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长生之我能置换万物在线阅读 - 第6章 大雨倾盆她有伞

第6章 大雨倾盆她有伞

        【你卖出一件旧衣,获得了麻布一匹。】

        【你卖出一盏破旧的油灯,获得了路边的破石头一颗。】

        呃……

        【你卖出一把经历岁月的菜刀,获得了精铁匕首一把。】

        【你卖出一盆杂粮粥,获得了糯米一斗。】

        【你卖出一罐井水,获得了山泉一桶。】

        【你卖出一捆干柴,获得了木炭一筐。】

        宋辞晚兴致勃勃地尝试着卖了各种东西,最后在第六次抵卖完成的时候,天地秤忽然传出一道信息。

        原来加上之前卖出的“八分隐士气”等物,她今天一共进行了十次抵卖。

        而天地秤每日可抵卖次数是有上限的,正正好就是十次!

        宋辞晚这才意犹未尽地收了手,每日可抵卖十次,这也不少了。只要坚持一段时间,完全足够她将衣食住行等各类所需都囤上一部分到天地秤中。

        手里有粮,心里不慌,这也是一种安全感。

        宋辞晚对大白鹅说:“大白啊,咱们华夏的老百姓就有一种特点,你知道是什么吗?”

        大白鹅:“嘎,嘎?”

        宋辞晚:“想知道吗?嘻嘻,我偏不告诉你!”

        大白鹅扑扇翅膀一飞三尺高:“嘎嘎嘎!”

        鹅毛飞了起来,人在院中疾走。

        巳时初刻,宿阳城进入了宵禁中。

        夜色逐渐深沉,细雨又淅淅沥沥地与秋风缠绵一场。

        积善坊,宋辞晚在家中认真修炼,逐渐物我两忘,不知红尘诸事。

        看似平静的宿阳城中,却有种种诡事在阴暗的角落处,无孔不入般放肆滋生。

        悬灯司诛魔卫的人手已经是严重不足,寻妖罗盘的指针在疯狂轮转。

        有富户家中忽生妖气,接连死了十数个人才好险发现,原来是这家主人新纳的小妾悄悄在闺房中私拜了狐妖;

        有更夫在半夜被吸干精魄,追查后得知竟是他那打更的漏壶滋生了魔念;

        有夜读的书生沉迷读书竟要杀妻,诛魔卫来人将其捆住了才发现这书生读的哪里是书?原来竟是画中妖!

        ……

        太多太多了,妖魔的存在各种各样稀奇古怪,这些捉妖的事情若是传扬出去,保管宿阳城的百姓每日每夜都能有新谈资,换都要换不过来。

        城北徐宅后院中,此时却是尸横一片,现场惨烈无比。

        雨水滴滴答答地黏稠在人们身上,诛魔校尉张平一手拎着死掉的狐妖,抬起一脚拨开挡在身前的一具皂吏尸身,哑着嗓子说:“行了,收拾好就都回去安置吧,牺牲的照老规矩,抚恤一百两。”

        说完,他拎着狐尸转身就走。

        雨水在他脚下散开涟漪,后方的皂吏有的表情麻木,有的眼珠转动。

        “张哥等等小弟!”新来的诛魔校尉陶峰连忙跟上,两个人的脚步一前一后在雨夜中远去,陶峰语带惊悸道,“张哥,今日这狐妖也忒厉害了,怕不是要有百年道行,接近通灵了吧!”

        张平沉默不语,陶峰又道:“要不说还是咱们张哥厉害呢,百年道行的狐妖也是手到擒来,那一招破血刀,真如霹雳惊天,神鬼辟易啊!刀光那么一闪……”

        陶峰越说越兴奋,将张平吹捧得威风无比,张平却越发沉默了。

        直到陶峰又感慨:“最近这半个月,妖魔出现得越来越多,稍不留神就能滋生出一堆,清光大阵又只能阻挡大妖进城,那些个小妖就跟耗子似的,不知道怎么就钻进来了,真他娘的烦啊!”

        张平忽道:“不对。”

        “什么?”陶峰有点懵。

        张平说:“不是最近半月妖魔才开始增多,是从今年年初起。”

        陶峰是今年新来的,不了解往年的诛魔卫其实是个清闲衙门!

        张平的声音混着雨声,带着一种说不出的含混与低哑:“是从年初那一段时间,衡水龙王含怒做法开始……”

        陶峰没听清楚,追问道:“张哥,你说什么?”

        ……

        张平脚步一顿,却见天际忽而一道惊雷劈过,轰隆隆!

        白光之下,天河倒悬,大雨倾盆而下。

        宋辞晚在夜半时分从物我两忘的修炼状态中惊醒了过来,睁开眼睛就只见到窗外白光霹雳,而大白鹅嘎嘎惊叫着,从自己的小窝里窜出,在院子里扑扇翅膀淋成了一只落汤鹅。

        宋辞晚冒雨将它抱回屋中,又披上蓑衣,急匆匆地爬上屋顶去捡瓦修屋。

        没办法,屋漏偏逢连夜雨,外头在下大雨,家里又下小雨,要是不赶紧冒雨修一修,只怕今夜是没法睡了。

        大白鹅在屋门口探头探脑,叫声焦急:“嘎!”

        宋辞晚说:“乖,好好等着。”

        一边捡瓦修屋,耳朵却听到左右邻居也都被大雨吵醒了。

        纷纷乱乱是街坊们的各种惊呼声、说话声:“天爷!这雨怎么下成这样?”

        “屋里积水了!孩他爹,快起来修屋顶!”

        “呜呜呜,当家的……你怎么了?”

        远处,更仿佛是有嚎哭声凄然长鸣,划破雨幕。

        直到天光将亮时,雨停了。

        东方一道初阳,点起云蒸霞蔚,带着万道金光破晓而出。

        大街小巷间却仍然是到处积水,湿漉漉一片。

        宋辞晚又带上了自己的油纸伞,吩咐好大白鹅看家,而后出门上工。

        走在路上听闻街坊谈论:“冯家老大死了,还有郭家的,昨晚上被抬回来,血淋淋的,听说身上都是爪子印呢!”

        “爪子印?嘶!这是跟宋家那个一样,被妖怪给弄死了?”

        “是啊,一样一样的,上头还来了人,也都给发了五十两的抚恤金……”

        宋辞晚从人们的讨论声中走过,昨夜修炼的“沧海一粟”已经初步有了成效,没有人注意到她,大家自顾谈论。

        她便听明白了,昨晚雨夜中那凄厉嚎哭,原来是因为积善坊又有小吏死亡!

        宿阳城中,妖祸之猖獗,已经使得快班皂吏变成了一个仅次于浣洗房杂役的高危职业。

        是的,还是浣洗房杂役更危险。

        宋辞晚来到浣洗房,听吴管事点完名后对另一名管事说:“草洗间少来了五个,分割间少来了三个。巡城司报过来了,都死了。”

        另一名胡管事皱眉道:“这些杂役,每逢打雷总要多死几个,当真是麻烦,罢了,便从二洗间再调三人过去。”

        他们淡漠地讨论着人命,然后宋辞晚和另外两个新杂役一起,就这样被换到了草洗间。

        这是宋辞晚首次进入草洗间。草洗间内放置的,都是尚未分割的妖魔尸身。

        说实话,画面冲击有些大。

        尤其是在宋辞晚触摸到一具狐妖尸身时,天地秤竟又再一次自动浮现了!

        一团虚幻中微微带着红光的气出现在秤盘上:【狐妖惑之精,一两三钱,可抵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