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这个封神不正常在线阅读 - 第二十八章 灭族

第二十八章 灭族

        魔家四将很强,完全对得起他们开路先锋的职责,四位力大无穷的巨人之下,什么环狗、夏耕尸、都逃不开一脚踩扁的命运。

        就算是鬼车、红煞这种诡异生物,四将也怡然不惧,一身法力护体,法宝地风水火一顿狂轰乱炸。

        红煞和鬼车逃之夭夭。

        再次踏入丰壤这片土地,往日回忆涌上心头,孟尝感慨万千。

        同样在争取到打扫战场的军务后,孟尝带着本部千人甲骑在丹水河畔清扫着那些如老鼠一般的靖人。

        同时,也寻找着昔日袍泽们的尸骸与遗物。

        三座石桥断裂,靖人王明白,新来征讨的朝歌军和上次的少爷军团战斗力不可同日而语。

        对于崇应鸾来说,需要强渡丹水才能突破的天险,在朝歌军眼里如履平地。

        魔礼青化作巨人,青云宝剑轻轻松松斩断参天巨木,然后用藤蔓缠绕打死结。

        巨木横在丹水之间,一座简陋的木桥便凭空造出,大军行至快速高效。

        唯独魔礼寿本次没有参战,孟尝去医营探望赵丙的时候,见了一次,脸肿的和猪头一样,此刻没脸见人,正闭门不出呢。

        丹水河畔,欲要故技重施的靖人和环狗倒了大霉,这可不是前次那批凡人军队,朝歌军中能人异士着实不少。

        在从周边诸侯国征调的能人异士陆续抵达后,大营内也是群贤毕至,武德充沛。

        南伯侯奉诏派来了一对兄妹,九黎氏异人,背生双翅,皮肤灰白,不看肤色,称得上是男俊女美,奇异非凡。

        九黎从三皇五帝时期直到夏朝建立,被撵着追打了数千年,直到商汤立国,九黎襄助成汤镇压南疆妖魔,因此得以获得一片喘息之地。

        常年逃匿隐居地底,加上修炼诡术异能,身体得以突变,才变成了一副‘暗夜精灵’的模样。

        女者名蝶舞,背后双翼如蝴蝶彩翅,五彩缤纷,煞是好看。擅使飞虫蛊术,乌泱泱一片像黒煞蜂大小的飞蚊群飞去,经过的靖人和环狗均被吸干血液,化作干尸。

        同样,蝶舞也是一位异术医者,手中绿光浮现,患者伤痛即愈,无论是内伤和外伤,亦或者是伤寒杂病,均有一定效果,神妙无比。

        男者名熊康,背后双翼如鹰翼,羽毛似飞刀,可召唤黄巾力士助战,黄巾力士不惧疼痛,没有喜怒哀乐,力大无穷,冲入靖人阵地便如摧枯拉朽一般掀起了血肉风暴。

        孟尝对比了一下黄巾力士和自己。

        “嘶!”他宝宝好强,咋觉得这黄巾力士不比我弱呢?

        更让孟尝觉得有些超模的还是熊康的武力,若是有人觉得绕开黄巾力士斩杀了熊康就能解决问题的话,那就中了这小子的诡计。

        这厮一身勇力不在赵丙之下,还有一手诡异的诅咒之力,虚弱咒、灾厄咒、坏血咒,让尝试绕后偷袭的异兽叫苦不迭,纷纷倒在熊康的月刃和翅刀之下。

        天下英雄何其多,果然,在袁福通身上虐菜,让自己膨胀了,以后还是得常常自省。

        听邓婵玉解释,人家九黎还不是一个人,是强大的九个黎族部落,基本上人人背生双翅,女的用蛊治人,男的唤魔诅咒。

        就算是没有觉醒异能的普通人,也能飞在天上放箭丢石头,空中单位打地面部队,天生就是空军种族。

        当初和这种神奇异人打,黄帝祖宗真是不容易啊,北疆咋就不见有这些神奇的小飞侠呢。

        率先渡河的是周国将领南宫绰,带领着本部六万西周勇士,做的正是丰壤之役,孟尝和苏全义当初做的事情。

        嗯,是的,西周也来人了,闻太师从不征召诸侯战兵,最多召集一下能人异士,西周这是主动派出了一万甲士,五万仆从军,运着足够三十万大军维持半年的粮草驰援而来。

        忧心北疆黎民的西伯侯不忍看妖魔肆虐,戮害北疆生民,特遣援军千里支援北疆,基本上闻太师还在动员之时,人家西周的兵马就已经出发在路上了,西周隔着北疆又不远。

        这理由,闻仲也不好拒绝,看在这批粮草的份上,没有拒绝,反而让南宫绰做了先锋大将,负责为大军开路。

        送上门的战兵,不用白不用。

        说是开路,实际上先锋军也就真只做开路的工程任务,九黎两姐妹出马,堪比崇城半年的战果。

        再加上这一路走来,北海叛军和妖魔军团退的是真干净,除了种群庞大的环狗、甲壳人和靖人,其他物种一个不见。

        说起靖人。

        靖人王智慧不俗,照理说,袁福通和妖魔黑云都缩回了北海,这靖人王竟然不跑,还待在丰壤城中,老老实实的筹师备战,这让孟尝百思不得其解,他凭什么这么勇?

