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长生之我能置换万物在线阅读 - 第38章 愿力丹,突飞猛进

第38章 愿力丹,突飞猛进

        后半夜,宋辞晚将剩下的气卖完。

        她还剩了两团气,分别是:【你卖出了人欲,贪、忧、惧,一斤一两,获得了低级法术:摄气术。】

        摄气术:一种操控真气外放的初级技巧,是大多数修行者必学的实用小法术。

        所以,摄气术与其说是法术,倒不如说是一种操控与锻炼真气的技巧法门。

        它不起眼,但很实用,很基础。它也算是御物术的低级简化版,很有学习价值。

        宋辞晚用心记诵摄气术的种种应用技法,很快就入门了。

        她盘坐在床上,运转体内真气,将其压缩至指尖又倏然弹出,一段爆破般的气音就在这同时响起,噗!一缕真气形成指风,就这样落在宋辞晚床前地上!

        石板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小小的凹坑,威力果然不大,但可塑性很强。

        以后熟练掌握了,其威力必然还能增长,倒也不急。

        洞照术面板上:摄气术(第一层入门5/100)。

        宋辞晚平复了片刻,继续操作天地秤。

        【你卖出了来自信仰者的愿力二斤三两,获得了纯净的愿力丹一颗。】

        愿力丹,这是宋辞晚第二次获得愿力丹。

        这一团愿力是那个名叫大林的少年提供,宋辞晚此行冒充神使也帮过好几个人,其他人提供的都是本身情绪,只有大林提供了愿力!

        宋辞晚掐算天色,只见这幽夜深沉,离天亮还早,便拿起愿力丹一口服下。

        愿力丹入口即化,像是一团沁凉的光华,瞬间散落入她的四肢百骸间,使得她的整个身体,从气血到真气,从血肉到神魂,都在这一瞬间被调动了起来。

        由内而外,自人身而至精魄,俱都形成了一种美妙的和谐共振。

        这一次,飞速长进的便不再是坐忘心经,而是宋辞晚本身修为!

        坐忘心经(第一层入门979/1000)

        (982/1000)

        (988/1000)

        ……

        (999/1000)

        一直到999,经验卡住不动了。

        坐忘心经的修行本来就是越到后面越难,将近要突破时反而面临停滞,这也并不奇怪。

        但宋辞晚的修为,却是真正实现了一个突飞猛进!

        修为:炼精化气(化气后期7399/10000)

        (7693/10000)

        (8352/10000)

        (8960/10000)

        ……

        纯净愿力丹,不愧是十倍经验丹!

        如此忽忽然不觉光阴跳走,天大亮时,宋辞晚才在阳光的热度下惊醒过来。

        外间,大白鹅正昂着脖子,与隔壁邻居家的大公鸡一唱一和,斗个不休呢!

        大公鸡:“喔喔喔……”

        大白鹅:“鹅鹅鹅……”

        鸡鸣鹅叫,还有邻居孩童笑。

        阳光之下,鲜活的人声驱散了一夜寒寂。

        当然,最好要忽略掉东邻家田大娘一大清早就端着笸箩在门边骂街的声音。

        骂什么?

        原来前回鼠患,她丈夫伤了腿脚,现如今只能躺家养伤,全由她照顾。她丈夫做工的那户主家也不给优待,还要倒扣他家工钱。

        城隍庙那边传了消息说,蓄养家禽可以有效防治虫蛇灾害,弄得全城鸡鸭鹅都涨价,尤其是大鹅,给钱都买不到!没奈何,她只得高价抱回一只花公鸡。

        结果这公鸡日上三竿了都不按时打鸣,非得等隔壁鹅叫,它才跟人家的大鹅吵起来。

        小孩子还不懂事,没心没肺,憨吃傻乐。一大早打翻一桶水,挑水累死个人……

        就问问,就问问这日子谁过谁不烦?谁过谁不骂?

        宋辞晚只惊:糟糕,修炼忘时,她今天醒晚了,浣洗房点名的时间已经过了!

        那么,是要急忙忙赶过去,迟到挨一顿骂?还是索性就旷工不去,将今天的时间拿出来做别的?

        宋辞晚一秒都没犹豫,直接就选择了后者。

        浣洗房少她一个不少,管事的根本不会在乎谁去谁不去。她就是旷两天工,后日再去,管事们也懒得多问。

        当然,不能连续旷工超过三天,超过三天就在浣洗房除名了。

        宋辞晚起身收拾,喂鹅是必须的,不赶紧堵住这家伙的嘴,谁知道它跟人家花公鸡能吵到什么时候?

        凡尘烟火,最抚人心。

        宋辞晚很快将早上该做的各种事情都做完,又给大白鹅留了一盆食,吩咐它好好看家,便换了衣裳又换了张脸,从后边院墙翻墙出门。

        这回她换的是一张扔进人堆里都找不着的蜡黄少年脸,少年穿着件灰衣,像是自带消失光环一般在人声嚷嚷的大街上走过,直奔城隍庙那边去。

        宋辞晚也是上回去过城隍庙才知道,原来真正的修行者街道,是在城隍庙那边!

        有丹药铺子,有符咒铺子,还有两家大型的灵材店,甚至还有散修会在那边摆摊。

        宋辞晚至今也不曾接触过真正的修行者世界,不知道这个世界究竟有多广阔,今天有机会她决定要走出去看一看。

        也是要购买一些符纸材料,纸鹤寻踪术要用到的纸鹤最少需要一级符纸才能制作成功,普通的凡纸是不成的。

        宋辞晚随着人流汇入城隍庙街,在这里,见到了络绎不绝前来城隍庙祭拜祷告的普通凡人,也见到了夹杂在人群中的,佩带兵器的各类武者,偶有道门打扮的人走过,人们会连忙让路以示尊敬。

        她边走边看,很有些目不暇接之感。同时她也留心路边摊位上各种物件的价格,这里与凡人菜市场最大的不同就是,任何东西都是白银起步,基本上没有用铜钱做交易的。

        很多时候修行者们还会以物易物,最常被人们用来当做等价交换物的则是养气丸与壮气丸,这东西比银子还好使。

        宋辞晚观察一阵,选定一个生意做得最为和善的摊主摊位。

        这摊主被人们称呼为马老四,生着一张微圆的脸庞,眼睛时常带笑,细细弯弯的犹如月牙般亲切和善。看起来年纪轻轻,却俨然一副已经是将和气生财给刻在骨子里的模样。

        宋辞晚一走过去,他立刻热情招呼:“哟,小兄弟你来啦!”

        语气熟稔得好似两人从前便是旧相识。

        宋辞晚倒是沉默木讷,只翻到符纸材料那块,问起一级空白符纸的价格。

        马老四笑眯眯地说:“既是兄弟你过来了,老哥我便给个实价。这符纸单买一两银子一沓,一沓十二张,小兄弟要是一次买够十两银子,便能多得一沓,共有十一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