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这个封神不正常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章 龙之逆鳞

第一百二十章 龙之逆鳞

        这个封神不正常北海平叛第一百二十章龙之逆鳞“吴敢……”

        孟尝看着眼前在火光中面色狰狞的少年,笑了起来,嘴中犹自吐着血泡,缓缓倒在了地上。

        微弱的视线内,无数疯狂的甲士一拥而上,如丧尸一般,撕咬着他身上的血肉。

        血脉之力?算了吧,就这样了,这个结局挺好,一直征战,未曾停歇的孟尝缓缓闭上了双眼,任由无尽的黑暗将他吞噬。

        或许,卸下重重的包袱,就此沉眠,也是一种解脱。

        渐渐的,孟城消失不见,四周疯狂的甲士们也无影无踪,只有天上高悬的蛇瞳,怔怔的看着躺在黑鱼白眼中心的年轻人。

        蛇嘶声响起,蛇瞳化作一道红光,射向少年的腹部,转而消失不见。

        对于修蛇而言,这也许也是一种解脱。

        朦朦胧胧间,犹如天地初开,亦如出生之时见到的第一抹阳光。

        孟尝重新睁开双眼,入眼便是牢笼,一架木制的牛车,缓缓载着囚笼,而他,则是囚笼内那一只肮脏污秽的可怜虫。

        “我没有死?这里又是哪里?”

        还未等孟尝想明白,周围的百姓纷纷举起石头扔向了他,乒乒乓乓的响声在囚笼内叮叮作响。

        “罪人孟尝,你沽名钓誉,残杀孟城数十万军民,你罪该万死啊!”

        “孟尝狗贼,你简直愧对孟尝百姓对伱的信任与敬仰!”

        “孟尝小贼,吃老夫一矛!”

        一杆笔直的战矛飞来,眼看着便要加临己身时,吴敢一戟拍飞战矛,冷冷看着孟尝:“没到朝歌前,你不许死!”

        孟尝没有搭理吴敢,找了个角落,躺了下去,触碰到背后的伤口时,还疼得龇牙咧嘴。

        其实对于他而言,小小的囚笼罢了,随时能够开启血脉之力打破囚笼,而后击败所有人,逃出生天。

        只是对他而言,生死已经不再重要,自己的手上沾染罪恶实在是太多太多。

        只要闭上双眼,就好像无数熟悉的面孔化作厉鬼,在他耳边低吟咆哮,而所有的厉鬼中,阿母的声音最挠人心魂。

        世间诸般兵刃,唯有过往伤人最深。

        他非嗜杀之人,其实直到此刻被人石子砸面,他也不明白哪里来的瘟疫,自己的制度明明有在预防这种事情的发生,为何还会满城都被染上瘟疫。

        而吕岳此人,自己虽然不熟,但与他也有一面之缘,无缘无故,为何毒害他的孟城?

        想不通,每次思到极致,便总感觉脑袋发晕,什么都想不起来,当真是古怪之极。

        孟尝在沉思,百姓手中也从未停下,各种污秽之物和小物件纷纷砸向孟尝,仿佛这样,就能把自己对人屠的百般憎恶,发泄怒骂出来。

        哀莫大于心死,孟尝只是静静的坐在囚笼内,一言不发,默不作声。

        “孟郎,孟郎!”

        熟悉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孟尝有些羞愧的将脸埋在手臂之间,不愿以面示人。

        五光石飞出,直接击晕了想要上前拦截的吴敢,两把双刀滴水不漏的荡开所有攻击。

        女骑士一路驰骋而来,一刀劈开囚笼的锁链,丝毫不顾及孟尝满身的污秽,抓着他的手臂就想往外拽。

        “我路上听说了,我不相信你是会干出这种事的人,跟我走,我带你回三山关,有我爹庇护你,别人不敢拿你怎么样。”

        他如何能忘记这个声音,隔着老远听见动静,他就知道来者是谁。

        他愿意走,只能死死的抓着木架,也不愿让她看见自己狼狈的模样。

        邓婵玉怒了,一把拽着孟尝的头发,一双凤眼波光粼粼的看着眼前曾被自己欣赏的男子,怒骂着:“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打不还手,骂不还口?这群泥腿子,他们知道你为孟地,为大商都做了些什么吗?”

