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这个封神不正常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二章 三昧真火

第八十二章 三昧真火

        这个封神不正常北海平叛第八十二章三昧真火岐山以北七百里外,是无人居住的草原,西周的勇士收割着游牧的犬戎部落,牛羊带走,男人黥面,女人充奴。

        所有无法承担徭役的稚童,全部坑杀,然后一把大火焚烧之下,一座游荡在草原上不止经年的大部落便烟消云散。

        “父亲,我还是不理解您为何要答应帝辛出征犬戎。犬戎苦寒,除了带回些奴隶,孩儿不知道还能获利什么。”

        年至花甲的姬昌还能率军出征,这是一件孰为不易的事情,但是他必须来。

        看眼前的硝烟弥漫,姬昌轻轻抚着战车的车辕,头也不回的说道。

        “发儿,目光要长远,我们与诸国是兄弟之战,与大商争,是求个安宁与生存,但是境外的这些狼群,他们是外人,要吃我们的肉,喝我们的血。”

        “和异族的战争非诸侯之争,后者是礼教之争,兄弟之争,就算是破城灭国,宗祀传承不会断绝,终归还是一家人,可前者不同,是生存之战,是不讲道理,没有规则的种族战争。”

        “你要切记,兄弟相争,家财不外流,而外人强夺,兄弟之间就算有再大的仇恨,也要先顾好这个家。近些年来,犬戎的实力大增,你以为我不去打他,他就不会来打我吗?去年大雪你以为他们会好受吗?他们迟早会南下,不趁着他们还未反应过来,先杀光他们的青壮。西岐哪里有太平岁月?”

        听着自己父亲的话,姬发若有所思,这一战他们确实毫不占理,父亲特意让他率小股骑兵游荡在荒野,暴露后诱敌深入群歼主力,然后趁势拿下部落大营。

        说起这个战法,姬昌便赞不绝口:“北疆着实出了一个人才啊,用兵不拘泥于旧时俗套,听北疆过来的行商说,他还爱兵如子,仁义无双,当真是天生的帅才,若有此人在,西岐才是真正的不惧外侵。”

        “唉,发儿啊,每每想到如此人才竟然不在我西岐,为父心中便绞痛不已,伱当谨记,日后若是与此人对上,为友当以诚待人,为敌则以要抱着同归于尽的狠劲才能有所胜机。”

        “不过,他留在北疆也好,也好啊,北海那群畜牲,不为人子,当有这样的能人好好治一治他们。”

        姬发有些疑惑,不解的问道:“父亲,北疆糜烂对我们不是好事吗?前几日城中还有一位道人,自称云中子,也曾劝过您,不要支援北疆粮草,静待天变之时飞熊入梦。”

        姬昌又是一剑鞘敲在姬发头上:“胡说八道,离这些仙人远一些,发儿,你要牢记,我们是人,他们是仙,我们和四大伯侯,和大商才是同族。我们之间有矛盾,那是家事,关他们什么事?”

        “仙人长生,有心操心百姓的,早就卷入红尘之中,那闻仲不是如此?这样的人得不了长生道果,只有那些绝情忘性之人才能真正的长生不死,可这样的人怎么会好心帮助凡人,来红尘里沾染因果?”

        姬发摸着头上的包,有些无奈,自己也老大不小了,父亲还是喜欢敲他的头,不过对于父亲所言之事,姬发甚是恭敬的回道:“父亲放心,您从小的教诲发儿不敢忘,发儿知道轻重。”

        ……………………………………

        却说道北海祝城的战事。

        孟尝撒开腿,卖力的往着沂水方向跑着,一边跑,还不忘回头嘲讽:“臭猴子,你过来啊!”

        “打不死你孟尝爷爷,你就是我孙子。”

        身后的朱厌混身浴火,生气后一身白毛变成火焰一样的鲜红,每当他即将追上孟尝之时,其头上的火焰巨人就会挥斧横扫,将他逼退。

        “你!该死!两脚羊!”

        朱厌怒了,手拿着铸铁精金棍一跃而上,朝天一棍之下,硕大的棍影如同擎天之柱,敲在火焰巨人的焰光之中。

        顿时,巨人消散,孟尝三头齐齐喷血,脚下一个踉跄,差点摔在地上,吓得他赶忙恢复平衡,头也不回的继续往前跑,只是在方向上和冲击祝城的军阵特意避开,专挑山林、石堆跑。

        脚下步斗踏罡灵活走位,每次都在棍影差之毫厘之下将将躲开,然后继续撒着脚丫子往前狂奔。

        挑衅他,是为了验证心中的猜想,他还不想死,柳四娘的告诫他一直记得,只要能逃到沂水,凭借着前一阵子在冉遗鱼、鮆鱼这些异兽身上拿到的水中能力,还是有机会活下去的。

        要是这猴子敢下水,谁死还不一定呢。

        “柳四,回头我要杀了你!”显然,朱厌也察觉到了孟尝的意图,知道他弱点的异兽不少,但是最有可能告诉前面这两脚羊的,只有柳四那个喜欢骗人的鬼东西。

        朱厌不再留力,身型暴涨变大,直接在树林之中横冲直撞,一颗颗巨树在他面前和竹签没有区别,快速的向孟尝扑去。

        能轻松划开异兽表皮的双刀,被逼上前来的朱厌直接打断一把,打飞一把。

        早已弯弯曲曲的长枪,也被其砸断,还顺势直接一棍打得孟尝右首,脑浆迸裂,三头六臂自动收回。

        孟尝头疼欲裂,但是脚下速度丝毫不减,强烈的眩晕袭来,他只能胡乱的挥舞着戚斧,劈砍着路障。

        就在此时,孟尝背部传来一阵剧痛,整个人像是棒球一样往前飞去了,咔嚓的声响中,他能感受到左臂骨头的碎裂。

        “这下真的要完了,这猴子是真的凶。”