        闻太师所向披靡,打退袁福通和妖魔军团,你靖人王凭什么觉得单凭自己能和闻太师抗衡?

        的确,相比较去年,靖人成长很大,学会了互相之间配合作战,模仿崇城军阵,还弄出前盾后枪,弓箭压制的战法。

        如此顽强的物种,聪慧的靖人王,崇应鸾当初想的是对的,再让靖人成长下去,凭借傲人的繁殖力,这些靖人真的有资格成长为灾难。

        至于现在,还不够格。

        黄巾力士无视各种刀枪剑戟,一拳下去,方阵就被破开了一个缺口,在名甲的冲击下,整个所谓的靖人战阵,维持了不足几個呼吸,就宣告崩溃。

        没有了前军长枪的威胁,孟尝等人带着各自的骑兵队,在闻仲的指挥下如同牧羊犬,驱赶着勉强化作一个个方阵的靖人往后溃逃。

        乱了,彻底乱了。

        才刚刚学会战争艺术的靖人就直接被这个时代最精锐的部队给彻底打崩了。

        溃军被骑兵裹挟,将自己后方还算完整的队列冲击的七零八落,在大商骑兵赶到时,这些被自己人冲散的靖人有样学样,也跟着族人一起溃逃,冲击着更后方的军阵。

        丰壤城墙之上,一个穿着人类华服,头戴一顶由蒲公英草梗编织成草环王冠的靖人王,看着溃败的族人不禁泪流满面。

        “吾计不成,乃天命也。”

        靖人王居然学的了一口流利的人族话。

        “悠悠苍天,何薄于我?”

        “既生我,又何必对我等赶尽杀绝杀绝,我等所求,不过一块安居乐业的生存之地。”

        “苍天不公,靖人不服,靖国不服!”

        话音未落,一道飞石袭来,打得靖人王是脑浆迸裂,俯首便从城墙下摔下,化作了一滩肉泥。

        靖人王死,所有靖人都慌了,叽里咕噜的乱叫起来,然后化作被风吹散的蒲公英一样,四散而逃。

        闻仲还是那一副冷冰冰的表情,苍天何曾薄你,人族自上古时期开天辟地以来,一路走到现在,不也是披荆斩棘,后人踩着一位位先祖的血肉尸骸继续前行,才建立了当下的文明吗。

        你只记得今日的失败,却不记得背弃成汤之恩的往事。

        靖人能活就如人牧羊一般,羊听话,人就圈养羊,羊不听话,想要挑战人的地位,人凭什么要留着羊成长起来之后公平一战?

        种族之争,从来就没有同情可言。

        “传令,四方四师守住阵地,四面合围,不能放跑一只靖人。”

        “传令,通知北疆四方诸侯,境内靖人一个不留,尽数诛杀。”

        “传令,大军稳步前进,丰壤已无人族,大军不封刀,一个不留。”

        闻仲看着远方的北海,心中想起那日助战的三目巨人。

        成汤先祖给过你们机会,既然不甘,不服,自己葬送了成汤时你们先祖争取到的希望,那就彻底的在人族的脚步下化作齑粉。

        孟尝看身死的靖人王,默默的在轻抚着赤兔,像是在和马儿一起,告慰那一位故人的在天之灵。

        看着收回神石的邓婵玉,悲伤气氛消失,孟尝眼前一亮,好宝贝啊,千米之外一发入魂,还能自己跑回来。

        “将军,将军,此乃何物?”

        邓婵玉轻蔑一笑:“下次比试,我朝你身上招呼几下,你就知道是何物了。”

        “别啊,将军,此物威力巨大,小将可消受不起。”

        “将军,打个商量,回头我再给你烹制一次我孟家秘制的蜂蜜山鸡翅,您这宝贝借我观摩一二如何?”

        “将军身为女中豪杰,别那么小气,末将就只是看看,绝不动手。”

        看着孟尝一副不要脸的样子,邓婵玉翻了个白眼。

        “教会我,你的独门气血运转之法,我这宝物可借你一观,否则,一切免谈。”

        说罢,邓婵玉拍马上前,加入对靖人最后的屠杀清剿之中。

        孟尝摸头苦恼,这女人,还敝帚自珍起来了,你以为我不敢教你啊,我是怕伱不敢学。我自己对这番能力都是一知半解,我怕你练错了到时候找我麻烦。

        一巴掌扇在背后偷笑的骑兵甲士头盔上,没好气的吩咐他们跟上,孟尝也加入了追杀之中。

        《山海经-大荒东经》:有波谷山者,有大人之国。有大人之市,名曰大人之堂。有一大人踆其上,张其两耳。

        有小人国,名靖人。

        自此,靖人灭族之始由此打开,在此番天地之间存活了数万年之久的靖人族,正式开始消逝在历史的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