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这个封神不正常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重瞳圣人

第一百一十八章 重瞳圣人

        这个封神不正常北海平叛第一百一十八章重瞳圣人赤水之下离人愁,岁月更始,几分欢喜几分忧。

        孟尝并不知道当日他和女妭落入赤水后又发生了些什么,他只是觉得新的能力来的有些莫名的哀伤。

        火神的登阶显然是把任务分成了五等份,不知道未来是让他去找寻祝融氏的余晖,还是去掠夺五份火系神明的神力。

        而此刻有这一个如神一般的技能在手,孟尝心中竟然升起了一种豪迈感,想要去那苍穹,寻找烛龙战上一场的冲动。

        浪,即取死之道,膨胀就是衰败的原罪,获得的力量越是强大,就更是要谨慎行事。

        孟尝不停的压抑着心中那不切实际的躁动,找烛龙的晦气和找死没有区别,不过……

        朱厌!

        嘿,小猴子好好等着,孟某人心眼不算太大,现在有了神力加持,迟早要给那只顽皮猴好好上一课,明白什么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

        玉麒麟收回了兽袋,安静的躺在小乾坤里温养着自身的伤势,麒麟一族的骨气是极硬的,若非赤精子相送,想要自己抓一只野生的麒麟,难如登天,那只会是打了小的来老的,来了老的,还有更老的。

        好在姬有鱼没有太大问题,玄武真身护佑,只是胳膊脱臼,一个正骨术轻松搞定,后面再休息几日就无大碍。

        于是,剩下的路程,父女二人只能用双脚走过。

        一路走来,孟尝有些精神疲惫,可姬有鱼不愧是蛮荒出生的小虎崽,只要眯上一会儿,醒来立刻如同一只叽叽喳喳的百灵鸟,在孟尝的耳边说个不停,总有说不完的故事,一个小小的梦,她能说上十里地都不停歇。

        真好,一点也不孤独,难怪后世做父亲的同事都喜欢和他唠叨说,生女儿比生儿子好,有个贴心的小棉袄,能让人感受到不一样的温暖,只是可惜了,他两世为人,目前还是单身。

        途径融父山时,孟尝还特意在山里逛了一圈,想要寻找山海经中所描述的戎宣王尸,可惜的是,翻遍群山群峰,未能找到其踪迹。

        “奇怪,按山海经记载,应该就是这儿啊,怎么找不着呢?”

        融父山本为犬戎的发源地,而有意思的是,在山海经所述,有山名曰融父山,顺水入焉。有人名曰犬戎。黄帝生苗龙,苗龙生融吾,融吾生弄明,弄明生白犬,白犬有牝牡,是为犬戎。

        啥意思呢,犬戎的祖先往前数,也是纯正的黄帝之后,算得上是诸夏的一员,只是不知后面又因何被踢出了炎黄后裔聊天群。

        而所谓的戎宣王尸,并非是说犬戎之王去世后所化之尸,和夏耕尸的存在有着本质区别。

        肉食,有赤兽,马状无首,名曰戎宣王尸。此兽与白狼神一样,都是守护犬戎的神灵。

        搜索了两个睡时后,孟尝不得不放弃寻找,垂头丧气的继续前行,而他不知道是,等他前脚刚走,戎宣王尸便从山体中脱身而出,心有余悸的拍打着胸脯,不停的喘着粗气。

        太可怕了,这是哪位大能故意扮作小年轻,在这儿给他玩示敌以弱不成?前几日那么大个赤水,那么强的女妭都给这小子活生生“打死了”,真要让他撞见,自己说不定走不过三招就得混归去兮陪白狼。

        且不说此时逃过一劫的戎宣王尸,一路紧赶慢赶的孟尝和姬有鱼,颠颠簸簸的终于走出无尽的草原,来到了大荒之北的尽头,也就是由强大的羿部落所镇守的天神山。

        先前穷蝉说过,大羿部落有办法让他去到钟山,可以离开山海世界。

        他倒是很想留在这里当一个无情的搬砖机器,刷到天荒地老,解锁一身神通之后再走,可是虽说山海世界的时间对于外界而言是固定的,可他的内心还在牵挂着革新之事。

        还想着降服袁福通后,好好的在孟地广积粮、高筑墙,让殷商再次伟大。

        再者就是,一路上遇到的穷蝉、相繇,都在劝他尽快去九幽之地寻找后土,并且不要过多的使用自身的血脉之力,他心中也记挂着如同疯魔的女妭,神性一事让他内心一直觉得身上的血脉既是先祖的恩赐,也是一颗不确定的定时炸弹,这些事情不搞清楚,心如何静下来,刷怪也刷的心里不踏实。

