,入目的,首先是一种灿烂的腐朽。

        破烂的青石街道,颓败的房屋,空气中却漂浮着无数暗红色的闪亮光点。

        光点浮动,向宋辞晚身上飘落,宋辞晚随身带着的一张辟邪符便在此时忽然一动。

        辟邪符散发出灼热的气息,将宋辞晚身周笼罩,光点纷纷后退。

        这些光点,原来便是幻冥城冥气的具象化。

        幻冥城中,冥气无处不在,活人如果沾染,生机便要受到压制。

        好在这些无主的冥气威力有限,一张低级辟邪符就足以将其震开。

        宋辞晚沿街向前走,街道两边那些破烂的店铺里却传出种种古怪声音。

        有呼噜呼噜的声音……像是什么巨兽在进食;

        有嘎吱嘎吱的声音……像是锯子在切割什么东西;

        有吚吚呜呜的哭声……不出是人还是其它什么莫名的诡异物种在哭泣。

        ——这并不是一座真正的空城!

        这座城池的街道看似破败冷寂,道上几乎没有行人,可两边的店铺内,其实却是十分热闹的。

        宋辞晚走在街上,甚至能感觉到,道路两旁仿佛有无数道幽冷目光,或透过窗户,或透过门缝,一点一滴黏在她的身上,紧紧将她跟随。

        又过片刻,前方街景却是忽然一变。

        只见这暗色调的城池中,有一条漆黑的河流在前方横亘。

        河流上方,有一座石板桥高高拱起。石桥的左岸边上,挑高建筑了一座斗拱翘檐的八角亭台。

        这亭台极大,每一个翘角之下,都幽幽悬挂着一只暗红色的纸灯笼。

        灯笼在幽冷的风中摇晃,亭台里面挤挤挨挨却是不知站了多少个人。

        宋辞晚走近时,亭台中有一个声音叹息:“又来活人了。”

        那些站立着的“人”便齐刷刷向宋辞晚看来。

        下一刻,在这些拥挤“人群”的正中间,忽然有一只手高举探出,紧接着,一道身影奋力将四周的“人”推开,他高喊:“救命!救我……”

        咕咚咕咚,四周拥挤的“人”重新将他压下。

        有个声音:“愿赌服输,你既已将性命赌输给我们,那你便是我们的了。”

        接着是七嘴八舌的声音:“加入我们又有什么不好?留下来,此间便是永恒……”

        “三灾九劫,生老病死,皆可抛却,长生大道就在眼前!你竟要不识好歹么?”

        “痴人,快些来,我与你了却尘缘……”

        ……

        宋辞晚站在这亭台边上,只见那亭台正中间悬挂有一匾额,上书篆字:永恒阁!

        好大的口气,竟然以“永恒”命名。

        亭台的边缘处,有一“人”忽然转身。

        只见这人面容干枯,皮肤惨白,一双眼睛更是只有眼白,没有瞳孔。

        他反手向着亭台中心位置一抓,那中心位置,原本还有一个人在挣扎着向宋辞晚高喊“救命”,而随着他这虚空一抓,“救命”的喊声彻底消失了。

        这人手掌中却多了一把珠子,一把蓝幽幽的珠子。

        他徐徐:“十颗元寿珠赌一场,过路人你赌么?”

        宋辞晚一时尚未答话,被她随身带着的三枚祖龙铸钱,在她怀中发出了滚烫的温度!

        下一刻,有数道身影从沿河的另一条道路上狂奔而来。

        奔跑在最前方的那人满面狂热,他手上也捧着一把蓝幽幽的元寿珠,远远地,他便高声喊:“我与你赌!十颗元寿珠赌一场!”

        而这个人,宋辞晚居然认识,他正是谢璋!

        在他的身后,却是有数道身影在追逐。

        那些身影有男有女,有修仙者也有武者,追得最快的一名修仙者手上拿着一面造型古朴的铜镜。

        奔跑间,他不时掐动手决,铜镜在他手中转动,每转一圈就会射出一道冰冷的清辉,清辉落地,地面上于是便结起了层层冷霜。

        这面铜镜,名叫寒霜镜,是一件下品法器!

        手持寒霜镜的修仙者一边追逐一边怒声喝道:“谢云祥,你好狗胆!这元寿珠又岂是你一人所得?你害我师弟,今日薛某必为师弟报仇!”

        宋辞晚:……

        等等,谢云祥?

        前面那个,不是谢璋吗?

        宋辞晚默默地站在一旁,一边施展奇门道术沧海一粟,尽力将自己的存在感降到了最低。

        她现在有一种极度荒谬的感觉,祖龙铸钱还在她的怀中发烫,她于是脚下轻动,退了一段路,又退一段路。

        前方亭台边,谢璋灵活得像一只兔子般躲过了寒霜镜一次又一次的袭击。

        终于,他狂奔着冲进了“永恒阁”的檐角范围之内。

        他又一次高声大喊:“十颗元寿珠,我出十颗元寿珠与你对赌!你赌不赌?”

        亭台边缘,枯脸人叹息一声。

        :“既然对赌物价值相等,那又岂有不赌之理?”

        话音落下,只见那亭台八角边上忽然垂落下袄灰白的光柱。

        光柱将谢璋笼罩在了“永恒阁”高翘的屋檐下,使他与站在亭台边缘位置的枯脸人正好相对。

        至于后方追逐谢璋的众人,比如追在最前方的薛姓修士,他手中的寒霜镜还在不停出击,当是时,寒霜镜的清辉正正好与那垂下的光柱对撞了。

        一瞬间,清辉反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噗一下反将薛姓修士罩在其郑

        薛姓修士完全没有闪躲余地,顷刻间,他就被定在当下,冻成了一座冰雕!

        更后方,与薛姓修士一起追逐谢璋的人们纷纷停下了脚步。

        前车之鉴,谢璋进入了赌局,反倒是获得了诡异世界“永恒阁”的保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