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这个封神不正常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七章 祝融之力?

第四十七章 祝融之力?

        骑兵如锥,直刺敌阵。

        打头的孟尝六手翻飞,出招加成之下快如闪电,为身后的骑兵穿凿出一条奔驰的驰道。

        没有马镫的骑兵本不擅长冲阵,但跟上孟尝的崇城甲骑,提前颠覆了世人对骑兵的认知。

        只要有一员猛将提前扫开正面的阻拦,就没有人敢挡在这一道奔腾的洪流面前,哪怕是北海最精锐的黄衣甲士。

        骑兵将整个守军方阵冲得七零八落,紧随而至的,便是卞吉带领的垢城方阵,趁着甲兵冲散之际,厉鬼缠身,盾甲冲锋。

        邓志忠面带微笑,一点也不丧气,大势已去,也好,也好,或许遇上这一支强军,也是自己的运气,一个能够赎罪的运气!

        只怪,当时二弟拦住了自己,非要和王师做过一场,这下好了,本来可以恭恭敬敬的互相宴饮,现在变成了城下献俘的局面。

        正当邓志忠正在考虑等下是跪着投降,还是五体投地趴着投降,用怎样谦卑的姿态能够免除自己和二弟死难的时候,城外远处传来巨大的轰鸣。

        就如万骑奔腾一样,震动四野。

        “援军,是大人国的援军来了。”

        “兄弟们,坚持住,援军将至,给我死死顶住。”

        邓志雄大喜,不顾眼中血淋淋的造型,跑出来激动的大喊着,

        “还有转机,谁敢投降我杀谁,给我顶住。”

        远处奔袭而来的,正是在燕城之战中,胖揍魔礼海的三眼巨人族。

        两只巨人从远处逼近,每一步都能跨动六米之距,奔跑起来声势浩大,脚步声如雷鸣。

        这下糟糕,照着这个节奏下去,最多一刻钟,这两只巨人就会给他的军阵带来巨大的伤亡,士气扭转之下,局势势必恶化。

        “赵丙、卞吉!”

        孟尝在关口内的校营勒马转身,带着甲骑又返身回杀,传令辛评、廉庸继续游击之后,便立刻呼唤起两位副将的名字。

        赵丙和卞吉此时还有些虚脱,一个是刚刚从酸麻的震荡里缓过劲,另外一个则是反复的驱使厉鬼,面色活像個痨病鬼。

        无须多说,两人立刻跟着孟尝逆着本阵军势奔驰而去。

        “全军加强攻势,本将军去给你们杀两只巨人助助威,哈哈哈!”

        一阵豪迈的大笑传遍战场,讨逆大军慌乱的情绪稍微安定下来,先前箭射邓志雄的少年,先登城墙之上的吴敢大喝道:“将军威武!将军威武!”

        其实他们哪里晓得,孟尝的心都要沉到谷底,自城头双头鸮飞起的那一刻,他就知道野郊和北海主城必定会派来援军。

        只是没想到竟来得这么快,幸运的是,来得只是两只巨人,毕方没有亲临。

        三人分流,孟尝奔向最高大的红皮巨人,卞吉和赵丙则奔向跑在更后方小一点的巨人。

        巨人冲锋所至,一脚踢来,姿势像足球运动员一样,欲要连人带马给孟尝踢飞。

        孟尝蹲在赤兔身上,见状一跃而起,强大的蹬力将赤兔直接压翻在地,犁出一条长长的沟壑,但也躲开了这一脚。

        强大的冲击和膝盖的撞力像高速行驶的战车撞在身上,孟尝只觉得五脏六腑都给这一下撞的移了位。

        能不能成就看这一遭,六只手死死抓住巨人的小腿,强忍着体内的恶心和痛苦,孟尝六只手臂像八爪鱼一样,灵活的向上攀爬着。

        在普通人里高大威猛的孟尝,此刻像是一个抱住姚明的婴孩,只是这个‘婴孩’很凶残,环抱不住粗壮的大腿,便直接掏出两把短刀,当成登山镐一样攀爬使用,短刀虽短,扎进去也会入肉三分,使得巨人鲜血横流。