        天神山下,随着孟尝的到来,原本静止不动的神山之上,无数巨大的树林开始无风自动的沙沙作响。

        数百位头上插着各种五颜六色羽饰的大羿族人,在入山口铸造了一座土木结合的简易关城,这也是孟尝来到山海之后,见到的第一个“现代化”的建筑,已经有了部分后世雄关的雏形,想来造这样一座关口,不是那么轻松简单的事。

        和钻木取火一样,很多看似简单易懂的道理,往往到了执行人的手上,就远不如理论上的那么轻松容易。

        “来者止步,何人闯关?”一位头上插着三个彩羽的青年壮汉带着族人走上前来,叫停了父女二人。

        身份不明的奇怪年轻人,又带着一个女童,能在危机四伏的大荒四处行走,怎么看都透露着古怪,壮汉不敢轻视,隔着老远便让族人箭搭弦上,戒备以待。

        孟尝有点沉思,自己身份有点多,也不知道介绍哪个比较好,万一像遇到有离三人时再闹一次笑话,眼前这些弓箭上箭矢冒着微弱白光的大羿族人,可没那么好对付。

        “哼!我是颛顼帝玄孙,高阳氏族长穷蝉之孙,姬有鱼,这是我阿父,高阳氏姬孟尝,尔等还不速速让开,请我阿父入山好生接待。”

        孟尝诧异的看着姬有鱼,一时没有反应过来,只见姬有鱼一脸豪气的站在众人面前,拍了拍平坦的胸脯,奶凶奶凶的说道:“阿父且靠后,让有鱼为你叫门,免得凭白失了高位,叫人狐疑我高阳氏崇高的血脉。”

        好家伙,自己就不过是讲了一次一只猴子西漂的故事,这小头就把他模仿八戒介绍大师兄的那股骄傲,给模拟的活灵活现,很不错,是个天生的好演员。

        大羿族的人有些惊异,为首的壮汉没敢轻易放行,而是躬身一礼,语气放平和了不少。

        “贵客且稍等,容我去通禀一声首领。”

        说完便让其他人守好关口,一路向山上跑去。

        孟尝按住不服气的姬有鱼,轻轻的敲了一下:“好的不学,专门学这些怪东西。”

        姬有鱼瘪着小嘴,有些委屈:“可是,阿父,有鱼也想帮帮你,我见着阿爷每次见客的时候都是这样的,让有离叔他们唱名,说是这样比较有威严,不会堕了我们高阳氏的威风。”

        “而且,就算是大羿来了,那也是我曾祖的臣子,我为宗,他为附属,为何不能高调行事?”

        小姑娘聪慧,常常举一反三,孟尝也没有多说什么,反复交代,等下见到大羿族首领,宁可卖几分乖巧,也不要故意惹恼了别人。

        颛顼帝是颛顼帝,都传出三代之外了,还讲什么主副,就算是帝辛,不也得对闻太师毕恭毕敬吗?

        孩子还小,正是需要教育的时候,此等歪风邪气,断不可长。

        姬有鱼眼珠子滴溜溜的转着,也不知道有没有把话听进去,不知道此刻又在想些什么鬼心思。

        不多时,天神山上一位穿着白袍的老者缓缓走了下来,等走到孟尝身边后,才彬彬有礼的行礼说道。

        “将军似乎来得有些迟,可是路上遇到了什么麻烦?”

        “?”

        这人,难不成也能在静止中感受到周围变化吗?

        “途中遭遇女妭拦截,大战了一场,伤了坐骑,一路走来脚程变慢了许多。”

        听闻此言,白衣老人面色显出几分悲痛,一直紧闭的双眼睁开,透人心魂的眸光凝聚在孟尝的身上。

        “唉,看来她终究是放不下过往,可惜了,可惜啊!”

        老人睁眼后,孟尝这才发现,他的双眼中居然有两颗瞳孔。

        一股酥麻的战栗瞬间涌上心头,孟尝二话不说,摁着身旁姬有鱼的小脑袋,纳头便拜。

        “大商北疆孟氏男爵,孟尝,拜见舜帝!”

        妈耶,上古时期,孟尝只听说过一个重瞳之人,那便是舜帝,此时见到如此明显的特征,如何不知,自己这回算是撞了大运,居然遇见一尊活着的人族“圣人”。

        重瞳老人并没有多么开心,反而故作不愉,闷声问道。

        “舜晚我数百年出世,老夫可当不起五帝之称。”

        “那先祖您是?”

        “老夫仓颉,莫非后世已然忘了老夫?”

        孟尝一愣,急忙擦了擦眼睛仔细瞧去,只见老者双目之上竟然还有闭合的一对眼睛,严格意义上来说,应该是双瞳四目。

        这个惊讶一点都不比遇见舜帝小好嘛!

        小学的语文课本记录的故事,仓颉造字,文明之祖!

