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长生之我能置换万物在线阅读 - 第17章 我有一剑,虚空幻魔

第17章 我有一剑,虚空幻魔

        壬寅年,十一月二十九,冬至!

        层云汇聚,夜幕低垂,有细雪纷纷而下。

        宋辞晚在长夜中睁开双眼,她将三只召唤用的桃木傀儡分别藏在别人想不到,只有自己知道的地方,又将替命用的李木傀儡随身携带。

        经过寿元祭炼后的李木傀儡形状缩小,每一只都细如黄豆,精致可爱。宋辞晚用一只小荷包将它们装起来,荷包挂在脖子上,贴进衣服里藏好。

        宋辞晚能感觉到,自己与这些木傀儡之间拥有了一种血脉相通般的奇异关联。

        所以,这哪里是什么木傀儡?这分明是她的三条命!

        随身带着三条命,这个感觉还是不错的。

        宋辞晚又换上了黑斗篷,戴上了那个缝线粗糙的人皮面具,最后看了一眼在屋中安睡的大白鹅。

        她嘴角露出一抹笑,将袖一转,夜风吹起,她整个人便化作了一缕暗影,随风而去。

        光阴夜遁逃,共有三层,宋辞晚如今已将第一层修炼至圆满,只等一个契机便能突破!

        夜风卷起了细雪,阴影在雪中交替游走。

        宿阳城城西,诛魔校尉张平今夜没有出行捉妖。

        他的上司诛魔将军田俊洪近日新得了一件上品法器烂柯春秋图,为此田将军特意在府中开宴,广邀四方宾客,亲近友人与下属前来鉴赏。

        夜宴十分热闹,烂柯春秋图更是功效玄奇。此图展开时据说延展能有方圆十里,能罩住小半座城,图中有棋盘如星幕,有百美做棋手,一局棋动,既是人间红颜相,又是图中春秋过。

        此图原画乃是大儒郁春秋所作,唤作红颜春秋图。

        画作成时,万千美人从那画中飞出,或抱琴吹笙,或临水照花,或翩翩起舞……

        当时身在大周京师之人,莫不亲见此万美飞天之奇景,简直是仙境降临人间,是“书中自有颜如玉”从虚幻照进了现实!

        后来大周读书人之间便掀起了一股模仿红颜春秋图的热潮,真正的大儒原作据说是从画成之时起,便已经成为了一件上品灵器,而诸多仿品中,又以郁春秋亲传弟子苏白衣所画最具奇效。

        田俊洪这一幅烂柯春秋图,就是以苏白衣画作为底材,后又经炼器大师谭东阁炼制增强,从而形成了这一件上品法器。

        宿阳城实属偏远之地,田俊洪虽然是六品的诛魔将军,可若是放到京师,这样的职位又算得了什么呢?

        他却能得到这样一幅烂柯春秋图,也无怪他如此得意,甚至大肆开宴,向四方炫耀了。

        宴席中,田俊洪隐约提到自己家族出了贵人,一时间自然又是引来无数浮想与吹捧。

        张平没能进到那个中心圈子里去,但他的人脉也不错,大家围在一起同样是议论纷纷。

        有个诛魔校尉的同僚说:“田将军得了这一幅烂柯春秋图,自此震慑力大涨,咱们这个宿阳城周边的妖魔总该少一些了吧。”

        也有人说:“少有少的好处,最近兄弟们都快忙得喘不过气来了,可是呢,这太少了也不行……”

        为什么太少了不行呢?

        此话便不需言明了,不说旁人,只说张平吧,如果没有妖魔,他的破血刀要怎么提升?

        又有人说:“张兄,你的破血刀已经是要接近千煅极限,再过不多久便能提升为下品法器了吧?”

        张平似有心事,全程都并不十分开颜,但有人提到破血刀,他脸上的神情还是稍稍缓和,有了些许笑意道:“还是差得远,惭愧,若与同门相比,我便是垫底的了。”

        他这么说,立刻就有人接话道:“还是你们大宗弟子好啊,传承完整,实在是令人欣羡。像我们这些普通的炼脏武者,要想得到一件下品法器可不知是有多难呢。”

        这种羡慕的话一出,顿时又打开了其余众人的话匣子,大家纷纷表达了对七星门之类大宗的向往。

        宴席越发热闹,且不多提。

        后来张平还被诛魔将军田俊洪叫到跟前说了会话,田俊洪问起了张平在七星门的师承。

        张平道:“家师百战刀,符天奕。”

        有名有号,至少是先天。

        田俊洪哈哈一笑,轻拍张平肩膀道:“好家伙,名家弟子,好生修炼,若是能进先天,本将军保你一个除妖使!”

        除妖使最低是从七品,张平立时腰杆微微一直,面露激动。

        丝竹声又起,宴厅内热度高升,与外面的细雪纷飞宛然便是两个世界。

        直到雪落了一层又一层,夜岚弥漫,更漏深深。

        田将军的夜宴终于停止,有人醉步醺醺,勾肩搭背从繁华宴厅踉跄走出,一步踏入雪中。

        “哟呵,雪大了,兄弟们,群芳阁还去不去?”

        “去!怎么不去?”

        诛魔校尉们哄闹着还要转场,只有张平不去,他说要回去修炼。

        “要不说呢,还得是咱们张兄,有这精神,何愁先天不成?哈哈哈!”

        也说不上这话是反讽还是夸赞,但管它是什么,张平都只是一笑回应。他信念坚定,不为尘俗所动。

        同僚们热闹他们的,张平回了家。

        他家人口也很简单,有一老仆做门房,有两个小厮跑腿打杂。

        张平回家以后就进了练功房,先天之念刺激了他,使他一刻也不想浪费。

        拔出腰间破血刀,他眼前虽无人,心中却有妖。

        刀光轰然而起,像是一道血色的匹练划过长夜,烛火在练功房的四角疯狂摇曳。

        张平说:“杀!”

        杀杀杀!

        没有什么不能杀,当初他那么幼小的时候,妖物冲进他家,将他的父母亲人悉数吞杀。那时候,没有人来救他们……

        不,有人来,但他们总是来晚一步。

        那么多的人,他全家二十三口都死绝了,只有他被母亲护在水缸中,苟且逃得一命。

        蛇妖的尾鞭抽过来,将母亲的脊骨都抽断了,她的鲜血滴下,整个人依旧紧紧扑在水缸的口子上,对下方的他说:“平儿,不怕,会有人来救你,你要好好活下去……”

        母亲说:“不要……报仇!”

        张平大喝:“啊!”

        刀光肆虐,烛火灭了一片。

        怎么可能不报仇?他要报仇,他要杀尽天下妖魔!

        杀杀杀!世人皆可杀!

        他嘶吼起来:“我没错,我没有错!”

        “我只是在杀妖,我练刀也只是为了杀更多的妖,我没有错啊——”

        无尽的黑暗中,却仿佛有一声叹息,从遥远的时空传递过来。

        张平的视线里,最后一眼看到的是母亲责怪的、又温柔的眼睛。

        “娘,我没错……”

        他喃喃说。

        但他真的没错吗?他其实也没那么肯定。

        他也无法再去追寻答案了,他在练功时血脉逆行,心脏爆裂,他死了。

        他砰一下仰面倒地,巨大的声响惹来了家中下仆,一名小厮推门进来,当时便惊恐大喊:“老爷!来人,快来人啊,老爷不好了!”

        声音远远传递,在绵绵的细雪中引起一阵簌簌震动。

        远处,宋辞晚化作夜风,深藏身与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