        果然,目前血脉开发还是不够,对付这种大妖级别的异兽,毫无还手之力,开山加焚荒的血脉加持之下,力量和速度都不占优势,就连火焰,人家的火抗都明显更高。

        连续在地上碰撞两三次大树,孟尝借着翻滚的卸力,顺势站起身来继续往前狂奔,是他自己要赌一把,倒也怪不得别人。

        背后呼呼风声传来,孟尝头皮发麻,胳膊上的肌肉紧绷,身子踩着旋转的步伐,借助戚斧之重,回旋两圈后,全力一斧灌在朱厌的镔铁棍上。

        “铛!”巨力之下,两柄神兵互不相让,煞气在铸铁棍上留下了清晰的刻印,而孟尝则再次飞了出去。

        这一次,右手虎口裂开,稍微动弹一下就有撕心裂肺的痛感。

        他和朱厌的气血差距太大,主要是跟不上速度,也承受不住猴子磅礴的气力,看来日后还是要想办法,寻找一些以气血、力量为主的异兽,作为晋身之姿。

        朱厌在林间攀爬飞跃,荡来荡去,灵活的和真猴子一样。

        或许没有以后了吧,眼见着棍影越来越大,即将临身之际,孟尝只能吃力的抓着戚斧,昂首挺胸,竖斧格挡。

        突然,一道五色神光对着孟尝刷下,棍影紧随而至,群树撕裂,大地震颤,一阵尘土飞扬过后,哪里还有孟尝的身影?

        朱厌歪着头在四周寻觅着,只见一只大孔雀凌驾高空之上,鄙夷的看着猴子。

        “臭猴子,长本事了?你一尊堂堂的远古异种,居然欺负一个刚刚觉醒不到两年的小娃娃,你可真有出息。”

        “少阴阳怪气的,这是小娃娃吗?你见过几个小娃娃能杀祸斗、数斯?那两货就不是远古异种了?”

        “丑鸟,我不想得罪你母亲,她是我为数不多敬重的人,你切莫自误,我再给你一次机会,把人留下,我不杀你?”

        五色神光再现,虚弱的孟尝被孔雀刷到了熊康的怀中:“你且带他先走,这傻猴子在找死,他还真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人物。”

        朱厌只觉得烦透了,他自诩是为了族群而战,为了山海而战,可陆吾也好,孔雀也罢,还有那该死的相柳,总是要在后面拖他的后腿,给他加高任务难度,百般阻挠。

        若他们只是代表着三个独立的个体也就罢了,他们背后的三个势力才是真正棘手的事情。

        “真是可恨,我为山海浴血奋战,正欲手刃仇敌,三位尊者何故先降?”

        看着天空中的孔雀,朱厌脚下浮现黑云,腾空而起,手中铸铁棍犹如残影,道道棍影犹如天罗地网,铺天盖地而去。

        孔雀巍然不惧,五色神光刷出,刚刚还虎虎生威的铸铁棍,直接就从朱厌的手里消失。

        “丑鸟,还我兵器!”

        这年头找一件神兵利器比登天还难,山海世界里又没几只会炼器的异兽,这把铸铁棍,还是当年趁着大禹治水的时候,看望好兄弟无支祁,顺手在淮水里拔的。

        就为了这,他当初给应龙从南疆一路追杀,差点被抓回去一起封印在淮水之中。

        以后想要找到这样的宝物可就难了,人类的炼器师可不会给他这样的存在,随便炼制法宝和兵器。

        朱厌烈焰爆裂翻滚,迎上去便对着孔雀一阵拳脚对轰,狂风暴雨的攻击打在五色光幕之上,饶是孔雀也有些吃不消。

        五色轮转,当时消融蜚的神通在朱厌身上不停的旋转着,剥离着那一层犹如神火一般的火衣。

        吃痛之下,朱厌架着黑云不停的调整着身位与方向,可他能躲过一时,却如何也比不上光的速度,甩不开着黏人的神光。

        心中烦躁,打不破,锤不烂,还把他的兵器给刷走了,朱厌就没见过这么无耻的神通,心头怒意再次蒸腾,本命神通中的三昧真火,随着他的仰天长啸喷涌而出。

        三昧者,心火之神,肾火之精,脐下之气。

        数条火焰长蛇与神光交织在一起,互不相让,彼此之间抵消消融,显然是二者都打出了真火,较上了劲,压箱底的神通疯狂的往对方身上招呼。

        就在二人相争之际,一道绿光浮现,碧绿色的大印从天而降,重重的砸在朱厌抬手格挡的胳膊上。

        失去控制的三昧真火被神光消融,重重的刷在朱厌的胸前。

        等他反应过来后撤步时,胸前依然少了一大块毛皮,鲜红的肌肉暴露在空气之中。

        “无耻之徒,亏你还自诩高贵,竟然以多欺少!”

        孔雀也是疑惑不已,撤下神光,放眼望去,想要知道究竟是谁。

        打扰了他战斗的兴致。

        稍微有点卡文,调整中,明天新章节揭开第二层疑云,后续会有转场,如有生涩处,望仲父们批评修正,欢迎加群指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