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这个封神不正常在线阅读 - 第四十三章 三月花开

第四十三章 三月花开

        帝辛元年,惊蛰。

        大雪从去年白露开始足足下了五个多月,误了大小麦的冬种农时,也误了春种时间。

        好在三月开始,冰雪融化,终于到了春耕播种的时节。

        天气还有些许的倒春寒,但是孟尝已经带着养了一个冬季的奴隶、农夫们开始播种大小麦。

        大小麦耐寒,产量更高,只是当下脱壳麻烦,且根本没有磨面的技术,煮熟后卡喉咙,除了奴隶和下里巴人,平民都不爱吃这个玩意。

        整个冬季,闲在营帐里的孟尝,除了带着甲士和新入的士卒习练军阵以外,就是在捣鼓手推圆石磨盘,这个玩意他小时候在农村还见过,后来面粉机普及之后,石磨就不太常见了。

        对于现在当下的人来说,磨好麦粉,处理干燥后无论和面蒸成馒头,还是直接放在陶釜里炒过,用开水冲泡,口感都让当下的人颇为惊奇。

        当时崇城的孟将军说要大宴城中贤人贵族时,他们还以为是吃到吐的环狗肉。

        结果每人桌子前一個拳头大的馒头,一碗搅成糊糊的蜜汁麦粉茶,软糯的口感,麦香四溢的蜜茶,让这些人大开眼界,纷纷起身询问,此为何物。

        在得知这些吃食正是他们平日里鄙夷的麦之后,这些老饕也彻底对孟将军服气了,不愧是大城市里出来的贵人,见多识广,连卑贱的麦都能调理成如此美味的食物。

        这也是孟尝能获得城中各大贵族春耕支持的原因,民间粮种不够,他们能拿出家中剩下的麦种,支持全城的春耕,这对于整个垢城的灾后重建至关重要。

        收回思绪,孟尝独自用着耒耜,在长长的田野里翻出一大片土地,然后让身后的农夫负责播种。

        倒不是不想改进农具,前世真没接触过农活,他连耕犁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没办法无中生有的造出来。

        每每想起那些穿越后又是造玻璃,制糖、肥皂、精盐的穿越者前辈们,他就无地自容。

        还有一些厉害的,能手搓火药造大炮,让他们来到这个时代,比自己有用多了,管你神仙妖怪,东风快递直接送回老家。

        还打什么商周之战,目标低于统一全球都对不起这一手好技术,高低转职一个枪炮师,教这群不穿亵裤的人什么叫文明。

        这个时间,干着农活还颇有些体热,但又不敢脱了上衣,甩开膀子的干活。

        甲士们不惧这点风寒,可是这些刚刚养好身体的奴隶和农夫就不行了,冷风一刮,回头就得风寒病死一大片。

        趁着孟尝放下农具,拿着麻布擦汗的时候,麦田边一群莺莺燕燕的贵族女眷拿着陶罐走来。

        “将军,这是我冲泡的蜜水,最是甘甜,您尝一点,补充一下体力。”

        “将军,尝我的吧,这可是上好的油花熬制的油汤,里面还加了人参、枸杞、虎鞭、淫羊藿……”

        满脸笑容的孟尝问着油脂的香气,正准备一口干掉时候,听着这些瘆人的药材名,吓得差点将陶罐摔在地上。

        “大锤,大锤!”

        “诶,在这儿呢,尝。”

        正闷头干活儿的赵丙听见呼喊,立刻响应到。

        “这罐高汤送给你喝了,这可是好东西啊,虎鞭人参枸杞鹿茸汤。快拿去补补。”

        赵丙眼前一亮,有这好事?

        生怕孟尝反悔,端起陶罐,就在旁边姑娘暗淡的眼神中一口干完,吐出一股悠长的热气。

        “啊!爽。”赵丙心满意足的看着姑娘们,暗自嘀咕着孟尝不识好货。

        你看这柳家的姑娘,蜂腰细臀杨柳身的模样,这要是在崇城,高低嫁个校尉,还有那张家女儿,虎背熊腰大屁股,一看就是生儿子的好身板。

        这小子真不识货,邓将军又不在,偷吃几口怎么了?

        这年头的男人,哪个上山下乡的时候不被送妻送女借种的?

        他们的想法很蠢,但却很实在,贵人或者强大的男人留下的种,那一定是最好的。

        而且能怀上贵人之子,这孩子以后长大了都会比十里八乡的乡亲高人一等,多少夫家想要这样的绿帽子都求之不得。

        就孟尝这种模样英俊,又有血脉可以往下遗传的新贵,人家各大贵族才会腆着脸把自己的贵女都送过来借种。

        不然放在平时,除了侯爷那个级别,其他人想被借,这些贵族都不一定看得上。

        孟尝喝了几口自带的水,有些不屑,倒不是他矫情,男人嘛,谁还没有个下半身。

        只不过自己又不准备带她们走,播完种就跑,不负责任的事,他做不出来。

        那可是他的孩子,留下一段不知名的血缘,到处做种马,这事违背他灵魂深处的价值观。

        要生,只生自己的孩子,和自己的女人生,身处蛮荒是不得已,心向文明那是最后的骄傲与底线。

        看着天时将晚,孟尝招呼了一声正在干活的众人准备回城,便收拾起了东西。

        “大锤,新兵操练进行的如何?”

