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长生之我能置换万物在线阅读 - 第16章 把示手中雷霆,且斩心头不平

第16章 把示手中雷霆,且斩心头不平

        夜深人静,适合出行。

        宋辞晚戴上她的人皮面具,穿上黑衣斗篷,化作一缕夜风,在黑暗的阴影中穿梭离去。

        积善坊,于家。

        有更夫打着梆子从那门前路过,房间内,躺在床上的牛金花似梦非梦般蹬了下腿,她忽而推动身旁的丈夫于捕头,喊他道:“老于,你醒醒。”

        于捕头迷糊道:“你做什么?”

        牛金花眼神迷蒙,仿佛是在梦中,但也正因为是在梦中,她忽然就放肆地哭了起来:“老于,我心里难受,想想月娘那孩子已经够可怜了,她什么都不知道,之前还巴巴地送钱过来,说要还我们钱!”

        “明明是我们贪了她的钱,她借那五两又值当什么?那本来就是她的啊!”

        “老于!”牛金花哭问,“你为什么非要拿这个钱?咱们再缺,那也是人家的卖命钱,我们怎么能拿,怎么能拿啊……”

        她的眼泪流淌,像一段冰晶扎到了于捕头身上,于捕头从迷糊中一下子弹坐起。

        有种莫名的惊悸,绕得他的脑袋昏昏涨涨的,于捕头只能捂着额头,痛苦道:“当我想拿?户房的老爷们都要拿,咱们快班的能不拿吗?你不拿户房老爷们能放心?你不拿,信不信这抚恤金一钱都要下不来!”

        他太难受了,脑袋里面有股说不出的郁胀,他心头也有一股郁气:“我不但要拿,我还得带头拿,拿了就跟兄弟们分……”

        “可你别以为是我在欺负人!”于捕头愤怒、低喊,“大家都是提着脑袋过日子,今天我活着,是我分别人的抚恤金,明天我要是死了……别人也必定分我的!”

        “宋老弟、宋老弟是个好人,可是……他活着的时候也分过别人的抚恤金!”

        “谁不是这样?谁又想这样呢?”

        “咱们这一班子,原来有三十个兄弟,现在只剩十五个了,我又能活到哪天?”

        一声一声,是控诉,是发泄,更是人到中年,却宛如野兽般的呜咽。

        牛金花翻身抱住丈夫,被这噩梦压得喘不过气,她也哭喊起来:“天杀的,天杀的啊,这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往年没这样啊,捉妖杀妖不是诛魔卫的事吗?为什么非要让你们这些捕快上阵?”

        于捕头嗤一声,似哭似笑:“咱们跟的那位老爷,诛魔校尉张平大人,他有一口破血刀。若只是对付寻常妖物,那破血刀一刀一个,若是厉害的妖魔,那就是对着咱们这些小吏,一刀一个!呵呵,呵呵呵……”

        牛金花问:“老于,这个张平住在哪里,有什么来历?他这样,拿别人的命填自己的功绩,上头不管他吗?”

        “大人们每逢三六九日,会去悬灯司衙门点卯,张大人自然也不例外。但他是咱们苍灵郡大宗七星门弟子……”

        于捕头又呵呵一声,半撑着迷蒙的眼皮徐徐道:“捉妖死人又不稀奇,张大人他也不直接杀人,他都是等妖先杀,妖杀了人他再饮血,他的刀威力暴涨了再杀妖,这反而是在帮人报仇,你明白吗?”

        明白吗?

        谁能明白呢,牛金花不能明白,她只觉得头晕、心悸,她想再说什么,却又说不出什么,便只能紧紧抱着丈夫,不知不觉又沉沉睡去了。

        梦话一阵的房间内渐渐又恢复了安静,只余窗外夜色越发深浓。

        窗外的宋辞晚再度化作暗影遁去,她在夜风中飘入家门,进了房间后猛然拽下身上的黑斗篷,然后又扯了脸上的人皮面具。

        宋辞晚心有郁愤,不比于捕头浅。

        但于捕头只能在梦中发泄几句,而宋辞晚,宋辞晚……她,她却可以把示手中雷霆,且斩心头不平!

        “不、不行,我要冷静。”宋辞晚脱下身上的累赘重新收回天地秤空间里,而后她又走到宋友德夫妇的牌位前。

        供桌上有三根线香在袅袅燃烧,宋辞晚目视香雾,渐渐获得平静。

        每逢大事必先静气,人,可以勇,但要慎勇。

        她要弄清楚,她的手上现在虽然是有了三分力量,但她终究也还只是个化气期!

