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长生之我能置换万物在线阅读 - 第18章 魔种,破妄!

第18章 魔种,破妄!

        夜风中,宋辞晚化作了暗影随风而去。

        但她的内心其实极不平静,非但不平静,她甚至深觉惊心动魄。

        张平有一声声呐喊,她又何尝没有?

        张平会在死前回顾家人,她也会在这一刻回顾父母。

        有宋友德下值回来,手捧簪花交给柳二娘,说:“晚娘,月娘大了,如今这花儿你分一半,她分一半。”

        还有那一日夜巡之前他托人传回来的一句话:“今日轮值,晚归,勿念。”

        他果然晚归了,他不但晚归,他还是活生生一个人出去,却回来一具凌乱的尸骨!

        如果当真只是为捉妖而死,那是因公殉职,倒也没什么好说的。

        但事实是,他是被张平拎着扔向了妖物,妖爪成了张平的刀,张平再以此祭刀!

        宋友德成了张平炼刀的祭品。

        这谁能忍?

        不知不觉泪水打湿了人皮面具,宋辞晚抹去眼泪,默默体悟那一颗虚幻的心魔种子在识海中翻腾。

        虚空幻魔剑第一层,心魔幻动,便是要凝练这一颗虚幻的魔种!

        宋辞晚无声地吐出一口气,人生在世,谁又能没有魔念呢?

        魔念的真实威力也出乎她的意料,一个炼脏期顶峰,与先天只有一步之遥的武者,就因为那时的宋辞晚在雪中遥遥那么一指,他便就此被种下心魔,须臾爆发。

        ——不,不是我杀的人,是他自己杂念太多,走火入魔。

        张平因自身心念不定,心魔爆发而死,与我至公至正无名神尊又有什么关系呢?

        宋辞晚也只会暗暗放下一个负担,感谢天意帮她灭了害死父亲的仇人罢了。

        毕竟真正的宋辞晚那么弱小,那么可怜,她又知道什么?

        弱小可怜的宋辞晚飘飞回家,途中在阴影的角落见到有斗大的黑色甲虫从暗巷成群结队地爬出。

        宋辞晚一惊。

        满地的细雪泛着白光,角落里漆黑甲虫形似蠊蜚——

        什么是蠊蜚?

        简言之,这就是放大版的蟑螂。

        巨型蟑螂探动触角,在冬至的夜里,在城市的角落,它们像是暗夜的士卒,连排成线。

        这个场景,就问恐怖还是不恐怖?

        这一瞬间宋辞晚满身鸡皮疙瘩都冒起来了,她想也没想就举起手掌。

        但下一刻宋辞晚又放下了手,不能用掌心雷,动静太大了。

        她变换手势,拇指与中指相扣,指尖弹出一缕细长的火焰。

        这缕火焰便仿佛是一道具有灵性的细线,在夜风中游走,从当头那一只巨蟑的口器前端穿梭而入。

        正在探动触须的巨蟑便在这一刻忽而浑身僵直,然后巨蟑猛地一翻身,在雪地里打了个滚。

        后方,更多的巨蟑骚动起来,它们仿佛感应到了什么,忽然就掉头往暗巷深处逃窜。

        这一切说来话长,其实动乱都是在瞬息间发生的,电光火石间,宋辞晚心里叫了声不好,不能让这些东西逃脱!

        虽不知这些巨蟑从何而来,但既然遇上了,还动手了,那就不能留有余地。

        宋辞晚立刻双手连弹,一缕缕纤细的火线如同箭雨般纷纷向前弹射,火线所过之处,一只只巨蟑被钉在原地。

        一二三四、九十十一、二十三十……

        宋辞晚甚至都来不及数清楚自己究竟弹出了多少缕火线,只见到一只只巨蟑翻倒在地。

        空气中有一股说不出的波动在无形荡漾,宋辞晚心惊肉跳,加速催动法力。

        终于,最先翻倒的那只巨蟑浑身起火了。

        火焰从内而外,倏然爆发。

        像是有连锁反应般,紧接着,这些中了火线的巨蟑都逐一起火。

        一团团火焰燃烧在深巷的雪地之上,细雪消融,水火相触,间或发出了令人头皮发麻的滋滋声。

        宋辞晚悄然退远,遥遥观察,直到另一边仿佛有更夫的声音传过来:“什么动静?”

