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我在海贼当训练家在线阅读 - 第一章 哥尔多罗杰?海贼王?酒吧?

第一章 哥尔多罗杰?海贼王?酒吧?

        “哥尔多…罗杰…竟然有酒吧叫这个名字?小的们,咱们进入看看。”

        “是,船长。”

        空寂的酒吧内没有一个客人,赤在吧台后无聊的擦着一个高脚杯,听到外面的声音精神一振。

        “总算开张了,最后一天多给老头挣点养老钱,也算对的起他了。”

        过了今天,这家开了近三十年的酒吧就要关门了。

        曾经门庭若市、宾客络绎不绝的酒吧,在短短两年时间沦落到如今这般场景,都是因为那个新来的海军少校斯摩格。

        他将高脚杯放回杯架上,听着耳边传来的吱呀声,转过身来。

        只见一个海贼船长打扮的男人猛地推开蝴蝶门走进来。

        这人身高两米开外,面色凶狠跋扈,一条狰狞的刀疤从左额贯穿到右下巴。

        身后跟着一群持刀拿枪、面相凶恶的水手。

        “喂喂喂,哥尔多·罗杰?也不怎么样嘛。”

        领头的船长扫视了一眼有些昏暗、破败的酒吧,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嘴里说着别有深意的话,走到吧台前坐下。

        身后的水手也跟着哈哈大笑,说着海贼王也不过如此之类的话。

        “欢迎光临!请问诸位喝点什么?”

        赤全当没听见,扫视了一眼乱哄哄散座在酒吧内的小喽喽,微笑的看着面前这个让他有些眼熟的海贼船长。

        “把你们店里的酒统统拿出来,这位可是我们刀锋海贼团的船长‘开膛手’杰弗里大人。”

        旁边一位扎着海盗头巾、站在杰弗里船长身边的男人拍着桌子向他说道。

        被这位貌似副团长的人一提醒,赤突然想起来了。

        大概两三个月前,海军送来过一张通缉令,就是面前的这位“开膛手”杰弗里,赏金三百万贝利。

        据说其人极其凶残,喜欢将人活生生的开膛破腹,眼睁睁的看着别人挣扎而死,五脏六腑散落一地。

        然后他就是因为将一商船的人全部如此折磨死而被海军通缉。

        想到这里赤顿时放下心来,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真诚了。

        不用担心收不回酒钱了。

        “好的,马上来!”

        麻利的将酒水准备好,送到每个人身边。

        然后来到杰弗里身边,一手拿托盘扣在胸前一手背在身后,微微一躬身,微笑着对他说道。

        “尊敬的客人,由于今天是本店最后一天营业了,这也是敝店最后一批酒水了,给您抹个零头,诚惠一百万贝利。”

        本来喝的正开心的杰弗里听到后笑声戛然而止,脸上的笑容也渐渐消失。

        “砰”的一声将手中的酒杯砸在吧台上,转头看向依旧维持着亲切笑容的赤,嘴角有些抽搐。

        原本刚刚热闹起来的酒吧,此时变得鸦雀无声。

        “小子,你以为本大爷是谁?本大爷可是赏金三百万贝利的‘开膛手’杰弗里大人!”

        杰弗里死死的盯着赤,极度的气愤使其本就凶恶的面容如同恶鬼一般。

        “是是是,杰弗里大人,诚惠一百万贝利。”

        赤如同看不懂气氛般,微笑着对杰弗里重复了一遍,语气一如之前般亲切、诚恳。

        “你这个混蛋小子…”

        杰弗里看到他的表情,顿时火冒三丈,瞬间抽出腰间的刀砍向他。

        “嗖”的一声,刀刃明明是向着赤砍过来的,却诡异的擦着赤的鼻尖划过,刀风带起他额头的几缕碎发。

        “嘛,看样子杰弗里大人没有钱啊,那就借您的赏金用用了,三百万贝利,多的就算是利息吧。”

        赤看也不看从眼前划过的刀尖,嘴角勾起一丝诡异的弧度,眼睛也闪过一道不正常的红光。

        杰弗里连砍了几刀都是诡异的擦着纹丝不动的赤划过。

        “小鬼,想用本大爷的脑袋换赏钱,也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

        杰弗里看着这种情况,心里有些犯嘀咕。

        “这个小子是怎么回事,明明站在那里不动,怎么就砍不到他?”

        举起手中的长刀挡在胸前,神情戒备的看着面前的赤,余光扫视着周围。

        突然间,杰弗里眼眶猛地一睁,吃惊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映入他眼帘的是刀锋海贼团的所有成员都已经不声不响的昏倒在地上、桌子上。

        而他刚才竟然没有听到一点动静。

        “什么?你对他们做了什么?”