        “害,还能怎样,收编的八百甲士,天牢和祭司的那七百甲士,这些人还行,勉强可以着甲出征。”

        “你养的那些个奴隶啊,也就做做仆从军,别太指望出人才。”

        “说起这个,我就想和你说道说道,兄弟们跟着你出生入死,大雪天的还要出去围杀环狗给这些人找肉食,良家子我们忍忍也就罢了,你怎么还给奴隶们吃起肉来?孟尝,我告诉你,千万千万不要乱来,至少现在不要,你还压不住这些人。”

        整个垢城也就赵丙能这么跟他说话,其他人多多少少都会带些恭敬畏,能和自己开玩笑的。

        站的越高,真心朋友越少,赵丙一个,卞吉算半个,说起那小子,这几日沉迷于“播种”,难以自拔,感觉要废了一样。

        “行了,行了,我心里有数,后面不会了,这大雪天的,没有一点油水,这批奴隶还不知道要死多少,到时没人倒粪,清水渠,大锤你自己上?”

        “过了这个坎,你们该怎样就怎样,我又不是奴隶之子,你瞎担心个锤子。”

        赵丙听着这话松了一口气,不乱搞就好,天天优待这些奴隶,还把那些奴隶之子养在身边训练,整个垢城怨气很大,就是本部的崇城兄弟都有些不满。

        他们出生入死是为了什么?不就是做人上人嘛?这群人可是奴隶啊,身无寸功就享受和大家一样的待遇,战兵们心里有怨还能压住,这要是兄弟们心里有了怨,队伍就得人心涣散。

        “我关注的是那三千良家子,作为普通战兵,够不够格了?”

        “有我赵丙在,伱放心,虽然血气不够,但个顶个都是合格的战士,就差见见血,长点战场的本事。”

        “那就好,和兄弟们打好招呼,让辛评做好准备,春耕结束咱们就走,侯昶带五百甲,一千战兵,和两千仆从军守城。咱们该去闹一闹了。”

        “行,听你的。”

        孟尝牵来赤兔,翻身上马,带着大部队回城而去。

        还是当日进城的南城门,吴程恭敬的站在门口,隔着老远就躬身拜请着将军。

        见着此幕的孟尝心中有些好笑,这人是个人才,就是市侩了一些,留在垢城,恐怕老实巴交的侯昶压不住他,到时候还是跟着自己一起走,当个军中幕僚也就是极好。

        “卞吉呢?”

        吴程听到问话,回头望了望,也有点疑惑,刚刚还在这儿的啊。

        旁边的士卒立刻说道:“刚刚张家、吴家、柳家几个贵女回城,卞吉将军跟着几个贵女回去了。”

        “…………”

        这小子要真的死在女人床上,孟尝真不知道怎么和他爹卞金龙交代。

        “大锤,这事交给你了,别心软,再不管管,大军出征稍微走二里路他都得喘粗气。”

        赵丙也是无奈,小伙子把持不住,初尝滋味便不知节制,终究是年轻了啊。

        “大人,已经告知了城中各行商家族,往后将军出征,行商会帮忙运送物资,收售财货一律市价交易。”

        孟尝点头称是,一边骑着马,一边听着吴程的汇报。

        身边经过的百姓,见到孟尝,都会恭敬的弯腰拜见。

        三个月的时间,不足以让这座伤城完全恢复生机,但是肉眼可见的活力已经慢慢凸显出来。

        街头叫卖的小贩,门客涌动的食肆,顽童们在城中蹦蹦跳跳的嬉闹,点缀着寒冬后三月春意。

        孟尝一路围杀环狗,带人进山狩猎的养民辛劳举措,没有白费。

        这只是一座城,后面还有七十多座城,自己要一个一个翻越过去,解救这些质朴的“古”民。

        一路走向城主府,听过了营地里的喊杀声,也见过了市集的人间烟火,吃过食肆老板送上的红枣黍米团子。

        这些百姓发自内心的笑容,就是对他最好的嘉奖。

        部门前行之中,孟尝突然下马,走到路边。

        一朵明黄色的迎春花在风中不停的摇摆。

        将军下马欲摘花,又恐折枝春晚来。

        淡然一笑,还是算了,折了这一朵花,又能送给谁?

        一路的好心情似乎开始落寞,索性也不骑马,孟尝就这么慢慢度步走着,赤兔乖巧的跟在身后。

        “赵将军,孟将军这是怎么了?”

        赵丙挠了挠头,思索了一会儿,很认真的回道:“别上前找骂啊,你们孟将军这是在想佳人。”

        “家人?”

        “我们也想家人,出来一年,还没回过家,不知道家里今年春耕是不是也晚了,立冬前寄出去的卖肉金,行商有没有送到阿父的手上。”

        嘿,都是一群傻蛋,乃翁说的是家人吗?乃翁说的是……

        算了,乃翁也有点想儿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