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阁网 - 科幻小说 - 这个封神不正常在线阅读 - 第四章 狂甲之名

第四章 狂甲之名

        已经过了七天了,孟尝终于从那种痛苦的体验中解脱出来,本以为会迫不及待找他的大将军,好似根本不记得有他这个人。

        大军再次开拔,继续进军往丰壤清剿着靖人,只是这一次,大家学乖了,不再化整为零的各自为战,而是以营为单位,每三个营为一个箭头状,缓步推进。

        坚壁清野,杀死视野内看到的所有靖人。

        靖人也无愧“哥布林”的称号,陆陆续续大小战之下,至少已经灭掉了三十多万,可越往丰壤靠近,靖人的密集程度就越高。这也让大军各军侯、校尉的心里沉重了不少。

        这一次征讨,最多只能到丰壤,再往前,可就要到北海了,北海是袁福通的封地,虽然也是诸侯,但那地方茹毛饮血,闭关锁国。非必要,连崇侯虎都不愿意和袁福通打交道。

        所以丰壤这个地方,就是和靖人决战的地方,靖人也不会轻易进入北海。

        北海除了袁福通,还有……更多的危险。

        丰壤城已经空了,靖人的营地在丹水河畔一眼望不到边,能度过丹水河的三座石桥并没有被靖人毁去,像是在引诱大军过桥之时来一场消耗战。

        至于筏舟而度,不太现实,对于人数不占优势的崇城军而言是不可能这么做的,损失只会比过桥更大。

        “这位靖人王很狂啊。”孟尝不由得说道。留着石桥就是想着将战争进行到底。

        旁边是近日对他青睐有加的直属校尉澹台钰,澹台钰擦拭着冶炼更精良的铜剑,揉了揉眉头:“靖人王,从未听说过靖人也会有王,他如果在平原和我们决战,胜负犹未可知。但现在这局面,继续往前损失会非常大。”

        澹台钰从来没想过他们会输,他考虑的是得失问题,这支军队不是普通的仆从大军,领军的人也不是威压北疆的崇侯,自然会有更多不同的声音。

        澹台说的讨论没有避讳孟尝,他们不在乎,他们是都是各大诸侯的子嗣,没必要为了所谓的颜面和一群卑贱的靖人在这里死磕,只要能回家,大家都是熬个十几年就能成为一方诸侯的人物。

        所以,整個军心和舆论,在有心人的传播下,早已成为了无意义的战争。

        往年诸侯混战,赢家通吃,得地得人,还能有金银财宝。

        可靖人有什么?难不成吃这些人形生物吗?那是奴隶求活才会这么做,他们是贵族之子,生民都下不了这个口,靖人,除了军功,一点油水都没有。

        他们说的没用,大将军是崇应鸾,在崇应鸾没有说撤军的情况,谁都走不了。

        撤军和逃兵,是两个概念。

        “你最近声誉正隆啊,崇城狂甲,好大的名号啊,要不是军中禁止互相串行,你的营帐应该被他们要挤破了。”

        “唉,军中都传开了,我也很苦恼啊。”

        孟尝在脸上摸了一把,一脸的油,从出征到现在,两个月了,别说洗澡了,脸都很少洗,上次浑身是血的时候洗了一次,到现在也一个多星期了。

        现代人的洁癖又在作祟。

        君若取之,必先予之,这个狂甲的名号很要命。

        善战者无赫赫之名,出名越早死得越快。

        越是无缘无故的给他造势,他心中越是不安。

        二人正闲聊之际,有一将军近卫走来,向澹台钰致意后说道:“传将军令,中军正师澹台营甲士孟尝帐前听令。”

        澹台钰丧气的扔下麻布,将铜剑插在土里,叹了一口气。

        “我就知道,他要是能退军,他就不叫崇应鸾。”

        “我很欣赏你,孟尝。”

        “我是澹台伯家的长子,未来的澹台伯,同样我也是应鸾的至交好友,这几天我也一直在观察你。你很有见识,狂甲?莽夫的称号罢了,你是真有本事的人。男人的本事不应只有武力,我希望你能好好活着。”

        说完,澹台钰拍了拍孟尝的肩膀,头也不回的回了营帐。

        孟尝心中也是苦楚,他就知道,所有成名的背后一定有他的代价。

        他没得选,也没人问过他的意见。

        从来都是这样,打工上班是如此,好像穿越到了这个时代,也依然如此。

        暗自捏了捏拳头,孟尝并没有说什么,先去了再说吧。他也很想知道,这位少年将军找他,究竟要说什么。

        进了营帐,崇应鸾看了一眼孟尝,没有急着开口,只是在一副孟尝完全看不懂的地图前一直沉思着。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孟尝也有点吃味,这幅地图的制作者就和王启年一样,鬼斧神工。真有人能看懂?

        “这几天我带人沿着丹水走了一遍,丹水会在四个地方有浅滩。”崇应鸾指着地图上一个明显河流的地方,找出了四个窄于正常河道的地方,并在其中两个地方用炭笔画了两个x。

        “这两个地方我让人涉水试过了,泥沙淤积太深,不好渡河。剩下这两个地方相交甚远,一个在石桥的上游,一个在石桥的下游。”

        “听澹台提过几次,你很有战略想法,如果是你,你会怎么选?”