        吃痛之下,巨人停下脚步,心头怒火中烧,小东西已经顺着大腿抓到了他的腰带,当即大手一挥,像是打蚊子一样拍了上去。

        左右首也不含糊,架起了长枪和斧钺,把武器抵在巨人的腰上,利刃朝外,一巴掌下去,不仅没拍死这只小人,反而给右手扎出两个大洞。

        这下巨人更痛了,这小人不是蚊子,是一支扎手的毒蜂,这拍也不是,甩又甩不掉,颇为烦人。

        眼看着孟尝往上爬,下一刻就要把刀扎在腰子上时,巨人急了,拼命的扭动着身体,额头第三只眼红光闪烁,身体上竟冒出缕缕烈焰。

        高温席卷而来,巨人气势大涨,只要小人掉在地上,自己随便一脚就能踩死他。

        烈焰炙烤着皮肤,若不是焚荒给予的火抗起到了一定效果,自己怕不是要变成烧烤,此刻就不仅仅只是疼痛那么简单。

        都到了这个时候,孟尝又怎么肯放手,死死抓住巨人简陋的腰带,被烧得浑身通红,也不敢松手。

        同时,巨人的手臂也不停的拍打着孟尝,巨人体大,力气也是和体型成正比,每一击打在孟尝身上,他都感觉自己骨头发出的悲鸣,要不是巨人柔韧的腰间肉起到了很好的缓冲效果,搁在地上就直接拍成了肉泥。

        巨人再次挥手的瞬间,孟尝血红着眼,一枪戳在巨人手指上,整个人随着手臂的带动凌空飞起,腾跃之间手里两把短刀如飞刀般射出。

        正是邓婵玉独门暗器手法,手腕轻轻一抖,两柄飞刀如离弦之箭激射而出,速度和突然性虽远不如邓婵玉亲为,但力道十足。

        冷光乍现,巨人的世界陷入一片黑暗,剧烈的疼痛从双眼中传来,下意识的双手捧向眼睛,惨叫着,哀嚎着。

        巨人却是忘了,自己的手指上,还挂着一个扎“小针”的小人儿呢。

        小人借助枪杆的弹力,极速飞向巨人的额头,手里那犹如木棍玩具的斧钺举过头顶当头朝着大好头颅劈落,巨人惊愕的第三只眼猛烈的震颤着,惊慌失措中慌乱的想要抓住空中的小人。

        为时晚矣。

        惨叫声戛然而止,从空中摔落地上的孟尝觉得浑身骨头都在颤抖,五脏六腑也用疼痛向大脑发出着警告。

        好在,浴火的巨人倒下了,额头上触目惊心的伤痕从头顶到下颚,浮现出一道清晰的红线。

        崇高生命在发动,磅礴的气血滚滚而来,瞬间将孟尝体内的气血充盈补满,溢出的气血环绕在孟尝的周身形成血球,而一旁倒地死透的巨人伤口处也被血球牵引出气血洪流,汇入纯阳之体中。

        吸收完所有气血之后,巨大的血球瞬间炸开,血雾飘向空中,在阳光的照射下散发着殷红的血光,爆燃成为巨大的火球,映照着整片战场。

        火焰在天空中逐渐显现人形的轮廓,痛苦的孟尝怔怔得望着血光变成的火焰巨人,不自觉地呢喃着:“祖!”

        我在说什么?

        孟尝骤然惊醒,看着空中若影若现的火焰巨人,他感受到了一股血脉相融的亲切,就像是……这就是他,他也正是这座如同火之君王的巨人。

        为什么我看不清他的面容?

        孟尝想看得更清晰一些,但是巨人面容模糊,升腾的烈焰也无法描绘出巨人脸上一丁点拟人化的样貌特征,只是直觉上感觉他和自己是一模一样的样貌,区别仅在于散发着截然不同的霸气与杀意。

        孟尝抬起手,火巨人也抬起手,孟尝尝试的握住手中的斧钺,火巨人也便凝聚出一柄火焰长斧。

        回过神来,脑海里传来明悟的法门。

        火之图腾:献祭气血20%或2%精血,召唤先祖图腾之力。

        图腾,先祖!

        先祖是谁?火之图腾是说谁吗?火神祝融吗?

        为什么他能够被我召唤出来?孟尝感觉自己眼前的迷雾好似清晰了几分,却又浓郁了几分,到底是与山海经的异兽特性有关,还是所谓的血脉觉醒一直在左右的自己的技能开发?

        “啊!”一声怒吼打断了迷茫的孟尝,只见赵丙托举着另一只巨人的脚掌,正涨红着脸与巨人角力着,地上正好躺着生死不知的卞吉。

        来不及多想,孟尝刚迈开步伐向赵丙冲去,身后的火巨人仿佛受到了感召,立刻飘在他身后随他一起飞去,手中的长柄火焰巨斧垂在身后蓄势待发。

        就在孟尝抵达赵丙身侧之时,突然灵机一动,尝试用精神控制火巨人做出“劈”斧的动作,背后巨人立刻挥动火斧,将满脸惊疑惧怕的巨人一斧腰斩。

        磅礴的气血之力再次涌动,但是他的身体容量有限,根本用不上如此充沛的气血,往常战阵之时他也经常“浪费”,可这一次,火之图腾的图章竟然再次亮起,将他的身躯化为熔炉,将全身的气血全部压缩在体内不停的熔炼压缩。