        梆梆梆!

        更夫敲响梆子:“夜雪两寸,小心屋瓦,三更天嘞——”

        深巷中,火焰将那些挣扎的巨蟑全数烧成灰烬,宋辞晚远远地松一口气,夜风卷动,她悄然遁走。

        虽然及时遁走了,但从心底里来说,宋辞晚其实还是有些后怕的:我果然还是太弱了,杀个蟑螂都要这么久,居然不能做到秒杀。不行!我要努力修炼,藏得更深些,外面太危险了。

        飞速遁走的宋辞晚将夜风中的一切都甩在了身后,她心里有着浓烈的不安,这种不安促使她在城中飞遁一圈后,寻了间无人的小屋将全身衣裳都脱了个干净,包括鞋袜。

        她一边重新换了套衣裳,一边将脱下来的衣裳鞋袜点火烧灰。

        完成这一切后,她才又再度施展遁法离去。

        宋辞晚不知道的是,这一夜城中有巨蟑四起。

        她所遇到的只是其中一小股,她将这些巨蟑都杀了,倒是间接救了走那条路线的更夫一命。

        回家后,宋辞晚又从里到外洗浴了好几遍,她后来换的那套衣裳也被她重新换下来,也重复前一套的命运,一样烧成了灰烬。

        要不是自觉炽炎术修行得不够精深,宋辞晚简直是恨不得把自己也烧一遍。

        可惜了,修行不足,烧自己是不能烧的,顶多洗红一层皮。

        一切收拾完毕,宋辞晚走到宋友德夫妇的牌位前,又为他们重新上了三炷香。

        青灰色的香烟袅袅升起,宋辞晚轻轻呼出一口气,有一种重担放下的轻松感,也有一种惊险过后的刺激余韵。

        她就这样静立了片刻,随即鞠躬三次。

        回到自己的小卧室,宋辞晚开始唤出天地秤,整理今夜收获。

        从死去的张平那里,她得到了两种反馈。

        一种是七情六欲,卖出。

        【你卖出了人欲,贪、嗔、痴,五斤六两,获得刀法破妄。】

        居然是一门刀法!

        汹涌的刀诀流淌而来,宋辞晚一边记诵,一边微微皱眉。

        这门破妄刀法其实上限很高,与虚空幻魔剑能引动心魔正好相反的是,破妄刀练到极致处,能斩万念!

        而一个人一旦万念俱灭,即便身体还活着,从灵魂上来说也或许等同死亡吧。

        这是一门非常厉害的刀法,宋辞晚自然不可能嫌弃,她只是从未想过自己原来还可以练刀。

        想一想倒也不错,就比如说在所有人都以为你是法师的时候,你其实是个刺客,在人们都以为你是刺客的时候,你却突然又抽出一把近战刀!

        宋辞晚脸上露出了微微的笑容,保命的底牌再怎么也不嫌多,近身作战能力就算平常不用,也能拿来防身啊。

        她将破妄刀法的诸多口诀牢牢记忆,才又操作天地秤卖出第二件来自张平的抵卖物。

        【你卖出了炼脏期武者张平的心魔,获得了奇物通幽镜。】

        咦,是什么?

        【通幽镜:初级幽冥之镜,可以照见低级鬼物、阴气,以及村庄级及以下诡异本体。】

        宋辞晚将两个巴掌大小的通幽镜拿在手中,触手只觉冰凉刺骨,那镜子的背面有一片扭曲如鬼体的纹路,镜面光润如水,却又仿佛一张白纸,什么也照不出来。

        她当下便轻轻松一口气,砰砰乱跳的心脏也缓缓平复下来。

        这是通幽镜,可通幽冥,什么都照不出才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