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这个封神不正常在线阅读 - 第八十一章 孔雀!孔雀!

第八十一章 孔雀!孔雀!

        这个封神不正常北海平叛第八十一章孔雀!孔雀!战争,首要为战略,当战略目的明确之后,其次才是战术的谋划。

        送一支孤军深入敌后,然后大规模的破坏,制造敌后流言,引发敌军后方的恐慌与混乱,从而动摇前军的意志,这个道理,不论是运用在凡人的战争之中,还是用在异兽身上都同样有效。

        战略的目标究其根本,还是在沂城这一只瘟疫灾厄身上,破坏敌后反而其次,可笑的是,现在这个次要的目标反而获得了超乎预期的效果。

        沂城已经成了一座空城,其内感染着瘟疫的各种妖兽大快朵颐,然后又在疾病爆发之前被蜚驱赶出城,冲击朝歌大军的方阵。

        可今日的沂城格外的安静。

        总是盘旋在空中,用五行大阵困住他的那五个‘人类’,没有像往常一样,挂在城池的天空,不见了踪影。

        往外奔逃的疫兽也没有遇到阻拦,一路畅通无阻。

        蜚不算聪明,只是本能的觉得事情好像和预想中的不太一样。

        这群人类总是喜欢将危险扼杀在摇篮之中,上古时如此,如今的人类更是如此,不然也不会前面把他困在大阵里那么久,不让他出城。

        聪明的人类是最好被利用的种族,他们有着复杂的感情,只要能找到这些人类情感之中最薄弱的地方,就能击穿他们心灵的防线,从精神上战胜人类。

        若是连素来团结的人族,都开始无所顾忌,像“邪神”一样开始以屠杀为乐的话,这个世界早就没有生灵。

        他这只灾厄之兽也就没有存在的价值,因为除了人类能明白他的恐怖之处以外,其他的平凡生命,根本不懂瘟疫的厉害。

        遥远的祝城方向,传来阵阵的血腥气息,闻起来很淡,两城距离不算近,可如此遥远都能飘过来淡淡的血腥味,祝城那边得杀得有多凶?

        蜚站起了身子,如牛鼻的犁鼻器在空气中捕捉着气味,无数种气味再经由神经辨别反馈生物信息,牛的嗅觉不比狗差。

        人族的血液,很多,祝城有一场大战,但是蜚并不打算过去帮忙,人族的战争多了去了,死再多他都无所谓,能如此大规模的同族相残,是他和朱厌最喜欢的桥段。

        不对,蜚身上的牛毛炸起,他闻到了短暂的狰的气息,这个可是一头杀人不见血的屠戮之兽,他不明白,强大如狰的存在怎么可能会从山海的世界里出来,其他的尊者又怎么会让他出来。

        再细嗅,臭猴子的骚味……

        “哞~~”蜚仰天长啸着,事情越来越不对劲了,祝城发生怎样的战争才能让朱厌和狰同时出现?

        他搞不懂,只是一想到今天朝歌大军的消失,五行大阵的消失,蜚有些着急,如果是那只羽毛很好看的大鸟飞过去了,还真有可能和这两个异兽对上。

        想通此节的蜚,顿时坐不住了,他不懂什么叫唇亡齿寒,他只知道,再在这里待下去,等臭猴子和狰的气味消失,下一个死的绝对是他。

        上古的时候,他就遇到过一次,只不过那个赶走的他的人,人类称呼他为:神农氏。

        蜚站立起身子,身如高楼,立刻奔出城,往祝城方向跑去,一路还在担心着去的晚了,战斗结束,自己会孤身面对敌人。

        殊不知,当他出城的那一刻,散布在沂水上下游的朝歌大军便紧跟脚步,在晁雷、晁田的带领下又重新将沂城围堵得水泄不通,只等大风吹过,疫气散尽之后,将城中未能逃离的疫兽全部斩杀焚烧。

        人类不是野兽,攻城之后考虑的是如何治理,而非一味的破坏。

        等到蜚跑到半途之中时,突见遍地红光起,四象之灵浮现,原先在城外困住他的四个奇怪人类呈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悬浮空中,青龙、朱雀、玄武、白虎,四象之灵浮现,阻隔着蜚与外界的联系,将他重新困在法阵之内。

        青龙位东,主木之位由魔礼青主持;朱雀位南,由魔礼红主火;白虎位西,由魔礼寿主金;玄武位北,由魔礼海主水。

        四象阵起,两阴两阳之力泛起波澜,死死的禁锢住蜚。

        “哞~~”

        蜚的叫声如牛,却空旷而悠长,就像是一支从远古吹响的号角,让一直居于中位的孔宣应声而至。

        五色神光再现,如同钢刀刮肉,在蜚的身体上刷下一层又一层的牛毛。

        但也只能进展到此,坚实的牛皮如同天然的甲胄,阻挡着孔宣的神光。

        而强烈的疼痛也让蜚不停的惨叫,挣扎起来,有过屠宰经验的人会知道,一个手艺高深的屠夫是多么难得。

        当牲畜身上挨了一刀,却没有死透的时候,无论是家禽,还是猪、狗,都会爆发出惊人的力量,更遑论是牛这种天生巨力的生物。

        蜚扛着五色神光,先是往东方方位撞击,这一条路是回家的路,可是青龙之象稳如磐石,撞击几次后,蜚感受到阵阵的吃力,也意识到这一处对手实力之强,但他没有选择,他的家在东方,难不成往西去?

