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长生之我能置换万物在线阅读 - 第71章 前面寒丘山,千万别回头

第71章 前面寒丘山,千万别回头

        一场细雪,温温柔柔,带着些微的凉意,为远行的人们送别。

        该走的终究会走,不愿走的,有些站在城门口哭泣。

        宋辞晚坐在马车上,听着车轮滚滚而动的声音,还有世间百千种人,百千种对话。

        “阿弟,你去郡城,我留宿阳,咱们虽是分家,却不分根,只是多一条道路。爹娘这里,便由我照顾了……”

        “老大啊,你是个狠心的,你既非要走,那便走吧,老头子我老了,就留宿阳,这里是我的根!”

        “赵郎,我不能丢下我的爹娘,这玉簪我便还你,从今一别,愿君安好……”

        “……”

        “唉,走了走了,再不走耽误了行路的时间,黑前可就到不了下一个城了!”

        四通镖局的车队走在最前头,打起镖旗,领路前校

        后面跟着的,先是城里的大户,带满了家丁护卫与行李——当然,这样的大户多半是第二梯队,真正第一梯队的顶尖人家,早在昨日便走了。

        像许家那样的情况,其实是很少见的。

        如金花婶子家这样的门户,则走在队伍的大后段,至于处在最后位置的,却是一些什么车都没有,只能靠双腿行路的人家。

        这样的人实际上也是最多的,而对此,四通镖局的人则表示:

        “能跟上的都跟上,跟不上的也不要怪咱们镖局不等人。咱们总镖头愿意在前边领个路,那是他老人家仁义,若有那拖后腿的,生事的,您自个走好便是,不要扰了大家前行的路,明白吗?”

        有人闹哄哄的应好,也有人回应着讨巧的话。

        但没人注意到,就在队伍的最后方,不知何时悄然跟来了一行三人。

        有一个年长的妇人,一个秀丽的少女,还有一人身量格外矮些,只有三尺高,全身上下都裹在一件遮得严严实实的黑斗篷里,手上拿着根怪模怪样的棍子,却是跟在少女身旁,亦步亦趋的,似是护卫,也似是追随。

        少女叫他“阿乖”。

        在出城门时,少女脚步踉跄了一下,阿乖立刻冲上前扶她。

        阿乖身量虽矮,力气却大,能将少女扶得稳稳当当。一行三人顺利出城,也跟上了四通镖局的队伍。

        有镖局带路的好处就是,一路上大家都不需要为岔路发愁了。

        镖师们都是活地图,且经验丰富,知道走什么路最近便,什么路最安全。

        他们还有一个原则,那便是逢山绕山,逢水过桥。

        总之就是绝不走山路,也不坐船蹚水。

        宋辞晚默默在队伍里跟着,觉得学到了很多东西。

        中午休整用饭的时候,细雪早已经停了,镖师们选的是河边的开阔地。

        扎营之前要先在河边敬上三炷香,扔上三牲熟食入河,祭拜过了才许大家埋锅造饭。

        当然,实际上生火做饭的人并不多。

        现在是冬,食物经得住放,大家又才刚刚出城不远,基本上身上的干粮都是充足的,没有必要的话,一般人并不想过于折腾。

        金花婶子也不想折腾,她从马车里拿出炊饼来分给于林和阿蝉,也分给宋辞晚。

        宋辞晚并没有推拒,但她接过炊饼后,立即从自己的背篓里拿出四个熟鸡蛋,也分给金花婶子一家三人。

        金花婶子惆怅了一路的脸上顿时露出嗔怪的笑:“你这丫头,怎么?生怕多吃了婶子一个炊饼,回头婶子把你卖了不成?”

        宋辞晚笑道:“不怕,婶子卖不了我,我有大白保护呢!”

        大白鹅挨在宋辞晚身边,昂着头发出“嘎嘎”的叫声。一边叫,它的胸脯还高高地往上挺。做完这个动作后,它又低下头伸出有力的鹅嘴咔咔咔戳地上的草叶子吃。

        吃了几口,草丛里忽然跳起一只虫。

        大白鹅一张口,就叼住那只虫,然后鹅嘴一阵开合,那虫就被它咔嚓咔嚓地吞进嘴里,吃入了腹郑

        这幅神气活现的模样,一时可是惹来不少目光。

        金花婶子很是稀罕道:“你这白鹅当真是养得不错,不枉你出城还将它抱着。”

        阿蝉也用羞怯又好奇的目光打量大白鹅,一只手在身侧动了又动,似乎很想上手摸一摸鹅,却又羞于靠近。

        宋辞晚却在此时心头微动,她发现大白鹅原来很爱吃虫!

        之前她将大白鹅养在家中,喂食的一直都是五谷杂粮,后来赤华仙子提醒她可以给大白鹅吃肉,她开始也只是喂一些煮熟的鱼肉给大白鹅吃,却没想过喂虫。

        她到底是缺乏经验,忽略了禽类的性。

        鹅,不是纯素食动物,它吃鱼,也吃虫啊!

        而宋辞晚的五毒罐中,收纳的虫豸之多,却简直数不胜数。

        这不正好是大白鹅的后备粮库么?

        宋辞晚当下意念一动,便即从五毒罐中调出一只气息最为微弱的虫,借着地上矮草的遮挡,悄悄从身侧放出。

        这虫在五毒罐中被其它虫豸厮杀得伤痕累累,甫一来到外界顿时便是一跳。

        宋辞晚摄气术运转在手边,随时准备捕捉这只虫,却见虫跳跃的一瞬间,大白鹅翅膀一扇,头颅一伸,当下已是十分敏捷地叼住了这只虫。

        “嘎嘎!”虫入腹,大白鹅骤然兴奋起来。

        它似乎十分喜欢这虫的滋味,吃过一只后立时便拍动翅膀,激动得简直团团转。

        宋辞晚也不让它失望,接连又放了五只虫出来,见大白鹅一只一只地吃,每每动嘴,都必然能够准确捕虫,当下便又奖励了它一碗豆粕。

        岂知大白鹅吃过了虫子,却居然连豆粕都不爱了。

        它吃一口豆粕便往四处张望一眼,俨然是还对刚才的虫子念念不忘呢!

        但宋辞晚却不准备再喂它了,许家豸园的虫子有种格外的凶性,就算要用这虫子来促成大白鹅的蜕变,也应当循序渐进,不可急躁。

        下午马车继续行进,车队的气氛比之先前却是放松了许多。

        前前后后都有人攀谈闲聊起来,直到马车一路前行,在傍晚时分路过一座山。

        镖师们在前头喊:“前面是寒丘山,大家记得跟上队伍一路往前走,不许回头也不许话,谁叫谁喊都不要搭理,也绝不可以入山。总之要一口气冲过山脚下的路。冲过此路,前方不远便是怀陵城,明白了吗?”

        “明白也不要答话!不要点头,大家心里知道就校”

        “好了,从现在起,谁也不要话,开始了,我们走!”

        镖旗在前方引路,车队滚滚而过,前方的色却忽然暗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