        孟尝有些咂舌,你问我?这种事你不应该找幕僚或者拉着几个中坚校尉开几个会议讨论,伱问我这么一个小兵?

        不过他也听出来了,崇应鸾这是主战派啊,和澹台、梅家的几个诸侯子弟主和不同,崇应鸾是次子,法理上并不是最优继承者。

        可澹台这个人生冷不忌,说话也从来不忌讳他。

        商周时期的礼法完全不同,长幼尊卑有序的继承法,理论上应该是在周公制定周礼之后才会盛行。

        现在嘛,虽然大部分诸侯和家族都会遵循长子继承制,但不绝对。

        比如说未来的商纣王,就非长子,他的父亲,也就是现在的商王帝乙,未来就是直接传位给次子殷寿。

        崇应彪还送去朝歌为质,所有人都觉得崇应鸾才是下一任的崇城之主,他不应该这么激进的啊。

        “或许,我们可以不渡河?”孟尝尝试性的提出了建议,但是崇应鸾很明显并不买账,只是冷冷的看着他。

        沉默许久,孟尝有些无奈。

        “将军,现在河对岸的靖人少说也有四五十万人,我军渡河则要面临半渡而击,不渡河则可以逸待劳,丰壤城中早破,几十万人吃喝本身就成问题,守住渡口,对面靖人不攻自破。为何非要渡河?”

        印象中那位恪守礼法的国君就是被人半渡而击干废的,从而奠定了未来兵不厌诈的战术开端。

        崇应鸾点了点头:“起初我也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准备的,固守丹水河,然后向崇城求援。靖人过不了河,就只有两个选择。”

        “要么继续向北去北海,要么就化整为零强渡丹水。”

        “前者自然是转移了我们的危机,我倒不怕北海那边说什么,那边生冷不忌,靖人过去就是送口粮。可后者的危害很大,靖人王不死,这一次清剿结束,未来三五年后北疆还会再起战事。”

        崇应鸾沉重的说道,当然,他心里还有其他顾虑,只是这些话就不方便再对孟尝说道了。

        “我知道,大家都觉得我是为了争一口气,所以固执己见。”

        “什么继承人,什么名将的尊严和坚持,对我来说并不重要。我要的是将所有的危机与源头直接扼杀,我要北疆往后再无靖人之危。”

        孟尝不由得高看了崇应鸾了一眼,这掷地有声的发言,确实很有格局,这让他对这位年轻的少帅有了不小的改观,结果一样,但是出发点和过程也同样重要,这是个有远见的人。

        果然啊,名门望族的精心培养,出草包的可能性不大。

        “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崇应鸾指了指地图“我会组织两支奇袭军,从两处浅滩偷偷登陆,建立两座桥头堡,只要坚守到大军渡河整队,我就能将靖人围死丹水河畔。”

        ………………

        …………

        “所以?这就是这几天你在军中传出狂甲的意义?”孟尝本来还在点头,此时倒是反应过来,刚刚夸完你有格局,合着你的格局就是送我去死?

        背水一战啊,他又不是韩信,这渡河两千人,就算最后能活下来,还剩几个?

        血祭这玩意他还没整明白呢,但是怎么想这技能也不至于让他变成永动机吧,就算是几十万只猪冲过来往刀口撞,自己也顶不住吧!

        靖人又不是真的牛羊,就算牛羊,真要集群攻击人类,也不是完全没有杀伤力的。

        更不用说,这群靖人和猴子一样,手里还有弓矢刀剑。

        崇应鸾躬身,就像是未来某位燕国王子请荆轲一样。

        “你只是甲士出身,想要领军自然需要名望,这次功成,你当为首功,我自会为你争取。”

        看着一脸难受的孟尝,崇应鸾也知道自己的要求是在强求、难为人,再大的功劳,也要有命拿才行,只好重新提起。

        “这不仅仅是为了北疆,孟尝兄,想一想靖人的繁殖力,再想一想靖人王的号召力。这是为了人族的千秋。”

        说完便纳身就拜。

        孟尝怎么可能敢受他这一拜,急忙上前扶住。

        就这一扶,他就知道,自己可能下不了车了。

        他平生最讨厌道德绑架,崇应鸾说的是有理,但是要玩命的是他自己,你的道理需要我用命给去争取?

        ‘我家真有一头牛。’

        崇应鸾的意思很简单,要么趁着靖人集结的机会杀光这群“哥布林”,要么就灭了靖人王。不然时间越久,这帮如老鼠一样的靖人真的会引出大问题。

        到时候别说商周之战了。往后历史说不定真的就是战锤世界了。

        自己在冒险,崇应鸾也在拿自己的前途在冒险,要知道,这一次不论胜负,这一军之中诸多的诸侯子,怕要是战损不少。

        他别说继承爵位了,能不能活都是问题。

        ‘唉,历史书上的记载,寥寥几句,又何曾知晓,祖先为了守土扩疆,究竟付出了多少的忠魂义骨。’

        ‘话说,靖人到底是个啥啊,这特么不是封神榜或者商周吧,这是商末的电影版《长城》吧,哪个九流编剧写的剧本啊。’