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长生之我能置换万物在线阅读 - 第50章 人间惨淡,心魔无羁

第50章 人间惨淡,心魔无羁

        青灰天穹上,雷霆迟迟未定。

        而宋辞晚站在当下,现实只是一瞬间,魔念的带动下,她又仿佛是在另一个世界度过了别人的一生!

        “云国”一百二十七年,天下大旱。

        北地的灾民如同蝗虫过境,一路奔涌南下。

        富贵村坐落在南方的大山脚下,依山傍水,村民的日子原本过得富足安详。

        直到那一日,村长的母亲孙氏接到了自己从北方投奔而来的结拜姐妹一家。那一行人沾亲带故,足有三十几口,全都涌入了富贵村,等着身为村长的庞守贵安排。

        庞守贵见其可怜,又受了母亲叮嘱,便拿出村长的身份,又自出银钱,将这三十几人分散安排在各户村民家中。

        他自家也接待了几个,首要便是母亲的结拜姐妹郭氏与她的小孙子毛蛋。

        郭氏极会说话,总能将庞母孙氏哄得眉开眼笑,可她的小孙子毛蛋却是个极其霸道贪婪的孩子。

        他吃食要争最多最精,衣裳要争最好最全。

        庞守贵有个五岁的女儿小丫,七岁的毛蛋总是趁着大人不注意偷偷欺辱小丫,抢夺她的玩具、零嘴,撕扯她的衣裳、头发,将她打伤、弄哭。

        庞母孙氏重男轻女,自来不喜小丫,总觉得是她挡了自己要孙子的道路。

        毛蛋刚开始欺辱小丫时还藏着掖着,后来发现小丫的祖母孙氏不管,自己的祖母郭氏又偏帮,而小丫的父母白日在外劳作,晚间回来后小丫又是由祖母孙氏带睡,根本无从了解这一切……

        最重要的是,小丫自己并不告状!

        她是个沉默的孩子,虽然父母从来不缺她衣食,但她是祖母带大,从小受到祖母责打辱骂,她都失去了告状求救的能力。

        而旁人还只当她是生性乖巧安静呢!

        如此一晃十来日,富贵村表面仿佛还能过得去,内里却是暗潮汹涌,事端频出。

        从北地来的逃荒者越来越多,他们见到这片青山绿水,便如同是沙漠中饥渴的旅人见到了绿洲。他们在这里驻扎停留,上山打猎,下河捉鱼,以恨不得刮地三尺的方式破坏掠夺着周边的一切……

        这是其一;

        逃荒灾民的行为挤占了富贵村以及周边数个村子村民们的生存空间,由此,又与周边村民产生了大大小小的各种冲突十数起。有人受伤,有人丢物,有人在吵闹中与亲友反目……

        这是其二;

        而富贵村本村中,那些与郭氏一道而来的灾民们又在频频生事。

        或者与本村的村民生了龃龉,或有人被状告手脚不干净,或有某家的大姑娘小媳妇忍辱含羞,虽不敢高声言语,亦暗中告知父兄,请求不再收留外来村民……

        再加上村长庞守贵原先给出的银钱早已在这十来日间消耗精光,其他村民总不能白养些不相干的人,损粮失物,没完没了吧?

        这既没道理,也着实是养不起!

        种种琐碎烦心事都往庞守贵身上堆,值此焦头烂额之际,这一日傍晚庞守贵回家,又发现小丫不见了。

        而毛蛋在家中撒泼打滚,却是哭闹着要杀猪吃肉。

        庞守贵家养了两头半大的肥猪,那是要等到过年的时候才能出栏,或卖或杀,都有去处的。

        毛蛋再是哭闹要杀,庞守贵也不能给他杀。再加上他还要找女儿呢,当下并不想搭理毛蛋。

        可不料毛蛋被祖母郭氏与庞母孙氏这两个老太太宠坏了,竟是不依不饶,哭喊震天,如此又引来了村中乡邻与同村灾民的哄闹围观。

        当时场面是何等混乱,庞守贵其实都有些记不太清楚了。

        他只记得那时候天色昏暗,人很多,到处是吵闹的声音,孩童哭,妇人叫,而他的妻子不知何时一手拎着菜刀,一手拎个小鼓。她眼睛里流着血泪,表情是他从未见过的恐怖……

        她一步步走到撒泼哭闹的毛蛋面前,问他:“你要杀猪,你真是为吃猪肉吗?你是不是其实是在怕猪?”

        毛蛋当下不哭了,似是被吓到般,直愣愣地只是盯着庞妻。

        庞守贵的妻子问:“你为什么怕猪?”

        毛蛋抖一抖,不答话。

        庞妻又问:“你对猪做了什么?”

        毛蛋还是不答,只是白着脸,可他的神情已经开始令庞守贵感到了十分的不安。

        庞妻继续追问:“你又对我的女儿小丫做了什么?”

        毛蛋仍然不答,方才正在与其他村民推攘的毛蛋奶奶郭氏这时回过神,猛扑过来便举手捶打庞妻。

        “杀千刀啊!丧良心!你一个大人逼着个小娃吓唬,你吓唬谁呢?老娘当初与你婆母结拜,那是散尽家财地帮她啊……如今我们落了难,你一个小辈就这样欺凌我老婆子……”

        郭氏又哭又打,庞妻忽然举起菜刀,似哭似笑:“只是追问几句罢了,便算得上欺凌么?你们一定不敢说,什么才是真正的欺凌!”