        转过头来却发现刚刚那个文弱的少年早已不见了身影,眼前的景象还是原来酒吧的样子,只不过早就陈旧不堪、堆满灰尘,像是废弃了几百年的样子。

        再转过头来,发现原本随地躺着、形态各异的属下全部转过脑袋,瞪着一双死鱼眼死死的盯着自己。

        其中不少人都是背对着自己的,脑袋生生拧成一百八十度就这么直直的看着自己。

        然后所有人像是感受到自己的目光似的,全部都摇摇晃晃的站起身来,每个人的胸口到腹部都被划了一刀,一如被自己开膛破肚的人一般,一站起来腐败的五脏六腑簌簌的往下掉,顿时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臭味。

        “别过来……别过来……”

        “救命啊……啊啊……”

        杰弗里惊恐的挥舞着手中的长刀,却发现没有半点效果,最后被死死的压在下面。

        赤看了面前眼神呆滞的刀锋海贼团船长一眼,转身看向躺了一地的海贼团成员。

        “啪”

        随着一声清脆的响指,呆立的杰弗里和刀锋海贼团的船员纷纷像是失去骨头似的全身松软下来。

        然后如同被吊着脖子的木偶般,肢体僵硬如同丧尸一般摇摇晃晃的走到墙边排成一排站好。

        他开始整理有些杂乱的酒吧,在这个过程中,站在墙角的海贼们,除了杰弗里的脑袋之外,所有人就像是抽干水分似的。

        皮肤慢慢的变得松弛,最后像一个个穿着人皮的骷髅架子站在那里。

        随着他的整理,酒吧又恢复成原来的样子,酒水被重新送回去,桌椅擦干净摆放整齐。

        “吱”

        吧台旁通往后院的小门被打开了,正在水池旁清洗酒杯的赤抬头看了一眼,随后又继续手中的工作。

        “混蛋小子,又弄成这样,你要吓死老子吗?一点也不知道体谅老人家。”

        进来的是一个头戴蓝色针织帽的小老头,带着一副小巧的墨镜。

        他瞥了一眼墙角的人皮衣架,眼神没有半点害怕的意思,颤颤悠悠的向一张桌子走去。

        赤见状走上前去,将椅子摆放好,熟练的从旁边拿起一个骷髅头摆到桌子上。

        一挥手,从酒柜上飞过来一瓶朗姆酒和一个酒杯。

        “以后少喝点吧,那边的人头值三百万贝利,我一会到海军那里去换回来,就留着给你养老吧。”

        一边说着,赤一边打开酒瓶为他倒上一杯。

        “决定了吗?今天就走。”

        老头端起酒杯晃了晃,眼神有些涣散。

        “是的,今天不是最后一天了吗?我也能够放心。”

        赤走回水池边继续清洗酒杯。

        他将清洗干净的酒杯一一擦拭干净然后摆放整齐后,转过身来,看向老头。

        “你先在这里坐着吧,我回来后就先去整理一下东西,然后再来跟你告别。”

        老头没有说话,只是挥了挥手。

        赤见状向门外走去,站在墙边的一众“骷髅”也摇摇晃晃的跟在身后。

        站在门口撩开帘子,等着骷髅们纷纷出去,他看了一眼四周,又有几个人眼神呆滞的走了出来。

        走到他跟前也变成了跟海贼们一模一样的骷髅架子。

        等骷髅们全部站好之后,他选了一条僻静的路,抬脚向着罗格镇海军支部基地走去。

        左拐右拐的来到海军基地的后门,两个看门的海兵远远地看到赤带领的一群骷髅兵。

        其中一个飞快的向内跑去,另一个反应慢了一步,只好哭丧着脸站在那里,眼神飘忽,不敢直视。

        “斯摩格那个穷鬼呢?”

        赤走过到浑身哆嗦的海兵身边,像是想起什么来,身形一顿开口问道。

        本来看着赤走过去正舒了一口气的海兵听到后,浑身一个激灵,立马站直身体。

        “啊?啊,嗨。斯摩格上校出去了,听说码头出现了海贼。”

        “啊,看样子没法顺带要回酒钱了。”

        耳边听着赤若有若无的喃喃声,看着他的背影,海兵不由的长出了一口气。

        随后像是想起什么似的,赶紧往后退了一大步,随后就见一群摇摇晃晃披着人皮的骷髅从他面前走过去。

        赤轻车熟路的来到海军基地的临时监狱,远远地就看到一个戴着眼镜的女人领着一群如临大敌的海兵在那里严阵以待。

        “呦,达斯琪酱,不用每次都那么隆重的。”

        赤远远的向穿着花衬衫的达斯琪招了招手。

        “你这个可恶的家伙,每次都把人弄成这样。”

        达斯琪气势汹汹的来到赤面前,明显感觉他身后阴森了许多,这个男人就像是站在阳间和黄泉的分界线上。

        “嘛,这也是为你们着想啊,我送来的海贼从来不用担心他们会越狱。”

        赤也不在意达斯琪的态度,任由其余的海军将身后的海贼带上手铐拖走,从身上摸出一张通缉令。

        “诚惠三百万贝利,其余的那些杂兵就当是送你了,别忘了让斯摩格那个混蛋把酒钱结一下。

        要不是他这两年弄得海贼都不敢来罗格镇,我也不至于沦落到靠抓‘客人’来换钱了。

        堂堂的海军上校有钱抽雪茄,竟然还拖欠酒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