        一股澎湃的气血充盈着身躯,整个身体仿佛是被火焰锻打熔炼了一般,纯阳之体内存放的精血竟然熔炼至了全身,无尽的力量在身体内涌动。

        压制着体内肿胀的感觉,孟尝凝望了好几次火焰巨人,依旧是看不清楚面容与情绪,他从不曾见过这样的情景,只能按捺下心头的疑惑,心中默念“散”。

        火焰散去,只有空气中焦灼的高温,证明过这里发生过什么,微风吹来,带走了温度,同样也带走了星火中那淡淡的余烬。

        解决了强敌,孟尝立刻蹲下检查着卞吉,好在只是昏迷,并无大碍。

        ‘还好,还好’。

        “大锤,你还好吗?”

        赵丙躺在地上喘着粗气,眼中露出似癫似狂的崇拜,片刻后便轻笑了起来:“死不了,卞吉交给我,你快去关内吧,兄弟们都来之不易,可别全折在这儿。”

        孟尝凝重的点着头,精血熔炼之后,体内伤势仿佛都恢复了一样,体力也好似更加充沛。

        随手招来在一旁躲得远远的赤兔,也还好,只是皮外伤,不算伤筋动骨。

        拔下长枪,取出双刀,孟尝扛起斧钺,坐上赤兔又奔腾着向青阳关杀去,那边的战场已经接近尾声,火焰巨人滔天的凶威,轻松虐杀两名大人国巨人的身影,让“孟”军气势如虹。

        眼瞅着远处奔腾而来的敌方主将,邓志忠叹了口气,对着身旁刚刚包扎好右眼的弟弟说道:“你知道我的,此战我已尽全力而为。”

        “对付这样的敌人,凡力又如何能取胜呢?”

        “志忠心服口服,降了,不打了,雄弟,随我一起去跪见谢罪吧。”

        邓志雄痛苦的捂着右眼,死死的盯着大哥:“蒙主承恩,当死战不退,大哥,仗义死节就在今日,又何惧哉?”

        “你还要任性到什么?当初你要降,拿着我的虎符就开了关,如今大势已去,你还坚持什么?。”邓志忠看着右眼绷带血淋淋的自己二弟,显得是不太能理解。

        邓志雄也是激动起来:“袁侯才是未来,有诸位大圣在,我们一定能反败为胜的,大哥,信我。真的!”

        邓志忠无语望苍天,片刻后似乎下定了某种决心,决绝的说道:“好,大哥听你的,大哥平日里最疼二弟,大哥听你的。”

        就在邓志雄欣喜之际,尖刀入怀,死死得抵在他的胸口。

        错愕之间,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一母同胞的亲大哥。

        “二弟,你为什么不听话呢,当初是你要我跟着袁贼叛乱的,说是为了安生立命,可这一会儿,你为什么又不考虑安生立命,一心想要为那袁贼效命死节?”

        “伱想死,可曾想过身后名?可曾想过那些被妖魔吞噬的北海百姓?”

        邓志忠痛哭流涕,看着自家弟弟死不瞑目的表情,悲从中来心起。

        但是事情还没结束,擦了两把眼泪,邓志忠命人将自己二弟抬起,然后边往城下跑去一边大喊着。

        “我乃青阳关副将邓志忠,贼首邓志雄已被我斩杀。”

        “我等愿为王师效命,诸位兄弟,放下兵刃,就地乞降!!!”

        ——————————————————

        连山之上,嘴中喷吐着火焰的独脚火鸟看着关内人族自相残杀的一幕,鸟嘴竟然生动的做了一个嘲讽的表情,似乎是在嘲笑着人性的丑陋。

        身侧一只壮如虎,身体五彩斑斓的巨兽卷着长长的尾巴,有些不忍的看着这幅血腥的场景,恶狠狠的怒吼着怪鸟。

        “你不该和那群恶兽搅合在一起?”

        “毕方,毕方!”

        “好玩吗?你擅自作主的这件事,我会告诉主上的,别着急,麒麟很快就会找你。”

        “毕方,毕方!”

        “我为什么要帮你?你自己恶作剧惹怒了尊者,和我有什么关系?前些时日你居然还敢和那群恶兽一起耀武扬威,还帮他们驻守野郊,你究竟是真的傻还是没搞清楚状况?”

        “毕方,毕方!”

        没有理会火鸟的聒噪,巨兽有些烦躁,转过身去,留下一句好自为之,便如闪电般在山间奔驰划过,不一会儿就不见了踪影。

        只有留在山巅的怪鸟,似乎有些惆怅,看了看倒在远方的两只巨人,她又立刻忘记了忧愁,欢喜的在原地扑腾着、舞蹈着,仿佛孩子一般“毕方,毕方”的叫个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