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我在海贼当训练家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二章 我们不是伙伴吗?(求收藏、求推荐票)

第一百零二章 我们不是伙伴吗?(求收藏、求推荐票)

        “唰~”“唰~”“唰~”……

        地面上、墙壁上、天花板上,上下前后左右密密麻麻的冒出来大量的沙之宝剑向中间的路飞和班吉拉刺去。

        “呲~”“呲~”“呲~”……

        路飞和班吉拉瞬间被刺穿,无数的沙之剑将他们棚在空中。

        鲜血如瀑布般洒下。

        “这次是真正的永别了,草帽小子路飞!”

        “你,什么都,没明白!”

        “嗯?!”

        克洛克达尔看着嘴巴张合,说话断断续续但表情仍旧坚定的路飞,心中感到震撼。

        “还真是顽强的生命力啊,看来我还真得等你死透了才能安心啊。

        你说我什么没明白?”

        “呀吼~”

        一动不动的班吉拉身上忽然一抖,一道震波将穿刺着他们的沙之宝剑震散。

        “地震!”

        “咻~~”

        落下的途中,路飞猛吸一口气,身体一胀一缩,当恢复原样之后,身体再次完全恢复。

        落在地上,路飞握了握拳头,感觉自己的实力比之前再一次有了进步。

        拧步前冲一拳向克洛克达尔打去。

        班吉拉则一头扎进脚下的沙中,消失不见,留下的一个沙洞也瞬间崩塌。

        “混蛋……”

        克洛克达尔看着冲过来的路飞,闪身躲过去,面色像是吃了苍蝇一样难看,额头青筋直跳。

        “橡胶橡胶……加特林!”

        “吱吱吱吱~”

        “混蛋,一次一次的,你这吃的是不死果实吗?”

        克洛克达尔闪身躲开,鞋子在沙地上磨出一道黄烟,面色阴沉的看着路飞说道。

        “锵~”“锵~”“锵~”

        赤紧紧盯着面前仿若随风飘舞的柳枝般的陆斗。

        现在离四点半已经不足五分钟了,陆斗为了完成克洛克达尔的任务,已经蒙生死志。

        只要拖到炸弹爆炸,那么他的任务就算完成了,这样也就不会辱没自己的道义。

        但赤却和他拖不起,这可是关系到阿拉巴斯坦几百万国民的生死存亡啊。

        在明白他的意图之后,玛狃拉的身影如同断帧一般,凭借敏捷的速度,不停的闪现在陆斗的身边。

        从各种刁钻的角度将爪中的能量刀刃刺向他。

        “还真是野蛮啊!

        在这种时刻应该静静地欣赏那如樱花般绽放而又凋零的焰火才对啊!”

        陆斗随手挥舞着两柄长刀,轻描淡写的将玛狃拉的攻击挡下。

        “在下手中的长刀分别是良快刀五十工中的流云和幻月,已经陪伴了在下近三十年了。

        今天他们也将随着在下完成使命,玉碎于此。”

        陆斗信手格开玛狃拉的攻击,语气平淡的说道。

        眼神在看向手中的双刀时,闪过一丝的温柔。

        随后眼神一变,犹如同深冬的冷月。

        “霜月斩!”

        两柄长刀并在一起,在空中一闪而过,残留的刀光像是一泓清冷的弯月。

        “呲~”

        闪现出来的玛狃拉像是故意凑上去一般,整个胸腹之间被斩出两道血线。

        “哼~”

        赤闷哼一声,眼前一黑,扶住走廊旁两边的扶手。

        必须要尽快结束这场战斗了,不仅是因为拆炸弹需要时间,也因为他已经到极限了。

        连续一整天的高强度战斗已经榨干了他的体力和精神。

        虽然体内隐藏着庞大的精灵能量,一直在源源不断的注入他的体内。

        不过现在也有些入不敷出了,消耗的速度,远比恢复的要快。

        “玛狃拉!”

        “玛狃~”

        玛狃拉的爪子用力一磋,爪中出现两柄刃口发亮的冰刀。

        “磨爪!”

        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扑向陆斗,手中长刀瞬息之内连续向他斩去,威力越来越强。

        “电光一闪!”

        “连斩!”

        陆斗不急不忙的将手中长刀轻轻摆动,晃出一片残影,像是随风飘扬的柳枝。

        “风流斩!”

        “锵~”“锵~”“锵~”……

        金铁交击声中,无数寒光闪现,玛狃拉如同极地吹来的寒风。

        而陆斗则化寒风为春雨,杨柳依依随风舞。

        一阵幻影过后,玛狃拉的冰刀和陆斗的两柄宝刀流云、幻月死死的擎在一起。

        “轰~”的一声,一阵强风从两人中间爆发开来,四散的劲风蕴藏着刀气将两人身上划出道道血痕。

        这是对战以来,陆斗首次受伤。

        “呀!!”

        陆斗一声大喝,双臂用力瞬间将玛狃拉顶飞出去。

        同时一跃而起,似慢实快的从腾空的玛狃拉身边一闪而过。

        “飞云斩!”

        “咔~”

        轻轻落地的陆斗优雅的还刀入鞘,宽大的衣袖随风飘荡,像是一朵随风舒卷的白云。

        “呲~”“呲~”……

        停在半空中的玛狃拉浑身爆出一蓬蓬血雾,然后缓缓划落。

        同样如同一朵艳丽的火烧云。

        “玛狃拉?!”

        赤见状急忙跑过去一把将它接住,瞬间,鲜血浸透他半个身子。

        “玛狃!”

        “嗯?”

        听到玛狃拉急促的叫声,赤感受着身后刺骨的寒意,顿时汗毛直立。

        “唰~”

        两柄长刀挥过,只是搅散一道残影。

        陆斗抬头看去,只见赤正倒立着站在天花板上,身上鲜红的马甲正被急速带起的罡风吹得猎猎作响。

        此时,距离四点半只有两分钟。

        “砰~”“砰~”“砰~”……

        “嗯?”

        缠斗了一会,克洛克达尔发现路飞突然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上。

        顿时心中明白过来,笑着说道。

        “虽然你回复了伤势,但毒液已经留在你的体内了,你的身体差不多快要麻痹了。

        不管你是赢是输,都将要被埋在这圣殿之下。”

        看着依旧想要坚持着站起来的路飞,克洛克达尔的面色顿时阴沉下来。

        “这个国家应该没有你想要的的东西才对,不是吗?

        为了不相关的人的目标,就这么白白送死你又能得到什么?

        不过是一两个伙伴,只要不管他们你就不会引火上身了。

        你们真是一群笨蛋啊!”

        “所以我才说你没明白。

        薇薇啊,那家伙明明说不想让人丧命,但自己却老是第一个舍弃生命想要去拯救别人。

        要是放任不管的话她就死了,会被你们杀死的。”

        只是区区一个伙伴而已,丢掉不就好了吗?

        为什么要为了她来冒着生命危险来跟自己作对呢?

        看着依旧一根筋的路飞,克洛克达尔感到一阵无力,恼怒的对他吼道。

        “真是个死脑筋的家伙!

        所以说我是叫你把那个麻烦的包袱给丢……”

        “我不想让她去送死啊!

        我们不是伙伴吗!!”

        克洛克达尔话没说完,就被打断了,路飞瞪大眼睛,鲜红的血丝清晰可见。

        “所以只要她没有放弃国家,我们也就不会停止战斗!”

        “就算你们在此丧命吗?”

        克洛克达尔看着站起来的路飞,轻声问道。

        “要死也是没办法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