        诶?好像不是不行,西方就是他来时的沂城,回到沂城,疫气应该还没散去,只要在疫气之中,他就是无敌的存在。

        想通此节,蜚立刻调转方向,使劲的朝着西方白虎位猛撞。

        西方位的阵眼果然比东方那位好对付许多,连续几次撞击之下,白虎之象微微闪烁了一下,于是蜚撞击的更加起劲。

        魔礼寿白皙的脸色更加煞白,他心里是叫苦不迭,也搞不懂为什么,每次受伤的都是他,个个都把他当软柿子捏?他明明看起来很强的,好不好!就因为他比较白吗?

        但显然,蜚不会告诉他答案。

        魔礼寿有些遭不住,憋红着脸,大声喊道:“孔将军,搞快点,我快撑不住了!”

        孔宣此时也是面色难看,一想到自己答应过孟将军,甚至还夸下海口,杀蜚如杀鸡屠狗一般,结果刷了半天的神光,都突破不了蜚的那层厚皮,真若是真让蜚跑掉了,他觉得自己无颜再见孟尝,也无颜再称朝歌军第一。

        瞅着魔礼寿憋急的红脸,孔宣加大着神光的频率,蜚得身上开始渗出鲜血,比起之前刮毛倒是多了一层刮痧的效果。

        神光迟迟无法破敌,孔宣也是心头大急,一怒之下,身上五彩神光氤氲,竟然化作一只五彩斑斓的瞠目细冠红孔雀,尾生长羽,张开呈扇形,五色神光从尾羽中源源不断的刷出。

        然后五光轮转,五色光芒不停的在蜚的身上转动着,只是一个眨眼,五种神光便在蜚身上刷过了数千个轮回。

        蜚坚实的牛皮,在显出原形的孔雀面前,犹如被沤烂的树皮,几个来回便皮开肉绽,随即血肉模糊。

        被神光带走一层层的皮肉,身体中散发出来的疫气如跟随着神光被刷进了彩色的世界。

        不一会儿,整只牛身便化作了巨大的白骨架,一只驰骋远古,笑傲数万年的灾厄之兽,从此消散。

        孔雀高傲的看着骨架,似乎还不够解气,四象大阵都撤下了,神光还在刷着骨架,直到整具尸骸被其硬生生的挫骨扬灰,才算是罢休。

        一道连接天地的彩虹浮现,五色的彩虹直飞向北海,朝着北海眼飞去,然后灰扑扑的骨灰与血肉被五色彩虹洒下向了北海之眼。

        孔雀这才开心的扑扇着翅膀,向着天空高亢的鸣叫着。

        魔礼寿见着孔宣这幅样子,忍不住想开口说点什么,结果被大哥一脚踹在屁股上,魔礼寿大怒,回头看去,只见自己大哥食指放在唇上,轻轻的摇着头,这才作罢。

        重新化为人形的孔宣心中甚是畅快,太久没有变回本体,都让他忘了身为孔雀的快乐,都快要变成一个真正的人。

        他与太师相识甚久,一想到,到时候太师带着截教的帮手回来,发现蜚已经被他给除掉的惊愕表情,他就有一种恶趣味的开心,挑着眉看向魔礼四兄弟,轻蔑的眼神仿佛在问,尔等可曾看到什么?

        看着自己三个兄长急忙摇头,魔礼寿也跟着一起摇着头。

        开玩笑,这孔将军变成本体后,刷蜚和切菜一样,他们可没有心思和这位将军对着来,再说了,他们是一伙儿的,都是大商的将军,如此,便足够了!

        就在五人商量着如何快速清除沂城内的疫气时,天边飞来一人,孔宣定睛一看,正是军中两位异人之一的熊康。

        熊康还未飞近,远远瞧着孔宣等人,立刻焦急的大喊着。

        “孔将军,快快支援祝城!!”

        孔宣神色一凛,自己的孟尝老弟实力还很强的,虽然没办法和他自己相提并论,但是在凡人中已经堪称无双的存在,难道还有什么人能比孟尝还要强?

        只听熊康继续大喊着:“孔将军,快快支援,再不去,孟将军要被朱厌给打死了!”

        孔宣与魔家四将纷纷大惊:“朱厌?!”

        美丽的孔雀瞬间着急了,他对朱厌的凶威了如指掌,若是这个孽畜,孟尝确实招架不住。

        随即,孔雀便带着魔家四将往祝城方向极速赶去,或许是觉得孟尝在朱厌身上恐怕支撑不了太久。

        加上他对孟尝确实更加看重,不仅仅是因为他会做人,更多的还是重视他的潜力。

        无论是在军阵造诣之上,还是血脉觉醒的能力上,他都是这几年来在大商年轻一辈中的翘楚。

        想到这里,这位强大的“异类”存在,又化身为本体模样,毫无遮掩的张开五彩缤纷的翅膀,展翅翱翔而去,尾羽拖着丝丝流光,快速的向着祝城赶去。

        求点月票,仲父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