        “他们什么都不知道,如此拙劣的谎言,你为何不戳穿他?”

        ……

        “说话啊!”

        邓婵玉看着一副死鱼的样的孟尝,哪里还有曾经那个鲜衣怒马少年郎的影子,拽着头发就往外拉。

        可任凭她使出全力,根根发丝崩断,也拉不动心死之人的封闭之心。

        “告诉我好不好?你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是什么事情把你变成了这幅鬼样子。”

        邓婵玉已经带出了哭音,不停的拍打着眼前的良人。

        “好,你不说话是吧,那我只问你一句,孟城是不是你屠的?”

        或许是听到了孟城这个魂牵梦绕的名字,又或许是见到玉人垂泪心中不忍,孟尝干涸的喉咙里发出嘶哑的回应:“是!”

        “啪!”

        一个耳光扇在孟尝的脸上,邓婵玉嘴中念叨着不可能,缓缓的退后,最后双刀指着他,犹豫了几次也没忍心斩下,最终失落的离开了这里。

        那一副憔悴且心碎的模样,让孟尝忍不住闭上了双眼,只是皱紧的眉头,显示着他的内心并不平静。

        牛车继续向前缓缓前进,孟尝侧过脸看着人潮涌动的百姓,面上又开始出现疑惑。

        吴敢这混小子,依照他的脾气,一刀砍死自己才是,怎会把他押解到朝歌?他有这个脑子?

        而且辛评、廉庸去哪儿了?邓志忠和钟希、钟季又在哪儿?最重要的一件事,地藏在孟城,他有神通在身,就算打不过吕岳,他背后的准提圣人呢?

        就在孟尝疑虑之时,天空白云之间,一只似龙似蛇,赤身人面马足的异兽显出身形,巨大的阴阳鱼之下,不停的从猰貐身上剥离着神力,然后灌注在孟尝的背后。

        一阵剧烈的头疼再次浮现,打断了在梦与醒之间游离的沉思,孟尝抱着头痛苦不已。

        牛车缓缓前行,不多时,行至郊野,或许是印证他心中的疑惑,只见邓志忠押解着廉庸、辛评站在一处深坑之前,冷冷的望着他。

        “原来将军也并非是名副其实的仁德贤君啊,哈哈哈,不过如此,仁义孟尝之名不过如此。”

        “孟将军,您不是素来仁义吗?制定法典,这个不许,那个不依,将军可是威风得很啊,您的心可真大啊,是想要挑战天下的贵族与诸侯吗?”

        “那今日,志忠就好好让将军看看,什么是天意,倒行逆施之徒,你的严苛法典只配随着你,一起埋进这黄土之中。”

        言罢,邓志忠一声令下,数车法典铭文被倒入深坑之中,周围的士兵还在不停地向坑内倾倒着桐油、木柴等引火之物。

        “不!不!这是利在千秋之举,你不能这样,这是能为后世,为时代发声的东西。”

        孟尝古井无波的心终于破防,阿母的亲情已经破灭,在赶走邓婵玉之后,他以为自己的心中再无挂碍,可以顺利的了结此生,从此卸下沉重的包袱,就此解脱。

        可眼前的这一切,他实在是没办法无动于衷。

        “怎么?孟将军还准备对我动手吗?你自己看看你那双脏手,沾染了多少无辜之人的鲜血?他们都是你杀的,难不成孟将军还打算斩草除根,直接杀了我们所有人吗?你想将北海年轻一代也如同丰壤之役一样,让你亲手葬送吗?”

        邓志忠面色癫狂,直接撕开身上的战甲,袒露着胸脯,手持短刀一步一步的靠近着孟尝。

        “来来来,杀了我,孟将军已经杀了那么多人,何必留我一个?将我一起杀了吧!”

        “来啊!杀了我啊!废物!”

        孟尝涨红着脸,只感觉自己手上,被一股腥臭无比的血肉沾染得黏黏糊糊的,下意识的后退着,靠在囚笼的边缘,痛苦的呢喃。

        “我不想杀人,为什么要逼我,我真的不想杀人……”

        邓志忠轻蔑的回过头,将短刀扔在孟尝的身前,对着待命的众人大声说道。

        “此时为吉,当祭众神,庇我北海,风调雨顺。”

        “点火!”