        仓字其意就是指君上一人,人下一君。

        这是一位连黄帝都非常赏识、尊敬的人。

        “后世岂敢忘记您的功绩,您之功绩不弱诸位帝王先祖,在后世我们都尊称您为文明之祖,就连几岁的娃娃都是听着您的故事长大。”

        “哈哈哈”

        仓颉开心的大笑着,再好的赞誉放在他身上,都不如夸耀他那毕生心血铸就的文字重要。

        “你没有说谎,我很高兴后世还有人记得我的存在,记得我的文字。”

        “来,伱且看这些文字,让老夫看看你能认出多少。”

        话音刚落,仓颉便从怀中掏出一块木板,期待的展示着自己的心血。

        上面用漆黑的碳粉写着一些歪歪扭扭,如同天书的文字,孟尝看着有些犯难,勉强以形认字,能认出一个日字,其他的一些符号着实认不出来。

        重瞳可视人心,眼见这位实诚说话的年轻人陷入两难的境地,心思通透的老人不免长吁短叹,怅然若失的凝望着苍穹,似乎有一些落寞。

        “终究,人们还是忘记了我的文字吗?唉~”

        孟尝脸都羞红了,自己简体字不能说全部认识,但是大部分常用文字还是很有信心的,就连繁体字放在眼前也能认出不少,来到大商的时代,钟鼎文、铭文也能勉强书写。

        只是这木板上的字,他是真的认不出来,确实很抽象,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文盲……

        “咦?阿父,这些字我认识。”姬有鱼踮着脚尖看着木板,指着上面的文字说道。

        “这是一段短述,日月星辰,黄炎会盟逐鹿,九州势一。”

        听着有鱼的复述,仓颉眼中又重新有了光,一双大手不停的揉搓着乖巧的小脑袋,脸上笑吟吟,上两目中神光闪烁,不停的扫视着有鱼体内的神性。

        “诶?你是黄帝的后人?哦,是了,刚刚域象说是有高阳氏贵人来访,想必,你就是穷蝉带进山海的那个小女娃了吧。”

        此刻的姬有鱼一点也不皮,乖乖的跪在地上磕了一个响头:“高阳氏,姬有鱼,拜见文明之祖。”

        “好,好,好,都是一家人,小娃娃太客气了,哈哈哈。”

        老人难得高兴一次,周围的战士们也放下了戒备,目色感谢的看着两位不速之客。

        “仓颉先祖,其实并不是晚辈认不出您的文字,只是晚辈所在的后世,数次革新文字,以便于书写和完善,所以对你您当时的文字,确实是相差甚远。”

        说完,孟尝捡起一根树枝,在地上涂写着象形文字到甲骨文,再到钟鼎文、繁体字、简体字的差异变化。

        历史中可能还有篆书等其他字型,可惜这些就不是他能了解的了。

        仓颉笑了,不是失传便好,后人能所创新,好过一直原地踏步,不思进取,看着各种变迁的文字,仓颉含笑不语。

        等揣摩完各种文字后,一抬头便看见双目炯炯有神的孟尝,仓颉笑道:“怎么?我这是一双洞察人性,识别是非善恶的重瞳,你想要吗?”

        孟尝下意识想点头,但是一想起女妭的消逝,立刻止住念想,拼命的摇着头。

        神通我所欲也,先祖亦我所护也,若二者不可兼得,舍神通而保先祖者也。

        “别急,穷蝉让你特意来此,肯定是有所目的,不会让你白跑一趟。”

        “此山名为天神山,看见山巅处那一座平台了吗?”

        此山不算高,不过百米之峰,中间在弯弯绕绕连通的山体之势下,去到峰顶怕是也要走个几十里路才能到,孟尝饶是视力不俗,也瞧不到这么远的距离。

        仓颉一拍脑袋,不停的告饶着,年纪大了,倒是忽视了别人没有一眼千里的本事。

        “此山之巅有一座平台,乃是大羿设置留下,是用来磨砺族人心性,打磨气血所用之物。内里有两只被大羿射杀的神灵和凶兽,若你能通过试炼,获得神兽之力,我便送你天眼通与观心瞳,如何?”

        孟尝吞咽了一口吐沫,不免有些心动,这简直就是一波肥啊,两个神眼通的技能,试炼还能获得两个或者多个新技能,还能有这个更划得来的买卖吗?

        “敢问仓颉先祖,这两只凶兽是何物?”

        “不难,区区猰貐、大风尔。此等试练之台,大羿当时足足建了有四座,这只是其中一座罢了。”

        “……”

        嗯,确实不难,毕竟做这个事情的人叫大羿,上古时期又有几个大羿?

        ps:大羿在山海经中提到的不算多,这里的猰貐、大风,包括未来还有两座试炼之台,取材非山海经,而是淮南子。

        另外,多补充一句,自天问始,常有人把大羿和后羿混为一谈,这是不对的,羿为五帝时期的人,后羿是夏朝篡逆的臣子。当然,后羿也很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