        说着,她推开郭氏,转身就往猪圈跑去。

        猪圈里,食槽空荡荡的,两头半大的肥猪正拱在一起呼哧呼哧,不安哼叫。

        食槽下边,似乎掉着一只土红色的小鞋子。

        庞妻打开猪圈的门,举刀就向两头肥猪砍去。

        这个举动惊呆了众人,须知杀猪不是易事,哪有妇人举把菜刀就冲进猪圈杀猪的?这怕不是杀猪,而是在自杀吧?

        追过来的人们有的喊:“守贵家的,你做什么?你别冲动啊!”

        有人叫:“快,快给她拉出来……”

        也有孩童哭:“爹、娘……我害怕!”

        “害怕你还来?去去去,赶紧回家去!谁让你来瞧热闹了?”啪啪啪,爹娘赏他两巴掌。

        各种混乱的声音中,只听肥猪凄厉长嚎。

        也不知庞妻是哪里来的力气,她只举着把菜刀,却居然手起刀落,真将两头肥猪给杀了!

        菜刀砍破猪颈,肥猪拱伤庞妻。

        凄声乱叫中,人与猪殊死搏斗。

        鲜血溅出猪圈,也分不清谁是谁的。

        直到某一刻,惨叫的声音停下,两头肥猪都被开膛破肚。

        旁观众人的混乱声音也都停止了,人们其实是惊呆了,因而发不出声音来。

        他们看见了什么?

        只见那被破开的肥猪肚肠中,除了某些腌臜物,竟明晃晃地被挑出了一堆破烂的小孩衣裳,还有零散的碎骨,未能被消化的头发……

        极度的安静中,庞妻发出绝望恐怖的呼嚎。

        “啊——!”凄厉长嚎,灰暗的天空中,黄昏的云朵都仿佛是在震动。

        “是你!”她浑身是血地从猪圈里冲出,举着菜刀便对着毛蛋砍下。

        “是你啊!是你将小丫关进猪圈的对不对?”她一边问一边砍,语速且快,劈砍的速度更快,“晌午我问你有没有见到小丫,你骗我说她去了河边。那时候你还偷笑,我就应该知道你是在骗我啊……”

        “你骗我,你欺负小丫,你抢她的东西,你还逼她睡猪圈,你小小年纪,怎么这么恶毒?”

        毛蛋被砍中了,他痛叫一声扑到地上,又惊又慌又怕,呜呜直哭:“不要,不要杀我,我没有要害人!是孙奶奶告诉我,丫头片子生来贱,就是用来给爷们玩耍的。”

        “我只是想跟她玩,她又哭又叫,见到猪才安静,我就让她跟猪呆着。”

        “孙奶奶也知道,她说没有关系,家猪认人,就让小丫在猪圈里歇一会儿……”

        “不是我的错,不是我……啊!”

        他一声声哭喊,边哭边爬,想要逃离庞妻的追砍,可到底人小力弱,庞妻已经杀疯了,大肥猪都给开膛破肚了,又何况是他这样一个小人?

        他根本躲不开,逃不掉。

        一刀又一刀,更多的鲜血溅开,他的挣扎与哭声都逐渐微弱。

        他的祖母郭氏哀嚎着一直在追打庞妻,企图救他性命,可这一切在庞妻的疯狂下,也终究都是徒劳。

        世人都爱怜惜眼前的弱者,倒是也有人觉得庞妻做法太过,在一旁叫嚷着要她住手的,但庞妻动作极快,等有更多的人上前来拉扯时,毛蛋已经没了声息,郭氏也在追打中被庞妻砍得伤痕累累。

        然后,一切就都乱了。

        郭氏和毛蛋并非孤家寡人,他们同行逃难的三十多人都是同宗同族,其中青壮还占大多数。

        毛蛋一死,这些青壮便冲过来嗷嗷叫着要庞妻赔命。

        庞守贵不肯,首先就站出来拦。

        他是富贵村村长,本土本乡,同族更多,如今振臂一呼,本土村民便与三十多名外乡青壮正面冲突起来。

        这其实也是一场酝酿已久的冲突,本土村民早就对外乡灾民不满,如今有了由头,有了契机,一场爆发便再也无法阻挡。

        杀喊声,便从这一刻起,响彻了整个富贵村。

        人们推攘,辱骂,有的动起了拳头,更凶狠的抄起了木棍、锄头、柴刀等一切可以攻击的武器……

        有人见了血战战兢兢,有人见了血却是越发兴奋。

        一切都更乱了,而就在这样要紧的时刻,外头窥探已久的更多灾民覷准时机,却是聚集着,哄闹着,如潮水般一呼啦涌进了富贵村中。

        这下子,真正的噩梦才真是开始了。

        后来还发生了什么来着?

        庞守贵的记忆越发混乱起来,他只记得外来灾民冲进了村子,他们涌入各家各户,打、砸、抢……

        而他家这边,他的妻子趁着乱象忽然一刀捅向了他的母亲。

        庞守贵当时被陷入群架中,只能眼睁睁看着,他甚至都没来得及出言阻止。

        便见妻子转身又是一刀,杀死了毛蛋的祖母郭氏。

        最后,她再一刀给了自己。

        “小丫,是娘对不起你。娘来寻你了,下辈子咱们不做母女,让娘做你家养的一只猫儿狗儿吧……”

        庞妻浑身是血,咽气而亡。

        庞守贵怔在原地,心魂俱裂,当时便被旁边一灾民的柴刀砍中。

        “你……”

        他只来得及侧头看一眼砍中自己的人,便含着满腔的郁愤与痛苦,倒地身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