        一声令下,无数火把扔进了深坑,而被邓志忠押解而来的数千亲兵营将士,纷纷被推进了火坑之中。

        “孟将军,替我们报仇!”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家将军仁义无双,是个大英雄。”

        孟尝感觉心中似乎有着一股热流涌动,不停的念叨着:“是个大英雄,是个大英雄。”

        众人嘲笑,而尝不自知,闭着眼睛,心中燃起无尽的怒火。

        “我从来都不是什么大英雄,我也有私欲,平日里好谋少断,明明可以轻松的解决很多事情,却总是喜欢凭借自己喜好和价值观来节外生枝。”

        “我不是圣人,我有很多缺点,很多时候,文不如子牙,我不过是一个单凭一腔血勇行事的莽夫,你说,我明明如此的平凡,如此的普通,却总是有麻烦自己找上门,我是不是一个合格的主君?”

        邓志忠全然没有过往的阿谀谄媚样,面色阴狠的问着:“所以呢?孟将军,你待如何?”

        孟尝没有回答他,脚尖轻踢,地上的短刀如短箭一般直插邓志忠的胸口,在其惊愕的目光轰然倒地。

        “我从未想过靠杀戮来结束这一切,可是你太过头了。”

        “孟尝可死,孟地亦可尽灭,但是革新之法不可亡,这是我唯一能留给这个世界最后的礼物。”

        “我!不允许…任何人…埋没他!”

        此时声罢,深坑之中的熊熊烈火如被牵引一般,无视可燃物的然后向天空中聚拢,如鲸吞水吸一般被孟尝吸入腹中。

        火神的神性逐渐升起、回归,阵阵烈焰点燃了孟尝,将一身的污秽、血迹尽数燃尽,化身火人。

        理智似乎也在被找回,种种不合理的时间节点,在他心底被推翻、重构,然后一点一点的剥离这个虚假的世界。

        “我是孟尝,当我醒悟时,这里不是人间,更不是孟地,这里是山海,是天神山之巅的试炼幻境。”

        砰的一声脆响,整个世界开始化作虚无,而孟尝再度睁眼之时,只见到传说中的猰貐,正化做魂力源源不断的注入进他的体内。

        沉下心思,孟尝终于感知到了脑海里链条的存在。

        只见血祭之下的路线多出了一个新的能力,而在兵主之下也逐渐成型一个新的血脉。

        吞噬:食物转换能量比提升,胃囊自成一界,可调用吞噬后的气血与神性。

        千钧:力量大幅度提升,脚踏大地时,可汲取大地之力,附加千钧之势。

        此时,孟尝也终于回想起了仓颉先祖反复提醒的那句话,跟随自己的本心去选择,而非因为选择去选择。

        孟尝笑了,别人如何历练的他不知道,可他却是吃尽了苦头,脑子里给那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搅得和浆糊一样,得到强大的新能力,他一点都不高兴,反而,他很愤怒,对历练之境无比的痛恨。

        刀刀砍在他最薄弱的位置,压得他根本喘不过气。

        阴阳鱼开始疯狂的旋转,在孟尝的脚下形成一个黑白螺旋的图形,一位中年人模样的男人从黑暗处走了出来。

        “年轻人,你的表现非常精彩,我想,最后一关若是你能……”

        “能你阿母,刚刚这一切都是你掌控的吧!”

        中年人面色古怪,眉头一挑,淡淡的说道:“你可知我是谁?”

        “大概能猜出来,不过,不重要。”

        “乃翁今天很生气,我只有一个要求。”

        中年男子点了点头,缓缓问道:“什么要求。”

        孟尝咧嘴一笑:“乃翁今天只想打死你,或者被你打死!”

        刚刚说完,数十条赤火之龙脱身而出,开始向中年男子席卷而去。

        而三头六臂的火焰魔神,紧随其后。

        稍微结束仓促了一些,不过很多书友建议加快节奏,嫌弃山海内容有一点淡,所以简化了试炼的内容,快速转场大世界。不过,没那么快,后面大纲里还有一些需要解释和发生的剧情。这周内更完山海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