        上头还有炼气真修,化神真人,更有某些在世人仙,炼神返虚,炼虚合道……其渺渺兮浩荡无穷也,小小一个化气期,何来可以自得?

        她非但不能自得,她还要常怀敬畏,常怀恐惧。

        ——我太弱了。

        宋辞晚取出桃李二木,继续雕刻自己的替命傀儡。

        不睡了,就是肝!

        一共十斤桃木十斤李木,可以雕刻三对替命傀儡,一边雕刻一边注入寿元进行祭拜,不过就是每日损失六年寿元而已,她损失得起。

        宋辞晚一边雕刻一边又唤出天地秤,刚才只顾着激动了,从于家夫妇那里获取到的七情六欲还没来得及抵卖呢。

        来自于捕头的:【你卖出了人欲,哀、怒、惧,二斤三两,获得了初级道法,炽炎术。】

        这是一门火系道法,学习以后可以施展出一股灵焰,随着法力精深道术娴熟,灵焰的温度能够远远高于凡火,是一门非常实用的基础道法。

        宋辞晚记诵道法,体悟诀窍,过了一会才又再次卖出得自金花婶子的那团七情六欲。

        【你卖出了人欲悲、恐、惊,一斤八两,获得了修为一年零八月。】

        玄而又玄的时空快走之感又再次袭来,不过这一次宋辞晚在忽忽流逝的光阴中修炼的不再是坐忘心经,而是其它道法。

        诸如虚空幻魔剑,这门道法共有五层,一层心魔幻动,二层魔念迭起……一直到第五层,天魔幻生。

        此术修行每精深一层,其威力增长都是成倍递进,等到第五层的时候,受术者甚至有可能化生成天魔傀儡,以供施术者驱使!

        宋辞晚现在也只是刚刚从第一层入门而已,以她目前化气期的修为,如果不能突破大境界,她甚至无法修炼虚空幻魔剑的第二层。

        即便如此,这第一层也够她修炼的了。

        “一年零八月”的光阴倏忽而过,宋辞晚苦修完毕,再睁眼只觉得自己对虚空幻魔剑的理解又精深了许多。

        如果说刚开始只是入门,那么现在她应该是能做到登堂入室,熟练精纯了。

        非常好,宋辞晚放下虚空幻魔剑,又继续修炼傀儡术李代桃僵。

        这门功法有些特殊,因为要注入寿元,按时祭拜,所以无法像其它功法那样,通过天地秤的修为时间来快速精进。

        如此一夜苦修,又到天明。

        接下来一段时间,宋辞晚便过得格外安稳。

        她白天上工,夜晚修炼,心头虽有怒火,她却仿佛是将自身化作了熔炉,怒火越深,她的表面反而越发平静。

        偶尔抽空,宋辞晚会关注周围动态,比如说柳泉街上那座濒临倒闭的鼎丰楼,最近竟又起死回生了。

        鼎丰楼新来了一位手艺无双的大厨,能将最寻常的菜肴做出极致的鲜美,先天家族许家的某位少爷过来一尝滋味,当时便将鼎丰楼给夸出了圈。

        又比如说积善坊的老黄家,自打那日金饼子闹剧过后,他家日子过的就是每况愈下。

        老黄中风瘫痪了,黄二郎被打断腿了,葛大娘也病在床上起不来身,黄大郎又要养老婆孩子,又要照管一家病患,本来就苦不堪言……

        忽而某一日,赌坊冲来一群打手,却是乒乒乓乓将黄家搜刮了个遍,留下话来:“你家好个贼胆,竟敢拿假黄金来欺骗我们当家,限三日还钱,否则砸烂你家!”

        黄家又哪里还得出钱来?

        于是在某个夜黑风高的日子里,黄大郎带着妻儿却是一溜逃跑了。

        等到赌坊的人再次上门,见到的除了瘫在床上快饿死的黄贵和黄二郎,就只剩下吊死的葛大娘。

        街坊无不唏嘘,打那时起告诫晚辈的话里就必然要加上一句:“可不能沾赌啊!那东西碰不得!”

        快班的小吏又死了两个,妖魔仿佛无处不在,宋辞晚快要忍不下去了。

        终于七七四十九日过去,入冬的这一日,宋辞晚的三对木傀儡全部雕好,李代桃僵术修炼有成!

        虚空幻魔剑在她的心中蠢蠢欲动,隐隐嗡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